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61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07】我是个女的都不怕,你怕什么?!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61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07】我是个女的都不怕,你怕什么?!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叶和欢觉得郁仲骁有意无意在躲自己,不是那种想跟她撇清关系的躲,更像是尴尬,应该是为昨晚在舞蹈教室里发生的事情,尽管他隔日早上就回了短信。

至于昨晚没回复,他给出的理由是手机静音又刚巧睡着了。

换做以往,叶和欢也许会相信,但这次,尤其是听了秦寿笙那番话,这种解释在她看来特别没说服力。

盯着郁仲骁的短信,有那么一瞬,她确实神经质地想过,会不会真像秦寿笙说得那样,郁仲骁不搭理她是因为当时跟其她女人在一起,但随即这种荒诞的猜测又被她否决。在她的潜意识里,郁仲骁不是那种随便拉女人上/床的男人。

不过秦寿笙有句话说得对,哪怕郁仲骁再正直有原则,也是个成年男人,昨晚他的反应已经很好地诠释了这一点。

他并不是没有欲/望,只不过在她面前选择了忍耐。

叶和欢一上午都没在操场看到郁仲骁,下午训练时又从鸭子那里听到小道消息,有女生说昨晚看到有个中校来找总教官,经过时刚听见他们说到‘相亲’,好像是要给总教官介绍对象来着。

“原来总教官单身是真的,这下好了,又多了一大帮思春的少女!”鸭子在旁边啧啧地感慨。

叶和欢没发表任何看法,等到晚上她以跳舞为由逃了训练,在宿舍换掉作训服,耐不住性子地跑到明轩阁楼下。

明轩阁的门卫室门关着,但有灯光从窗帘缝间透出来,望着虚掩的铁栅门,叶和欢没偷偷溜进去,她看向旁边的停车位,郁仲骁开的那辆军绿色越野车不在,难道今天又去部队了?

叶和欢在门口站了会,然后走去不远处的音乐台,坐在那里可以看到所有进学校的车子。

她没有给郁仲骁发短信或打电话,怕再像上次那样打扰到他的工作。

不知在音乐台待了多久,直到有三三两两的学生经过,叶和欢才掏出手机,发现已经快八点。

想了想,她还是给郁仲骁发了条短信——【小姨父,你在哪儿?】

短信很快就回复过来。

【在明轩阁】

叶和欢有些无语,她立刻拨了郁仲骁的号码,待那边接通,张嘴就问:“你真的在明轩阁?”

“怎么了?”郁仲骁富有磁性的嗓音在那头响起。

“……没什么。”她闷声道。

郁仲骁听出她的不对劲:“晚上没去练舞?”

还敢跟她提练舞的事!

叶和欢没出声,像在跟他赌气,过了半晌才听到他说:“肚子饿不饿?”

我说饿的话,难道你还能带我去不成?

叶和欢心里哼哼,叫你躲着我,人已经站起来,直接说:“我在明轩阁下面,特地过来找你的!”

……

慢悠悠地晃回明轩阁,发现郁仲骁已经在大门口等她。

可能下来得太急,他上身只穿了黑色背心,下面是常服军裤跟皮鞋,双手抄在裤袋里,稍稍低垂着视线,像在想事情,听到脚步声才抬头,真看到她时似乎有些惊讶。

难不成以为她在电话里是骗他的吗?既然这样,干嘛又下来等她?

叶和欢禁不住撇了撇嘴角。

宿管员阿姨已经出来,那眼神似在辨别她是不是本校的女学生,郁仲骁扭头告诉宿管员这是来找他的。

见郁仲骁这么说,宿管员一改板着的神情,笑笑:“这样啊,那进去吧。”

……

进了明轩阁,叶和欢忍不住跟他抱怨宿管员的势利眼,上次她想放件衣服都不让,典型的欺软怕硬。

郁仲骁走在前面,没有回头,但他的声音却萦绕在她耳边:“之前有女生偷偷躲进宿舍,严重干扰到教官们的生活作息,所以之后一律禁止女生进来,这也是宿管员的职责。”

听他跟自己打官腔,叶和欢故意唱起反调:“那只是个别情况,也不能把谁都当色/狼防,我像是洪水猛兽吗?”

郁仲骁按了楼道的电灯开关,见他上楼,叶和欢连忙跟上去。

明轩阁以前也是学生的宿舍楼,后来空置了,专门用来给军训教官们住,各项设施不比西苑那边新建的宿舍。

上到二楼,叶和欢边走边问:“你跟其他教官住一起吗?”

“我单独一间。”

叶和欢煞有其事地‘喔’了一声,故意放慢脚步,刚才没好好看,这会儿忍不住端详郁仲骁的样子。

再次惊叹他的个子高,特别是在自己穿平底鞋的情况下。

那件黑背心很贴身,清晰地勾勒出郁仲骁的上身线条,很结实,但又不是健身房里练出来的肌肉,而是长年累月高强度训练下形成的身材,充满了力量,在昏暗不明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性感。

叶和欢听到自己柔柔的声音:“这幢楼里现在就你一个人吗?”

“本来还有小吴,”郁仲骁打开走廊尽头一个宿舍的门,“刚才临时接到电话,有事回了部队。”

叶和欢跟他进了宿舍。

郁仲骁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军衬套上,突然转过头问她:“要喝水吗?”

叶和欢点点头。

郁仲骁拎着热水瓶出去后,叶和欢在宿舍里走了一圈,跟她们的宿舍差不多大,没有上下铺,只有一张/钢丝床,上面放着晒干收进来的衣服,书桌上摊开了几份文件,烟灰缸里有几个烟头,旁边是叠放在一起的烟盒跟打火机。

……

没多久,郁仲骁就回来了。

叶和欢正坐在床边,而她旁边是一叠折好的衣服,尽管折得不算太整齐。

郁仲骁的视线在那堆衣服上停留了几秒,然后走到书桌前,从他进门就知道女孩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不介意用我的杯子吧?”他低沉的声音在安静狭小的宿舍里更显磁实。

叶和欢摇头,依旧盯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轻晃着腿开始兴师问罪:“你今天一整天都没去操场。”

“嗯,工作比较忙。”

他的解释很合理,听不出一点问题。

叶和欢见他去洗手间冲洗杯子,透过玻璃窗瞅着他,忍不住想,这人用衣服把身体裹得那么严实,是怕自己对他做什么?

郁仲骁倒了小半杯开水给她。

是一个很老式的搪瓷杯,叶和欢接过,因为水少,所以杯子柄手并不是太烫。

她晚上没吃多少,这会儿是有点饿,对着滚烫的白开水吹了几下,然后低头小口小口地喝。

郁仲骁随意地倚靠着书桌,在她垂下眼帘时也低头看她。

叶和欢穿着一件嫩黄色的无袖韩版雪纺衬衫,下面穿了白色修身的七分裤,头发挽成了髻,露出纤细的脖颈,随着她低头的动作,透过领口能看见她颈下大块白皙的肌肤。在她喝完水抬起头之前,郁仲骁不动声色地移开了眼。

随之他修长的身躯离开桌沿:“喝完了,我送你回宿舍。”

她还什么都没说,这人下逐客令了……

叶和欢仰起头,那双晶亮的猫眼里满是不满的控诉:“我才刚来,屁股还没坐热呢,你就让我走。”

郁仲骁看了看手表,八点二十分,没再催着她走,晚上军训结束时间是九点。

“你打算一直这样站着?”叶和欢望着他问。

郁仲骁伸手拖过椅子坐下,距离她有点远,看似一个很随意的动作,但她觉得他是故意的。

她有那么可怕吗?

宿舍里一时间安静下来。

叶和欢突然也不知道该跟郁仲骁说什么,她在心里酝酿了很多话,譬如,昨晚的事我都没在意,你干嘛还扭扭捏捏的,再譬如,喂,昨晚的事,你要不要给我个解释……但似乎说出这些话都会使气氛变得更加尴尬。

捧紧手里的杯子,滚烫的温度仿佛从手掌传递到她的心尖。

叶和欢又抬眼看向坐在对面的男人,他的背微微弯着,上半身往前倾,手臂搭在腿上,右手搭在左手腕间的表带上缓慢地转着,此时的她并不知道,这是郁仲骁有心事时才会做的小动作。

叶和欢不想一直这样傻傻地坐着,她打破了沉默:“你这周末要去相亲吗?”

郁仲骁终于抬起头,深邃的眼回望她,温润如玉的目光:“没有的事,谁跟你说的?”

“整个操场的女生都在说啊~”叶和欢添油加醋地给他描述了一遍关于他相亲的传闻,最后还睨视着他:“听说对方是个绝色大美女,书香门第,红三代,家世背景雄厚!”

郁仲骁的眼底带了丝笑,他的声音沉沉:“没有绝色美女,也不会有相亲。”

这句话,像是在强调给她听。

叶和欢的耳朵一烫,心中某个念头又开始蠢蠢欲动。

白天的时候,她偷偷问了马宁宁,马宁宁直接承认跟男朋友做过,用马宁宁的话来说,只要你确信他是值得你托付终生的人,迟早会把自己给他,现在她不过是提前让男朋友享受这项权利,况且,性/爱也是男女维系感情的一种重要沟通方式。

郁仲骁已经从椅子起身,他说:“军训差不多要结束了,回去吧。”

叶和欢听到椅子被他放回书桌前的声响。

她不情不愿地起身,把杯子放到桌上,在郁仲骁准备去开门之际,她出声喊住他:“小姨父!”

喊出这个称呼,叶和欢就有点后悔,但对现在的她而言,习惯了这个称呼快两年,也许是因为在他是自己小姨父的时候那样照顾过自己,导致她一时半会根本改不过来。

郁仲骁一手已经搭在门把上,闻言回转过头,眼中有不解,像在等她继续说下去。

“其实你不用太顾忌我。”

叶和欢组织着语言,发现这句话太过隐晦,只好换种说法提醒他:“像我们专业……也有很多女生谈恋爱,有两个已经跟男朋友搬出去住了……嗯……还有我们宿舍,也有跟男朋友……”

“好了,不用说了。”郁仲骁突然打断了她。

但叶和欢知道,他听懂了自己的言外意。

见郁仲骁扭动门锁要走,她像是魔魇了一般,上前堵在了门前,郁仲骁低头看她,却看到女孩坚定的眼神,她继续说:“我已经长大了,你别再把我当小孩看,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可以……可以……”

郁仲骁没想到她小小年纪对男欢/女爱居然这么放得开,眉头蹙起,沉声道:“你都可以怎么样?”

他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落在她身上,仿若刺骨。

叶和欢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她稍垂眼,看到了郁仲骁的皮带,视线缓缓下移,定格在他裆部裤链位置,想到昨晚硬硬地顶着自己的东西就是那里,鬼使神差地伸手想去解他的皮带滑动扣。

下一秒,她的手腕被拽住,耳边是男人低低的声音:“你年纪还小,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

“我知道。”叶和欢抬起眼,目光坦然而直白:“我是女的都不怕,你怕什么?!”

激将法对男人来说很有效,哪怕是自制力惊人的男人也不例外。

郁仲骁发现自己对这个大胆的女孩竟有些无言以对,控制着身体里翻滚的情绪拉开门:“我送你回西苑。”

这个时候,他又拿出了长辈的架势。

……

晚上,叶和欢躺在床上,满脑都是郁仲骁离开时说的那番话。

他说,她现在还小,不该想的事情别想,四年大学,好好学习,其它事……等她毕业了再说。

可是有些事,一旦起了苗头就没办法再轻易掐断。

——

第二天晚上有文艺汇演,所以下午的军训早早就结束了。

因为要跳舞,叶和欢连晚饭都不敢吃,生怕吃出小肚腩来,早早被文娱委员拉到报告厅旁边的临时化妆室,让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化妆师给她化个惊艳的妆容。

大概一个小时后,化妆师说了句‘OK’,拍拍叶和欢的肩:“睁眼吧。”

……

睁开眼,叶和欢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有片刻的怔愣。

不得不说,化的很不错,明明化了浓妆,但看上去并不厚重,珠光眼影的层叠渲染下,那对猫眼更显灵动美丽,打了啫喱的头发一丝不苟地盘成发髻,左鬓边贴着一瓣火红的羽毛,与右手上的红色半指皮手套遥相呼应,黑色的芭蕾打底衣,及膝的轻盈白纱,不是寻常白天鹅的造型,但也别出心裁。

旁边有诗朗诵的同学惊叹地‘哇’起来,诗兴大发地齐声朗诵:“回眸一笑百魅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叶和欢不在意这些,心情忐忑地给郁仲骁发短信——【晚上我要跳舞,你会过来吗?】

她怕自己昨晚的大胆把他吓得不想过来,即便她并不后悔那么做。

郁仲骁很快回复,他说——【嗯】

叶和欢抬头,看着镜中的女孩,咧嘴笑了起来,忍不住想去吻一下她的脸蛋。

文艺汇演六点半开始,叶和欢的《天鹅湖》是第六个节目,等到诗朗诵结束后,她的心跳如小鹿乱撞。

前台已经响起音乐。

站在幕布后,攥紧了自己的双手,下意识往观众席那边看去,从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边上几个位置,都是些学生,不免有些失落,‘男伴’轻推了她的腰,叶和欢深吸口气,不再耽搁,踏上了台阶。

……

郁仲骁眼角余光瞟见叶和欢出现在舞台上时,他正侧头在跟校领导交谈,后半句话断在了喉咙里。

就连校领导也跟着他扭头看向台上。

“卧槽卧槽!这是哪个专业的啊!以前怎么没见过!”有男生已经坐不住,一边起哄一边到处打探舞者的名字。

郁仲骁盯着台上的女孩,在看到她的刹那,脑海里只有两个字——惊艳。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08】首长是想约我去吃夜宵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