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71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19】我和小丫头,你更喜欢哪一个?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71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19】我和小丫头,你更喜欢哪一个?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叶和欢拿着厚厚的红包出来。

郁老太太借口有东西让郁仲骁带回B市,把儿子叫进了厨房里。

虚掩上门后,老太太仔仔细细打量了遍儿子的穿着,越看越觉得不满意:“你别老是军衬哪作训服的,都快成你爸那老头子的翻版了!”

郁仲骁有些苦笑不得:“部队里不都这么穿?您叫我进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什么叫‘就是为了说这个’?”郁老太太虎了脸,心里略略不高兴,但还是拉着他的手臂苦口婆心地嘱咐:“你现在交女朋友了,不能再跟以前一样,得好好打扮自己,要是有机会多跟欢欢穿穿情侣装。”

“……”

老太太越说越觉得可行:“还有,把你那些颜色沉闷的衬衫啊裤子都给我扔了,去买几条牛仔裤穿穿。”

“妈,您也不看看您儿子几岁了。”郁仲骁颇为无奈。

“刚好三十岁呀,怎么啦?正是一枝花的年纪,不过你要再这么下去,迟早是那坨牛粪!”

郁仲骁:“……”

——

‘小丫头’也被重新带回B市去。

郁仲骁把一大袋丰城特产放到后备箱,叶和欢则抱着猫咪亦趋亦步地跟在他的身后。

这一幕,看在郁老太太眼里,说不出来的和谐,整一夫唱妇随的节奏。

在道别的时候,老太太握着叶和欢的手再三交代:“以后放假了有空就到家里玩,来之前让老二打个电话,你喜欢什么告诉阿姨,阿姨都做给你吃。”

“阿姨你也是,保重身体。”说着,叶和欢还主动张开手臂抱了抱郁老太太。

郁老太太顿时眉开眼笑,不停地说‘好’。

郁仲骁站在旁边,等两人放开彼此后才说:“妈,那我们先走了。”

“走就走,难道还要敲锣打鼓欢送你?”一道浑厚的冷哼从院门口响起。

郁战明已经走进来,军装挺括,板着黝黑的脸庞,身后跟着个警卫员,斜睨的视线扫向车旁的郁仲骁。

哪怕老头子眼神不善,郁仲骁还是恭敬地叫了他一声:“爸。”

郁司令轻哼一声,走到郁老太太身边,侧头对她道:“站在门口做什么,还不进去?”

“叔叔,你跟阿姨有机会来B市来玩。”叶和欢突然开口道。

郁司令两手负背,不做搭理。

郁老太太在身后狠狠地掐了他一把,郁司令这才瞥眼看向怀揣着猫的叶和欢。

郁仲骁打开了副驾驶车门,叶和欢上车前,还是扭头跟郁司令道别:“叔叔,我们走了,再见!”

这回,郁司令淡淡地‘嗯’了一声,尽管依旧摆着张臭脸。

——

车子驶出军区大院后,叶和欢才转过头说:“我觉得你爸爸挺口是心非的,他这会儿回来肯定是为了在你离开前再见你一面。”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郁仲骁注意着路况,戴着黑色腕表的左手打转方向盘。

“而且,他对我好像也没那么凶了。”叶和欢又把左手伸到他的跟前,腕间有一个金镯子,她晃了下,喜滋滋地道:“这是你妈妈给我的,还有好大一个红包,我准备回家再拆。”

这时候的她,就像那些过年做客回家的孩子,因为在长辈那里得到礼物而能高兴一整天。

郁仲骁嘴角微微勾起,前面是红灯:“有这么开心吗?”

叶和欢连连点头,必须的!

她哼着小调逗弄了会儿趴在腿上的懒猫,然后又抬头问他:“吴阿姨说,这猫是你从云南带回来的?”

郁仲骁答得很轻描淡写:“有天开车路过一个工地,在路边瞧见它,顺便带回了部队。”

“原来你还这么有爱心呀,收养流浪猫。”叶和欢故意做出惊讶的表情。

“可能因为它可爱吧。”

“那这样子呢?你更喜欢哪一只?”叶和欢忽然举着猫凑到他的身边,一人一猫都巴巴地瞅着他。

郁仲骁没有说话,专心开车。

叶和欢用头蹭着他的手臂,撒娇地道:“说嘛说嘛,我跟这只猫,你喜欢谁?”

“……”

抑扬顿挫的魔音:“小姨父小姨父~”

“你。”郁仲骁打断了她。

叶和欢蓦地噤了声,心中暗暗乍舌,有欣喜也有不好意思:“你是不是为了哄我开心骗我呢?”

郁仲骁低沉的嗓音又低了几个调:“没有。”

他的耳根处隐隐有些红,注意到这点,叶和欢不再跟他唱反调。

抱着猫靠回座位,她的嘴边怎么也掩盖不住甜蜜的发酵,嘴里却又哼哼地说了一句:“你一定是在骗我。”

——

抵达B市,天已经彻底黑下来。

选了家餐馆吃晚饭。

晚上八点多,越野车停在家属院门口的不远处,解开安全带,叶和欢习惯性地扑过去亲了亲男人的薄唇。

郁仲骁还系着安全带,单手搂着她倾过来的身子,回应她的吻。

两人分开后,叶和欢圈着他的脖颈不愿松手:“怎么办?每次在一起都不想分开。”

郁仲骁贴着她背上的大手来回轻抚了几下。

即使再不舍,叶和欢还是被赶下了车,郁仲骁在车里望着她:“进去吧,晚上早点睡觉,不要熬夜玩手机。”

叶和欢冲他吐了吐小舌,关上车门,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又在车灯光里走了回来。

她走到驾驶座车门边,抬手敲了敲窗户。

车窗徐徐降下。

叶和欢俯身迅速亲了下郁仲骁削瘦的脸颊,然后后退了小半步,双手交叠在背后,踮了下脚尖,眼睛左右飘忽着不看他,微微红着小脸,说了句‘拜拜’就转身朝家属院走去,唇角却情不自禁地扬起弧度。

——

刚进家属院,叶和欢的手机就响了,她看都没看来电,直接接起:“干嘛,刚——”

“我靠,你去哪儿了啊?!”电话那边,不是她想的郁仲骁,而是范恬恬。

叶和欢握着手机愣了有两秒,刚想问她怎么了,范恬恬已经火急火燎地说开:“你是不是跟你家里说昨晚来我家了?”

“是呀,出什么事了?”叶和欢心底生起不详的预感。

“你老子刚给我打电话了!你又没提前跟我打招呼,等我反应过来想圆谎,他已经听出不对劲,然后问我你去哪儿了,我死不承认啊,就说你下午跟同学去玩了,不过估计你爸不相信。”

这算不算是乐极生悲?

“话说回来,昨晚你到底去哪儿啦?”

叶和欢没有刻意隐瞒她:“恬恬,我谈恋爱了。”

范恬恬顿了顿,随即‘哦哦’了两声:“跟男朋友出去玩的话应该没什么,你跟你爸说清楚就好了。”

——

叶和欢走到家门口,果真看到了叶赞文的轿车。

太阳穴突突地跳了两下。

叶赞文犹如一尊大佛镇在客厅里,听到开门声抬头望过来,见是她,瞬间阴沉了脸,起身走到玄关处:“你给我出来。”

叶和欢撇了下嘴角,丢下肩上的书包,慢悠悠地跟他去了院子里。

叶赞文还穿得西装革履,松开领带,双手插在腰上,语气佯作平静地问她:“昨晚你在哪里过夜?”

“恬恬家。”

“你还大晚上跑她家去做什么?”

叶和欢睁眼说起瞎话:“恬恬跟她爸妈吵架,心情不好,我过去安慰她一下。”

“你怎么安慰她?跟她一起抽烟喝酒?还是跟她去乱七八糟的地方厮混?”叶赞文抬起右手,指着叶和欢的鼻子,额际青筋隐现:“抽烟是不是跟她学的?你给我立刻跟她断干净!以后不准再随随便便在外面过夜。”

叶和欢最讨厌他这副说教的姿态,当即反驳:“烟是我教恬恬抽的,我的朋友轮不到你整天说三道四,就算我哪天吸/毒了,你也没资格来对我指手画脚一个字!”

“你!”叶赞文高高扬起了手掌。

叶和欢回瞪他,见他的手久久不落下来,轻嗤一声,转身自顾自进去屋子。

拎起书包,上楼回了房间。

——

叶和欢重重地倒回自己的床上,又跟上次一样,因为叶赞文破坏了自己的心情。

辗转翻身,叶和欢掏出手机,给郁仲骁发了短信——【不开森!】

是家里的保姆。

“大小姐,老部长让你去书房。”

书房里,不仅有叶纪明,叶赞文也在,叶和欢看到他的时候,心里愤愤然,猜测到一定是他在爷爷面前告状。

叶纪明没有教育她,只是让她收拾包裹去荷园住几天。

荷园,是叶赞文现在跟殷莲母女住的地方。

不管爷爷是出于什么目的,叶和欢都不愿意去那里,叶赞文现在的架势,摆明是想要看着她,一旦去了荷园估计就跟变相的软禁一样,叶赞文绝对不会再放任她出去。

“我不去,死也不去!”叶和欢抛下这句话,摔门而出。

书房里恢复了寂静。

叶纪明转而看向自己的儿子,幽幽叹息道:“有些事,不是你说想挽回了就能挽回,你现在再想来管她,这么多年过去,别说是她,就连我也不相信你能做个好父亲!”

——

回到自己房间,叶和欢关上门,鼻子莫名其妙地泛酸,眼泪已经滑过了脸颊。

她抬手胡乱地抹掉。

手机上有两条未读短信,都是郁仲骁发过来的。

【谁又惹你了】

【生气了?见到短信回复】

这是他第一次用标点,但叶和欢却提不起劲来取笑他。

在她看短信的时候,手机嗡嗡震动。

看到来电显示,叶和欢手忙脚乱地按了挂断键,不想让他从自己的声音里听出异样。

她随即回短信过去——【在陪我爷爷说话,不方便接电话】

郁仲骁很快就回复了。

【刚才因为什么突然不高兴】

对自己家里那些丑事,叶和欢不知道该如何启齿,也不想让郁仲骁知道。相较于他的父母恩爱,家庭和睦,她的父亲光明正大跟小三出双入对,还给她生了个妹妹,而她的母亲至今还住在精神病疗养院里。

想起严舆跟他母亲说的话,眼泪又止不住地往下流。

叶和欢握着手机,泣不成声,突然想要一个温暖的怀抱,却不敢告诉任何人她此刻心中的胆怯。

不知过了多久,脚步声响起在门口,然后是保姆的声音:“大小姐,家里来客人了。”

叶和欢忙用纸巾擦干净脸。

她照了照镜子,发现眼眶还红红的,从书桌抽屉里拿出一副平光镜戴上,又披散了头发,伪装好自己才去开门。

楼下的说话声隐约传来,爷爷跟叶赞文似乎都在客厅里。

保姆见叶和欢开了门,递过来一件外套:“大小姐,这是你落在韩老将军家的吧?”

“……”

叶和欢看着那件崭新的开衫,并不是她的。

保姆见她愣愣的,忙解释:“是韩家的三姑爷送过来的,现在正在楼下跟部长他们说话呢!”

——————————

PS以上四千字,小剧场免费赠送——

鉴于大家喜欢郁老太太跟郁总参谋长这一对,所以写了一个,小剧场开始前,先做简单说明:【郁总参谋长】郁战明跟【郁老太太】江蕙芝是一对青梅竹马。

故事发生在郁老太太三岁、郁总参谋长六岁的时候——

郁老太太小时候特别喜欢缠着隔壁比自己大三岁的郁总参谋长,每天晚上吃饱喝足后就让江母抱着去郁家串门。

因为郁老太太小嘴甜得跟抹了蜜,见了人就喊叔叔阿姨,长得又萌又可爱,郁家夫妇特别喜欢她。

有一天,两家大人打麻将,让郁小参谋长带着小青梅去房间看电视。

小时候的郁老太太嘴巴很馋,看到好吃的就两眼发光,平日里吃饭不吃够两小碗绝不下桌。

这会儿她看到电视里演员喝的咖啡,馋得只吞口水。

江家有咖啡,但碍于她年纪小从来不给她喝。

郁小太太抱着洋娃娃,扭头看挺直腰杆坐在自己旁边的小总参谋长,奶声奶气地说:“小明哥哥,你喝过咖啡吗?”

郁小参谋长抿了抿嘴,心里也好奇,因为他没喝过有木有?

“小明哥哥,我家有咖啡,你要不要喝呀?”郁小太太晃着脚上的小粉皮鞋,循循善诱。

过了良久,郁小参谋长点了点头。

于是郁小太太带着自己的小竹马去了江家,趁着大人不在,指挥着郁小参谋长爬上小板凳去取咖啡罐。

突然厨房的门开了,进来的是郁小太太最怕的江母。

某熊孩子吓得熊背一震。

郁小参谋长还没反应过来,小青梅已经在他的腿边哭开了:“小明哥哥,我都说妈妈不让我们喝咖啡了,你不要逼我嘛~”

郁小参谋长:“!!!”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20】我明白,不会多问”↓↓↓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