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59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05】我我一个人在舞蹈教室,你要不要过来啊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59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05】我我一个人在舞蹈教室,你要不要过来啊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挨得近了,叶和欢闻到清淡的肥皂香,大概猜到郁仲骁是洗过澡才过来的。

洗过澡的身体散发着独属于男人的那股阳刚之气,热烘烘的,不经意之间流露出的魅力更让人着迷。

看到他穿着作训服,布料有点厚,突然想问他热不热。

她不知道的是,郁仲骁没接到电话,回过来她又不接,以为她出了什么事,随手拿上挂在床头的外套就过来了。

附近有树木遮挡,光线昏暗,看不清对方的脸,但跟郁仲骁这样独处,叶和欢莫名地感到不好意思,即便心头还泛着一点点的甜。

可能还是没有完全适应两人在一起的事实。

像是忽然记起了什么,她松开他硬硬的作训服:“我回一趟宿舍,你等我。”

说完,跑去宿舍楼大门口,欢快的纤细身影随即消失在大厅里。

郁仲骁站在槐树旁,脑海里还印着叶和欢经过宿舍楼落地窗时那欢欣雀跃的小脸,他抬头看着那些灯火通明的宿舍,其实心里也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无所顾忌地来找她。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姚烈以前说过的恋爱感觉,两人虽然一天没断联系,但他却忍不住想要当面见见她,这种感觉好像又比恋爱来的深刻。十七八岁的时候,对异性并不是没有过朦胧的情愫,那应该是所有的男人都会经历的阶段。到了二十三四岁,所有的情绪仿若风过无痕,不会再轻易地流露在外。现在三十岁了,却清晰地感受到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猛烈感情涌动在心底,支配着他的大脑跟身体,让他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然而也仅仅是对一个女人才有这种感觉,他并不抗拒,甚至……甘之如饴。

——

叶和欢跑进宿舍,到自己的桌子上一顿翻找,过大的动作引得其她人纷纷扭过头来瞧她。

“找什么呢?”鸭子咬着辣条问她。

叶和欢在收纳盒里找到了东西,握着东西释然地呼出一口气,说了句‘没什么’就拉开门出去。

马宁宁也在她背后道:“这么急急忙忙去见谁啊!”

“秦寿笙!”怕她们起疑去阳台张望,叶和欢只好说谎,话毕人已经下了楼梯。

冲下楼梯间最后一档台阶,突然又止住脚步,似想到什么,她扭头对着旁边供电室门上的窗户照了照,抓几下有些蓬的长发,确定不再有仪容仪表的问题后,这才趿拉着拖鞋跑出去。

刚出宿舍楼大门,郁仲骁的身影便映入了她的视野里。

他正靠着那棵粗壮的槐树,右手拿着手机,正低头在看,颇为专注,不知道在看什么呢。

叶和欢刻意放轻脚步,蹑手蹑脚地走近,想要吓唬他一下。

走了几步,右脚脚底倏地一紧,疼得她倒吸口凉气,尽管是细微的动静,郁仲骁已经抬头循声望过来。

尴尬地杵在那,叶和欢的脸开始发烫。

她不敢乱动,一动就疼得要紧,也不敢在大路上甩掉拖鞋,席地而坐抱着自己的脚丫子乱摸。

郁仲骁不着痕迹地收起手机,走到她的旁边,注意到她略显苍白的脸:“怎么了?”

“好像脚底……抽筋了。”叶和欢恨不得扒开一条地缝钻进去。

话音刚落,双脚突然悬空。

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她立刻伸手攀住能保持平衡的东西,待她反应过来,人已经被叶和欢打横抱起来,而她的两只手臂正挂着他的肩胛骨,随着他的走动,手心隔着作训服紧紧贴着他背部贲张紧绷的肌肉。

“是这里吗?”

坐在长椅上,听到郁仲骁的询问,叶和欢小脸倏地一红,但还是含糊地嗯了一声。

郁仲骁蹲在她的跟前,叶和欢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他的头顶,有个旋,头发很黑很短,发质看上去硬硬的,不知道摸起来的手感怎么样,而她右脚正被他干燥温热的大手包裹搁在他半跪的腿上。

她的脚底凹陷处肿起了一个包。

郁仲骁垂着眼,修长有力的手指在那个‘包’的周围按摩,温柔却不失力道,很是认真的样子。

叶和欢双手反扣着椅子,脚上细腻的皮肤触着他粗粝的掌心跟指腹,并不难受,相反的,她觉得很舒服,脚底的酸疼感也渐渐地消失,在他揉nīe的动作里,她的脚趾头不自禁地蜷缩,像是一种害羞情绪的流露。

“现在感觉怎么样?”郁仲骁抬头问她。

叶和欢忙点头。

他没当即把她的脚放回拖鞋里,像是不放心,又继续捏了会儿。

借着路灯光,叶和欢静静注视着替自己按摩的男人,表达不出此刻心里的这种情感,好像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她突然把手伸到他的面前:“把你的手机给我一下下。”

郁仲骁又抬头,看着她故作骄横的样子,眼底似乎泛起淡笑,很浅很温和:“想做什么?”

“你给不给?”她不答反问,又把手往前送了送。

“……”

郁仲骁直接用实际行动回答。

他从作训裤的口袋里掏出手机摆在她的手里,然后又低头帮她按摩,整个过程都不带一丝的迟疑。

手机壳还带着他的温度,暖暖的。

叶和欢缓缓收拢自己的手机,哼哼着:“你就这么给我了,不怕我偷看手机里的东西?”

“应该没有你感兴趣的内容。”郁仲骁的口吻很坦然。

“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我不感兴趣呢?”

嘴里这么说,她的嘴角却翘起来,一个男人二话不说把手机给你看,最起码说明他对你没什么戒心,换做她,就不愿意别人随随便便翻自己的手机,忍不住又问:“欸,别人跟你要,你也这么随便就给了吗?”

“不会。”郁仲骁低沉又随意的声音穿越黑夜浮现在她的耳畔边:“得看跟我要的那个人是谁。”

叶和欢心头冒起甜蜜的泡泡,咬着唇忍笑,还皱了皱小鼻子,然后掰开了手机的后盖。

其实她从没想过要查他的手机。

从口袋里拿出吊坠娃娃,然后熟练地挂在手机上,这个动作,好似在此之前就已经练习了好多遍。

……

郁仲骁只觉得眼前有东西晃过,出于军人的敏锐感,下意识地抬眼,入目的是一个憨态可掬的木雕小娃娃。

女孩沾沾自喜的声音紧跟着响起:“是不是很可爱?”

说着,叶和欢拿出自己的手机,跟他的并排放着,两个吊坠娃娃在空中轻晃:“前几天抽奖赢的,反正搁着也没什么用,男的归我,女的送给你了。”

不等他开口,她又半带威胁地补充:“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拿下来知道吗?”

——

郁仲骁待的时候不长,帮她揉完脚后没多久就离开回了明轩阁。

走上楼梯,叶和欢才想起自己还没把文艺汇演要跳舞的事告诉他,扭头透过窗户看向门口,郁仲骁已经走了。

不免有些失落。

但想到他没有摘掉手机上的吊坠,甚至默许地收起手机,她的心里又跟搅了蜜一样。

熄灯就寝前,叶和欢还是没忍住给郁仲骁发了短信,告诉他文娱委员让自己28日晚上上台跳《天鹅湖》的消息。

他很快就回复了——【你们文娱委员很会选人】

看着这条信息,叶和欢觉得自己心底仿佛涌出一泓温泉,暖暖的,本来忐忑紧张的情绪烟消云散。

以前怎么会认为他不善言辞又无趣,其实他还是很会哄女孩子开心的嘛……

叶和欢嘴角勾起甜美的笑,回的内容却很沮丧。

【我已经好多年没有练芭蕾舞,要是到时候跳不好怎么办?(┬_┬)】

手机‘嗡’的一下震动。

【那到时候让所有人都闭上眼O(∩_∩)O】

老男人居然也会发表情!

叶和欢觉得自己看到世界第八大奇迹时的心情也不过如此,她立刻回过去——【不准偷盗我的表情~(* ̄︿ ̄)】

【好O(∩_∩)O】

叶和欢突然想在床上打滚,怎么可以这么可爱,无法想象平日里正经又古板的男人也知道表情库了,要是本尊作出这个表情,不晓得会不会更萌?

手机屏幕又亮起,是郁仲骁的第二条短信——【不早了/休息吧】

叶和欢小心翼翼地翻转了身,趴在床上给他回复。

【有没有偷偷拿下那个吊坠娃娃?要是被我知道你欺负她,哼哼~o( ̄ヘ ̄o#)】

【想让她好好的,你就睡觉】

老男人还知道威胁她了~叶和欢抿着唇,却控制不住笑容的蔓延——【我把她送给你,你喜欢吗?】

【嗯】

又变成了老男人式回复。

叶和欢对着屏幕吐了吐舌头,心里越发腻歪,仰躺在床上,双手握着手机放在胸口,望着漆黑中的天花板,那一丝丝的甜蜜蔓延至她的四肢百骇,似乎再也无药可救……

——

这份甜蜜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持续发酵。

除去军训,叶和欢开始忙着应对文艺汇演当晚表演曲目《天鹅湖》的排练,《天鹅湖》理应是一男一女共舞,但因为真选不出会跳芭蕾的男生,最后文娱委员不知从哪里挖来个长相偏中性的女孩充数。

对叶和欢来说,这个安排让她松了口气,其实她并不愿意在舞台上让陌生男人对她又摸又抱。

毕竟到时台下坐着郁仲骁。

……

某日晚上,秦寿笙拎着袋鸭脖来舞蹈室看她,在门口探头探脑,瞧见把她托起来的是个女的,当场就笑崩了。

扮演‘王子’的女生恶狠狠瞪他一眼,拿了自己的包,用毛巾擦着汗走了。

“我靠,你们院连个男舞者都没有,还来女扮男装这招!”

叶和欢懒得搭理他,把他从长凳中间挤到边上,拧开纯净水瓶喝水,闻到酱香味,也没跟秦寿笙客气,直接用手捞了鸭脖就吃,等吃饱喝足,她又把秦寿笙赶了出去,美其名曰:别干扰我跳舞。

秦寿笙拎着大半袋垃圾,刚准备下楼去,舞蹈室的门突然又打开了。

叶和欢探出半个身子:“问你,晚上没有训练吗?”

“训啊,你干嘛?”

叶和欢大概知道他又是偷溜过来的,抿了抿唇:“没干嘛,就随便问问。”然后又关紧了舞蹈室的门。

秦寿笙不屑地轻嗤一声,哼着歌离开体育馆。

偌大的舞蹈教室里,四面都是清晰的镜子,叶和欢坐在边上,犹豫再三,还是从包里拿出了手机。

她给郁仲骁发了一条短信——【我一个人在舞蹈教室,你要不要过来啊?】

……

郁仲骁收到信息的时候,他正跟张继蹲在操场角落一棵树后抽烟,淡淡的青烟袅袅地消散在夜色里。

‘蹲’这个动作,一般男人做起来难逃‘猥琐’的形容。

但搁在这两个身材高大的青年军官身上,非但没有丝毫的违和感,反而使得那股军人独有的硬朗之气里多了几分惬意,两人穿着军衬跟军裤,衬衫的袖子高高挽起,看着操场上的训练,偶尔说上几句话。

偶尔有路过的女生,走远了还忍不住回头,要是再被两人眼角余光瞄一眼,立刻通红着脸撒腿就跑。

小女生芳心大动,但对三十岁的男人来说并未放在心上。

“我都说了这么久,你难道真不打算回丰城一趟?”张继苦口婆心地道。

他会来B大,纯粹是受人之托,郁老太太见儿子两周都不回家,给他安排好的相亲都泡汤不说,就连人也见不着,知道自家儿子跟张继要好,就找到张继来当说客。

张继见郁仲骁不吭声,叹了口气:“其实我觉得伯母说得挺对的,好不好得见了面再说,至于合不合适得相处过才知道,我听说那姑娘风评很不错,现在也在部队里从事文职,跟你倒是很配。”

“伯母说对方也知道你的情况,表示不介意,女方爸爸特别喜欢你,恨不得你立马做他家女婿。”

郁仲骁抽了口烟,对这些话依然无动于衷,眼皮也没抬一下。

“得,我看出来我是白说了。”张继也清楚他的脾气,不乐意就是不乐意,十头牛也拉不动,他也没再劝,只是过了会儿又突然开口:“我听说韩菁秋生了个儿子,是不是真的?”

“嗯。”郁仲骁透过迷离的烟雾看着前方:“如果我妈再找你,你就告诉她,我对现状很满意,暂时不打算作出任何调整。”

张继却以为他还惦记着韩菁秋:“那女的,真没啥好的,你可别想不开替她一辈子守身如玉啊!”

两人正说着,郁仲骁口袋里的手机嗡嗡震动了两声。

他拿出来看了看,然后手指在键盘上敲了敲,旁边的张继不由瞧过来:“有事找你?”

郁仲骁没否认,他站起来,把烟蒂扔到垃圾桶里,转而看向张继:“我就不送你了,你路上开车注意安全。”

“行,去忙吧。”张继掸掸裤子说道。

——

郁仲骁没直接去操场旁边的体育馆。

他从看台上来,下坡后在南苑那边抽了根烟,然后沿着南苑那条人烟罕至的羊肠小道去了体育馆。

晚上八点,体育馆已经没什么人,但一路照明灯都大开着。

郁仲骁在一楼看了指示图,知道舞蹈教室在二楼,上楼后却发现整一层都是舞蹈教室,正想着是不是真得一间间地找过去,对面传来门锁转动声,他不由地看过去,看到一颗小脑袋从门后钻出来。

“喂!这里~”叶和欢早早就注意着外面动静,一听到脚步声立刻过来开门。

她的长发高高盘成一个髻,露出额心的美人尖跟饱满的额头,小脸白里透红,脖颈纤细,锁骨分明,穿着浅绿色的舞蹈上衣,银色的舞蹈裙下是黑色打底/裤,整个人在灯光下清秀又漂亮。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06】她已经做了把自己给他的心理准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