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44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九十】他在电话那头问,是不是想我了?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44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九十】他在电话那头问,是不是想我了?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嗯。”

叶和欢听到低低沉沉的应声,心里暗暗估算他洗澡的速度,刚还说准备洗,现在又说洗过了,也不知道到底是真的假的。

手机贴着微烫的耳根,她轻咳一声,假装不经意地道:“刚说要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那边的人没有回答。

叶和欢缓缓攥紧手机,不知为何,这样的聊天氛围让她紧张又窘迫,忍不住先说:“今天的训练累不累啊?刚才吃饭的时候有点下小雨来着,我以为晚上的训练取消了呢。”

“嗯,本来是有这个打算,后来看雨没下大就没取消。”

这是今天以来他说得最长的一句话。

叶和欢忽然觉得就连呼吸的空气都带了甜甜的味道,唇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但很快也察觉到他周围的安静。

“其他教官都休息了吗?周围好像没什么声音。”她细声细语地问,好像怕自己会吵到别人。

话毕,听筒里传来打火机点燃的声响,轻轻的一声,郁仲骁好像点了根烟。

叶和欢的脑海里自动描绘出他靠在窗口吞云吐雾的画面,只觉得心跳不断地加速,情不自禁地想要去轻拍自己发热的双颊,试图让温度降下去。

“我在外面。”

“哦~”刚甜滋滋地应下,叶和欢就隐隐听见女孩的欢笑声,简直是被当头浇下一盆凉水。

这个时间点,他跟谁在一起呢?!

叶和欢又急又气,几欲跳脚,犹如炸了毛的小野猫,刚想质问他跟其她女生一起时怎么敢还给自己打电话,低醇的男音已经在她耳畔响起:“你们学校的女生都这么晚回宿舍?刚才有两个女生从旁边走过去。”

所有气势汹汹的质问都噎在了喉咙里。

叶和欢撇撇嘴角,不甚在意地嘀咕:“我怎么知道?”

“你们学校没有门禁?”他似乎对这个话题颇感兴趣。

“有啊。”叶和欢的脚后跟在墙角处点啊点:“周一到周五十点半关宿舍大门,周六周日的话是十一点半。”

郁仲骁的声音低沉动听:“现在已经十点三十几,她们还进得去?”

这人,打电话的时候还特意去看手表了?

“正门是进不去,不过我们女生宿舍旁边有个小山坡,从那里爬上去,绕半圈就可以进到宿舍楼里去。”

“……”

电话那头突然又不说话了。

叶和欢看了看手机屏幕,还在保持通话,她对着手机‘喂’了一声,随即便听到那人低声说:“你还挺熟门熟路的。”

这人什么意思?

叶和欢突然觉得自己被套话了,她忙紧接着道:“我当然熟悉啊,我宿舍正对着那条路,每次洗完澡除去晒衣服,都能看到不少女生从楼底下经过,看得多了自然也就记住了。”

怕他怀疑自己,她又画蛇添足地补充:“除了开学那几天同学们一起去聚会,我晚上基本都待在宿舍,你要是不相信,下次可以问我舍友的。”

她当然不认为郁仲骁一个大男人会真的跑去跟那些小女生讨论她的行踪问题。

说这么一句话,也不过是为了让他相信自己。

况且——

叶和欢抿着唇角,这一年里,除了那回被他撞见的开学第一晚,她确实没有玩到那么晚才回宿舍过。

“现在在干嘛?”沉声问完后,他似乎吐了一口烟雾。

“跟你打电话啊!”

“那刚才呢?”

叶和欢抬眸盯着天花板那盏水晶灯,在那晕开的光线里,有些支支吾吾,脸颊的热度又上来了,她想说‘我刚想你来着’,又怕他看轻自己,只好胡乱诌道:“刚陪我表弟做完作业,准备睡觉了。”

“刚才不还说这么早睡不着吗?”

叶和欢越发觉得这人其实本质有点坏,不说一个劲问她在干嘛,居然还拿她的话堵她。

“刚才是睡不着,但现在困了。”她不服软地说。

郁仲骁在那边像是没忍住,发出一声短促的轻笑,听在叶和欢的耳里,她的脸颊更红更烫,握在手里的手机忽然成了烫手的山芋,仿佛自己拙劣的谎言被看穿,她的口吻透着气恼:“你不准笑!”

“好,不笑。”他低低的应承,声音磁性。

不答还好,他这么一本正经地回答,叶和欢更觉得他一定在心里暗暗取笑自己。

有点恼羞成怒。

“你心里在笑话我对不对?!”疑问句,她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那边的人‘嗯’了声,承认得够干脆够直接。

叶和欢的脸似要滴出血来,她咬着唇,因为发现自己毫无反驳的能力,被他吃得死死的,赌气地不啃声了。

良久的沉默,郁仲骁突然开腔,低缓的嗓音:“生气了?”

“……”

叶和欢难得傲娇了一把,就是不说话。

郁仲骁等了会儿,见她真的不作声,半晌后开口:“差不多十一点了,明天还得回学校,早点休息,挂了。”

“喂,我话还没说完呢!”叶和欢急了,以为他真的要挂电话。

“……嗯。”

在他应下这一声时,叶和欢有种上当受骗的错觉,她撅了撅小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听筒里是彼此浅浅的呼吸声。

片刻后,郁仲骁先说:“不是有话跟我说吗?”

叶和欢静默了几秒,忍着脸上的燥热问:“你在外面,是在明轩阁外面吗?”

“在楼下。”

想起上回梁峥忙起来没时间吃晚饭,他是总教官,会不会更操劳?这么一思量,她不由地问道:“你晚上有没有吃饭啊?”

见他不说话,那肯定是没吃了。

“不吃饭很伤胃的,这会儿食堂应该关门了,我记得超市十点也关了,要不你去南苑看看,那里有个手抓饼的店铺,老板上次跟我说他们要到十一点半才歇业……”

说到后来,叶和欢渐渐没了声,她意识到自己好像太殷勤了,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太晚了,你也上去睡觉吧。”说着就要挂电话。

在她按下挂机键之前,电话那边的人突然开口:“是不是想我了?”

“……”

叶和欢只觉得一股热流涌向脸颊,握着手机有些不知所措,那是被戳中心事后的忐忑跟羞赧,只是不等她回答,郁仲骁已经抢先一步道:“睡觉吧,晚上盖好被子。”

“嗯。”

合上手机,叶和欢转头看向试衣镜里的自己,一张白皙小脸火辣辣的红。

要疯了要疯了!

她一下子扑倒在床上,辗转反侧,凉凉的空调被贴着脸颊,一丝丝的凉意渗进来,保持这个姿势良久,直到褪去了脸上的滚烫,她才翻转过身,仰头看着那盏水晶灯,嘴边抑制不住地上翘。

……

第二天清早,叶和欢站在盥洗台前刷牙,就连小表弟也看出她的心情非常不错。

“昨晚是不是偷偷躲在房间里给你男朋友打电话呀?”陆烬言拿着卡通骨瓷杯,挤了牙膏,翘着乱蓬蓬的头发挑眉斜眼问她。

叶和欢用力捏了捏他的小耳朵,在小家伙的惨叫声里,哼着歌走出洗手间。

回到房间,她立刻跑过去,一个虎扑到床上,拿过自己的手机看。

果然,已经有一条未读短信。

刚才醒过来,她摸出枕头下的手机,第一时间给某人发了sao扰短信过去,这会儿已经回过来。

喜滋滋地点开来。

【起了/准备去吃早饭】

叶和欢刚想回复,门外响起脚步声,叶知敏已经到门边,轻叩虚掩的门:“还要赖床啊?早餐已经做好了,下去吃吧,吃完我送你们三个去学校。”

“噢,马上就来!”叶和欢不着痕迹地收起手机,套上拖鞋下楼去。

陆烬然跟陆烬言已经穿好校服坐在餐桌前,尤其是陆烬言,一手拿着面包一手用刮刀涂奶酪,瞧见她立马说:“跟你男朋友说完悄悄话啦?”

趁叶知敏不注意,叶和欢捻了点面包丢他身上,校服被弄脏,小家伙立刻哇哇大叫起来。

……

不到五分钟,叶和欢就吃完了早餐,坐在椅子上看着对面慢条斯理的两兄弟。

叶知敏看出她的着急:“你赶着回学校去?”

叶和欢刚想说‘没’,陆烬言举着刮刀嚷道:“她一定是想回去跟她男朋友腻腻歪歪,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

“陆烬言!”叶知敏虎下脸,佯装不悦的训他。

小家伙脖子一缩,低头乖乖地啃面包。

叶和欢刚想笑话他活该,结果发现姑姑正目光灼灼地瞧着自己,不由地心底一慌:“小姑,怎么了?”

“没什么。”叶知敏收回审视的目光,微微一笑:“只是看你今天有点不一样。”

叶和欢摸着自己的脸,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说给小姑听:“噢,可能昨天挂了水的缘故,气色是好了不少。”

叶知敏点头,没有再接话。

——

叶知敏是先送两儿子去学校,最后才送叶和欢回大学。

车子停在某个十字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叶知敏忽然开口说:“你小姑父那边的侄女,叫芳芳的,你小时候见过吧,也跟你一样在念大学,暑假里带了自己的男朋友回家,说是学校里的学长。”

尽管叶知敏的口吻很随意,但叶和欢的神经却紧绷了,整个人处于极度警惕的状态。

“我当时也在,小伙子人挺不错的,就是家里条件不太好,不过芳芳喜欢,家里头也没办法。”

叶和欢觉得自家小姑说这个绝对是话里有话。

果然,叶知敏从后视镜里瞟了她一眼,继续道:“你下半年念大二了,要是有喜欢的男生也可以处处,你爷爷跟我都挺喜欢阿笙的,你们两个也算从小一块长大,知根知底的,可惜你偏偏不喜欢人家。”

叶和欢没出声,只是乖巧地听着。

“我们家的人也不是嫌贫爱富,只是很多时候,只有差不多环境长大的人在一起,才能减少生活带来的矛盾,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明白门当户对的重要性。”

叶知敏见她没有不耐烦,才放心说下去:“我工作单位里有个小姑娘,父母都是高知分子,独女,前两年大学毕业谈了个男朋友,男方家境不好,甚至可以说差,她一定要嫁给那男的,父母拗不过她只好答应。但她一直有肾病,婚后丈夫说要孩子,她不顾自己的身体瞒着父母偷偷怀了孕,还坚持要生下来,上个月还没出月子的时候就去了。”

“出丧时,男方连她的骨灰盒都不愿意捧,怕沾染了晦气,至于孩子是领走了,恐怕也不过是想等孩子长大后继承女方父母的家产,前两天我还在街上碰到他,他正跟一女的相亲,对方好像不知道他妻子刚过世的事情。”

说着,叶知敏顿了顿,扭头看着叶和欢说:“欢欢,小姑赞成年轻人多交朋友,但如果你真有了喜欢的人,小姑希望你别瞒着家里,在看人的方面,长辈很少有看走眼的时候,小姑也不希望你以后被骗受到伤害。”

叶和欢轻轻地嗯了声,心情却因为叶知敏这番话而略显低落,不复出门时的欢欣雀跃。

她忍不住苦中作乐地想,如果小姑知道她喜欢的人是自己的前姨父,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精彩的表情?

就连自己找个家境差点的,家里都会斟酌再三,更别说是找个已婚的,比自己大十几岁,还曾经是自己小姨父的男人,哪怕她现在逃避,这些现实问题总有需要她去面对的那一天。

她在叶韩两家的亲戚里寻了一圈,最后可悲地发现,恐怕真的找不到一个会支持自己的人。

车窗外阳光明媚,但叶和欢却觉得自己的世界笼罩了灰蒙蒙的阴霾,让她突然看不清前方的路途。

……

叶知敏在校门口放下叶和欢就开车去上班。

慢慢踱步在校园的林荫道下,因为她穿着作训服,这个时间不在操场训练,引来不少侧目,但她根本无暇在意,只是垂头想着自己的事情。

在刚才下车的时候,她忽然想起韩菁秋,如果韩菁秋知道她跟郁仲骁的事又会怎么样?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一下。

叶和欢拿出来,郁仲骁发过来的短信,他问她现在在哪里,到学校没有。

她没有回复,重新收起了手机。

在操场跟宿舍的岔路口,叶和欢选择了左拐,她忽然不想去训练场,多少有点躲避的意味在里面。

回到宿舍,叶和欢爬到床上,倒头就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铃声响了,她揉了揉发胀的眼睛,忘了看来电显示,直接按了接听键。

“回学校了吗?”那边先响起男人低沉磁实的嗓音。

叶和欢一开始没想到是他,有些吓到,郁仲骁的声音又传来:“怎么不说话,现在在宿舍?”

“嗯。”

“声音怎么回事?身体不舒服?”

“……”

“怎么了?”他的声音稍有停顿:“哭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叶和欢没再吭声,直接按掉了电话,然后倒回床上,想着叶知敏说的话,还有他电话里关切的语气,眼眶温热的酸涩。

铃声再响,她看都没看,挂掉,对方孜孜不倦地打着,到后来她索性关了机。

心想着,这下总该安静了吧?

可是眼角却有泪水溢出来,无声息地滑入发间。

她抬手抹去,不知道为什么会哭,在她想出个所以然来之前,眼泪已经源源不断地流下来。

宿舍的门突然被敲响,外面传来宿管员的声音:“同学在吗?同学?!”

叶和欢连忙把眼泪擦干净,吸了吸鼻子,爬下床去,深吸了两口气才过去开门,结果门一打开,她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宿管员,而是站在她身后、穿着迷彩作训服的高大男人。

————————作者有话说————————

以上五千一百字,文里叶知敏说的案例是真的,发生在我身边,特作说明。关于月票的问题,现在网站经常抽风,据其她作者反应,很多上午投的月票作者都收不到,所以建议大家下午或晚上投(前提有月票给我哈哈),如果是用客户端投的话,我会更开心,因为客户端是一张变三张,不止是最后几天,每天都是一变三,所以——红袖客户端你值得拥有~~~但看文不推荐用客户端,因为它是三坑产品O(∩_∩)O

……本章完结,下一章“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此章节未予显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