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63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09】这算不算是霸王硬上弓?(加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63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09】这算不算是霸王硬上弓?(加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姚烈说着真要下车去店里扶走郁仲骁。

叶和欢一把拖住他:“姚大哥,部队里有纠察兵吧?你们两个男人喝成这样,要是碰到被说聚众酗酒怎么办?你一个人还能找借口是参加朋友聚会被灌了酒。你不是说有人针对我小姨父,如果有人拿他醉酒的事大做文章就不好了。”

“应该没这么巧吧?”姚烈已经有些动摇。

“这种事说不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是不是?”

姚烈喝醉酒,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抓了抓自己的圆寸头:“你说得是挺有道理的。”

叶和欢趁机把他推回车里:“所以你先走吧,车子明天可以过来取!”

“对了,二哥的车也停在外边。”姚烈离开前不忘提醒。

目送出租车消失在前面路口,叶和欢才回去餐馆,走到郁仲骁的身边,轻声说:“小姨父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郁仲骁抬眼见是她,很配合地点头,然后手扶着桌沿站起来。

叶和欢越发觉得他喝了很多酒,即便他还能自己走,但身形开始有些摇晃,她立即上前搀扶,走到停车位处时,郁仲骁已经醉得厉害,差不多把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她的身上,叶和欢一个趔趄,差点跟他齐齐跌倒在地上。

他一开始没让自己睡着,应该是留了警惕,后来发现是她,消除提防后就放任自己睡过去。

叶和欢从郁仲骁裤袋里找到了车钥匙。

把人放在副驾驶座,叶和欢又弯腰给他系好安全带,确认无误后才绕过车头打开驾驶座车门上车。

其实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不让姚烈把郁仲骁带走,当时在餐馆看到郁仲骁的那一眼,她脑子里没有其它念头,只想留在他的身边,哪怕是喝醉酒的他也没关系,这样静静地待着就好……

——

叶和欢把郁仲骁带去韩敏婧以前投资房地产时买下的房子过夜。

那间套房在老城区,过年的时候外公把钥匙给了她,她只去看过一次,除了床跟被子什么家具都没有。

但住一晚上应该可以凑合。

路上,叶和欢手指敲着方向盘,边拿眼瞟郁仲骁边说:“小姨父,我问过你了,你也没反对,我就当你默认了。”

“我不是不想送你回学校,但你这个时间点跟我在一起,还喝成这样,被门口保安瞧见一定会乱说话,还有我也不知道怎么送你回宿舍。去酒店的话,我担心对你的影响不好,你看你还穿着军装,对不对?”

郁仲骁没说话,闭着眼,眉头微微皱紧,睡得不是很踏实。

在十字路口等绿灯时,叶和欢探过身,左手食指轻轻触碰他的眉头,在他耳边轻语:“皱眉容易出皱纹,到时候就真成糟老头了~”

随着她抚摸的动作,郁仲骁眉间的褶皱渐渐消失。

叶和欢咧嘴笑,后面响起轿车鸣笛声,红灯已经换成绿灯,她忙收回自己的手,重新发动车子。

途径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她下车去买了洗漱用品跟男女两包内/裤。

从货架上拿男士内/裤时,叶和欢略显尴尬,尤其还要她挑选大小码,挑了很久也没挑出个所以然来,只好询问售货员,售货员问她:“给你男人买的吗?”

叶和欢连连点头,售货员又问她身高跟体重,她说了个大概,售货员拿了包XXXL尺码的给她。

“这太大了吧?”叶和欢低头看自己的,才M码。

售货员一脸鄙夷地看她:“你这小体格能跟185的男人比较?要不信你就买小点,到时候难受的是你家男人那东西。”

叶和欢:“……”

从便利店出来,叶和欢的脸还红红的,她把一大袋东西搁在后座,开车前不忘看一眼旁边熟睡的男人。

感到从未有过的满足。

这还是她十九年来第一次这样努力地想照顾好一个人。

……

车子在楼底下熄火时,已经差不多凌晨。

这边小区建设得早,大部分都没安装电梯,有些楼道的灯坏了也经常没人修,物业管理非常差。

叶和欢看了看陡峭的楼梯,更加质疑自己单薄的肩膀能不能扛着一米八五的大男人上楼,她跑回到车旁打开副驾驶车门,又喊了郁仲骁几声:“小姨父,小姨父,你能不能先醒一醒?”

郁仲骁真的醒了,但醉眼惺忪,可能不适应车内的灯光,眯起眼的同时用大手挡了一下。

叶和欢连忙让他下车:“小姨父,我扶你上楼。”

韩敏婧买的房子在二楼,楼层不高,但叶和欢把郁仲骁扶到门口时也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胡乱从包里摸出钥匙,进去后直接把郁仲骁往房间那张床上带。

好不容易走床边,叶和欢再也支撑不住,连带着郁仲骁,两人跌在了那张席梦思上。

叶和欢从床上爬起来,甩了甩泛酸的胳臂,跑去楼下的车里拿了那袋洗漱用品,回来后把门上锁才去房间。

那人躺在床上的姿势都没变过。

叶和欢先撤掉他身下的床罩,又拿起枕头用力拍了拍,掸去灰尘后放到一边,在床边缘蹲下,替他脱掉了鞋跟袜子,把他的长腿搬到床上,怕他睡得不舒服,又单膝跪到床畔,托起他的脑袋在下面放了个枕头。

安顿好人,叶和欢去洗手间拧了一块湿毛巾给郁仲骁擦脸擦手。

韩敏婧没卖掉这套房子,加上她对洗手间跟主卧做了简单的装修,叶和欢多少能猜到,以前韩敏婧跟叶赞文吵架,偶尔的离家出走应该就是住在这里。

现在,她突然很感谢韩敏婧有过这样一套房子。

叶和欢怕郁仲骁热,还开了空调,然后从柜子里翻出一床薄毯。

她看了下,幸好没蛀掉。

给郁仲骁盖在身上后,叶和欢才拿了换洗的衣物跟洗漱用品去洗手间,刚刚出了汗,现在她身上黏得难受。

挂在厨房里的热水器已经老化不能再用。

叶和欢不敢用冷水冲澡,她用毛巾沾着水擦了下,换了内/裤,套上韩敏婧丢在衣柜里的一件干净衬衫,韩敏婧的个子比她矮一点,所以衬衫穿在她身上,只到肚脐眼那里,连小内内都没有遮住。

屋子里唯一的其他人都醉倒了,所以她也没在意,就这样不伦不类地穿着到处晃悠。

刷牙前,她吃了个面包充饥。

凌晨1点23分,叶和欢回到房间,望着床上的男人,挠了下脸颊,掀开薄毯蹑手蹑脚地躺上去,背对着郁仲骁。

这样躺了会,她发现自己没办法入睡,小心翼翼地翻了个身,动作间刻意缩短了两人的距离。

郁仲骁的脸已经近在咫尺。

他双眼紧闭,薄薄的双唇紧抿着,眉头还是有些皱起,但睡得很沉。

叶和欢单手撑起脑袋,就着皎洁的月光静静地凝望男人线条立体的侧脸,冷硬中显露出疲态来,她抬起一只手,放到郁仲骁的脸上,像是怕吵醒他,力道很轻,沿着他的脸廓来回地描摹,生出了爱不释手的情绪来。

她忽然俯下头,唇瓣覆在了他的嘴唇上,闭上眼轻轻地亲吻。

郁仲骁的嘴唇温热,酒气覆盖了原先淡淡的烟草味。

叶和欢伸出舌尖,沿着他的唇线描了一遍,像是恶作剧般,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但郁仲骁没有醒过来。

离开他的薄唇,叶和欢的目光流连在他的身上,从高挺的鼻梁到凸起的喉结再到敞开的军衬领口。

不由想起了昨晚自己对郁仲骁说的话。

纤细的小手到了郁仲骁衬衫纽扣上,两根手指上下敲了会儿,但最后还是选择脱掉了他的衬衫,当她解开他的皮带、拉下裤链时,视线下移,叶和欢的脸瞬间通红,因为她的小手指刚才一不小心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

跟那晚顶着她硬邦邦的感觉不一样。

抬头看了眼郁仲骁,他依旧没清醒的迹象,叶和欢的胆子大了些,她的手搭着黑色短裤然后一鼓作气地扯下。

暴露在她眼皮底下的是一具结实修长的男性躯体,肤色健康,每一块肌肉都散发着男性的力量之美。

叶和欢的心跳越来越快,大脑里仿佛有无数声音在不停叫嚣。

跨坐在郁仲骁身上,她望着郁仲骁安静的睡颜,像是受到某种蛊惑,她的手探向郁仲骁的身体,缓缓往下,这种事,看跟做完全两个思想境界,即便她理论知识多丰富,但真枪实弹地上了,经验几乎为零。

记不清来回试了多少遍,直到外边天际放亮,叶和欢都没能霸王硬上弓成功。

浑身无力地趴在郁仲骁的身上,眼皮也沉得只往下掉,甚至来不及翻身下来,已经失去意识昏睡过去。

……

叶和欢是被汽车的鸣笛声吵醒的,她睁开眼,发现自己还趴在郁仲骁的身上,姿势基本没变过。

郁仲骁还没醒,应该是昨晚那些酒的后劲太大造成的。

望着他深凹的眼廓高高的鼻梁,叶和欢发现说不出来的迷人,她的身体不经意地动了下,触碰到某物时,她的小脸顷刻间又红了。

“你在做什么?”低沉喑哑的质问声在她耳边响起。

叶和欢抬头,对上的是郁仲骁那对深邃的眼眸,也许是因为刚醒过来,郁仲骁的眼神有些涣散,还有对身处陌生环境的迷茫。

叶和欢低头看着他,没有因为惊慌而逃离,反而生出了破罐子破摔的决心。

“跟你睡觉啊~”她的唇角荡漾开一抹不以为然的笑。

小手想要使坏,下一秒手腕却被牢牢地禁锢住。

郁仲骁紧了紧圈着她细腕的虎口,声音有些哑,也被他压得很低很低:“别闹,把手放开,乖乖下去穿衣服。”

语气里似乎还夹杂着一丝的无可奈何。

“谁说我在胡闹。”叶和欢直勾勾地盯着他,不满他老是把自己当小孩子哄:“我已经成年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郁仲骁执意要把她从身上扯下来:“你先下来再说。”

叶和欢心里有焦急也有胆怯,但不允许自己在这个节骨眼上退缩:“你不也有反应?既然有感觉那就做啊,顾虑那么多干什么?”

“……”

郁仲骁真没想到眼前这个女孩会说出如此放肆露骨的言辞,自己的尴尬也被她轻而易举地道出,一时无言以对。

突然后悔昨晚喝那么多酒,才给了她胡作非为的机会。

自己身无寸缕,她也好不到哪儿去,只穿了件薄薄的衬衫。

胡乱系着纽扣,大敞的衣领露出大块雪白肌肤,隔着一层布料刺激着他的视觉,想要转开眼却看到更不该看的地方。

有一股火在他身体里点燃,大脑里满是刚刚瞧见的那一幕,挥之不去。

虚掩在白衬衫衣摆下的——

他原先以为她穿了黑色的內褲,后来看清了,也意识到那是什么,而她还这样大咧咧地坐在自己的小腹处。

郁仲骁的喉结微动,说话的声音沉沉:“你先下来,把衣服穿好。”

叶和欢猜到他又想敷衍自己,粉唇凑到他的嘴边,封住了他正准备再出口的:“我就喜欢这么待着……”

将深亚麻色的及腰长发拨到左肩处,锁骨随着她俯身的动作越发明显。

郁仲骁被动地张嘴回应她的吻,有回避有抗拒,另一只手搭着她的腰窝处还想让她下来。

叶和欢不想就这么算了,步步紧逼。

她抛却了少女的矜持跟羞涩,模仿起那些电影香艳场景里女主角勾/引男主角时说话的样子,在郁仲骁的嘴角吐气如兰,柔声细语地说:“我就是想跟你做愛,想要成为你的女人,想在身上留下你的印记。”

郁仲骁偏头,但呼吸间全是少女的淡淡体香。

“如果那个男人是你……我真的愿意……你要了我吧。”

B市是江浙城市,叶和欢说话自小带着江南女子独有的吴侬软语,当她放软声音说这些曖昧入骨的话,仿若一根根的羽毛扫过郁仲骁的心头。

郁仲骁的自制力再惊人,说到底也只是个普通男人,那微弱的声音犹如洪水一波又一波冲击着他的理智。

对这个不断撩撥自己的女孩,他的身体充满了对她的慾望,也有对她这些言行的不知所措。

说不出严厉的话去苛责她,因为在她的眼里看到了忐忑。

叶和欢忽然听到一声很轻的叹息。

在她怀疑是错觉时——

郁仲骁猛地一个翻身,已经压在她的身上,高大的身躯几乎笼罩了她娇小的身子。

叶和欢躺在底下目不转睛地望着他,对他这个突来的动作充满紧张,胸口渐渐加大了起伏的弧度。

郁仲骁抬起右手,拂开了黏在她唇上的发丝。

他的动作很轻,叶和欢感受到疼惜跟温柔,她脸上的红潮越来越深,尤其是这个方位,能更好地看清郁仲骁的上半身,没有一处赘肉的紧实肤质,胸口结实,腹肌贲张,健康,精壮,还很……性感。

心跳的越来越快——

郁仲骁低垂着头,对上叶和欢那双晶亮得似要滴出水的眼睛,声音是成熟男人独有的低哑:“刚才已经给过你机会,现在不能后悔了,等一会儿可不要哭。”

没想到他变得这么快,说同意就同意了,有点始料未及,但叶和欢还是忙摇头表示自己不会后悔。

怕他不相信,她的双手又缠上去,密密的亲吻落向他的嘴唇跟下巴。

郁仲骁把她像章鱼爪一样的手拿下来,握在手里捏了捏,然后冲她笑笑,温润如玉的眼神,像是无声的安抚。

叶和欢红着脸,也咧嘴笑了下,心跳如擂鼓。

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期待又有些害怕,她以前在书上看到过,说是第一次做的话,会出血还很疼。

衬衫的纽扣被修长的大手解开了一颗。

叶和欢的眼睫微颤,耳根也发烫,然后听到郁仲骁低声问自己:“你的內褲呢?”

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起这个。

叶和欢朝旁边的床头柜看了一眼,昨晚脱下被她随手搁在那里。郁仲骁已经撑起身去拿。

他的上半身越过叶和欢,犹如大理石般的深麦色腹肌恰好呈现在她的眼前,叶和欢盯着他平坦的小腹,鬼使神差地抬起头,轻轻地亲吻他的肚脐边缘。

郁仲骁的身子微微一震,取东西的动作也顿住了。

他低头看到贴着自己的小脑袋,柔软的唇瓣贴着他的小腹,一点点的亲吻,动作带着生涩,像是虔诚的教徒,膜拜着她的信仰。

郁仲骁抬起手,轻抚她的后脑勺,然后俯下头轻吻了下她的耳根,薄唇又移向她白皙的后颈、肩窝。

陌生的感觉仿佛电流从叶和欢的脚底窜入,纤瘦的身体不可遏止地微颤。

郁仲骁在她耳边说:“先把內褲穿上。”

“……”

叶和欢在这方面缺乏经验,怕自己的笨拙让他失去兴致,虽然心中不解但还是从他手里接过了內褲。

两人的姿势没变,郁仲骁还撑着手臂在她的上方。

叶和欢红着脸拿到身下去套,甚至感觉到他落在自己脸上的目光,刚把內褲提到腰上,发现衬衫纽扣都已经被解开,她立即配合地把衬衫脱掉,然后又光溜溜地躺回去,纤细的藕臂忍不住遮挡在自己的身前。

下一瞬,她的手臂被拿开,彻底暴露在郁仲骁的视线里,她还是害羞。

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仿佛带了魔力,流连过的地方都像被火点燃,白皙的肌肤映出了红晕,叶和欢呼吸变得短促,不敢去看身上的郁仲骁,她的手腕被握着按到枕侧。

当郁仲骁的脸重新出现在她面前时,叶和欢清晰地感觉到缓慢有节奏的摩擦。

隔着那条薄薄的內褲。

【具体的因为扫黄被河蟹】

当一切结束,郁仲骁凝望着叶和欢的目光有些迷离,却没有掩饰眼底的情深。

气喘吁吁。

在她的耳边压着声低语:“这样总行了吧?”

——————————

温热的水从肩头洒落,冲散了一身的汗黏。

叶和欢把倒光水的脸盆放到一边,用冷水拧了毛巾,擦干净身上的水珠后从浴缸里出来。

湿漉漉的小脚踩在瓷砖上,有点凉。

叶和欢伸手去勾挂在墙上的衣物,眼角余光却瞟到了镜子里的景象。

她的头发全都扎起挽在脑后,露出饱满的额头和细白的脖颈,一张小脸上的红晕还没彻底褪去,刚才那一番捣弄,她满头大汗,没有洗头,因为这里的热水器坏了,洗澡用的热水还是郁仲骁起来后去楼下买了电水壶烧的。

低头,又看向自己还没穿衣服的身体,别处倒还好,只是大腿的内侧有青紫色的痕迹,有些疼。

叶和欢忍不住苦恼,她这样,到底算不算跟郁仲骁做了?

虽然郁仲骁没有真的进去。

但那般的碰撞跟厮磨,似乎下一秒就要从床上掉出去,她也体会到那种如被抛入云端的灭顶快/感,虽然这是她第一次,但也猜到那是什么,况且郁仲骁最后也射了……

他最后说的那句‘这样总行了吧’,那粗chuan中夹带的无奈,说得好像她把他强上后又索求无度。

叶和欢朝镜子里的女孩做了个鬼脸,脸颊已经烫得要命。

——

叶和欢穿好衣服去了房间。

因为开着空调,房间窗户都还紧紧关着,她闻到一股淡淡的腥甜味道,是男性荷尔蒙的味道。

床上很乱,有男女在上面做过的痕迹。

叶和欢看到床底下的小碎花內褲,那是她嫌湿粘着身体难受,脱掉后随手丢在那的。

郁仲骁去买早餐还没回来。

她过去打开了窗户通风,关了空调后又收拾起床上的东西,拿过那床薄毯时叶和欢的耳根子又一红,看到上面的可疑乳状物,她立刻把薄毯折叠好丢到床下,又拉掉床单,最后统统塞到一个大袋子里准备带回学校去洗。

袋子是她在另一个房间找着的,应该是韩敏婧买床上用品时用来装东西的。

刚准备拎着大袋东西出去,手机突然响了。

来电是陌生的号码,叶和欢思忖着是谁,但还是接了:“喂?”

电话那头没开口说话,只有轻浅压抑的呼吸声。

叶和欢又‘喂’了几声,见对方一直沉默,以为是sao扰电话,换做平日她早发作了,但今天心情好,难道客气地道:“你再不说话我就挂咯。”

说完,真打算按掉。

那边突然响起低低的男声:“叶,是我。”

“……”

叶和欢怔愣了几秒,然后迅速挂断电话,动作一气呵成,静静地站了会儿,握着手机有片刻的晃神。

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是他,严舆。

要不是这通电话,她差点都要忘了这个人。

——

叶和欢刚拎着东西出房间,门锁转动,抬头,发现是郁仲骁回来了。

他买了好多吃的,真的好多,还种类各异,足够五六个人吃。

不知为何,叶和欢有种他在讨好自己的甜蜜感。

她的视线从早餐移开,仰起头看向郁仲骁,他刚才好像正在看她,见她突然望过来,立刻撇开眼,甚至做了个在她看来是不好意思表现的动作——用手摸了下自己的后颈。

“吃吧,我去烧水。”话毕,郁仲骁转身进了厨房。

叶和欢跟着偷偷溜进去,看到郁仲骁真拿着水壶在接自来水,他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那件绿色军衬显得他的背影尤为宽厚挺拔,早晨的阳光从窗缝间泻进来落在他的肩头,说不出的温暖,令她生出了想要拥抱的渴望。

他稍低着头,拧了水龙头,又给电水壶合上盖,然后去接通电源。

这些动作郁仲骁做起来很熟练。

叶和欢看着不免心动,在她的记忆里,三十几岁的叶赞文回到家看见酱油瓶倒了都不会伸手扶一下,其他这个年纪的男人也差不多,很少有像郁仲骁这样会有条不紊做家务的。

这时候的他,不像家世显赫的红二代,也不像性格冷傲的上校,看上去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男人。

想起上次郁仲骁耐心十足地给陆烬言挑选生日礼物。

那时候他脸上的表情不似作假,对别人家的孩子都能这么好,以后一定也会是个好爸爸。

她甚至已经能想象他照顾自己孩子时那温和宠溺的眼神……

叶和欢悄悄走过去,从后面轻轻搂住郁仲骁的腰。

郁仲骁的身子有瞬间僵硬,但随即放松下来,侧过头,低声问身后的女孩:“怎么不在外面吃早餐?”

叶和欢没作声,脸颊轻贴着他的背,感受着他温热的体温跟他身上的味道。

郁仲骁也没有动,任由她这样抱着。

不知过了多久,厨房里响起叶和欢轻不可闻的声音:“小姨父,我爱你……”

她的双手被轻轻拉开。

叶和欢抬起头,郁仲骁已经转过身,他站在自己的跟前,两人几乎没缝隙,意识到他正低头看自己,突然生出了羞涩,为他的注视,也为自己的表白。

——

上午9点半,两人回了学校。

半路上,叶和欢拿出手机看了看,有短信,是自己室友发来的,她回过去报了平安。

刚要藏起手机,秦寿笙的电话就来了。

叶和欢想起自己昨晚怒斥秦寿笙的事,觉得是有点过了,她看了眼专心致志开车的郁仲骁,还是接了电话。

秦寿笙是特意来解释道歉的,他说整个专业的男生都帮陈浩,自己不好回绝,但他也没想到陈浩会突然亲她。

“这次算了,不过下不为例知道吗?”叶和欢肃着声道。

秦寿笙在那边连声保证不敢了,他突然话题一转:“你昨晚没回宿舍,是不是又跟你小姨父在一起?”

“……”

因为郁仲骁在旁边,叶和欢有些不好意思,不敢大大咧咧地说是,又听到秦寿笙说:“我刚去你们排找你,你室友说你昨晚根本没睡在宿舍,还说你可能是跟你男朋友出去了,刚巧早上他也没来大操场……”

这个他,指郁仲骁。

“……嗯。”叶和欢含糊地应了声。

这次,秦寿笙没再深入询问,又跟她扯了两句就结束了通话。

收起手机,叶和欢又扭头看旁边的男人,忽然觉得怎么看怎么有魅力,轮廓分明的侧脸,高大跟男模一样的身材,而且对自己还那么温柔体贴,虽然有时候闷闷的像木头,但这个小缺点还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郁仲骁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的路况,右手却伸过来,把她的头掰正,话也是对她说的:“在开车,不要乱动。”

“是你开车,又不是我开车。”

叶和欢挑衅地挑眉,说着故意在座位上摇头晃脑,半晌又转过头,还向他凑近了些,想到在床上的事,忍不住伸手拧了下他结实的胳臂:“你坑我的事还没跟你算账,别以为我不知道,早上你根本没插/进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12】你那么使劲地磨会不会把皮蹭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