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50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九十六】我再走五步,给你亲我的机会(修改版)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50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九十六】我再走五步,给你亲我的机会(修改版)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看完电影出来,外面天色已经暗沉下来。

两人的手还牢牢地扣着,叶和欢舍不得放开,右手还挽住了郁仲骁结实的胳臂,像其他一对对从电影院出来的情侣,她半依偎在他的身边,小脸纠结地说着:“吃晚饭还早了点,现在应该做什么呢?”

郁仲骁略微低头,看着她的眼神暗含了温柔。

叶和欢被他注视得心跳加速,错开眼,轻咳了下,红着小脸转移话题:“你一下午没去操场应该没事吧?”

“嗯,出来之前已经跟小洪打过招呼。”

“原来你完全是有预谋有计划的翘班啊~”

叶和欢唇边荡着一抹笑,双手更圈紧他的手臂:“刚才的电影好看吗?”

“还不错。”

不知为何,从他口中说出这三个字,在叶和欢看来,已经算是对这部影片的极高评价。

瞧见旁边的章鱼烧店铺,她连忙拉住郁仲骁,指着那一颗颗冒热气的章鱼丸子,略带傲娇的神情:“我要吃那个,你买给我。”

这会儿,店铺前没什么人,老板笑望着两人问:“买几份哪?”

叶和欢已经松开郁仲骁,欢快地跑到摊位边,听着丸子碰到油发出的呲呲声,又扭头问身后的男人:“你要吃几颗?”

“你自己吃吧。”郁仲骁的回答在她的预料之中。

叶和欢嘟了下小嘴,只买了一份,老板把装好章鱼丸子的盒子递给她时,笑吟吟地道:“周末跟男朋友一起出来玩的吧?”

男朋友~

郁仲骁正在付钱,叶和欢往他身边一站,挨得近了又转头问老板:“我们看上去像男女朋友吗?”

老板愣了下,以为自己搞错了,讪讪地笑了笑。

叶和欢玩兴大起,见郁仲骁接过找来的钱,又一手穿过他的臂弯圈住:“舅舅,你看老板都说我们像情侣,跟我站一起,你一下子就年轻了十几岁呢!”

郁仲骁什么都没说,脸上也看不出喜怒,顶着舅舅的名号,直接把笑得开心的小姑娘拎走了。

走出一段路。

叶和欢侧过脸看旁边的男人:“你生气啦?”

“没有。”

她的左手一直被他轻轻攥在手心,叶和欢讨好地靠着他:“我就说嘛,小姨父绝对不是小心眼的人。”

郁仲骁的心情似乎还不错,紧了紧手上的力道,反问:“那我是怎么样的人。”

“唔~非常好的人。”叶和欢给他发了一张好人卡。

闻言,郁仲骁嘴边噙起淡淡的笑,没再开口,只是手攥得更牢了些,在下扶梯的时候,很自然地站在她身后。

……

晚饭依然是在万达广场的美食街解决的。

郁仲骁负责点菜,叶和欢坐在位置上晃着脚,无聊地东张西望,中途腹胀还去了趟洗手间。

等她回来,坐下后下意识去拿包里的手机,发现有两个未接来电,是小姑家的座机号码,看电影时,她为了享受二人世界,故意把手机静音了。

正想着小姑有什么事,手机又响了,叶和欢按下接听键,发现那头居然是老三老四的陆烬言。

“我说~把邀请函给你男朋友了吗?”小家伙在那头老神在在地道。

“还有其它事吗?没的话,我先挂了。”

“你男朋友来的时候,你记得提醒他买礼物啊!”

叶和欢直接掐断了电话,察觉到对面人的目光,她抬起头,有些无奈地晃了晃手机:“我那个烦人的小表弟。”

“他找你有事?”郁仲骁问。

“不就是要过生日了,打电话来讨要礼物。”叶和欢抿了下嘴唇:“现在的小屁孩真是越来越精明。”

……

吃完晚饭,郁仲骁带着叶和欢拐进了四楼的儿童玩具区。

叶和欢被他带着走了两步才缓过神,伸手拉住他:“小姨父,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给你表弟买生日礼物。”郁仲骁的回答直接坦诚。

“干嘛给他买啊,纯粹是浪费钱,我们走啦!小屁孩说过生日是坑我的,不能当真的。”

不知道别的女生谈恋爱时会变成什么样,反正花钱素来大手大脚的叶和欢,现在却不舍得让郁仲骁花费太多的钱,尤其是她之前听说当兵的工资不是特别高,下意识地想要替他精打细算。

“那当是我提前送给他的生日礼物。”郁仲骁进了玩具专柜,又转过头问她:“你表弟平时喜欢玩什么?”

当叶和欢靠着柜台看郁仲骁神情认真地为陆烬言挑选礼物,有种被喜欢的人捧在手心的感觉。

只有当你真正去在意一个人的时候,才会费心思去对她身边的其他人好。

她又想起一年前郁仲骁在丰城火车站拒绝自己时说的话,他冷静又无情地告诉她,他们的生活圈就像是两条互不相干的平行线,没办法产生交集。

那么现在的郁仲骁,是不是正在努力地尝试融入她的那个圈子?

……

郁仲骁最后选定的生日礼物是一台学生显微镜。

望着那一大堆盖玻片、载玻片跟染色剂之类的赠品,叶和欢心里甜滋滋的,老男人就是好玩,连选的礼物都透着浓浓的禁/欲气息。人家一般生日都送遥控飞机啊汽车,就他,连个礼物都在提醒孩子要好好学习。

从玩具店出来,叶和欢忍不住问:“小姨父,你上学的时候一定是学霸吧?”

她这话有逗弄他的意思,谁知郁仲骁真的一本正经地回答:“成绩应该还过得去,一般月考在全校前五名,期末考,如果不出意外,通常是第一名。”

“那如果出了意外呢?”

“跟人并列第一。”

“……”

叶和欢哼唧了两声:“你们这些学霸,就喜欢假谦虚,虚伪!其实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你们有多优秀,表面一副淡然超群的样子,心里其实早已经在咆哮,啊~都快来夸奖我吧崇拜我吧!”

不经意地抬眼,发现那人正垂着眼看她,叶和欢哼唧了两声:“你们这些学霸,就喜欢假谦虚,虚伪!其实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你们有多优秀,表面一副淡然超群的样子,心里其实早已经在咆哮,啊~都快来夸奖我吧崇拜我吧!”

不经意地抬眼,发现那人正垂着眼看她,嘴边的笑很淡,若有若无,但尽是宠溺。

在叶和欢过去的记忆里,郁仲骁是个很少笑的男人,甚至连情绪都不太外露,尤其是在韩菁秋的面前。

现在看到他这么笑,叶和欢有瞬间的愣神,随即迅速地转开眼,故意提高声量扯着他的衬衫逼他赞同自己的分析:“我是不是道出了你的心声啊!”

“嗯。”

“你看你自己都承认了!”叶和欢像揪住了他的小辫子,刚打算好好教育教育这个爱炫耀的学霸,学霸紧跟着说出的话却让她顿时面红耳赤。

“那么说是故意的,原本是想让小姑娘好好崇拜一下,没料到会被小姑娘发现。”

o(*////▽////*)q

回想起上次在靶场的事,忍不住又想戳穿他:“那次你把几发子弹都射进一个孔里,也是故意的的吧?”

“是有那么一点。”他甚至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承认了。

他这么坦诚,倒弄得叶和欢不知该如何是好,原本准备刁难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心里却越发的甜蜜。

她突然想起被调走的梁峥:“你突然把梁教官调回去,是不是也是故意的?”

当叶和欢以为他又会点头默认时,郁仲骁却道:“部队里临时多出一个名额去军校进修,上面挑选了几个年轻有为的军官,其中有梁峥,最后他们内部讨论后才确定了最终的人选。”

叶和欢半信半疑,又想到当时在看台上这人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无视态度,大有秋后算账的意思。

“那我去问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还凶我?”

“有吗?”

想抵赖?叶和欢理直气壮地提醒他:“没有吗?还让我先管好自己,说完就低头顾自己看东西,你不知道当时我站在那多尴尬,还有,那天晚上我去找你,你还让我走,每次想起来都气得睡不着!”

“那时候是真的有事。”郁仲骁说。

“姑且原谅你……”从扶梯下来,跟他并肩而走,双手更紧地挽住他的手臂,过了会儿,她后知后觉地抬头:“我问这么多,你会不会觉得很烦?”

“不会。”

叶和欢听出他语气里对自己的纵容,似乎并不是随便一个女人都能享受这份特殊,这么一想,嘴角的弧度挽到最大,怎么抑都抑制不住……

——

走到地下停车场时,叶和欢接到家里的电话,保姆说叶老一整天都在念她,想让她今晚回家去住。

“老部长前几天感冒了,但怕你担心,都不让我告诉你。”

叶和欢坐在车里,想到偌大的房子里只有爷爷一人,说不出回绝的话,当初要不是为了自己,他也不会把叶赞文他们赶出去。

“嗯,那我过会儿就打车过去,您先照顾好我爷爷。”

叶和欢收起手机,越野车已经开出停车场,不用她提醒,车子驶上了去军区大院的那条路。

……

晚上八点五十二分,越野车停靠在军区大院的东偏门不远处。

像是一种默契,谁也没提出要把车开到大院里去。

熄火后,叶和欢手握着安全带,忽然不想离开,郁仲骁也没催促她,过了会儿她侧头巴巴地望着旁边的男人:“怎么办?我不想走嗳~”

“嗯。”郁仲骁靠着座位,也没解开安全带,他说:“那就再坐会儿。”

说着,抬起腕表,给她定了个时间:“到九点进去。”

叶和欢嘟了下小嘴,有些不满,但也知道他是怕自己家人担心,果然,没多久家里的电话又打过来了。

“进去吧。”郁仲骁转过头,落在她身上的眼神深邃又温柔。

叶和欢看了不免情动,她扯着安全带道:“那你送我过去,我家在西边呢,你把车停到东侧,天这么黑,我一个漂亮姑娘多不安全。”

其实她大可以先从东门进去,但她就是想让他送自己,想要跟他多待一会儿。

郁仲骁点头,他现在对她几乎有求必应:“好。”

叶和欢的小女生心思瞬间得到满足。

……

走在树影婆娑的路边,叶和欢忽然踩上了花坛的边缘,郁仲骁下意识伸手扶了一把,让她下来好好走路。

“不是有你吗?”叶和欢俏皮地咧嘴,伸开双臂保持平衡,摇摇晃晃地走着。

郁仲骁没再拦着她。

但叶和欢知道,他一直在后面盯着,只要她一旦有滑倒的迹象,他会第一时间冲上前搂住她。

她稍低头,看着旁边那道亦趋亦步的修长身影,挽起了唇角。

快走到西门的时候,叶和欢慢下脚步,忽然转过了身,微微红着脸,点点如星光的斑驳映衬得她的眼睛格外清明,抬起下颌,有些骄傲又有些挑衅地望着路灯光笼罩下的男人。

“还有十步就到门口了,我再走五步,给你一个亲我的机会,你要不要?”

郁仲骁驻足在原地,双手抄袋,身姿挺拔,他注视着她,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顷刻间,所有的勇敢都像是被戳破的皮球泄了气。

叶和欢甚至感到一丝的尴尬,干咳一声,故作轻松地挥挥手:“跟你开玩笑的啦,我先进去了,你也回去吧,路上开车小心点。”

说完,转身欲走。

她忘了自己穿着细高跟鞋,走得太急,脚下踩了个空。

当她以为自己要丢脸得摔个狗刨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牢牢地抱住,掉入了一个充斥着淡淡烟草味的怀里。

叶和欢的双手本能地拽住男人的衬衫,下巴撞上他的肩膀,有一些些的疼,她险险地在花坛边缘站稳,呼吸因为慌张而不稳,她微抬起头,撞ru视线里的是郁仲骁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

他稍低垂着头,两人的视线几乎持平,他正注视着自己。

这一刻那双眼睛里所蕴含的内容,让叶和欢看不透,她只是凭着自己的意念,双手大胆地抚过郁仲骁的耳根,最后环住他的脖颈,用自己的唇瓣贴住了他薄薄的嘴唇。

她仅有的几次接吻经验都来自这个男人,说是主动,但却不敢再进一步的放肆。

长久的静默,两个人就那样贴着,唇上的温度传递到她的脸颊上,叶和欢突生出了忐忑,刚想要离开他的薄唇,后脑勺忽然被轻轻地托住,一股热潮扑面而来,心里像有一头小鹿在胡乱地碰撞。

在她有所反应之前,那两瓣薄唇动了,下一瞬,她微合的唇齿被有技巧地撬开,纤瘦的身体不可遏止地战栗。

心跳越来越急促,下一秒仿佛就会从喉咙里跳出来。

伸进来的舌尖摩挲过她的上颚,挑/逗着她的理智,双腿开始发软,揪着衬衫的手心都是湿湿的热汗,但她却不由自主地想要去回应他,生涩地用舌尖去触碰他。

她所有的感官都变得迟钝,大脑嗡嗡作响,唇舌纠缠间,她仿佛听到唾液交换的暧/昧声音,搁置在她腰际的大手沿着她的脊椎滑动,滚烫的掌心像是带有魔力,点燃了她身体里的火焰,心底仿若有炙热的岩浆即将喷涌而出。

这个吻,不同于在云南的那一晚,太过温柔,似乎还掺杂了更多的情绪在里面。

郁仲骁放开她的时候,叶和欢还久久无法从那个吻的余韵里清醒过来,她只是怔怔地看着他的脸一点点远去,然后腰间一重,她已经被放落在了平地上。

因为缺氧,她的胸口上下起伏,脸颊红得能滴出血来。

郁仲骁伸手,略略粗粝的指腹触摸她的脸颊,不过几秒后就收回了手,连搂着她的另一只手也撤回去,他低低沉沉的声音响起在她的耳畔边:“进去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九十七】老男人的情感启示录(一)二哥私密日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