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26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七十二】夜晚不小心窥觑到的私情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26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七十二】夜晚不小心窥觑到的私情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秦寿笙站在逆光的位置,叶和欢看不清他的脸,她的心跳加速,不知道刚才他看到了多少。

随即,她又开始安慰自己,其实也没什么,郁仲骁送她过马路,在小区门口摸了她的头,家里其他长辈也经常这么做啊。

这么一想又镇定下来,叶和欢走过去拍了下他的肩,笑嘻嘻地说:“你怎么在这里?特意来看我的?”

“嗯。”

秦寿笙应了一声:“打你手机不通,我就去问了你爷爷,他又打电话问你外公,我才知道这里。”

叶和欢掏出手机,因为没电自动关机了。

她抬头看着秦寿笙,关心地问:“那你什么时候到的?有没有吃晚饭?”

秦寿笙没吭声。

叶和欢也察觉到他的异样,上前一把扯住他的手臂,故作轻松地道:“走,我先带你去吃饭。”

——

叶和欢带秦寿笙去了附近的小餐馆吃饭。

秦寿笙一直没说话,埋头扒饭,菜也没吃多少,吃完一碗白米饭就让叶和欢结账走人。

走出餐馆,秦寿笙突然开口:“你跟你小姨父到底怎么回事?”

“……”

叶和欢没有吭声,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心跳得很厉害,像是一个做了坏事的人被当场抓包。

尽管秦寿笙的声音平静,但她觉得,他已经看出了点什么……

秦寿笙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前面有个公园,去那里说吧。”

……

公园角落的长木椅上。

这样的安静,从没出现在过两人之间,良久,秦寿笙才幽幽道:“你一天都跟你小姨父在一起?”

“没有,我跟小姨出去吃饭,后来……出了点事,碰巧遇到他。”

“那你小姨呢?怎么没跟你们一起回来?”

秦寿笙追问,他似乎想从她这里得到一个否定自己猜测的答案,见她沉默,他往后靠着椅背,仰头望着夜空,嘴里喃喃自语般:“绝味坊那次,我就说你看他的眼神不对劲,你还说是我想多了……”

“你真的喜欢上你小姨父了?”他突然回头直直地看着她,眼中有不敢置信跟纠结。

“……”

“你怎么能喜欢他呢?叶和欢,你是疯了不成?也不看看他是你的什么人!”

“……”

“刚才是我看错了是不是?我不相信你会喜欢上他,他年纪比我们大那么多,而且他还结婚了,是你姑姑的丈夫,我们从小一块儿长大,你的性格我很清楚,你绝对不会作出这种事来。”

“是不是他强迫你的?”

“……”

秦寿笙像是想通了什么,一拍膝盖:“一定是这样,他老婆给他戴了绿帽子,他估计心里憋屈,你长得这么漂亮,跟你相处过程中,一来二去对你动了心思,我猜的对不对?”

“不是这样的。”叶和的声音有些低:“是我先喜欢的他,跟他没什么关系。”

“没关系那手还往你头上瞎摸?!”

秦寿笙的声音越来越响,显然气的不轻:“亏我以前还觉得他人好,其实就是衣冠禽兽,看你失恋了就趁虚而入,我就说嘛,他怎么那么好心,在云南的时候又是陪夜又是替你安排各种事……”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说他?”叶和欢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虽然知道秦寿笙是替自己着急,但她也听不得他这么说那人:“那时候他根本不知道我喜欢他,后来他也拒绝我了……”

秦寿笙:“他不知道?他一个快三十岁的男人怎么不知道你个小姑娘喜欢他?讲笑话呢!像他这种老男人最表里不一了,专门引你们这些单纯无知的小姑娘上钩,让你们围绕在他们身边好满足他们的虚荣心。”

“我都说了他不是这种人!”叶和欢蓦地站起身,有种百口莫辩的无力感。

“其实连你自己都不了解他吧?”

秦寿笙恨铁不成钢:“你说,他哪儿比肖益好了?年纪都那么大了,而且你要知道,这个男人是有链子拴住的,这条链子并不是由你掌控的,链子的那头是另一个跟他同睡同住领了红本子的女人,况且——”

他的喉结一动,脸红脖子粗:“那个女人还是你的小姨。”

最后两个字咬得极重。

叶和欢的眼圈微红,她发现自己无法理直气壮地反驳什么,不说秦寿笙,换做任何人都会被她这种心思吓到吧?

外甥女觊觎自己的小姨父……

想到郁仲骁跟韩菁秋无休止的争吵,想到他跟姜慧的关系,听见秦寿笙说‘在他眼里你又算什么’时,她再一次的缄默,秦寿笙看她这样子,更来气:“臭当兵,表面一本正经,勾/引小姑娘也不怕天打雷劈!”

“你要打要骂冲我来,一切都是我引起的,是我的错,真的不管他的事。”

哪怕自己在心里也对那个男人颇有怨言,但她就是不愿看到别人对他指手画脚,再说事情确实是她起的头。

“我又不是你的谁,哪里敢打你骂你?我……我他妈就是闲的蛋疼、吃饱了撑着,还跑来这里!”

秦寿笙狠狠踹了一脚旁边的垃圾桶,从长椅上起身。

“你去哪儿?”叶和欢拉住他的衣袖:“这么晚了,我带你去酒店吧,如果你要回B市,也得等明天的火车。”

秦寿笙拿眼瞪她。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也知道自己这样子不对,其实这两个月我已经想明白了。”

叶和欢看着他,就差没举手起誓:“我来丰城真的只是为了看病,没想过要刻意住到我小姨家,今天也是因为遇到**,他刚好去靶场,在路上看到帮了我。”

“想没想明白,都是你的事,跟我解释个屁!”

“……”

话虽这般说,但他的态度已经软下来,左右看了看,恶声恶气地说:“酒店呢?这里哪有酒店?!坐了一下午的火车,还站了那么久,累得我够呛!”

——

在酒店前台开/房时,秦寿笙突然改变主意:“不要大圆床,换成一个标间。”

然后又扭头对叶和欢说:“我一个人睡害怕,你晚上在这里陪我。”

工作人员的眉角抽搐了下。

旁边在登记的客人闻言抬头瞅过来,显然也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奇男子居然敢对女生说害怕这个词。

叶和欢心里明白他这么做的原因,就是不想让她有机会跟郁仲骁待一块儿。

不等她解释,秦寿笙已经把她拽进了电梯。

“这酒店装修还不错,就是招的员工不咋地,怎么好都是女的呢?对我们这类有特殊要求的客人,连基本的视觉满足感都达不到,单凭这点,差评!”

叶和欢:“……”

——

一进房间,秦寿笙脱了鞋子抱着浴袍跑进卫浴间,不忘从门口探出头道:“别耍小心思,我会半途查岗的!”

叶和欢随手拿起卷纸朝他砸过去。

等卫浴间门关上,叶和欢走去书桌边打开抽屉,里面果然躺着一个万能充电器。

拿出手机电池充了会儿,她又重新开机。

屏幕显示了几个未接电话,除去秦寿笙的,还有两个‘151’开头的号码,是他打来的,时间是刚才,叶和欢盯着那串数字看了几秒,退出了通话记录,转到通讯录给韩菁秋打了个电话。

秦寿笙穿着浴袍像个小痞子晃出来,在地毯上留下一连串的大脚印。

“给谁打电话呢?”眼睛一直盯着她的手机。

叶和欢索性按了扬声器,‘嘟嘟’声响彻整个房间:“小姨,我不回家去睡,总得跟她说一声。”

秦寿笙晃悠到茶几边倒水喝,眼珠子骨碌碌地注意着她,似乎一有动静就准备扑过来。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

叶和欢从电话那头的杂音听出韩菁秋是在医院,继而她联想到了被打伤的阮彦,心里暗骂了句‘活该’,但面上还是恭恭敬敬地告诉韩菁秋,秦寿笙来丰城看自己,晚上不回家睡了。

“我知道了,那你自己注意点。”韩菁秋好像很忙,应答的声音略显敷衍。

挂了电话,手机立刻被秦寿笙抢了过去:“我帮你充电!”

说着,已经把手机拆开取出电池。

刚才乍一眼,叶和欢看到手机有一条短信进来,她的心跳稍稍加快,努力不让自己多想,但还是忍不住想要去看手机,最后伸手去抢:“你先还给我,我给我小姑打个电话。”

“用我的手机打好了。”秦寿笙把自个儿的翻盖手机丢过来。

话毕,还贱贱地趴在床上,两手撑着自己的下颌,仰头看着她:“怎么不打了?不用心疼我的话费。”

“……”

叶和欢在床边坐下,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不打了。”

——

睡觉前,叶和欢记起来自己今天还没吃中成药,那些药都放在小区公寓里。

秦寿笙狐疑地瞅着她。

“我没骗你,而且,他晚上基本不回来,都住在部队里。”所以你担心的事情根本都不会发生。

叶和欢默默在心里说完后半句话。

秦寿笙已经从床上窜起,拿过自己的衣服:“那走吧,去你小姨家吃药,身体最重要。”

……

小区离酒店不远,两人没有打车。

路上,秦寿笙再次开启了说教模式,像人生的导师循循善诱:“那个顾晓莉还记得吧?她跟她新男朋友分了。”

“……”

“知道为什么吗?”

“……”

“有一天他俩出去看电影,刚巧碰到那个老男人的妻子,那娘们二话不说,上来就打,还把顾晓莉拽到商场门口,差点bā光她的衣服,还逐一告诉路过的人这是破坏她家庭的小三、狐狸精!”

“你说这婆娘狠不狠?我要是顾晓莉,恐怕一辈子都抬不起头见人了。”

叶和欢低低地“嗯”了一声。

秦寿笙偷偷打量她脸上的表情,像是在酝酿,过了会儿继续道:“所以说,全世界的男人那么多,咱们目光绝对不能短浅,再说了,你又了解他多少,你们俩算足也只认识了半年,这半年里,还不是每天都见面,像我啊,有时候也会对某人一见钟情,但只要长时间不见到也就那么回事。”

“咱们这叫什么?青春期荷尔蒙的冲动,忍忍就过去了不是吗?”

叶和欢望着前面的灯火阑珊,思绪却有些飘远。

想起厨房里那人眼底淡淡的笑,打靶时贴着自己的脸腮,还有过马路时紧紧牵着的手,也许……真的是青春期荷尔蒙的冲动吧?

——

到了公寓楼下,秦寿笙没有上去,因为他不想看见韩菁秋。

“那你等我一下,我拿了药就下来。”

乘电梯上楼,叶和欢按了门铃,没有人,这才拿出郁仲骁给她的钥匙开门进去。

韩菁秋还没有回来。

叶和欢舒了口气,最起码不用费功夫应付人,她甚至没换鞋,轻手轻脚地回房间拿药,可能因为家政来过,她的房间被打扫得一尘不染,床上也不见了装药的袋子。

快速翻了一遍,终于在衣柜底下的抽屉里找到了。

刚想拿了药走人,外面想起开门声,伴随着男女的说话声,越来越近,女的是韩菁秋,男的不是郁仲骁,叶和欢听出是阮彦那个变态,她刚准备拉门出去,一道暧/昧的喘息阻止了她的动作。

整个人都怔在了那里。

“干嘛……别动手动脚……阮彦……你别得寸进尺~”

“不是说家里没人吗?晚上我睡在这里……”

叶和欢想等他们进房间后溜出去,但后来发现,他们好像直接在客厅里——

“阮彦,你别碰我……嗯……我说过要跟你断了的,你说话不算数……”尾音已经娇媚地上扬。

随即响起的是玻璃杯扫落在地板上的碰撞声,伴随着女人嘤咛的抽泣声,还有男人粗重的呼吸声,皮带掉落的声响让叶和欢的脸瞬间红透。

在温哥华时,她不是没跟范恬恬看过碟,但从没接触过现场版。

“菁菁……宝贝……哦……我爱死你了……”

不知道听了多久,叶和欢尝到淡淡的血腥味,缓过神,才发现自己咬破了嘴唇。

房外的声响久久才平息下去,男女交混的口申口今声充斥了公寓,她杵在房门口,不敢挪动一下。

良久,韩菁秋气喘吁吁的声音弱弱地响起:“混蛋,还不抱我去洗澡,还有,谁叫你射在里面的,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阮彦貌似轻佻地笑了声:“怀了那就生下来,给我的孩子做妈!”

“你想得美!”韩菁秋娇嗔。

主卧的门开启又关上,外面恢复了最初的安静。

叶和欢拉开门出去,客厅里一片凌乱,到处是脱下的衣物,没一会儿,主卧里又响起女人求饶的嬉闹声。

她没再停留,匆匆离开了公寓,将这荒淫的一幕丢在了脑后。

电梯门口,她看到了秦寿笙,他望了望她身后的公寓:“我刚看到你小姨跟个男人上来……你又没带手机,所以——”他没再说下去,恐怕也看出韩菁秋跟阮彦的不正常。

回去时,两人没走路,而是拦了辆出租车。

车上,秦寿笙扭头看她,半晌才问:“你小姨父经常不回来吗?”

“嗯。”

接下来车内一派静谧,两人各怀心思,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七十三】他这么出来,不怕其他人怀疑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