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77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26】你会画画,怎么不告诉我?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77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26】你会画画,怎么不告诉我?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叶和欢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酒店的大床上,外边天色灰蒙蒙的,临近傍晚。

卫浴间里传来哗哗的水流声,是郁仲骁在洗澡。

看了看时间,下午四点多。

叶和欢又躺了会儿,彻底清醒后才下床,轻手轻脚地走到卫浴间门口,抬手碰了下半毛玻璃门,发现只是虚掩着,洗发水的香味从门缝间飘出来。手上稍稍用力,在门被推开的刹那,她抿了抿唇角,讪讪地收回了手。

郁仲骁冲完澡出来,他只在腰间围了浴巾,发现叶和欢坐在椅子上看电视,擦拭头发的动作微微一顿。

“洗好啦?”叶和欢扭头,笑眯眯中又带了两分谄媚。

郁仲骁没料到她已经醒了,冷不防瞧见她,有瞬间的怔愣,随即又恢复如常,反问她:“醒多久了?”

“没多久,今天爬山我也出了汗,你洗完那换我了。”

说完,叶和欢伸了个懒腰,不再去看他结实的麦色胸膛,站起来去拿换洗衣物。

郁仲骁忽然转过头问:“那个……已经走了?”

“是啊,这不三天了嘛。”叶和欢蹲在旅行包前边,漫不经心地回答。

这几天,每当叶和欢想洗头洗澡,郁仲骁都不让,比起她的各种不忌讳,他是各种事不允许她做,连喝水也要管着。

对女性经期应该注意的事,他了解的似乎比她还彻底。

叶和欢坐在马桶上,看了看內褲上的卫生棉,干干净净,没了大姨妈的踪迹。

脱光衣服进淋浴间前,她似想到了什么,对着镜子前后左右照了照,最后视线落在自己的胸上。

忍不住用手掂了掂,分量还是蛮足的嘛……

叶和欢洗好澡,拿过浴巾从腋下绕了一圈裹住,用毛巾裹着湿发,顶着印度阿三的形象跑出来:“我洗好啦!”

郁仲骁已经穿好衣服,坐在她刚才的位置上看电视,听到动静回转过头来。

首先闯入他视线的是叶和欢那双白花花的长腿,随着她蹦跳走动,那块浴巾仿佛下一秒就会掉落在地,一阵清淡的香气也被她从浴室里带出来。

“水有点凉,冷死我了。”叶和欢瑟瑟发抖,小手抓着身上的浴巾,光脚在房间里跑来跑去。

郁仲骁把遥控器放下,从椅子起身:“我去楼下抽根烟,你换好衣服自己下来。”

“等等我呗,我马上就好了。”叶和欢连忙跑去翻旅行包。

“记得把头发吹干。”

交代完这句话,郁仲骁拉开门出去了。

房门‘砰’的一声合上,叶和欢手里还拎着衣服,不满地嘟了嘟小嘴,这人,连等她一两分钟都不愿意!

——

叶和欢从电梯出来,果真看到郁仲骁站在门口抽烟。

他的左手抄在裤兜里,右手夹着根香烟,挺拔的背影里透出几分悠闲来。

忽然想吓他一吓,叶和欢放轻脚步走向他,距离他只有几步远时,郁仲骁似有察觉,回过头来。

他嘴边噙了极浅的笑:“想做什么?”

叶和欢将举在半空的爪子背到身后,抿了下唇角,淡淡地道:“不做什么。”

“晚上打算吃什么?”郁仲骁掐了烟问她。

这家快捷酒店只提供早餐,午饭跟晚饭得住客自己解决。

叶和欢晃到门口,朝四周张望了下,没有找到像样的餐馆,砸吧了下嘴,真有够偏僻的,扭转过头:“这附近有——”

剩下的话哽在了她的喉咙里,因为她发现,郁仲骁正低头看着自己。

小脸蓦地一红。

叶和欢先审视自己的穿着,红色镂空宽松针织衫,蛇皮纹九分小脚裤,衣服没穿反啊,她抬起头问:“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吗?”

郁仲骁已经收回自己的视线,若无其事地说:“没什么不对,走吧。”

“那你为什么盯着我看?”叶和欢跟上去。

郁仲骁伸手,直接攥住她的左手腕,牵着她走在人行道上:“怎么那么多问题。”

他的神情淡淡,但叶和欢却从他的话里读出了一种叫作‘不好意思’的情绪,她故意拖长了音:“哦,原来你在偷看我啊!”

紧跟着佯作凶恶地道:“说,你干嘛偷看我?”

郁仲骁捏紧她的手,眼睛看着前方,慢声慢语地说:“想看就看了,没有为什么。”

叶和欢被他一本正经说出的那句‘想看就看了’戳中心底某个G点,手背上是他掌心的温暖,突然好想把这个偶尔会厚脸皮但又极易脸红的男人藏起来,只属于自己一个人,每天傍晚都能像现在这样,牵着他的手在夕阳下踱步……

——

两人走了十几分钟,看到路边一家寻常的小餐馆,也没挑剔,直接进去点菜吃饭。

吃完饭,没急着回酒店,叶和欢拉了郁仲骁沿着那条马路散步。

北方跟南方在风土人情方面存在很大差异,不同于南方城市的通宵达旦,北方很多店铺在天暗下来后早早就关了门,十字路口的斑马线,也不像江滨城市那样人来人往的簇拥,但走在这样的路上,却让人生出了几分安宁的心境。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条比较热闹的长街。

叶和欢看到一家糕点店,是本地有名的老字号,她拉着郁仲骁进去。

迎面而来一阵甜腻的糕点香味。

叶和欢立即松开郁仲骁的手跑过去,弯腰隔着展示柜的玻璃看那些卖相好看的糕点。

“想吃这个?”郁仲骁已经站在她的身旁。

叶和欢点头,眼睛一瞬不瞬盯着糕点,用手在玻璃上指了指:“这个,这个,这个,还有那个。”

买好糕点出来,她迫不及待地拆开一包,捻了一小块放进嘴里。

郁仲骁低头看她:“味道怎么样?”

“还不错。”叶和欢捻了一小块递到他嘴边:“尝尝看。”

“我不吃甜食。”

叶和欢没勉强他,自己吃了糕点,然后搂着他的手臂拿那碗银耳红枣汤开涮:“那上次在你家怎么又吃了?”

郁仲骁说:“偶尔吃一点可以接受。”

叶和欢刚想反驳说‘我刚给你吃的也不多呀’,余光里瞟见旁边店铺门口摆着的摊位,被一条黄色格纹围巾吸引注意力,她拿过来摸了摸,软软的很舒服。

老板正准备关门,瞧见有客人,也不热情相迎,只是随口提了句:“初羊毛的,再冷点就可以围了。”

叶和欢在脖子上围了两圈,回头问郁仲骁:“好看吗?”

她的皮肤很白,那张小脸在黄色的映衬下更显眉清目秀,有种娴雅的气质,郁仲骁伸出手,替她撩开有些乱的发丝。

面对叶和欢期待的目光,他的眼神也变得温柔,点点头:“好看。”

她立即眉开眼笑,转身问了老板价格,不忘讨价还价,觉得价格合适了才买下来。

老板看她长得漂亮又有礼貌,找钱的时候,又指了指旁边那排男士围巾:“要不要给你男人也买一条?”

叶和欢回头,郁仲骁没有走进来,他站在店门外等着。

手里捏着他的皮夹,叶和欢趴在柜台上问老板:“那你觉得他围什么颜色的好看?”

“深灰色吧,这条就挺适合的。”老板拿过来一条围巾。

叶和欢看着围巾,忽然抬头问老板:“这个是不是可以自己织啊?”

老板点头,还给她指了指旁边那框线,说是可以免费教她织法,叶和欢来了兴致:“那我买线好了!”

……

郁仲骁等了良久都不见人出来,刚要转身进去,门开了,叶和欢从里面跑出来:“来了来了!”

她蹦过来,挽住他的手臂,仰头笑嘻嘻地问:“是不是等急了?”

郁仲骁看向她手里那鼓鼓的黑袋子:“什么东西?”

“就是些线,无聊的时候可以织着玩玩。”叶和欢含糊地说,又晃了晃他的胳臂:“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

回酒店的路上,叶和欢看到在路边作画的画师,被那些肖像艺术画吸引得挪不开脚步。

有个跟她差不多年龄的女孩正坐在那,画师正捏着她的下巴凑近观察她的脸。

叶和欢扭头对身边的男人道:“我也想画一幅。”

郁仲骁站在一旁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些画师的动作,却在叶和欢跃跃欲试着坐过去时,他伸手拦住她,拖着她往前走了几步:“现在几点了,等你画好得凌晨。”

“我看他们画的挺快的。”叶和欢不甘心,觉得自己这张脸不画一幅真是可惜。

“不是说要回去织围巾的吗?”

被郁仲骁一提醒,叶和欢才想起自己的计划,不再热衷于作画,主动拉着他加快脚步:“都九点了,快回去吧。”

郁仲骁问:“不画画了?”

“嗯,今天太晚了,其实也不急,我打算明天吃完饭再过来画。”

郁仲骁:“……”

——

一进酒店房间的门,叶和欢蹭掉鞋子上了床,一股脑地把袋子里的线团跟毛衣针都倒在床上。

回想着老板教她的织法,拿起两根针认真研究起来。

郁仲骁进门后,他倒了杯白开水,喝完后把空水杯放回桌上,点了根烟,靠在书桌边沿看着床上顾自己忙活的人儿,没去打扰她,静静抽了几口烟,然后走去沙发椅边坐下,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

电视里在播哈尔滨本地的新闻,郁仲骁调了台,换成讲北方某地方习俗的节目。

看了会儿,兴趣不大。

一根烟燃到了烟蒂,他按灭在烟灰缸里,转过头去看床上的叶和欢。

她盘膝坐着,露着两白白的小脚丫,低着头,橘黄的灯光下,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落了两扇阴影,此刻小脸上表情严谨,一手捏着一根毛衣针,小手指勾着那股线,织了几针又拆掉,似乎怎么都不对,反反复复地折腾。

郁仲骁又点了支烟,吐出一口烟雾后,他站起了身,走到书桌边停下。

似百无聊赖,打开抽屉翻看。

里面放着一张关于酒店房间的价格表,他拿起来,纸的背面是空白的,眼角余光下瞥,抽屉里还有一支圆珠笔。

拿着纸跟笔重新坐回沙发椅,郁仲骁交叠了长腿,倾身往烟灰缸里弹了下烟灰。

青白色的灰烬纷纷扬扬,露出忽明忽灭的火星蒂头。

……

叶和欢织好一小段,发现又出现漏针,有些丧气,发现织围巾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揉揉泛酸的后颈,刚准备拆掉重来,抬起头时瞟见了坐在那的郁仲骁。

他的腿上搁了一张纸,稍低着头,嘴边叼着烟,正拿了支笔在纸上面涂涂写写。

叶和欢拿过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晚上10点24分。

把针跟线推到一旁,叶和欢跳下了床,直接扑过去,双手环住郁仲骁的脖子,往他怀里扎:“在写什么呢?”

她的动作太突然,郁仲骁想要拿开燃着的香烟已经来不及。

滚烫的烟头碰到雪白纤细的手臂,疼得叶和欢一声惨叫,下意识捂住被烫到的地方:“疼死我了!”

她的眼圈顿时湿红了。

郁仲骁把笔跟纸往旁边一放,香烟被丢进烟灰缸,立即起身去卫浴间拧湿毛巾。

等他拿着毛巾出来,看见叶和欢正安静地窝在沙发椅里,右手捂着左手臂,左手里却拿着那张价格表在看反面。

郁仲骁径直走过去,用湿毛巾覆在她烫红的位置,一边对她说:“别动,忍着点。”

叶和欢委屈又哀怨地望着他,吸了吸鼻子:“你干嘛无缘无故烫我?”

“你不突然跳过来,至于烫到吗?”

疼痛感逐渐消失,丝丝凉意渗进身体里,她瘪了瘪小嘴:“明明是你心不在焉才会烫到我,现在还怪我。”

郁仲骁又去卫浴间拿了牙膏,替她涂在烫伤处。

叶和欢就近盯着他的脸庞,在郁仲骁脸上找到了担忧跟关心,心腔内被温暖填充,她又扭头看向那张价格表,拿过举到他的跟前:“你会画画,怎么不告诉我?”

郁仲骁收起牙膏:“你又没问。”

“那我说要画画的时候,你干嘛也不说?”

叶和欢又趴在了郁仲骁的背上,一手圈着他的脖子,一手看着价格表后面的素描,不就是自己坐在床上织围巾的样子,像揪着了他的小辫子,在他耳边呵着气说话:“你这个人就是这样,看上去老老实实的,其实最坏了。”

郁仲骁反手拍了拍她的屁股:“我去放毛巾,乖乖下来。”

叶和欢真的松了手,抬头看着他站起来,在他拿起毛巾跟牙膏时,她突然开口:“你再给我画一幅呗。”

郁仲骁抬眼看她,见她目光真挚,他也放柔了语气:“你想画什么?”

“你先去放东西吧,我等着你。”

目送人进卫浴间,叶和欢立即从沙发椅下来,她转身拉上了窗帘。

……

郁仲骁走出卫浴间,当他看到站在房间里的女孩,脚步不由一顿。

叶和欢已经脱了九分裤,毛衣也正被她脱下,身上只剩下黑色的內衣,她背对着卫浴间这边,把长发拨到右侧胸前,两手伸到后面去解內衣的扣子,但怎么解也解不开,她撇过头去瞧,却看到了站在那的郁仲骁。

她的脸颊微红,那双明亮的猫瞳望着他:“我解不开,你快来帮我看一看!”

说完,叶和欢又低头去瞧內衣扣子,嘴里咕哝:“怎么弄不开,以后再也不买她家內衣了……”

等了会儿,没等来帮手。

叶和欢刚想抬眸催促,映入视线的是那抹近在咫尺的深色衬衫。

郁仲骁恰巧走到她的身后。

两人挨得比较近,叶和欢的肩膀似乎有触碰他的衬衫,耳畔边是郁仲骁沉沉的声音:“干嘛脱衣服?”

“画画啊。”她说得理直气壮。

片刻沉默,郁仲骁低声说:“画画要脱衣服?”

“我想画那种全身的,不是说艺术的最高境界就是祼體画吗?”

“解不开?”郁仲骁的嗓音拂过她的耳畔边。

叶和欢突然有些羞赧,一双修长好看的大手已经从她手里接过文/胸扣。

不经意碰到他温热的手指,叶和欢红着脸收回手,一动不动地站着,她的牙齿在嘴里咬着下唇,身体敏感地感觉到郁仲骁手上每一个动作。

然后,肩带一松,內衣不再那么服帖着她的身体。

胸口没了束缚,顿觉没安全感,叶和欢反手想接过內衣扣,一边问:“好了吗?”

身后的男人却没放手。

叶和欢的心跳有些加快,手还搭着他的手背,她稍稍偏头,才发现郁仲骁离自己很近,他稍低着头,两瓣薄唇几乎要碰到她的额头。

这样的动作,充斥了欲拒还迎的曖昧。

喉咙有点发干,脑门突地一热,叶和欢说:“想不想摸一下?”

“摸哪儿?”郁仲骁鼻间的气息扫过她的耳背,带着灼烧的热度跟痒意,低到像在跟她喃语的性感嗓音。

三个字脱口而出,待反应过来,他又觉得这不是自己该说的话,有种……衣冠禽兽的感觉。

正常情况下,不是应该拿过衣服给她披上的吗?

可是他刚才做了什么?

正准备放开內衣扣,手却被她牢牢握住,稍稍往前带,掌心是她细腻莹白的背脊。

郁仲骁没甩开她的小手,突然不愿意就此松开,任由她带着自己绕到前面,清晰地感受到她怦怦的心跳。

叶和欢忍着忐忑道:“应该知道尺寸了吧?”

郁仲骁还没给出答案,另一只手已经被抓着滑过她平坦的小腹,隐没在她的小裤里。

叶和欢忽然回转头,勾下郁仲骁的脖子,将他牢牢吻住了。

郁仲骁很快就回应她。

狂热的亲吻着彼此,怎么都觉得不够,叶和欢步步紧逼,郁仲骁一个不慎,被她压倒在了床上。

衬衫被乱动的小手从皮带里抽出来,郁仲骁双手后撑着床想起身,叶和欢已经跨坐上来,郁仲骁怕她摔到磕到,搂着她的腰戏谑地问:“不画画了?”

叶和欢圈住他的脖子,急吼吼的样子:“我有点难受,还是先做吧,做完再画也是一样的。”

郁仲骁看着她红红的脸颊,突然被她的模样逗乐,在她身上完全找不到女人的矜持,哪怕是假装的也好,她却像一头色急的小蛮牛横冲直撞。

叶和欢见他不动了,连声催促,却听到他沙哑粗重的声音:“没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

“那我扮演男的好了——”说完作势又要来压他。

郁仲骁牢牢按住了她的肩头:“别动。”

叶和欢的身体没再乱动,手却不老实地伸下去,有些事一回生两回熟,第三回已经摸着了一些门路,她刚搓捏了几下,小手已经被握住举过了头顶。

“例假真的走了?”郁仲骁呼出的热气喷在她的额头。

叶和欢点头。

郁仲骁不再有所顾忌,他握着她乱动的小手,另一手慢慢褪去她的小裤,低头间,轻声道:“如果痛了就告诉我。”

因为他的交代,叶和欢心生紧张,恢复自由的双手下意识环住他的身体。

【具体内容因为扫黄打非已被河蟹】

一切重新归于平静……

叶和欢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却又贪恋这种沉重的温度,她偏过头,从枕头里露出半张小脸,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郁仲骁把头埋在她的发间喘息,他的呼吸声很重,大手有一下没一下轻抚着她香汗淋漓的后背。

房间内光线昏暗,很长一段时间,两个人保持着这个姿势,谁也没有动一下。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郁仲骁低头亲吻那削瘦的肩膀,吻慢慢上移,他轻吻她殷红的脸颊。

叶和欢偏过头,主动跟他接吻。

两人吻了会,余韵过去后,郁仲骁的手臂撑起了身子。

当他拔出来的瞬间,叶和欢短促地轻叫,她转过头去看他,郁仲骁正在把那个轻薄黏湿漉的套子退下来,察觉到她的注视,郁仲骁抬头朝她看过来,叶和欢立即闭上眼,把脸钻进了被窝里。

郁仲骁瞧见她这副害羞的样子,倒是笑了笑。

凌晨2点35分,叶和欢被郁仲骁抱着去冲了澡,她全身软绵绵的提不起力气。

床单被卷拢丢在地毯上。

叶和欢瞥了眼,看到一点点的红色,应该是她的血。

再回到床上,郁仲骁下意识把她抱进怀里。

叶和欢窝在他身前,突然间没了睡意,她见郁仲骁闭了眼呼吸平顺,轻轻地唤他一声:“睡着了吗?”

郁仲骁含糊地嗯了声,没有睁眼。

“明明没有睡着。”叶和欢戳了戳他的胸膛,语气哀怨:“你也不关心关心我,可能我哪里不舒服呢!”

郁仲骁握住她乱戳的手指,似乎真的累到不行,手臂跟着收紧,冒着青色的硬硬下巴抵着她的头,像是无奈地叹了一声,低低的嗓音响起在寂静的房间里:“你不是很爽吗?”

“……”

叶和欢小脸通红,反驳:“你才爽,疼死我了,你净把我当充气/娃娃折腾,一点也不顾忌我的感受!”

“嗯,原来充气/娃娃还会大声喊‘Fuck/me!Fuck/me!’。”

当他一本正经说出‘Fuck/me’,叶和欢连脖子也红了,死不承认,还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道:“小姨父,我发现你变了,以前你不是这样的,是不是你们男人在得到后都会暴露本性?”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29】一个女孩子说这些话害不害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