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29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七十五】我早说过老男人就是渣,你还不相信!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29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七十五】我早说过老男人就是渣,你还不相信!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嗯,吃完饭我过去找你。”

因为他这句话,叶和欢手指攥紧了耳朵的手机,莫名的慌张,又开始胡乱找借口:“可是我晚上要跟秦寿笙去唱歌。”

“……那几点唱完?”

“这个,这个很难说的,可能就通宵不回酒店了。”

“眼睛不好还通宵出去玩?”

叶和欢的心脏跳动加速,不知为何,她居然生出了胆怯,在她反应过来之际,话已经出口:“其实也还没具体决定去哪儿唱,就是个提议,要是眼睛不舒服我就不去了。”

“……”那头沉默,却也没挂断电话。

叶和欢依稀听见电话那边的枪鸣声,想起他昨晚饭桌上的话,她看了看左右,轻声问:“你在靶场?”

“没有,在部队的训练基地。”

“就是你昨晚说的实弹模拟训练?”

“……嗯。”

叶和欢站在走廊尽头,看到外面暗下来的天色,见对方不说话,她突然也词穷了,还咬了咬自己的舌头,又一阵枪弹轰击声隐隐传来,她趁机道:“你很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其实也没什么事。”那人在她准备挂电话的时候突然开口道。

一时间,叶和欢不知道这电话是挂还是不挂。

在她纠结的时候,那头伴随着口哨声响起的是郁仲骁低沉醇厚的嗓音:“时间差不多了,去吃晚饭吧。”

“哦,那……再见。”说话有些不利索。

“挂了。”

听着‘嘟嘟’的忙音,叶和欢后知后觉地想,这人都没再问问她晚上到底能不能下去见他,也许她真的很忙呢?

在床尾坐下,伸脚踹了踹书桌前的转椅,椅子旋转了两圈后慢慢停下来。

不想搭理她就尽说无情的话,现在又这么独断专制,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以为她是他家养的宠物猫吗?呼之则来挥之则去……晚上她偏偏不下去,让他也像傻瓜一样等在那。

——

郁仲骁看到迎面走来的一拨人,挂了电话摘下墨镜,立正,敬了个军礼:“首长好!”

郁战明板着脸‘嗯’了一声,身后还跟着秘书跟几位丰城军区的上级军官。

几个军区即将进行比较大规模的联合实战军演,郁仲骁这趟下来是负责全程督导工作,听说今天这边有实弹训练就过来看看,结果远远地就看到自家儿子没守着训练场地,居然跑到角落去打电话,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臭小子甚至连防护墨镜都没摘掉。

知道两人关系的众军官很有默契地走开,徒留父子俩站在原地。

等人走远,郁战明原本严肃的面庞稍有缓和,眼角余光瞥向儿子的裤兜:“看来你在这里待得还挺滋润的。”

“爸最近的身体怎么样?”郁仲骁无视父亲话里的讥诮,关心地问候。

郁战明哼了一声:“你跟你弟弟少气我一次我就能多活十年!”

“我听妈说,绍庭回国了?”

“嗯。”淡淡的应声,不满的语气。

“妈今晚在御福楼订了包厢,爸也会过去吃饭吧?”

郁战明斜睨儿子:“怎么,你有事?”

“确实有点事想要跟家里说,希望您跟妈都在场。”郁仲骁脸上的神情颇为正式,不像是在说笑。

“再说吧。”郁战明两手负背,哼哼地越过他径直走去训练场。

郁仲骁再次挺直脊梁敬礼。

目送父亲走远,郁仲骁才收回视线,训练已经接近尾声,他不是主要负责人,索性提前离开,转身朝宿舍楼走去。

姚烈正哼着歌下楼来,瞧见他:“二哥,那边结束了?晚饭怎么安排,要不一起去食堂?”

“我今晚回大院。”

郁仲骁掏出宿舍的钥匙,刚抬脚却又突然止步,回过头问姚烈:“女孩子一般喜欢怎么样的生日礼物?”

姚烈一愣,猜测着郁仲骁这句‘女孩子’所涵盖的年龄范围。

“那你得看几岁啊,十几岁的话,如果还在上学就送文具用品,书包最实用了,一背就好几年,送文学读物也成,如果是二十出头,那就送数码产品,要是二十五岁以后,你得送一些首饰名表什么的。”

说着,诧异地看向楼梯上的男人:“二哥,嫂子要过生日了吗?”

郁仲骁没回答,只是道:“你去吃饭吧。”说完,径直上楼去换衣服。

——

晚饭是在酒店吃的自助餐。

从接完电话后,叶和欢就有些走神,想着‘九点之约’,秦寿笙叫了她好几声她才有反应:“干嘛?”

“干嘛——”秦寿笙模仿她说话的语气,递过去两串烤鱿鱼:“吃不吃?”

叶和欢看到鱿鱼沾了辣酱:“医生让我禁辣,你自己吃吧。”

“对了,明天复诊完我们直接就去火车站,你跟你小姨说过了没有?”叶知敏突然想起这件事。

这里面的人情世故不能不顾。

“这不说应该没关系吧?”提到韩菁秋,叶和欢不由自主地想到那人,随即想到他说九点让自己在酒店门口等他,那他见了自己后打算说什么干什么?是把韩菁秋送到家后又以工作为藉由出来的吗?

“怎么会没关系?”

叶知敏替她剥好螃蟹:“你一声不吭地走了,你小姨心里铁定不痛快,好歹你也在人家里住了几天。”

叶和欢心说,让她住家里,也不过是想利用她缓和夫妻关系……

见她不愿意打这通电话,叶知敏也没为难她,莞尔一笑:“好了,明天我来打行了吧?”

察觉到秦寿笙的注视,叶和欢抬头,对上他意味深远的目光,莫名的心虚起来:“看我做什么?”

“没什么。”秦寿笙否认得很快,没再看她,低头继续吃东西。

……

晚饭后,秦寿笙真的提议去KTV唱歌,叶和欢却说眼睛有些疲劳想回房休息。

“只能回去睡觉咯!”秦寿笙无奈地叹息,滚回自己房间打游戏。

叶知敏监督叶和欢吃完药,洗好澡也早早地上了床。

房间里开了空调,叶和欢躺在被窝里却没睡着,她偷偷瞧了眼小姑,确定对方已经睡着后,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八点钟,她闭上眼,尝试着让自己睡着,但过去十几分钟依旧意识清晰。

她的心里一直记挂着某件事。

怎么说他都是长辈,自己这样放人家鸽子是不是太没礼貌了?

况且,他对自己也不错,也许是真的有事呢……

懊恼自己的心软,叶和欢在被窝里狠狠掐了把自己的大腿,那人亲你都能赖账,你为什么就不能有样学样一次?

——

叶和欢起床的声音放得非常轻。

她从行李箱里拿了T恤跟牛仔裤,边穿边小心翼翼地注意着床上的叶知敏,然后拿了房卡溜出去。

到达酒店门口市也不过晚上八点三十二分。

下楼时,她走得有些急,导致现在停下来呼吸微喘。

宽松的棉质白T,瘦瘦的深蓝牛仔裤,阿迪板鞋,门口的路灯光打在她干净细腻的脸上,犹如莹莹发光的美玉,尤其是那双乌黑漂亮的猫眼,引得经过的人不管男女都忍不住扭头看她。

门口的保安瞧过来,叶和欢冲他咧嘴一笑:“我等人。”

然后她又转身看向落地窗上倒映出的自己,乱蓬蓬的长发,刚才生怕吵醒叶知敏,她都不敢去洗手间开灯梳头发,不过幸好她带了根橡皮筋。

叶和欢随便扎了个马尾,过了几分钟又觉得不好,把头发放下来,一卷一绕盘了个花苞头。

“这样还行吧?”她瞅着玻璃上的自己嘟哝,又把鬓边的碎发拨到耳后。

这个时间点,很多客人吃完饭离开,门口一辆辆的轿车停下又开走。

每每有大拨人出来,叶和欢都会自觉地站到不起眼的边上,望着那些谈笑风生的客人,她又开始暗暗恼自己干嘛这么早就下来,想进去大堂的等候区坐着,又怕自己刚坐下他就到了,到时候还得跑出来。

就这么站了会儿,她又去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八点五十七分。

郁仲骁还没来。

难道真的要到准九点才现身?叶和欢撇了下嘴角,站久了腿酸,她索性蹲在地上,眼睛一直盯着从马路那边过来的轿车,那人开的应该是越野车,这么一想,她格外注意那些体积偏向庞大的车辆。

九点十一分,叶和欢还没看到郁仲骁的人影,甚至连个电话也没有。

旁边的保安见她等了这么久,便道:“这会儿大家都吃完饭回家,路上容易堵车,你打个电话去问问。”

叶和欢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拨了郁仲骁的号码。

听筒里传来冗长的‘嘟嘟’声,她看着前方无尽的夜幕,忽然觉得这个声音仿佛融入了黑暗之中,不管响多久都没办法得到回应。

直到电话里响起冷冰冰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九点二十八分,酒店停车场里的车辆越来越少。

将手机从耳朵旁拿开,说不失落是假的,她已经打了好几通电话,但始终没人接,隐隐有些不安,应该不会在路上出什么事吧?还是又被工作拖住了?想起他今晚是跟家人吃饭的,也许被长辈拉住在说教也说不准。

可能再等会儿就来了呢?

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叶和欢耐下性子,在酒店门旁的台阶处来回无聊地玩着上下跳。

“要不你去大堂坐着等,你把你要等的人模样跟我描绘一下,如果他来了,我告诉他你在里面。”保安好心道。

叶和欢甜甜的笑:“不麻烦您了,我在这里等他就行。”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郁仲骁一直没出现。

都快十点了——

叶和欢的右肩忽然被拍了下,她转过头,看到的是黑着脸的秦寿笙,心跳一滞:“你怎么到楼下来了?”

“我还要问你呢?眼睛疲劳要早睡的人,站在这里晒月亮呢?!”

“我睡不着下来随便走走。”叶和欢一边说一边舒展手臂,假装在锻炼:“过会儿就上去。”

手机突然被夺走。

“喂!”叶和欢想要拿回来,奈何没他个子高:“你快还给我。”

秦寿笙迅速翻看通话记录,果然都是同个号码,不用猜都知道是谁的,他皱起眉:“你怎么又跟他搅和在一起啦?”

“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好像是有事跟我说。”

“所以让你大晚上像石柱子杵在这里等他?”秦寿笙话接得更快。

“……”

叶和欢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只是担忧表露在脸上:“他让我九点在这里等他,可是到现在都不来,电话也没人接,你说,会不会出什么事?”

“你问我我去问谁?”秦寿笙朝天翻白眼。

他拿出自己的手机,照着叶和欢的通话记录拨了郁仲骁的电话。

“还是没人接对不对?”不安跟焦急在她心底蔓延:“如果真的出事怎么办?”

秦寿笙把她的手机丢过来:“你在这里等着。”

不等叶和欢反应过来,他已经跑了出去,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等她追上去,出租车已经开走了。

叶和欢立刻站在路边拨了他的电话。

电话接通,秦寿笙抢先一步开口:“我先去军区大院看看,他不是跟你小姨在那吃饭吗?你再给他打电话试试看,要是联系上了就告诉我一声。”

跟秦寿笙结束通话后,叶和欢又拨打郁仲骁的手机,响了几声突然转为一阵忙音。

像是人为按掉的。

又重拨一遍,听到的已经是——“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继续拨,结果依然是短信呼服务。

晚上十点三十几分,她接到秦寿笙打来的电话:“我刚问了门口的哨兵,说他们全家出去吃饭还没有回来。”

“……”

叶和欢形容不出此刻自己的心情。

她脑海里挥散不去的是刚才电话被按掉的那瞬间,他既然在手机旁边,为什么不接电话?如果不能来了就该告诉她,不方便接电话,发个短信也OK啊,难道真的忙到抽不出几秒钟的时间吗?

四十分钟后,秦寿笙气呼呼地从出租车里下来。

“别等了,上去睡觉。”他走到酒店门口,去拉叶和欢的手臂,声音听不出情绪。

叶和欢避开了他的手,心神疲惫,只想一个人静一静:“你先上去,我——”

“你难道还相信他会来?”秦寿笙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气愤:“我他妈早说了,老男人就是渣,你还不相信,现在被人当猴子耍很高兴是吧?人家幸幸福福吃团圆饭呢,就你,傻子一样等在这里!”

“指不定人家现在正跟朋友一边喝酒抽烟一边炫耀,啊,你们看,现在的小姑娘真是好单纯,我只要手指勾一勾她就像哈巴狗一样来了,指不定还把手机摆在桌上,几个人一起下赌注,赌你会打几通电话,等厌烦你了直接关机,一群人在那里哈哈大笑,互夸彼此魅力无疆。恭喜你,成功取悦了一帮大老爷们,给他们枯燥的生活增加了乐趣。你要是还厚脸皮地倒贴上去,估计都得被你逼得换个新号码继续骗小姑娘。”

秦寿笙的话尖酸刻薄,过高的声量吸引了不少人望过来。

“对了,逗弄你可比一般小姑娘好玩多了,你可是他老婆的外甥女,王八蛋,贱男人。”

叶和欢的眼圈微红,略显疲倦的声音:“可能真的有事呢。”

“有事你妈逼!”秦寿笙毫不留情地戳破她的自欺欺人:“说不定现在人家正搂着老婆睡觉,你少给我在这里丢人显眼了,不上回民生节目你是不是不甘心?”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七十六】仲骁你是不是喜欢——她没再说下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