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55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01】老男人的情感启示录(最后一弹)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55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01】老男人的情感启示录(最后一弹)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006年6月25日

早晨跑步回来,发现小丫头得了感冒,趴在猫窝里一动不动,鼻头湿漉漉的,无精打采的样子。

开车去宠物医院买药,小丫头吃完后就睡着了。

医生说,最迟一周就会康复。

……

2006年6月30日

傍晚回家,发现小丫头变得很活泼,应该是病好了。

……

2006年7月1日

手机落在部队,回去拿,有个未接来电,是B市的号码,回拨过去发现是电话欺诈。

2006年7月3日

张政委的孙子打算报填B大,来家里询问意见。

B大在B市,隔壁省的省会城市,挺不错的。

……

2006年7月10日

前几天打的入藏申请今天下午被退了下来,老许隐约透露,是上头不同意。

上头,指的应该是我父亲。

2006年7月11日

父亲今天回了家,饭后找我谈话,从入藏问题说到我的婚姻状况。

可能也察觉到我跟韩菁秋之间的异样。

韩菁秋至今不肯签字。

入藏三年是最好的选择,不管是对我还是对她,一千多个日子,够她想明白后主动放手。

……

2006年7月14日

第二次打的入藏申请已经递上去,这次没在师部被拦截下来。

刚才发现搁在沙发上的军衬纽扣被猫咬下好几颗。

调皮的小丫头。

……

2006年7月18日

今天搬去部队宿舍,顺便带上小丫头,整理东西时发现小丫头的行李比我多。

……

2006年7月23日

睡不着,翻出那本《洛丽塔》看了一部分,错别字不少,好在不影响阅读。

2006年7月24日

外出回来,在大门口碰到个小姑娘,来团里看望自己的男朋友。

小姑娘二十岁左右,很年轻,顺路送她去找人,得知她是大二学生,男朋友是她大学军训时的教官。

傍晚吃完饭回办公室拿烟,在抽屉里看到那张云南的旧卡。

想到还有几个好朋友的号码没存,把卡装回手机里,开机后没有任何信息提示。

查了话费,还有137块多。

2006年7月25日

今天来了一群新兵,有一个叫叶和钦,偏向女孩子的名字,长得三大五粗,眼睛很小。

2006年7月26日

忙训练。

2006年7月27日

继续忙训练。

……

2006年8月10日

今天带小丫头去注射疫苗,小丫头看到针头抖得很厉害,扭头看我,求助又迷茫的眼神。

不过为了健康,不能太溺爱它。

……

2006年8月16日

刚才瞟了眼《洛丽塔》的页码,还剩147页,其实很诧异自己怎么能把这样一本枯燥的书看下来。

这本书会被禁那么多年情有可原。

四十岁的男人疯狂地迷恋只有十二岁的继女洛丽塔,全篇近乎都是男主近乎病态的心理描述,那种爱而不得的焦躁和痛苦,正常人恐怕都难以接受这种感情。

……

2006年8月22日

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最近老是出现幻听,每次回头,发现人家叫的不是我,挺尴尬的。

小丫头最近胖了许多,就是不怎么长个子。

……

2006年8月25日

韩菁秋打电话过来,希望让我回公寓住几天,因为韩家有亲戚要过来,想在家人面前守住那一点自尊。

韩家亲戚并不清楚她跟我闹离婚的事情。

至于离婚,她说已经在考虑。

……

2006年8月28日

下午收到韩菁秋的短信,她说韩家亲戚已经在医院看病,不曾料到,韩菁秋口中的‘韩家亲戚’是叶家那孩子。

抽空去了一趟医院。

小丫头坐在那低头玩手机,表情很专注,像是没发现我走过去。

替小丫头去拿检查单,虽然不懂医,但也从单子上看出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从医院出来直接回了部队。

直到现在也形容不出当时的心情,可能是不放心韩菁秋能照顾人,在晚上集训结束后,去了韩菁秋在市中心的公寓,没见到那孩子,却从韩菁秋的口中得知,费尽心思接那孩子住家里,不过是想利用她来缓和夫妻矛盾。

从未有过的愤怒,那是第一次主动跟韩菁秋争吵。

现在回想起来,有点莫名其妙,可能是因为她的行为,我没想到有朝一日,这场婚姻需要靠这些手段来维系。

2006年8月29日

上午去了趟政治部,回来时碰到韩菁秋,她正跟个男人站在花坛边争执。

有点眼熟,认出还是原来那个。

当时的第一反应不是他们还牵扯不清,而是想到了那孩子,韩菁秋在外面,那她应该独自在家。

不明白怎么会那么轻易就背出那孩子的号码,就像我同样不明白为什么会在路边强行带走她,不顾她的意愿,那一刻的心情复杂,尽管是现在也无法一一剖析明了。

回想起在车上对她的质问,不免觉得幼稚又不可理喻。

其实我又有什么资格过问她的事,尤其是听到她说不愿意拣别人剩下不要的,居然会那样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现在她终于也意识到自己曾经喜欢已婚男人的行为是多么错误愚蠢,有这样的顿悟是好事,不是吗?

不可否认,在电话里听到那个男孩声音时,错愕过后心底有隐隐的不自在。

或许这就是人的劣根性。

当你有天得知一直追逐着你的人突然放手了,难免会有不适应,即便已经是上了年纪的成年人也不可避免。

2006年8月30日

越来越不明白自己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洗完澡,望着镜子里的男人,突然觉得有些不认识。

抱着某种侥幸心理打电话去公寓,得知韩菁秋不在家,临时推掉团里的饭局,说要回家吃午饭,怕她起疑,特意叫上三五个战友,却又嘱咐他们迟点再过去。

电梯里有人说我是她的男朋友,突然就不想给她解释的机会,甚至默许战友们的误会。

喜欢看她羞恼的样子,觉得很可爱,瞪着眼,像极了仰着头要吃东西的‘小丫头’。

看到她跟姚烈举止亲密,忍不住想要去打断他们。

见她偷偷摸摸接电话,迫切地想要知道电话那边的是谁,不等她回答,自己就已经开始猜测,是她那个小竹马还是昨天那个叫‘肖益’的男孩?

明明已经听到开门声,却攥着她的手不愿放开。

胸口挤压着一股无名火无处发泄,在她眼中看到了惶恐跟哀求,眼前的她,不再是那个不知所谓地勾/引那个被她叫作‘小姨父’男人的女孩,更像是一只战战兢兢的小白鼠,在人进来前终于放开了她。

跟韩菁秋之间剩下的只有争吵。

看到桌旁的《洛丽塔》,忽然在自己身上找到了亨伯特的影子,担心有一天也会成为像他一样的变态。

2006年8月31日

今天一直待在部队,却不时想起那个孩子,

无法阻止这种龌龊的心思。

成熟世故的她,圆滑狡诈的她,纯真率直的她,还有风情万种的她,盘旋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这样的自己,无法掌控,也越发陌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所有的变化仿佛不过是在一夜之间。

2006年9月1日

有意无意地选择今天去公寓。

曾经缠着我不放的是她,现在好像发生了角色转变。

送她去医院,忘了她阴奉阳违的性子,不过是中途离开一会儿,她已经跑得没了踪影。

看到她被人动手动脚,克制不住翻涌在身体里的情绪,从未想过这个年龄还会为了一个女人大打出手,也终于控制不住地问出口,是不是不想跟我待一块儿?

想方设法地靠近她,想看她眼底偶尔流露出的娇羞,情不自禁地在她面前炫耀自己的射击,过马路时牢牢拽着她柔软的小手。

明明已经不是毛头小子,却依然做着冲动的事情。

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

2006年9月2日

昨晚给她打电话,手机关机,她给的理由是手机忘了充电。

如果是实话,为什么要眼神飘忽不定?

她说,昨晚跟她的小竹马睡在酒店。

要不是她姑姑跟姑父来了丰城,今天一整天她是不是都不打算回公寓?

想要质问她,话到嘴边却不知道怎么开口,想起那天她在车里说的话,她已经成年,高中又毕业了,有谈恋爱的自由,她现在就是个听话懂事的晚辈,看不开想不通的不过是我。

从没有哪一夜像此刻这样,突然想尽快跟韩菁秋结束那场名存实亡的婚姻。

老许说,上头已经批准了我的入藏申请,很快就有调令下来。

没有想象中的轻松,反而觉得凝重。

感情的变化永远都抵不过时间。

终究有悖父亲的期望,我并不是个合格的军人,为了一己私欲,已经开始反悔曾经作出的决定。

也从没有哪一夜像此刻这样,突然想尽快跟韩菁秋结束那场名存实亡的婚姻。

2006年9月3日

不是第一次给小丫头打电话,但听到她声音的那瞬间,还是有点紧张。

无法想象。

约了她晚上酒店见面,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说,仅仅是遵从了当时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想要见她,似乎才分开一天就已经在想念,包括打电话时的紧张,这并不是一个二十九岁男人该有的情绪。

第一次为了一个人特意上网百度女孩子喜欢的生日礼物,因为想要弥补曾经的一些遗憾。

跟韩菁秋在一起,太过顺其自然,缺少了恋爱的过程。

不知道该怎么去取悦一个女孩,尤其还是比我差不多小了一轮的女孩。

2006年9月4日

父亲刚刚脱离危险。

他跟母亲已经知道了我跟韩菁秋婚姻里的问题症结。

韩菁秋跟家里坦白所有事,不在我的预料之内,直到这一刻,她依旧不愿意离婚。

没想过会再次把姜慧扯进来,更不愿意让小丫头也掺和进这场离婚当中,却被姜慧看穿了心思。

2006年9月5日

从前晚开始打不通小丫头的手机。

打电话去韩家,旁敲侧击地打听到她已经回了B市。

因为我那晚的失约,生气了吗?

2006年9月6日

小丫头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

父亲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

2006年9月7日

下午抵达B市,找了借口去张继家,路过叶家时没有在院子里看到小丫头。

2006年9月8日

部队临时有事,回了丰城。

昨天从张继那里得知,9月10号正式B大开学。

小丫头还是没开机。

……

2006年9月10日

在宿舍楼下等到了她,只不过她的身边还伴有一个男孩。

画面有些刺眼。

离开前,她说的那些话还历历在耳。

她不明白自己曾经为什么会比一个快而立之年的男人纠缠不清,就像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让她走进自己的心,似乎是猝不及防,又仿佛是日积月累。

忽然有些理解亨伯特的心境,当洛丽塔义无反顾离开他的时候,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彻夜难眠?

小丫头的清醒更加衬出了我那些不为人知念头的龌龊。

她说得没错,这本来就是一段有悖伦理的感情,不应该开始。

——————作者有话说——————

老男人的情感启示录就这样吧,因为中间跨度一年,很多事不好写,留下的悬念大家自行想象,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老男人本来因为和欢不打算去西藏了的,但后来又去了,至于为什么没待到三年,这不是秘密哈~

【场外采访】

话筒君:“二哥,能不能解释一下,你后来把日记写得这么露骨,不怕小姑娘看到认定你是怪蜀黍吗?”

二哥:“!”

话筒君:“还有,你故意开车绕远路的事怎么没提?”

二哥:“!!”

话筒君:“最后一问,二哥,你会把第一次吃掉小姑娘的过程及心理写在日记里吗?”

二哥:“!!!”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02】现在有种想把她藏起来的冲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