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30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七十六】仲骁你是不是喜欢——她没再说下去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30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七十六】仲骁你是不是喜欢——她没再说下去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说不定现在人家正搂着老婆睡觉,你少给我在这里丢人现眼了,不上回民生节目你是不是不甘心?”

秦寿笙中途喘了口气,看她不作声的样子,更是恨铁不成钢:“他到底有什么好的,我说你看上他哪点了?你要真的喜欢成熟稳重的男人,告诉你爷爷,大票的青年才俊供你选,都还是未婚单身的。不说他现在还有老婆,要是哪天离婚了,你真打算做那个接盘侠?”

“他就是故意躲着你,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他刚才就关机了,为的什么,不就是让你别再去烦他的意思!你就不能安安分分上楼去睡觉吗?”

叶和欢听着他一针见血的言辞,只觉得胸口堵得慌,慢慢道:“你说得对,我就是不自尊自爱,喜欢已婚男人,他给我打个电话,我就乖乖地在这里等他,听到他按掉电话,还在心里找各种理由骗自己。”

“我就是喜欢他,哪怕很清楚他是我的小姨父,知道他有自己喜欢的女人,也很明白他并不喜欢我,也许只是偶尔觉得无聊了想要逗弄我,可是……我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刻薄的话语哽在咽喉之中,秦寿笙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伸手想要抓住她的手臂:“先上楼再说。”

叶和欢从他手里挣脱,吸了吸鼻子,低着声道:“你上去吧,我去跑会儿步。”

“……”

不管叶和欢本来准备去干什么,最后还是被秦寿笙生拉硬拽地拖上了楼。

“今晚你就睡这里,这会儿回小姑的房间,指不定会被盘问。”秦寿笙边说边拿被子铺在沙发上,主动让出自己的床。

换做以前,他早就趴在大床上抱住枕头誓死捍卫自己的领地,但今日不同于往昔,得体谅……

叶和欢坐在品旁边的凳子上,看他忙活,忽然问:“你现在是不是挺瞧不起我的?”

“怎么这么说?”秦寿笙扭头道。

“我现在跟殷莲又有什么区别?她勾/引了自己的姐夫,我却引诱自己的小姨父。”

“哎哟,你还真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秦寿笙一屁股坐在被子上,翘着二郎腿,双手环胸,语气酸不拉唧的:“人家那是情投意合,你这个叫做自作多情,人家躺你爸床上的时候都二十好几了,你个熊孩子才几岁,不懂事犯错在所难免,最重要的是迷途知返。”

叶和欢撇了下嘴角,闷声嘟哝:“本质上不都一样,你这摆明了是双重标准。”

“我就是双重标准怎么啦?”秦寿笙哼哼,脚趾头夹着人字拖,傲娇地晃荡:“不爽你让她来打我啊~”

刚才在楼下,叶和欢没仔细看,这会儿才注意到秦寿笙穿着酒店的浴袍。

浴袍下摆处露出sao气十足的花短裤,脚上一双人字拖,这厮就是这样子跑去军区大院门口问哨兵的……

“你下次能不能穿好衣服再下楼?”叶和欢忍不住建议。

秦寿笙佯作生气地瞪她,扯了扯自己的浴袍:“我就爱这个搭配怎么了?你就羡慕嫉妒恨吧!”

“臭美吧你!”

叶和欢白了他一眼,站起身,引得秦寿笙也要起身:“你又到哪儿去?”

“厕所!”

——

关上洗手间的门,叶和欢脸上嬉笑的表情已经褪下。

在她被秦寿笙扯上楼的时候,她真的觉得自己该放下一些东西,一些不属于她、她也不该去肖想的东西。

那人没有如约出现在她的面前。

不管有什么样的原因,她似乎都不能再让自己继续这样下去,秦寿笙说得对,重要的是迷途知返。

而非执迷不悟。

可能她真的只是对那人身上成熟气质的迷恋,加上他拒绝了自己,所以她才会把执拗当成了喜欢。

叶和欢忽然想起了昨天在公寓书房里看到的那本书——《洛丽塔》。

她在温哥华时读过它。

故事开始,洛丽塔有意无意的引诱,都会让人误以为她爱上了比自己大许多的继父,但当两人真正在一起后,洛丽塔却开始厌弃这种生活,直至后来的跟人私奔,而她也已经明白自己对亨伯特自始至终都不是因为爱。

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忍不住扪心自问:叶和欢,你确定自己是真的喜欢那个人?

还是也像洛丽塔一样不过是一时兴起?

这一刻,叶和欢开始怀疑自己的感情,她都能那么快淡忘严舆,又怎么能肯定自己会喜欢郁仲骁喜欢到永远?

也许他今晚不出现是对的。

如果他来了,会说什么做什么,她无从预料,然而在她接到电话时已经隐隐有些忐忑不安。

现在,他没有来,她应该觉得庆幸,因为一切都还有说后悔的机会。

叶和欢重新掏出手机,看到通话记录里都是同个号码觉得异常刺眼,像是生出了某种逃避的心理,手指不断地按删除键,直到屏幕上不见了那个号码。

她觉得还不够,又打开后盖拿出手机电池,然后走到马桶边站了良久,突然把手机扔了下去。

手机扑通一声沉入水中。

按下抽水的按钮,在哗哗的水流声响起的刹那,她突然迅速地蹲下/身——

……

秦寿笙正打开电脑准备跟家里的‘桂花’视频聊天,联络一下父子感情,突然听到洗手间里的大动静。

他第一时间冲进去,看见叶和欢手里拿了个湿哒哒的手机。

“怎么进水了?”

“不小心掉进马桶了。”叶和欢急急地用毛巾擦拭机身,但装了电池后,已经无法开机,她求助地看向秦寿笙。

“你看我做什么?我的脸长得像技术工人吗?”

“……”

叶和欢重新打开盖子,不断用厕纸吸手机里的水,秦寿笙哇哇大叫:“你把纸用完了,我早上拉屎用什么?!”

叶和欢不搭理他,专心致志地擦手机。

她的表情严肃又透着几分着急,长长的睫毛时不时颤一下,一瞬不瞬地盯着手机。

没一会儿,她的身子突然被顶开,转头,秦寿笙正把吹风机插头往插座上按,鄙视地看她:“不就是个破手机,大半夜瞎折腾什么,还让不让人睡了?!”

“那我再去开个房间。”叶和欢拿起手机就要走。

秦寿笙立马拉住她,忿忿地抢过手机,一边打开吹风机的开关,捣弄了很久依旧没办法开机。

“这种手机,坏了就丢掉重买一个,你至于吗?”秦寿笙看着她像宝贝一样捧着手机,无法理解女人的心思。

说着,去拿她的手机:“洗洗睡吧,这个手机扔掉算了,明天我带你去买个限量版。”

叶和欢不肯,重重地拍开他的手,然后拿着自己的手机出去了。

——

第一人民医院,烫伤科。

姜慧左手臂上的水泡被医生一个个挑破,哪怕她再忍得住疼,也忍不住频频蹙眉,其实挑水泡不疼,主要是看着自己惨不忍睹的手臂,怎么也跨不过心里的那道坎。况且,医生也说了,不能百分之百保证不留疤。

“这几天要特别注意,不要沾到水。”医生细心交代。

姜慧点头,等护士给她上药时,她扭头望向门口,却没有看到郁仲骁的人影。

护士一边替她的手臂缠纱布一边唏嘘:“怎么烫得这么厉害?”

姜慧扯了下嘴角,心里苦笑,谁让自己运气不好,跟朋友去御福楼吃个饭都能搅进别人的家事里。看来韩菁秋是恨死了自己,要不然怎么会把刚端上桌的明炉烤鱼往她身上洒?

“你在找你老公吗?”护士忽然问。

姜慧摇头否认:“他不是我丈夫,只是一个好朋友。”

“这样啊,不好意思,对了,刚才我过来时,瞧见他好像在护士站那边用座机打电话。”

姜慧点点头,在御福楼的时候,郁仲骁的手机被韩菁秋夺过去,从六楼直接砸下去摔得粉碎。

门外传来脚步声,姜慧抬头,瞧见来人微笑:“打完电话了?”

“嗯。”郁仲骁嗯得很低,有些含糊其辞的意味在里面,转而向医生询问姜慧烫伤的情况。

等医生跟护士离开后,郁仲骁站在窗口位置,问姜慧:“感觉怎么样?需不需要我通知你婆婆家里?”

“不用那么麻烦,又不是什么大毛病。”

说着,她看向郁仲骁:“倒是你……伯父伯母还好吧?我看刚才伯父的脸色很差,你突然说要跟韩菁秋离婚,他们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哪怕是再开明的父母一时半会儿也难以接受。”

郁仲骁点了根烟,靠在窗户旁吸了一口,在朦胧的烟雾里转头看着外面漆黑的夜色。

姜慧瞧着他若有所思的样子,想着在包厢里的闹剧,还是忍不住劝道:“我不知道你们夫妻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但大多数时候,矛盾的产生都不是一方的原因,很多问题冷静下来后其实并不是问题。”

在朋友的婚姻问题上,一般人都是劝和不劝离。

“我看菁秋也没离婚的念头,如果你们是因为我才闹到这个地步,我可以去跟菁秋解释,我们一直都是普通的朋友,你会把滨江苑的房子给我住,也是因为我刚到B市工作没找到离公司近的住所。”

“我已经在找房子了,如果有合适的会买一套,到时候把我婆婆接过去一起住。”姜慧道。

郁仲骁闻言从窗外收回目光,弹了下烟灰:“房子你继续住着,反正空着也是空着,你什么时候接阿姨过去,定了日子告诉我一声,如果我还没去西藏,到时开车送你们过去。”

“仲骁,健强已经走了这么多年,你为我们家做的已经够多了。”

姜慧看着他幽幽道:“妈跟我都知道,健强的死不管你的事,他是你的观察员,理应就该掩护好你,再说,你们还是战友,我想,当时的情况换做是你,你也会那么做。”

“时候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郁仲骁站直了身,快燃到尽头的烟蒂被他随手弹出窗户,他看向欲言又止的姜慧:“离婚的事跟你无关,你不用想太多,明天我再来看你。”

在他走到门口时,姜慧突然又开口:“仲骁,你是不是喜欢——”

郁仲骁伸手握门把的动作一顿。

姜慧没有再说下去,倚靠着床头看着门旁的男人,她知道他听懂了她的意思,然而直到他出门,都没有给她一个答案,姜慧偏头看向窗外那轮皎洁的弯月,不禁感慨:“现在的小姑娘,还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

走出医院,两道车灯光远远地打过来。

郁仲骁看向停在不远处的轿车,几声鸣笛后,驾驶座车门打开,郁绍庭已经从里面下来,一手搭着车门:“爸让我来接你回去。”

郁仲骁朝他走过去:“把你手机给我。”

打量的目光看了郁仲骁一眼,郁绍庭从西裤裤兜里拿出手机丢过去,顺带一句:“这款手机你会用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七十七】把郁家搅成一锅乱粥的韩菁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