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75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24】她许愿,郁仲骁,叶和欢,此生不渝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75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24】她许愿,郁仲骁,叶和欢,此生不渝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是叶和欢第一次来北方城市,尽管有郁仲骁在身边,依旧因为陌生而产生了些许迷茫的情绪。

郁仲骁在机场门口招了辆出租车。

上车后,叶和欢趴在车窗边好奇地看外面的夜景,凌晨的街上很空静,没有行人,就连来往的车辆也甚少。

傍晚出发前,叶和欢在网上订好了一家快捷酒店的豪华大床房。

酒店所在位置比较偏静,价位自然也比市区的便宜。

在前台做好登记,走进电梯时差不多十二点半,电梯门刚一合上,叶和欢整个人都靠在了郁仲骁的身上。

“困了?”郁仲骁单肩背着旅行包,左手搂住了她的腰。

叶和欢点点头,精神有些萎靡,两手回抱着他,把脸埋到他的衣服里不想说话。

所谓的豪华大床房,其实房间一点也不豪华,空间很小,设施偏陈旧,但胜在干净,没有潮湿的霉味。

叶和欢进屋后趴倒在床上,闭上眼再也不想动。

迷迷糊糊间,她感觉到被子轻轻盖在了自己身上,然后房间里响起电热水壶烧水跟人走动的声响。

……

叶和欢是被肚子痛醒的。

她捂着自己的小腹,那里一阵阵绞痛,到最后疼得在被窝里弯曲了身子,满头大汗。

郁仲骁被她断断续续的小动作吵醒,伸手开了灯:“怎么了?”

“肚子疼。”叶和欢直接扑进他的怀里,她向来有痛经的毛病,有时候疲劳过度就会发作。

郁仲骁看着她拧紧眉头的样子,小脸苍白,确实不像是装的,他摸了摸她的额头,手心湿黏黏的汗水。

叶和欢有气无力地哼哼:“疼死我了……”

郁仲骁多少猜到应该是痛经问题,他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凌晨2点48分。

低头,发现怀里的女孩闭着眼昏昏欲睡。

郁仲骁替她掖好被子,自己下床穿上衣服,睡觉前烧的那壶开水还保温着,他倒了半杯水到床边,扶起叶和欢喂她喝下,刚要把她放回床上时,发现自己的衬衫被一双小手紧紧揪着。

叶和欢勉强撑开眼,发现他穿戴整齐,气虚地问:“小姨父,你要去哪儿?”

“出去买点东西。”

郁仲骁安抚地亲了亲她的额头:“很快就回来,如果有事打我电话。”

叶和欢点头,松开他的衬衫。

——

酒店附近没有药店,就连便利店也找不到,四周除了灯火通明的马路,都是一幢幢耸立的办公楼。

药是郁仲骁走了大半个小时在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药店买到的。

回到酒店,是凌晨4点13分。

郁仲骁重新插了壶开水,等水开的期间,他拆开药盒,看了说明书确定没副作用后,才扯开一包药倒进水杯里。

水烧开,泡好药,郁仲骁坐到床边,左手托着叶和欢的后脑勺,低声哄道:“喝了药再睡。”

叶和欢并没睡死过去,郁仲骁回来她也知道,听到了开门声,但她犯了懒不想睁眼,有水杯送到嘴边,她立刻配合地张开嘴,即便药的味道很苦,还是一口一口地喝下去。

喂完药,郁仲骁拿了杯子准备起身,精瘦的腰已经被抱住,一颗小脑袋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就像一只生了病求安慰的小猫。

郁仲骁轻抚她的背:“躺床上乖乖睡觉。”

叶和欢收紧自己的双臂,用力环着他的腰不让他走,语气虚弱:“我肚子难受,你陪我,不然我睡不着。”

郁仲骁没再去卫浴间洗杯子。

他掀开被子上/床,把她拥入臂弯里,右手抚上她的小腹:“现在疼不疼了?”

叶和欢把脑袋枕在他的胳臂上:“还有点。”

那只瘦劲有力的大手在她腹部来回抚摸,隔着薄薄的睡衣,她清晰感受到他掌心的温暖。

不知是药效还是心理作用,绞痛感渐渐消失了。

叶和欢发现,只要有他在自己身边,再大的脾气都能烟消云散。

换做以前,痛经难耐,她都会控制不住地砸房间里的东西,或许是想借此发泄心中多年来的积郁,但现在,面对他,连被突然喊醒的起床气都生不起来,他让她做什么,她都会义无反顾地去遵从。

就像刚才他给自己喂药,她喝下去的时候眉头都没皱一下。

叶和欢忍不住又往郁仲骁怀里钻了钻,手攥着他的衬衫,轻声说:“你刚才去那么久,是不是这附近没有药店啊?”

“往前走十几分钟就有了。”郁仲骁说话的声音有刻意的放柔,似怕惊扰到她。

“骗人。”叶和欢一点也不给面子地戳穿他:“我看百度地图的时候,这边明明没有药店。”

郁仲骁背靠着床头,大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她柔软的头发:“那可能是新开的。”

“不可能~”

“不信的话,明天带你去看看。”

叶和欢搂紧了他,含糊咕哝:“你就骗我吧……”

说着说着,眼皮犯沉,睡意袭来,逐渐没了声音。

郁仲骁望着她安静的睡颜,稍稍拥紧了她,然后关上灯,拉拢的窗帘缝隙间,已经泄出晨曦的亮光。

……

叶和欢在郁仲骁的怀里睡了个安稳觉。

五岁后的叶和欢就不喜欢跟人同床,哪怕是韩敏婧也不行,勉强跟人一起睡,会彻夜难眠,以前范恬恬还取笑她,以后结了婚跟老公怎么睡,当时她也有犹豫,但如今看来,应该不需要有这方面担心。

叶和欢睁开眼,外面天已经大亮,透过窗帘能看到太阳的轮廓,将近中午。

她的腰上圈着一条手臂,人也窝在一个宽厚的怀里。

郁仲骁还没有醒。

泻进来的阳光落在他的背上,在雪白的枕头上打出些许剪影,他的半张脸陷在柔软的枕头里,看上去睡得很沉,但呼吸却平稳不乱,叶和欢望着他,忽然觉得前所未有的幸福跟满足。

这种感觉很好。

当她早上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他。

叶和欢抬手想要摸摸郁仲骁的脸,但又怕吵醒他,想到昨晚他大半夜为自己操心,终究是徐徐收回了自己的手。

从郁仲骁的怀里退出来,叶和欢蹑手蹑脚地下了床,去卫浴间里刷牙洗脸,顺便换了卫生棉。

洗漱好出来,发现床上的人还在睡。

叶和欢走过去,小心翼翼地在床边坐下,近距离打量郁仲骁的五官,其实看久了,还是挺帅的……

正当她浮想联翩时,郁仲骁像感应到什么,蹙了下眉头,缓缓睁开了眼。

映入视线里的是叶和欢的笑容。

他没有当即坐起身,他只是抬起手遮着眼睛,刚醒过来的样子颇为懒散,似乎还不愿意起来。

这样的郁仲骁,叶和欢还是第一次见。

她以为他的生活自律到不管前晚多迟睡,第二天某个点一定会起床。

但现在,郁仲骁大有赖床的意思。

叶和欢甩掉拖鞋上了床,掀了他身上的被子催促:“起来啦,太阳晒屁股了,我都饿坏了,你不饿吗?”

郁仲骁慢吞吞地撑起上半身,低沉沙哑的嗓音里透着慵散的磁性:“现在几点了?”

“十一点半。”

叶和欢跪坐在他对面,轻推了推他的肩膀:“快去刷牙吧,我上网查查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

刚打算下床,小手被他拉住了。

叶和欢的视线看过来。

郁仲骁靠在床头没有动,他稍低着头,正握着她的手把玩。

突然发现刚醒过来的男人有那么点可爱……

叶和欢凑过去,亲了亲他的嘴角,红扑扑着小脸,像个大人教导小孩的语气:“不准再赖床,再晚点真没什么东西可以吃了。”

郁仲骁突然放开她的手,长臂一捞,把她抱住了。

猝不及防,叶和欢跌进他的怀里,呼吸间,满满都是他的味道,让她感到异常的踏实。

郁仲骁手臂慢慢使劲,把脸埋进了她的发间,闻着那股柑橘的香味,低低的声音:“肚子有没有好点?”

“……”叶和欢有点不适应这个拥抱,现在她觉得,郁仲骁有些不正常。

冒着青茬的下巴蹭着她的脖颈,痒痒的。

叶和欢抬起手回搂着他,嘴里说着:“已经不疼了,你起来吧,我真的好饿,想去吃午饭。”

“嗯。”

但他却没有松手。

叶和欢没再开口催促,任由他抱着自己,片刻后,郁仲骁才放开她起身去了卫浴间。

转过头看到凌乱的大床,叶和欢突然心情大好地拎起被子开始整理。

——

中午,两人去吃了哈尔滨本地的特色菜。

从餐馆里出来,叶和欢很自然地拉住身边男人的大手,走到人多的地方,郁仲骁把她护在里侧,避免被人推撞。

十月份的哈尔滨,气温在十几度徘徊,路上行人已经穿上长袖。

看不到雪雕,叶和欢心里失望,回到酒店,她又打开电脑百度哪个旅游景点好玩,过了会儿,兴致勃勃地转过身道:“我们下午去极乐寺吧!”

考虑到她的身体,郁仲骁打算在酒店休息一天。

“我已经没事了,不信你看!”叶和欢跑在他面前,又是蹦又是跳,完全不复昨晚病怏怏的萎靡样。

郁仲骁在网上看了关于极乐寺的介绍,确定去那里不会太累后才答应前往。

……

国庆节,各大景点皆人满为患,到处都是从四面八方而来的旅客。

叶和欢并不是佛教信徒,但这次她却跟在一个老太太后面,有样学样地买了蜡烛跟佛香,人家怎么做她也怎么做,见人家点香,她发现自己没打火机,立刻乐颠颠地跑到郁仲骁跟前伸手:“打火机拿来。”

郁仲骁对这些也不感兴趣,没跟她一起挤在那些老太太堆里,站在不远处人少的地方,点了根烟等她。

见她要打火机,左手从裤兜里拿出来,打火机在他的手里。

叶和欢拿过来后又兴致勃勃地跑了回去。

有个老太太还跟她搭话,下巴努了努在那抽烟的郁仲骁:“小姑娘,那是你男人啊?”

叶和欢也回头看了眼郁仲骁,他今天穿了件黑色外套,如青松般挺拔的身姿,怎么看怎么吸引人眼球,她下意识点点头。

“那你可以去许个愿,就许姻缘的,别人都说这座寺庙挺灵的。”

郁仲骁刚抽完一根香烟,把烟头丢进垃圾桶,那边,叶和欢已经走过来,他问:“都弄好了?”

“嗯。”

“那走吧。”郁仲骁转身要去别处。

叶和欢却拉住了他:“你再等我一会儿,有个老太太不识字,她想去那里面许愿,让我帮她写内容。”

郁仲骁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个老太太在跟他们善意地微笑。

他倒没不耐烦,只是嘱咐她自己注意安全。

叶和欢跟着老太太进去,买了环香,又去写了红布条绑在环香里,付好钱后让人挂在那些许了愿的环香中间。

红布条随风摇曳,上面写着十个毛笔字——

郁仲骁,叶和欢,此生不渝。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25】她偷偷跑去药店买了避孕药”↓↓↓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