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28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七十四】他在电话里说,晚上九点在酒店门口等我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28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七十四】他在电话里说,晚上九点在酒店门口等我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车子停靠在公寓楼下,叶和欢先行推开车门下去,见他没有下车的意思,不由回转过身去。

像是某种感应,车窗慢慢下降。

郁仲骁的视线正好看过来。

叶和欢的身体微微弯下,对着驾驶座上的男人道:“小姨父,你不上去吗?”

“嗯,我回部队。”

“那您路上注意安全。”

走进公寓楼,叶和欢还是没忍住,回了头,车子还没开走,她甚至能感觉到郁仲骁注视自己的目光,从她转身的那一刻开始,就没从她身上移开过。

他脸上神情淡淡的,但眼神却很深邃,也很专注,那是一种她不敢轻易去触碰的东西。

电梯来了。

叶和欢匆匆地走进去,又快速按了楼层,随着电梯上升,她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

从超市出来的一路,郁仲骁都没说什么话,就像是偶遇后送她回来。

联想到他刚才说的那句‘回部队’,她很快就构想出了某个情景,应该是他打算回部队,犯了烟瘾却发现没烟了,于是把车子停在路边跑去买香烟,结果在超市里碰到她,作为长辈替她付钱、送她回来也都是合情合理的。

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出电梯的时候,抬手重重拍了下自己的脑袋。

叶和欢,你脑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整天净知道胡思乱想!

人家是老好人,明事理,又是你的长辈,所以不跟你计较以前的事,你少再在那给我自作多情……

——

公寓里只有在客厅里聊天的两个女人。

把洗洁精交给家政阿姨,叶和欢回了自己的房间,没多时叶知敏也跟着进来,随手合上了门。

“你怎么跟你小姨父在一块?”

叶和欢没想到叶知敏会这么问,以为她察觉到了什么,心生紧张,面上装傻充愣:“啊?小姨父怎么了?”

“刚才我去厨房倒水,看到你小姨父的车送你回来。”

“那个啊,我不是去买洗洁精吗?路上碰到了小姨父,他看天气比较热,就说要送我回来。”

叶和欢脸不红气不喘地说着,继而转移话题:“小姑父呢?怎么没看到他?”

叶知敏其实没别的意思,就那么随口一问,倒是叶和欢的态度让她起了疑,想到这个侄女又是抽烟又是早恋,以为她刚才是不是在外面做什么不好的事,刚好被郁仲骁瞧见逮了回来。

清楚自家侄女性子吃软不吃硬,也没再追究,听她问起丈夫,便道:“你小姑父接到电话,忙工作去了。”

刚才在饭桌上,叶和欢已经知道姑姑为什么会突然提前来丰城,小姑父刚好要出差这边,叶纪明不放心她,所以小姑也跟过来了。

“明天你小姑父先走,我留下来陪你复诊,到时候我们再坐火车回B市。”

叶和欢点头,没什么意见。

叶知敏又在公寓待了会儿才起身告辞。

韩菁秋出言挽留:“家里又不是没空房间,还是住家里吧,家政阿姨都已经去了市场买菜。”

“启明的生意伙伴昨天就在酒店订好了房间,晚上我也得陪他去见客户应酬,就不打扰你们了。”

“小姑,我送你去酒店吧。”叶和欢在旁边开口。

最后,还是韩菁秋开车送姑侄俩去酒店。

……

半路上,韩菁秋接了个电话。

叶和欢陪叶知敏坐在后头,虽然听不清对方说什么,但大概能判断出是个男人,因此多看了韩菁秋几眼。

不知为何,她就觉得是阮彦打来的。

“我现在在送人,过会儿就过去找你,嗯,那先这样,拜拜。”

挂了电话,韩菁秋朝后视镜笑了笑:“从B市过来的朋友,来这边旅游,说是不小心迷路了,让我过去接一下。”

“丰城地方大,交通线路又错综复杂,上次回B市时我也上错了高架。”叶知敏笑着接话。

到达酒店,韩菁秋都没下车,跟她们道别后匆匆掉了车头离开。

“这几天住在你小姨家怎么样?刚才在她家,也不好问你。”进了电梯后,叶知敏突然问道。

叶和欢含糊地说:“还好吧,也就那样。”

叶知敏这才放心点头,又随口道:“我从丰城回到B市后去看你爷爷,听家里的保姆说你小姨他们夫妻俩整天吵架,当时我还怕你住着不自在,今天我瞧着倒也还好,不像保姆说得那么夸张,夫妻俩水火不容。”

“……”

叶和欢轻扯了下嘴角,没有说话,那夫妻俩,吵得勤好得更快,一般人恐怕都捉摸不透他们的心思吧?

她不由得,又想到了阮彦。

昨天在电影院门口,她应该只是导火线,郁仲骁之所以出手那么重,恐怕是早就有揍阮彦的想法。

毕竟他曾经亲自把人捉奸在床过。现在逮着机会,没把奸夫的肋骨打断已经算轻的了。

——

傍晚,陆启明来酒店接叶知敏去参加饭局。

叶和欢不喜欢这些应酬,说了声‘去找秦寿笙’就立刻跑得无影无踪。

快六点的时候,叶和欢接到韩菁秋的电话,韩菁秋得知她没跟叶知敏去饭局,让她跟秦寿笙回家吃饭。

“家政已经做了好几道菜,你们到的时候正好开饭。”韩菁秋的心情似乎很不错。

叶和欢看向秦寿笙,他撇了下嘴角,继续打自己的网游,摆明不愿意去。

掐断电话后,叶和欢又踢踢秦寿笙竹竿似的腿:“到底去不去啊?”

“不去。”秦寿笙头也不回:“她家的饭,我可咽不下去。”

叶和欢又踢了他一脚,惹得他哇哇直叫,自己则换上板鞋,刚拉开/房门准备离开,秦寿笙歪着头突然道:“你小姨跟小姨父都是奇人,都这么貌合神离了,居然还能凑合着过日子,还有,你可别起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啊——”

“我能起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叶和欢瞪了他一眼,然后‘啪’地关上了门。

……

叶和欢按了门铃,很快就有人来开门,她一直低垂着头,映入视线里的是一截松枝绿的军裤。

她愣了下,抬起头看见了郁仲骁。

没想到他晚上又回来了。

“小姨父!”叶和欢恭敬地打招呼,还貌似很愉悦地咧了咧嘴巴。

郁仲骁的大手从门把上收回,放进裤兜里,说了句‘进来吧’,自己先转身回了客厅。

叶和欢换了拖鞋进去。

饭菜香味飘满了整间公寓,客厅里的电视机正播放着小品节目,厨房里偶尔发出锅碗瓢盆相碰的清脆声响。

家政阿姨做完饭就离开了。

叶和欢突然后悔回来吃这顿饭,感觉自己就像一只硕大的灯泡横在人家夫妻之间,尤其是她还知道这对夫妻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跟他们单独相处在一起,浑身都说不上来的不自在。

“和欢回来了?”韩菁秋端着一大碗汤出来,笑容亲切美丽,手上戴着厚厚的防烫手套。

叶和欢喊了声‘小姨’,然后进厨房帮她一起端菜。

——

晚饭气氛偏向安静,除了碗筷的碰撞声,只有韩菁秋偶尔说些无关痛痒的趣闻,郁仲骁有时不予理睬,有时简单回一句。

至于叶和欢,全程都自顾自低头吃饭。

“这几只大闸蟹是下午你妈让勤务兵送过来的,晚些我打电话过去,她说你弟弟他们回国了,让我们明天晚上过去吃饭。”

说着,韩菁秋来了兴致:“要不明天我们去泡温泉吧,你跟绍庭大半年没见,兄弟俩应该有很多话要说,我也可以跟淑媛聚聚。”

“明天部队里还有些事要处理,抽不出身。”

叶和欢闻言抬头,那人的衬衫袖子卷着,骨节分明的左手端着饭碗,右手拿筷,不像那些军人吃饭狼吞虎咽,他的吃相很斯文,旁边的韩菁秋听了他的话,拧紧了眉:“周末你还有什么好忙的?”

“晚上有一场模拟实弹的射击训练,上午就得过去做准备。”那人说。

“怎么什么事都要你做,部队里没其他人了吗?”韩菁秋语气不满,神情也是半信半疑。

休息日还整天往外跑,换做她也得怀疑。

叶和欢抿了下唇角,又听到韩菁秋说:“还有你的工作调得怎么样了?这里没有空缺,不会一直这么吊着你吧?要不你跟你爸说一声,问问他,A军区那边能不能腾出一个位置来。”

郁仲骁并不愿多谈自己的工作:“这件事我自己有分寸。”

“你要是不好跟你爸说,那我打电话给我爸,虽然他退下来了,好歹我叔叔还在上面——”

“我说了我工作的事你别管。”

叶和欢听出他的语气骤然冷下去,显然不喜欢韩菁秋插手他的工作。

“啪——”

韩菁秋把碗重重地掷在桌上,蓦地起身:“我关心你又怎么了?难道你打算闷声不吭地当个大头兵当到老?别人多少跟你年纪差不多的都转业了,就你还把这身军装当成宝!”

每一次的争吵似乎都是这样开始的。

叶和欢听不下去,她放下碗筷,站起来拉住韩菁秋:“小姨,有话好好说——”

“……”

韩菁秋什么也没再说,甩开她的手,径直回了主卧,用力摔上门。

公寓恢复了寂静。

叶和欢站在餐桌边,从主卧房门收回目光,她看向还若无其事地吃饭的男人,忽然怀疑这人是不是故意的,每次跟韩菁秋说不到十句话就会吵起来,明明没说什么挑衅的话,但她就是觉得源头在他的身上……

郁仲骁察觉到她的注视,抬起幽深的眼望向她。

两人对视几秒,叶和欢狠狠地瞪他一眼,然后也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一夜相安无事。

叶和欢早早地洗了澡躲进房间,直至凌晨都没再听到争执声,也没有听见防盗门开启有人离开的动静。

——

翌日清晨,叶和欢是被尿憋醒的。

从洗手间出来,路过客厅时她脚步一顿,刚才跑过去时没注意,沙发上睡了个人,她吓了一跳,稳下心神才看清是郁仲骁,身上盖着一床薄毯,还穿着昨晚的那身衣服。

这人难道一晚上都没有回房间睡觉?

叶和欢扭头朝房门紧闭的主卧,不禁赞同起秦寿笙说的,这夫妻俩还真是奇人!

等她换好衣服从厨房拿了听可乐出来,发现郁仲骁还没有醒。

瞟了眼主卧,确定韩菁秋暂时不会起来,叶和欢踮着脚走去客厅,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动静,走到沙发边,俯瞰着沙发上的男人,敞开的衬衫领口,凸起的喉结,冒着青茬的下颌,还有搭在眼睛上的一条手臂。

她突然生出恶作剧的念头,用握过冰可乐的手去碰他的脸,轻声道:“小姨父,天亮了!”

冰凉的掌心贴上男人温热的脸颊,几乎刹那间,郁仲骁就惊醒了。

他微微眯起眼,眼底带着刚醒过来时的迷蒙,仿佛对眼前的情景不适应甚至还有些迷茫。这样子的郁仲骁,脸上表情有瞬间的呆,像个十七八岁的愣头青,一点也没有二十九岁男人该有的沉稳跟内敛。

恶作剧得逞,叶和欢心情出奇的好,故意把可乐往他跟前递了递:“小姨父,你要不要喝可乐?我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

郁仲骁已经彻底清醒过来。

他看向蹲在自己身旁的女孩,微卷的长发披在肩上,眉眼弯弯,笑得好不得意,不束腰的白色雪纺不规则波浪裙铺了一地,很多人都会穿出睡衣感觉的裙子,她却穿出了钟灵毓秀的味道。

客厅连着阳台,阳光透进薄薄的纱帘,照得她的皮肤近乎透明,两条纤细的胳臂,一手抱着膝盖一手举着可乐。

他原本紧皱的眉头缓缓松开,朝主卧看了一眼。

“小姨还没起呢。”叶和欢在旁边主动解答他的疑惑,晃了晃可乐:“要喝吗?”

拉回视线,郁仲骁看着那罐可乐:“不是让你别喝冷的吗?”

叶和欢撇了撇小嘴,随即没心没肺地笑:“所以问你喝不喝啊?我是不能喝,特意给你拿的。”

郁仲骁的脸色稍有缓和,坐起身,揉了揉太阳穴,问她:“肚子饿了?”

出乎意料温柔的口吻。

“饱着呢!”叶和欢神色顿时不自然,撑着膝盖站起身,可能是蹲得太久了,又起身起得急,腿弯有些酸麻,一个趔趄,朝着茶桌的桌角磕去。

郁仲骁眼疾手快,一下就抓住了她的手臂,近在咫尺的低低嗓音:“当心点。”

“没事。”从他的怀里挣脱,叶和欢的脸通红,抓了下自己的长发,落荒而逃:“我去刷牙。”

……

洗漱干净,叶和欢偷偷打开洗手间的门,确定客厅没人,一溜烟地跑回了自己房间。

没多久,她听见主卧里的说话声,韩菁秋醒了。

郁仲骁换了身衣服就走了。

吃早餐的时候,韩菁秋说等会儿要去婆婆家,问叶和欢要不要一起去。

“我昨天跟姑姑说好,今天陪她逛一下丰城的。”叶和欢胡诌了个借口,顺便说:“小姨,我今晚就不回来睡了,今天小姑父回B市,我姑就一个人,我想过去陪她。”

“那也行。”韩菁秋点头。

早餐后,叶和欢收拾好自己的行李,让韩菁秋送她去了酒店。

秦寿笙退掉了房间,早早地跑来这边找叶和欢,订下了叶知敏旁边的房间,一整天都跟叶和欢厮混在一起。

傍晚时分,叶和欢接到郁仲骁的电话,她有些惊吓,迟疑了很久才按了接听键:“小姨父?”

“晚上九点在九点门口等我。”他说。

叶和欢拿着手机到角落,舔了下干干的唇:“您不是要去爸妈家吃饭吗?”

那人的声音,在电话里低低沉沉:“嗯,吃完饭我过来找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七十五】我早说过老男人就是渣,你还不相信!”↓↓↓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