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72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20】我明白,不会多问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72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20】我明白,不会多问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叶和欢没有接开衫,她匆匆跑下楼,绕过缓步台时又不由地放慢脚步。

客厅里,爷爷正在说话,脸上挂着长者温和的笑。

叶和欢视线微转,看到了坐在爷爷对面的男人,心里顿时犹如小鹿乱撞。

叶纪明稍一抬头看见杵在楼梯上的孙女,立刻招呼她下来:“怎么傻站在那里?你小姨父来了,过来喊人。”

虽然郁仲骁已经跟韩菁秋离婚,但当时舆/论一边倒,郁仲骁是受害者,韩菁秋才是千夫所指的那一方。

她的外公韩永松,把韩菁秋跟阮彦赶出门时,曾在大门口说过,他只认郁仲骁这个女婿。

孰是孰非,韩永松的这句话已经充分做了说明。

或许正是这个原因,郁仲骁才会拿外公做借口来叶家……

叶和欢走进客厅,眼睛不敢朝他那边看,怕被爷爷跟叶赞文察觉到什么,只是怀着忐忑的心情喊了声‘小姨父’。

然后走到叶纪明的旁边,又低低地叫了声:“爷爷。”

“你下午去了你外公家,怎么不跟你爸爸说清楚?”叶纪明佯作责备地对她说:“以后有事不要闷在心里,你去看你外公,难道家里还会束着你不让你去?”

“……”

叶和欢不清楚郁仲骁是怎么跟爷爷说的,不敢随便作答,怕拆穿,只能含糊应声。

“时间不早了,不打扰你们休息,我先告辞了。”郁仲骁从沙发站起身。

叶纪明让叶赞文去送客人。

正在这时,叶和欢突然开口道:“爷爷,我今晚想要去外公家住。”

郁仲骁止住了脚步,朝着她瞧过来。

叶和欢没有看他,对叶纪明说:“反正小姨父刚好在,那就顺便送我一程呗。”

叶纪明只当孙女被儿子冤枉后犯了犟脾气,倒也不拦着她去韩家,只不过怕麻烦郁仲骁,毕竟这是前韩家女婿了。

郁仲骁却说:“没关系,我回部队刚巧经过XX路那边的家属院。”

“那小姨父你等等我,我收拾好东西就下来!”不等叶纪明开口,叶和欢已经跑上楼。

——

十分钟后,叶和欢拎了自己的书包跟着郁仲骁离开叶家。

郁仲骁的车停在院子外面。

叶家大门合上,两人一前一后下台阶,谁也没说话,走了几步,郁仲骁回过身从她手里拿走了那个沉沉的书包。

直到上了车,他才开口问她,低沉有力的声音:“你爸刚才训你了?”

“他就是看我不顺眼,没事找事。”叶和欢抿了抿唇角,混不在意地道:“不用搭理他——”

话未说完,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睛突然被取了下来。

眼前视线瞬间清明不少。

“哭了?”这两个字,郁仲骁问得很温柔。

叶和欢不想让他为自己担心,边去抢眼镜边解释:“刚才洗澡的时候沐浴露进到眼睛里,揉啊揉就成这样了。”

郁仲骁没把眼镜还给她,又问:“你爸怎么说你了?”

“你很好奇吗?”叶和欢又恢复了痞痞的样子,身体朝他依偎过去:“你直接去问他不就都知道啦~”

“……”

郁仲骁没再继续追问,他发动了车子:“在自己位置坐好,系上安全带。”

叶和欢撇了撇嘴角,但还是听他的话坐正系安全带,在车子驶出家属院后,她扭头问:“小姨父,我们去哪儿?”

“你不是说去你外公家吗?”他把着方向盘不咸不淡地说。

“那是我找的借口,不然我爷爷怎么会答应我跟你走!”

叶和欢觉得这人怎么这么不知变通,伸手去掐他,刚碰到他的手臂就被他反手拽住,牢牢地攥紧在他的掌心。

她抽了一下手,没有抽dong,然后又听到郁仲骁云淡风轻地说:“嗯,那就不去韩家了。”

叶和欢的脸颊微红,故意跟他抬杠:“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就去韩家。”

——

郁仲骁没把叶和欢送去韩家,带着她在酒店开了个标间,两张床,这点让叶和欢不是很满意。

进了房间,郁仲骁让她先去洗澡。

看着郁仲骁打开电视,在沙发坐下用遥控器换台,叶和欢努了努小嘴,这人看上去老实寡言,其实精得要命。

她哼哼了两声,但还是从善如流,拿了换洗的衣服进去洗手间。

……

换郁仲骁进去洗的时候,叶和欢擦着头发坐到他刚坐过的位置,沙发上还温热着,有他留下的温度。

洗手间里传来哗哗的水流声。

叶和欢的眼睛忍不住往洗手间那边瞟,尽管什么都看不到。

玻璃茶几上放着郁仲骁的手表,是他进去洗澡前摘下的,叶和欢盯着黑色的表带,小心脏莫名地加快了跳动。

发现水声停了,她立刻丢了毛巾,甩掉拖鞋,爬上/床钻到被子里。

郁仲骁从洗手间出来,看到她长发湿漉地窝在床上,用被子捂着半张脸,那双明亮漆黑的猫瞳正瞅着自己。

“先起来,去把头发吹干再睡。”

他把衣服穿了回去,而不是自己想的‘腰间围着浴巾出境’,有点小失望。

叶和欢不动,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发出来:“我今天都累坏了,现在浑身无力,你说,还怎么下床?”

吹风机安装在洗手间墙壁上,没有办法拆卸下来。

郁仲骁走过去,想把她抱去洗手间。

刚弯下腰,床上说着没力气的人却突然圈住他的脖子,用力往下一扯,猝不及防,直接倒在了她的身上。

郁仲骁双手撑在她的两侧,尽量不让自己压着她,挨得近,闻到她身上的香味,不是沐浴露的味道,而是纯粹的女儿香,淡淡的,萦绕在他的口鼻呼吸间,他稍低下头,看着她白里透红的小脸:“不想去吹头发了?”

“想啊,你抱我起来。”叶和欢冲他无邪地笑。

郁仲骁也笑了笑,大手伸到被子里捞人,手指碰到她光滑肌肤时怔了下,带着粗茧的手掌贴着她侧腰稍稍往下滑去,随即便意识到她什么也没有穿。

在他反应过来之际,人已经被她翻倒压在了身下。

“穿这么多衣服,你不热吗?我帮你脱掉吧。”说着,那双小手又开始在他身上胡闹起来。

郁仲骁一手逮着她的手腕,另一手隔着被子拍拍她的臋:“别闹了,下去吹头发。”

叶和欢真的不闹了,但依旧没从他的身上下来,下滑的被子露出她白皙圆润的肩膀,她的脸颊越来越红,猫眼亮得像盛了漫天的繁星,她俯下头,亲了亲郁仲骁的嘴角,用很小声却又无比认真的口吻说:“小姨父,我们做愛吧。”

“不是像上次那样子,是真的做。”她斩钉截铁地强调。

郁仲骁刚要说话,吻已经落了下来。

叶和欢对准他的薄唇一顿舔含,郁仲骁没有推开她,任由柔软小舌伸进自己的口腔里,理智告诉他应该阻止她,身体却突然不受控制起来,唇舌间,她低声喃语:“我总觉得有一天你会离开我,你每拒绝我一次,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一点。不要再拒绝我了好吗?我并不是一时冲动,是真的想把自己交给喜欢的男人。”

郁仲骁是个有着正常生理需求的成年男人,被一而再地撩拨,不可能真的每次都能坐怀不乱。

况且身上这个还是他喜爱的女孩。

“其她女人能办到的我也可以,你想要怎么做……先告诉我一声,我会……配合你的。”

话音未落,叶和欢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人已经躺在了床上。

郁仲骁凝视着她湿漉漉的眼眸,他的眼神深不见底,低声问她:“你是认真的?”

叶和欢抬手去解开他的皮带、裤链,这样急躁的动作对男人而言简直是煎熬,郁仲骁很快反客为主,他的大手伸到了被子里,在他的抚摸下,叶和欢觉得自己身体的毛孔都扩张开来,每一个细胞都开始叫嚣起来。

不能自己地战栗。

郁仲骁温热的手掌已经到达她的小腹,来回摩挲,他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第一次可能会不舒服。”

“……嗯。”

叶和欢咬着下唇,脸红耳赤,因为紧张,也因为羞赧。

湿re的吻印上她的下颚、脖子、锁骨,难耐的痒意让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突然,她的身下有温温的液体涌出来。

意识到那是什么,叶和欢的身体瞬间僵硬了。

郁仲骁察觉到她的异样,抬起头,声音已经有些哑:“怎么了?”

“我……我大姨妈来了。”叶和欢越说越小声。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尴尬。

叶和欢想拿纸巾来擦,但当着郁仲骁的面,她又不敢做出这么不雅的举动。

正不知如何是好时,郁仲骁开了口,“那个,带了吗?”

叶和欢恨不得挖条地缝钻进去:“……没有。”

“你不知道自己例——”郁仲骁没再说下去,他起身下床,直接进了洗手间。

叶和欢听到放水声,过了会儿郁仲骁出来,拿上车钥匙,说了句‘等我回来’就拉开门出去了。

房门‘砰’的一声合上,叶和欢裹着被子在床上来回打转,懊恼不已:“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

大概十分钟后,郁仲骁拎着一袋东西回来。

叶和欢早就躲进了洗手间,从门缝里接过卫生巾跟新內褲,红着脸换上,等她磨磨蹭蹭出去,看到郁仲骁正把脏了的床单卷拢丢地毯上。

郁仲骁听到动静,抬起头望過來,相较于她的面红耳赤,他淡定许多:“这张床应该不能再睡,晚上睡那张吧。”

“哦。”叶和欢杵在墙角,虽然应下了,但却没有挪动双脚,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

郁仲骁心里说不尴尬是假的,但他还是走到她的面前,柔声道:“去睡吧。”

“那你一起睡吗?”叶和欢总算抬起了头。

郁仲骁看着她那双澄澈的眼睛,说不出回绝的话,低声说:“你先睡,我出去抽根烟。”

然后他拿了茶几上的烟盒跟打火机要出去。

叶和欢立即拉住他的手臂:“你想抽就在房间里抽吧。”

“房间里怎么抽烟?”郁仲骁的语气并不强硬,似乎还夹杂着几分宠溺。

听他这样问,叶和欢知道有戏,她说:“你把窗打开。”

说着,委屈地抿了抿小嘴,抱着郁仲骁的胳臂轻晃了两下:“现在这么晚了,我单独在房间里多不安全,就算你站在门口,如果有小偷趁我睡着从窗户爬进来怎么办?”

叶和欢声音软软地撒娇,配上肢体动作,又长了张漂亮的小脸蛋,但凡是个男人恐怕都会吃她这一套。

郁仲骁也不例外。

即便知道连只壁虎都爬不进房间,他还是留了下来。

……

郁仲骁坐靠在床头抽烟,吞吐间,青白色的烟圈从他口中冒出,虽然开了半扇窗户,房间内还是弥漫了淡淡的烟味。

叶和欢躺在被子里,大半个身子却倚着郁仲骁的肩膀。

电视里在播什么,叶和欢一点也没看进去,她的满腔心思都遗落在了旁边这个男人身上。

眼睛盯着他左手间的那根香烟,已经积了一截烟灰。

叶和欢仰起脑袋,入目的是郁仲骁线条坚毅的下巴,挨得近了,看到冒出的点点青渣,他轻吐出一口烟雾的时候眯起了眼,像在看电视又像是透过电视在想其他事情,若有所思的样子。

叶和欢开口问:“小姨父,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轻描淡写的口吻。

话毕,郁仲骁稍稍侧过身,在烟灰缸里弹掉半截烟灰,重新靠回床头后低头问她:“还不睡?”

“睡不着,也不想睡。”

叶和欢拿下颌抵着他的胸口,安静地窝在他的臂弯里。

人一旦静下来,就会想起很多平时容易忽略的现实问题,她不知道郁仲骁在想什么,或许是跟她有关,或许无关,仅仅是工作上的事……在他怀里动了动,叶和欢说:“小姨父,我们来聊聊天呗。”

郁仲骁闻言低头,幽深的眼眸望着她,目光很暖:“想聊什么?”

“唔……随便聊聊,什么都可以。”

叶和欢的呼吸间除了烟草味,还有郁仲骁身上那股犹如太阳暴晒下麦田的味道,很好闻,让她觉得安心。

她把玩起他搭在自己腰际的右手。

削瘦的手指,骨节分明,长而有力,指腹有硬硬的茧,掌心温热、干燥。

电视里正在播放一位老太太烫伤后送急诊的画面。

叶和欢看着这一幕,想起了那次在医院跟姜慧相遇的事,以及当时姜慧被自己回驳后欲言又止的神情。

“过年的时候,我在医院碰到了姜阿姨。”

郁仲骁听到她突然说起这个,抽烟的动作一顿,反应过来她说的是谁,垂着眼看她:“又在瞎想些什么?”

“你才瞎想。”叶和欢往他的怀里缩了缩,半晌才又开口:“姜阿姨要结婚了,对方好像是个钻石王老五。”

见郁仲骁没接话,叶和欢稍抬起头说:“你怎么一点也不关心啊?人家好歹也是你的朋友。”

“等结婚送个红包就行了。”

“你怎么这么敷衍……”

郁仲骁低下头,一本正经地问她:“那你说怎么样才算不敷衍?”

他的脸近在咫尺,温热气息喷在她的额头,叶和欢的脸颊跟着发热,有些无语,心里却道,又不是我朋友结婚,你问我干嘛。

郁仲骁的脸色稍有缓和,他低声说:“我跟姜慧只是朋友,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是在跟她解释吗?

叶和欢心里甜蜜,嘴里却哼哼着:“男女之间哪来的纯粹友谊,也许一开始还客客气气的,到后来就眉来眼去,时间一久都滚床上去了,还会找一个酒后乱性的借口,然后长期保持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

“那你跟你的小竹马呢?”他居然义正词严地反过来质问她。

秦寿笙就秦寿笙,用竹马这种高端词汇,竹马就竹马吧,还故意在竹马前加个‘小’字。

叶和欢发现自己的重点被转移了,但她同样很喜欢这个新的重点,她支起身,双手缠着郁仲骁的脖子,在他嘴边亲了一口,嬉笑地凑近他的脸庞:“我跟秦寿笙关系好,你吃味啊?”

“没有。”

不承认是吧?不承认也没关系。

叶和欢顺着他的话往下说:“没有就好,我还打算出去玩的时候,给阿笙带点礼物呢,但我不知道该买什么,小姨父,到时候你帮我选,你们都是男的,你挑的他应该会喜欢。”

郁仲骁在烟灰缸里捻灭了烟蒂,俯下身吻她的嘴唇,一边问:“买那么多东西,你拿得动?”

“……”

叶和欢没想到他会突然主动亲自己,愣愣的,随即红着脸败下阵来:“如……如果真的……太多了,那……那就……不买了吧?”

郁仲骁似乎就在等她这句话,话音刚落,他已经放开了她,拿起打火机把第二根烟点上。

还说没有吃味!

更过分的是,居然对她使用男色。

叶和欢努了努小嘴,望着他吞云吐雾,又想恶作剧,趁他不备从他嘴边夺走了那根烟。

手里突然一空,郁仲骁低头,看到的是叶和欢熟练地用食指跟中指挟烟的一幕。

女孩微卷的亚麻色长发洒在他的身上,白皙纤细的手臂在灯光下散发着如璞玉般莹润的光泽,她吸了两口烟,火星幽幽亮起又瞬间湮灭,她转过头轻轻地对着他吹气,微醺的白色烟雾从她的红唇间溢出。

郁仲骁像是受到了某种蛊惑,捏着她的下巴吻了上去。

他一手绕到她背后抚摸她的脊梁,缓缓而下,另一只手则托着她的后颈。

唇齿纠缠间,是新鲜的烟草味。

叶和欢的指间还夹着半根烟,待她反应过来,迅速反手攀住郁仲骁的臂膀,热切地回应着他。

不一会儿,她整个人滑出了被子。

两人动情地拥吻,交换着口中的唾液。

叶和欢分开细长的双腿,往前倾身,骑坐在了郁仲骁的身上,紧紧相贴的两具身体,她圈紧他的脖颈,睡裙的下摆随即被撩起,男人那双粗粝的大手摸上她光滑的大腿肌肤,往返摩挲轻揉。

结束的时候,叶和欢气喘吁吁,腮帮处的肌肉有些酸疼。

郁仲骁摸着她殷红的小脸,他那双深邃的黑眸在动情的时候越发迷人,他平视着她说:“睡觉吧。”

“嗯。”叶和欢乖乖从他身上爬下来,重新钻回了被窝里。

熄灯睡觉前,叶和欢翻了个身靠近郁仲骁,她小心翼翼的声音在黑暗里透着羞赧:“我例假只来三天的,到五号那天应该就干净了。”

郁仲骁不会没听懂她的暗示,他的喉头紧了紧,良久,才低低地嗯了一声。

得到想要的答案,叶和欢弯起唇角,把头靠在他的胳臂边,心满意足地闭上眼,很快呼吸变得轻匀细长。

郁仲骁没有立刻入眠,他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侧过身,看着窝在自己身边的那张模糊的小脸,密密的睫毛,秀挺的鼻梁,微合的红肿嘴唇,忽然伸出手,把她拥入了自己坚实的怀里。

这个动作,在西藏的那一年,他曾想过无数次。

现在,终于如愿以偿。

——

第二天退房,清洁工阿姨在房间清点物品的时候,发现了那张带血迹的床单,用对讲机告诉前台。

对讲机的声音不小,叶和欢清楚地听到那句‘床单脏了’,周围气氛顿时变得微妙起来,她刚想解释是自己大姨妈来了,服务员却回了她一个‘我明白,不会多问’的眼神。

叶和欢:“……”

郁仲骁只当没看到那些暧/昧的目光,脸色如常地问了服务员要赔偿多少钱。

直到坐进车里,叶和欢脸上的红潮还没褪去。

不想让车内的气氛变得尴尬,她边扯过安全带边问:“现在去哪儿?”

郁仲骁发动了车子,他熟练地将车倒出停车位,一个刹车,打转方向盘,越野车驶出地下车库,他才回答她:“不是说要去旅游吗?”

叶和欢眨了眨眼,然后傻傻地点点头。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22】我的工资养你一个应该没问题”↓↓↓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