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40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八十六】姚烈告诉了她很多关于他的事(重要)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40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八十六】姚烈告诉了她很多关于他的事(重要)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姚烈没有把话说完,但叶和欢已经懂了他的意思。

倘若她是郁仲骁,要不是万不得已,恐怕此生都不愿再踏足这个城市,毕竟这里对郁仲骁来说,真的不是个好地方,前岳父家也在这里,军区里还有韩家的亲戚,要是碰到了是问候还是扭头走人呢?

“二哥这么好的人,怎么就这么倒霉,你说一个女人整天——”

说到这里,姚烈突然噤了声,看看旁边的叶和欢,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口中‘不安分的女人’正是眼前小姑娘的阿姨。

“没关系,我妈跟小姨不是一个母亲,我们的关系也就那样。”叶和欢主动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姚烈说起那人,她忍不住想要知道更多关于他的事,似乎只要话题跟他扯得上关系,她就感到很满足,哪怕她已经暗暗鄙视自己的这种心思,但始终阻止不了那份好奇心。

见姚烈依旧有所顾忌,叶和欢站在湖边,换上漫不经心的口吻:“其实,我去丰城看病的时候,有一回小姨带我出去吃饭,当时在场的还有个男人,说是小姨工作地方的同事。”

“一定就是那个小白脸了!”姚烈立刻激动起来,笃定的语气:“说是在一家音乐中心拉小提琴!”

“就是这个小瘪三,黑了二哥一身,你是不知道当时事情刚传开时,部队里什么难听的话都有,说二哥懦弱窝囊,就是个怂货,换做其他任何一个有骨气的男人,早就把那小瘪三打得半死不活。”

类似的话,半年前叶和欢也在医院里听到过。

当姚烈这么说,她能想象一大群大老爷们凑在一起在背后对那人指指点点的画面,尤其是‘怂货两个字,更是直击她的心口,那人怎么会怂呢?如果他怂的话,又怎么会从事最危险的工作,而不是躲在家里享受红二代的福荫?

叶和欢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像个中立的旁观者:“嗯,小姨父人是挺好的。”

“是呀!”姚烈愤愤不平:“那些王八犊子,就是赤/裸裸地嫉妒二哥,加上二哥的家世,部队里不知道有多少眼红的人,时时刻刻盯着他,二哥刚出事那会儿,高兴坏了多少阴险小人,那是恨不得把二哥踩到地底下去。”

叶和欢手指抠紧湖边的护栏,人性都有阴暗的一面,并非所有人都是心善的,尤其是在这个充满竞争的社会,哪怕是部队也不例外,看到别人比自己好,一逮到机会就争先恐后地落井下石,生怕自己比别人慢一截。

“二哥三十岁就成了上校,这在部队里是很罕见的例子,难免被人拿来议论比较,尤其是在这件事后。还有人说二哥有今天,靠的都是他老子。郁司令你知道吧?”姚烈问她。

叶和欢点头,她是不了解郁仲骁家里具体的情况,但姚烈这么提起来,她自然也能猜到七八分。

姚烈叹了下气:“说起你那个小姨,还真不是个东西。”

说这话时他眼梢余光瞧着叶和欢,见她神色如常,这才背靠着护栏继续说下去:“当年是她自己死皮赖脸要嫁给二哥,还动不动就往二哥家里跑,那时候别太殷勤,谁看得出她是这种人!既然定不下心来,那就过自己的快活日子去,干什么要祸害二哥。”

“你完全想象不出来她强行跟着二哥到西藏后,在那里是怎么个闹法!”

“她在西藏干什么了?”叶和欢忍不住问。

说到这个,姚烈似乎更来气:“她偷偷跑到西藏,找到二哥所在的部队,也不知道她怎么找到了领导,说是二哥的媳妇,然后就让她住到了家属楼里,二哥住在部队不回去,她忍了半个月后就到部队里折腾。”

“你说夫妻俩在家吵架就吵吧,但我还真没见过这种像疯狗一样四处乱咬的女人。当时二哥正在开会,她不顾士兵的阻拦,硬是闯了进去,会议室里多少领导啊,她一点也不给二哥面子,直接就闹开了,还说二哥在外面养女人,让领导给她评理。”

“简直比个山野村妇都不如,她是韩老将军的女儿说出去谁信!偏偏二哥好脾气,只是把她拎出去,换做我,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自己在外面偷汉子,还敢在那里唧唧歪歪,厚颜无耻也得有个限度不是!”

叶和欢听到这里,心神有些恍惚:“她不是在西藏待了半年吗?难道他们没有好的时候?”

“你以为她在那种苦寒的地方能待得住?”

姚烈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笑:“在西藏待不到一个月就收拾行李偷偷溜了,还给二哥留了封信,说二哥是负心汉,对不起她,之后她就回到丰城关起门养小白脸。”

至于韩菁秋为什么不回B市,恐怕是怕遇到熟人,但叶和欢也不明白她怎么会跟阮彦住到丰城去。

“估计是想报复二哥吧,她不是一直怀疑二哥在外头有人嘛?她在信里写了一句话,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当时我就在二哥旁边,当场就看到了,后来还有住在楼下的军嫂告诉我,那天你小姨是被个男人搂着接走的。”

“也幸好是在西藏,山高皇帝远的,这要是在丰城或B市,当时就搞得人尽皆知了,二哥还要怎么做人,也会直接影响二哥工作上的调升。”姚烈义愤填膺,好像经历这些事件的是他本人一样。

“后来的事我也是听说的,那个小瘪三在丰城出了场车祸,好像是为了救你小姨,不知道怎么搞得,说是失去了生育功能,简直跟那些狗血剧情节一样,你小姨也是在那个时候检查出来有了身孕。”

姚烈又讽刺地一笑:“那个孩子,是怎么也赖不到二哥头上的。你小姨幡然醒悟,打电话告诉二哥,说发现自己原来爱的是那小瘪三,也只有那小瘪三可以为了她不要性命。”

说起阮彦,叶和欢下意识地蹙紧眉头,厌恶之意溢于言表,但也好奇接下来的事:“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你们不都知道了吗?二哥二话不说就同意了离婚。”

姚烈撇了撇嘴角,满是对韩菁秋的蔑视跟不屑:“结果刚领了离婚证,你那个小姨就按捺不住跟小瘪三招摇过市,还被二哥他妈瞧见了,当场就吵了起来,围观的人不少,人多嘴杂,又怎么会瞒得住呢?”

“不过有件事我一直挺奇怪的,照理说,二哥在西藏最起码得待三年。”姚烈伸出三根手指,在叶和欢跟前晃了晃,有些痞:“但有一天上头突然来了调令,把二哥调回到了B市,后来我才知道是他自己申请的。”

是他自己想要调到B市来……

叶和欢不可遏止地想到跟姜慧在医院的匆匆一遇,轻声咕哝:“也许在B市,有他在意的人吧。”

“二哥在意的人?”姚烈的表情却像是听了个大笑话,随即左右看了看,靠近她耳边,低声说:“不瞒你,二哥这几年过得跟和尚一样,他自己估摸着也挺憋屈的,一时半会上哪儿找在意的人去。”

“他不是跟姜慧——”话到嘴边,叶和欢才意识到这么问不恰当。

但姚烈显然已经听到了。

他眼神古怪地上下打量她:“这都谁跟你说的?”

“……”

姚烈立马就想到了,长长地‘哦’了一声:“一定是你那个不靠谱的小姨造的谣,不管姜慧是什么想法,反正二哥对她是绝对没有想法的,会照顾她,也是因为二哥一直觉得姜慧丈夫的死跟自己有关。”

见叶和欢愣愣的,他又耐着性子把当年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健强是家里的独生子,他过世后姜慧也没再嫁,但一个没有男人支撑的家,生活必定好不到哪儿去,其实不止止是二哥,跟健强同一年进去的兄弟,都或多或少在帮助他们家,不过近两年健强家情况好了后才少起来。”

“说起找个!”姚烈拍了下自己的脑门:“我想起来了,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你小姨还把姜慧烫伤了,现在人胳臂上还留着疤呢!”

去年这个时候……叶和欢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自己在四季酒店等待的那一晚。

“我也是伯母跟我说的,前不久我跟二哥回丰城,二哥让我去他家吃饭,老太太趁二哥不注意告诉我的,说二哥其实去年就提过离婚,但你小姨不答应,在酒楼里还把碰巧跟朋友去吃饭的姜慧烫伤了。”

姚烈舒了口气,轻松地道:“不过现在这样也挺好的,最起码二哥算是彻底摆脱了你那小姨……”

发现一直是自己在自言自语,姚烈止了声,扭头看旁边的叶和欢。

见她一副出神的样子,他用胳臂肘碰了她一下:“是不是我说的话太无趣了?以后我要太啰嗦,你就直接打断我,再不行,直接拿手扇我,我这个人就有点话唠,一起头就有些刹不住。”

听了他这番自嘲的话语,叶和欢却一点也笑不出来,甚至连扯一下嘴角都提不起劲来。

以前跟那人独处时的种种画面走马观花地闪过她的脑际——

深夜韩家门口他静静地独坐在车里。

从疗养院回来的那一晚,她跟秦寿笙勾肩搭背,他独自转身离开的身影。

在云南医院,他靠在窗边望着她,笑得温暖又带着点纵容。

叶和欢想起他对自己一次次的拒绝,在酒店那晚,他放下她的身份证,转身离开前的那一句‘成年人之间的游戏,不适合小朋友玩’,在车站那次,他近乎残忍又透彻的剖析,他说,等她步入社会,会找到属于自己的感情,而他,不过是她一时的迷恋。

说这番话的时候,他心里在想的是不是韩菁秋?

他是不是觉得她就像几年前的韩菁秋,被他一时吸引,等到清醒过来会因为他的接受而怨恨他?

叶和欢的鼻子泛酸,突然之间非常想哭,她又想起一年前他等在自己宿舍楼下,低头缓缓地转着香烟,当时他在想什么,在一段时间的失联后,是不是鼓足了勇气才来找她的?

过往种种,犹如一根根针扎在她的心头,细不可见却疼痛难忍,最后化为泪水涌在眼眶里。

——

跟姚烈告别后,叶和欢回了宿舍,其她人都在睡午觉,她蹑手蹑脚地爬上/床,躺下后却怎么也睡不着。

姚烈的话就像一颗投入湖中的鱼雷,在一声爆炸后掀起涟漪圈圈,至今无法平静。

下午的训练,叶和欢心不在焉,不停地寻找郁仲骁的身影。

直到吹响傍晚解散的口哨,他都没有出现。

她不敢去问人,怕被看出什么端倪,只是在心里不断揣测着他的去向,是不是也临时有事调回部队了?

叶和欢没有去吃晚饭,跟舍友在食堂门口道别,她找了个人烟稀少的角落。

握着手机,久久的迟疑,最终还是拨了那个一年来依然倒背如流的号码,没关机,但始终没人接听。

这样的情形,跟一年前酒店那晚极其相似,只是这一回,没有再关机。

晚上的训练叶和欢以身体不适为由逃了,在天暗下来后,她先去了趟操场,在看台上偷偷往下瞧,确定那人不再后,又去了东苑的明轩阁。

明轩阁的门卫室门窗都关着,叶和欢不由松了口气,她抬头望向里面的宿舍楼,黑漆漆的,没有一个人。

刚才在宿舍,鸭子无意间说起今天好多女生都在问为什么不见总教官,有教官告诉她们,总教官有事出去了,晚上就会过来。

叶和欢坐在路边的木椅上,心想着,不知道那人是先回宿舍还是直接去了操场……

天越来越暗,四周都亮起了路灯。

在她拿出手机看时间的时候,鸣笛声遥遥传来,叶和欢下意识抬头,两道车灯光从拐角处打过来,一辆挂着军牌的越野车已经映入她的视线里。

一分钟后,越野车在前方不远处的车位停下,驾驶车门打开,那人从车里出来。

郁仲骁刚从部队回来,穿着军官常服,外套脱了,领带扯了,军衬的袖子挽起,他下了车走近才看清坐在明轩阁门口的女孩,脚步微顿,两人四目相对,静静地望着彼此,谁也没有先打破这份缄默。

叶和欢突然起身,跑过来,撞进了他的怀里,在他伸手去扶她的时候,她已经牢牢地搂住他的腰。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八十七】我以为你再也不想理我了(和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