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41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八十七】我以为你再也不想理我了(和好)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41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八十七】我以为你再也不想理我了(和好)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头上的作训帽因为她过急过快的动作被撞落在地。

叶和欢只是牢牢抱着眼前的男人,双手十指攥紧他的衬衫,沉郁的心情,在她的脸贴上他胸膛的刹那烟消云散。

他的心跳,他的气味,他的体温,让她清晰地感受到这一刻不是在梦里,隔着薄薄的军衬,熨烫在她的心尖上,时隔一年,再这般靠近他,她什么也不再去想,只想好好抱着他,任由酸涩跟满足填充她虚无飘渺的身心。

不由地,收紧自己的手臂,近乎贪恋地闻着他身上的味道。

【如果爱情只有一次机会,在你不经意间错过后,可不可以再得到一次挽回的机会?】

这一刻的叶和欢,不再顾虑不再逃避,只想要遵从自己的心,勇敢地往前走……

——

就这样抱了会儿,叶和欢的双手被扯开,她本能地倒退了半步,扬起头,郁仲骁正垂眼深深地看她。

她在他的瞳仁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郁仲骁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没有诧异,没有笑容,就那么,平静地注视着她。

他现在心里在想什么?

看着自己这样子突然的投怀送抱,他难道真的没一点情绪起伏吗?

叶和欢咬着唇,回望他的目光有些委屈,甚至带着无声的埋怨,埋怨他此刻的无所表示,但她在他身上确实找不到任何泄露他内心想法的痕迹,她只能看见他那双漆黑不见底的眼睛,还有橄榄绿的军衬。

正欲开口,旁边横插过来的声音打断了她:“郁队长,原来你真在这里。”

叶和欢循声偏过头,看到大腹便便的校领导拿着个文件夹小跑过来,笑容吟吟,腰间那串钥匙相碰的声响回荡。

顷刻间,所有的话都咽回了她的肚子里。

“郁队长在忙吗?”校领导正准备开口跟郁仲骁说事,眼梢余光却瞟到站在旁边的女生,还穿着作训服。

叶和欢没作声,但听到那人低低沉沉的嗓音:“只是在问一些关于军训的事情。”

不知为何,这个解释让她心里没由来得不是滋味。

叶和欢抬起眼看向他,郁仲骁也正望着她,尽管他此刻在跟校领导说话,在这样静默的对视里,她的心跳加快,听见校领导问他:“刚才打了你很多个电话,都没人接,还以为出什么事儿了。”

“早上出去得太急,没把手机带身上。”郁仲骁不着痕迹地收回自己的目光,醇厚有力的男音。

校领导有事要提,但发现叶和欢还杵在那没走,欲言又止。

见叶和欢没有离开的意思,郁仲骁转头看她,不带任何私人感情的口吻:“还有事吗?没其他事你先回去。”

被他说得好像还真有那么回事。

叶和欢盯着他,路灯光下轮廓分明的脸庞,但终究没再赖着,点了下头就转身走了。

刚走了几步,她听见身后一声一声轻轻的打响,是按下打火机的声音,男人间谈事情少不了的就是烟。

叶和欢走出一段路才回过头。

明轩阁门口已经没人,他应该跟校领导进楼里去了。

——

叶和欢慢悠悠地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脑海里浮现出郁仲骁刚才看自己的眼神,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她甚至又开始质疑那些因为姚烈的话而涌动在心底的念头。

手机震动了一下,是范恬恬的短信,约她出去玩,叶和欢不想去,以军训为理由回绝了。

收起手机,叶和欢忽然掉转方向去了操场。

秦寿笙收到短信,趁教官不留神,偷偷从训练场地溜出来,在看台的角落找到了闷闷不乐地坐在那的叶和欢。

“唉,你们女生待遇就是好,一句身体不舒服就可以逃避训练。”秦寿笙在她旁边坐下,吃味道。

叶和欢只是望着台下,没有接话。

借着昏暗的灯光,秦寿笙观察着她脸上的神色:“又怎么了?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阿笙,我问你个问题。”

叶和欢侧过身,突然一本正经地望着他,有些难以启齿,但终究还是问了:“你觉得他喜欢我吗?”

这个他,秦寿笙跟她都心知肚明。

“这个我哪知道。”秦寿笙从裤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剥开包装纸:“你要真好奇,自个儿去问他不就得了。”

“你就不能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吗?”

“哎呀,你不是说他为其她女人离的婚吗?怎么,他在你跟前晃悠了两天,你又把持不住了?”

叶和欢沉默了,过了会儿才道:“他跟姜慧没有一点关系。”

“……”

秦寿笙扭头,讶异地看她。

“我今天碰到了姚烈,是他身边的战友,上回那晚他没去四季酒店,在御福楼闹起来,提离婚也不是因为姜慧,是韩菁秋一直误会了他们。”

“所以呢?”秦寿笙问。

叶和欢心乱如麻,忍不住向他倾诉:“我刚去明轩阁,遇到他,但他对我的态度冷冷淡淡的。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其实一年前他来学校找过我,就是我们去哲元哥酒吧玩的那晚,他一直等在楼下。”

“那你现在是什么想法?”

“我也不知道,他会离婚好像真跟我脱不了关系,我还那么过分地对他。”

叶和欢怔怔地看着前方:“你说,如果那时候我没换号码,或者他来找我的时候,我没说那些气他的话……”

秦寿笙打断了她的话:“哪有那么多如果,再说了,没你,他那个婚也一定不长久。”

“姚烈还告诉我,是他自己提出来我们学校当教官的。”

半晌,秦寿笙才严肃地道:“我不是他,不清楚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但你自己得清楚,你这么年轻漂亮,他又是个正常的男人,你可能有意无意引诱过他,所以他现在千方百计想得到你,但等新鲜感过了,很快又会厌弃你。”

叶和欢没有接话,因为她大脑里想的都是那个人,除此再也没办法思考其它问题。

——

叶和欢在操场待到训练结束,但那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晚上躺在床上,叶和欢拿着手机,刚才郁仲骁跟校领导的话她听到了,他不接电话是因为手机没在身上。

她编了一条短信:“小姨父,你休息了吗?”

在发送前,她又删掉了前面三个字,不再是晚辈对长辈的问候,纯粹是以一个女人的立场。

直到凌晨两点多,手机的屏幕都没亮过一次,她的眼皮不断往下沉,终究支撑不住,握着手机陷入了睡梦里。

天刚蒙蒙亮,叶和欢就睁了眼,第一反应是低头去看怀里的手机。

没有任何的未读短信,也没有未接来电。

如果说,傍晚那几个电话是因为他没看到,那么晚上的短信呢,难道他还没找到手机吗?

……

上午的训练,叶和欢在太阳底下站了二十分钟军姿,忽然眼前一黑,失去意识,晕倒在了操场上。

叶和欢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输液。

秦寿笙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玩手机,察觉到床上动静,他抬起头:“醒了?”

“谁送我过来的?”叶和欢一开口,发现自己的喉咙像是镰刀刮过稻麦,沙沙的难受。

“除了我还能有谁?”

秦寿笙看穿了她那点心思:“几个教官是想抬你过来的,不过我觉得那样子太怂了,就把你背了过来。”

叶和欢躺在床上不说话。

“你说你每天晚上都在干嘛,医生说你严重睡眠不足,还不吃早饭,你存心想折腾死你自己是吧?”秦寿笙一边说一边把毯子替她盖好:“你想吃什么,我去食堂买。”

“不想吃。”叶和欢辗转了个身,用薄毯蒙住自己的头。

虽然她这么说,但秦寿笙还是去给她买了粥,然后才回操场上训练,临走前不忘交代有事打电话给他。

……

叶和欢提不起胃口,喝了几口粥就撑了,阳光透过玻璃窗落在她的脸上,照得她沉沉地睡过去。

她觉得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郁仲骁穿着迷彩作训服站在主[xi]台上,她跑上去找他,却在快要靠近他的时候,他突然转身就走,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她拼命想要去抓住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走远。

但她发现自己还能清晰地闻到他身上那熟悉的味道,淡淡的烟草味道仿佛近在咫尺。

迷迷糊糊间,叶和欢感觉到脸颊上的触摸,那样的真实,真实到她不愿睁开眼。

当那只大手准备离开时,叶和欢牢牢地攥住了他,强忍的泪水滑过眼角,温热的指腹揩掉她脸上的泪痕,带着厚茧的触觉让她的眼泪流得更凶,床边缘突然下陷,下一瞬,她已经被搂进了一个宽厚的怀里。

靠在他的胸膛上,叶和欢才缓缓睁开泪水婆娑的眼,模糊的视线里,看见男人微敞开的军衬领口。

“我以为你再也不想理我了。”她哽着声,手指攥紧他的衣袖,哭得像个被遗弃的孩子。

“不会……”

耳畔低低的嗓音让她鼻子猛地一酸:“那你为什么一上午都不来操场?”

“部队里有些事要处理。”

“那短信呢,我给你发短信,你为什么不回?”

“……”

因为他的沉默,叶和欢再次泪如泉涌。

要不是自己病倒了,他是不是还不会出现?他看到了短信,却没有回复,是不是真的动过不再搭理自己的念头?

这么一想,她反手抱紧了他,生怕下一秒他就会离开。

叶和欢把脸埋进他的怀中,像在宣泄自己的情绪,把眼泪跟鼻涕都蹭到他的衬衫上,在他伸手要来替自己擦眼泪时,她突然低头,狠狠地咬在了他的右手虎口处。

郁仲骁的手臂肌肉紧绷,却没因为疼痛推开她,任由尖锐的虎牙刺穿他虎口处的皮肉,鲜血直流。

——

叶和欢哭了很久,久到窗外透进来晚霞,她才慢慢地止了声,手却一直都不肯放开床边的男人。

窝在他坚实温暖的怀里,几乎刹那间,她忘记了所有的苦痛纠结,只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她稍稍抬头,偷瞄到他凸起的喉结,低低地唤他:“喂。”

“……嗯。”

叶和欢的唇角情不自禁地挽起,仿佛已经忘了刚才痛哭流涕的人是她,在他的臂弯里轻微地动了下,侧过身搂着他劲瘦的腰身,额头撞到他微露青色的下颌,硬硬的,有些疼,她却像发现了好玩的游戏,忍不住又蹭了蹭。

头顶的人想要阻止她任性的动作,刚抬起的手却被她一把握住。

白皙的小手,柔柔软软的,轻轻握着男人骨关节突出的大手,比小麦色暗一些,削瘦得没什么肉。

叶和欢看着虎口处自己制造出来的伤口,已经在结痂,但还有血丝冒出来。

她忽然弯下头,亲了亲那有着两排牙印的伤疤。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八十八】她突然转身,跑回来亲了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