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78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29】一个女孩子说这些话害不害臊?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78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29】一个女孩子说这些话害不害臊?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仲骁搂着她,让她靠在自己的肩窝里,他又低声问她:“我以前是怎么样的?”

“反正不是现在这样的!”

郁仲骁没有接话。

良久,小小的房间里静悄悄的,叶和欢轻轻‘喂’了一声,听到他的回应:“……嗯。”

又装睡。

好歹这是她第一次,这人表现得这么淡定,男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为表自己的生气愤怒,叶和欢抬起那条箍在身前的修长手臂,狠狠咬了一口,然后她白嫩的臋也重重地挨了一下。

她放开他的同时,故意凄惨地假哭起来:“操完爽够就开始嫌弃我,你个臭男人,没良心,无情无义!”

郁仲骁对叶和欢嘴里不时蹦出这类露骨的词汇感到无语又无奈,她在床上的反应生涩却又毫不做作,最初的忐忑紧张消失后,她变得无比热情,热情到在这一场情事里随时随地都会从他手里夺去主动权。

这样的反应说不上不好,单从男人的劣根性来讲。

郁仲骁的大手抚上她柔软的腰肢,稍稍用力地一掐,嗓音低沉有磁实:“一个女孩子说这些话害不害臊?”

叶和欢委屈地瘪了瘪嘴,拿话顶回去:“这会儿嫌我不害臊,刚才你用那种姿势骑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我会害臊?”

郁仲骁:“……”

见他又不说话,叶和欢自己先给自己脚边放了个台阶:“虽然开始有点痛,但后来还是蛮舒服的。”

房间里突然一声‘啪’,叶和欢只觉得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里。

是郁仲骁伸手把灯关了。

然后听到他下命令一样的声音,言简意赅:“睡觉。”

“我话还没说完呢——”

叶和欢作势就要起身去开灯,横过去的纤细手臂却被一把攥住,郁仲骁把她更紧地抱住,在黑暗里,叶和欢感觉到他的下巴扫过自己的眼睑:“大半夜有什么好说的,安静睡觉。”

“可以说的多了去。”

那张小嘴还叽叽喳喳在他耳边:“做完之后,你都没问我什么感觉,还有你对我的想法,也可以说一说啊!”

“就像你买了一件东西,回到家试用后难道没有不应该评价吗?”

郁仲骁的声音极低:“评价什么?”

叶和欢觉得这个男人真有点木,忍不住提醒他:“当然是评价用起来好不好,譬如买双鞋子,得说明大小合不合适。”

郁仲骁并不是没点想法,那种食髓知味的感觉仿佛还在,当他慢慢进/入她的身体,被她紧致的内壁牢牢含住,明明已经撑到了极致,在他用力的时候却还能吞/含他更多,直到彼此的身体不留任何空隙,想动一动都会觉得费力。

但他素来不擅长哄女孩子开心,哪怕对方是自己心爱的人,更不是那种会拿床上的事来开启聊天话题的男人。

叶和欢看他问完一句后又没了下文,也没再硬逼着他说什么,只是在他的怀里辗转了个身。

她伸出手拽着他的背心,头贴着他的胸膛。

闻着郁仲骁身上健康的男性体味,柔着声说:“我可把自己给你了,你以后得好好对我,知道吗?”

她的语气透着一丝的不安。

郁仲骁搂紧了她,摸黑在她的额头轻轻落下一吻。

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叶和欢从这个吻里感受到他对自己的珍视跟在意,她闭上眼,弯着唇角沉沉睡去。

——

第二天,叶和欢睡到中午才起来,全身都有些酸,下面也有些肿痛。

郁仲骁考虑到她的身体,下午没有再去太远的景区,只是带着她逛了哈尔滨的市区,买好郁老太太交代的一些特产。

晚上回到酒店,橘黄色的灯光下,两人再度拥吻在一起。

【具体内容因扫黄打非已被河蟹】

就像两块异性的磁铁,相互吸引着对方,不记得是谁先主动的,只是不知餍足地交换着彼此的口液。

对长年禁/谷欠的男人而言,一旦开了荤短时间内会急于宣泄跟抚慰自己身体里积压的谷欠望;对于初尝情事的女人,则对性充满了好奇,忍不住想要去探索更多……

这次两人没浅尝辄止,折腾了一晚上,直到天际放亮才消停。

当郁仲骁射在自己身体里,叶和欢不可遏止地颤抖,无法形容这种心情,就像原本空虚的世界被瞬间填满。

两人睡到自然醒,已经是翌日正中午。

10月7日,国庆节的最后一天。

他们没有再在哈尔滨逗留,拾掇好自己后退了房,吃完午饭去了机场,坐下午的航班回B市。

晚上7点多,飞机降落在B市的机场。

走出机场,对这个城市,叶和欢有种隔世再见的错觉。

郁仲骁送她回了大院。

在门口告别时又出现依依不舍的画面,郁仲骁坐在车里,目光温柔地望着她:“我在这里看着你进去。”

叶和欢喔了一声,一步一回头地走走进了大院。

——

8号上午,叶和欢回了学校。

至于她国庆期间消失的那几天,跟叶纪明的解释是,跟大学室友去了北方旅游。

叶纪明看到那些哈尔滨现做的特产,又见她风尘仆仆的样子,倒也没生疑,只是嘱咐她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早上还让勤务兵开车送她去学校。

哪怕休息了一夜,两晚的放纵,加上舟车劳顿,叶和欢的身子骨还是有些酸,但好在起色还不错。

看着窗外倒退的街景,想起这趟哈尔滨之行,她还是觉得像做了一场浮华光影的美梦。

叶和欢回忆起两人在床上的激烈缠绵,不禁红了小脸,她也清楚意识到,她跟郁仲骁的关系,在郁仲骁进/入她身体的那刻开始,真的再也没了回头路。

……

叶和欢上午没课,直接拎着大包小包回了宿舍。

她是第三个回来的,宿舍里只有鸭子跟另一位室友周蔓,周蔓性子文静,平日里在宿舍也不怎么说话,跟叶和欢的关系一般。

叶和欢在每位室友的桌上都放了从哈尔滨带回来的小礼物。

“看上去心情很不错嘛!”鸭子看出叶和欢有了些变化,拖过来椅子贼兮兮地问:“现在几垒了?”

周蔓听到这边动静,从书上抬起头望过来。

叶和欢把一块糕点塞她嘴里:“吃都堵不住你的嘴!”

“瞧这小模样,看来真的发生了点什么!”鸭子看着她微烫的脸颊,越发笃定自己的猜测。

叶和欢红着脸瞪了她一眼,一副懒得理你的表情,把包里的东西拿出来分门别类放好。

鸭子吃多了糕点,拿过一筒卷纸跑去厕所。

宿舍里一时只剩下叶和欢跟周蔓。

叶和欢正准备爬上/床睡会,然后去吃午饭,周蔓却走过来,说是有话对她说。

……

其实刚才进门,叶和欢就发现周蔓脸上写着有心事,但没想到跟自己有关,却也猜不到是什么事。

她们两人虽然是室友,要说交集还真的没有。

叶和欢跟着周蔓去了阳台。

“什么事?”

周蔓转过身看着她说:“你能不能去看一下陈浩?”

叶和欢挑了下眉,不知道这唱的又是哪一出。

周蔓捕捉到叶和欢脸上的困惑,她没跟叶和欢兜圈子:“前两天陈浩跟人打架,伤到了肋骨,现在还在医院。”

当她以为叶和欢会询问陈浩情况时,叶和欢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

“你真的一点也不关心吗?”见叶和欢要进去,周蔓急急地拦住她。

叶和欢看她这副样子,心里已经大致明白了,她耸了耸肩:“听你这么说,说明他已经没什么事了,这几天玩得挺累的,我去睡一觉。”

周蔓在她背后说:“他是因为你才会跑去喝酒,要不是喝醉了也不会跟人打架。”

见叶和欢顾自己解鞋带,无动于衷,周蔓看不下去,走到叶和欢的面前:“既然不喜欢人家,当初又何必接受他的心意?你现在这样子,跟玩弄别人的感情有什么区别?”

一个罪名扣下来,叶和欢也有些不高兴,直起身道:“你自己喜欢他就去追,不要把我扯进去。”

“……”

周蔓的脸色变得很精彩。

叶和欢甚至能想象这国庆七天假,周蔓没有回家,而是围着陈浩打转,在陈浩出事后,恐怕更是恨不得化身为三头六臂照顾陈浩。但这些跟自己又没有什么关系,该说的她都已经说了,不管是对陈浩还是周蔓。

周蔓有些羞恼也有些生气,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心思被戳穿,还因为叶和欢对陈浩的漠不关心。

在她看来遥不可及的人,到了叶和欢这里,直接降级为路边摊上摆着的廉价物品。

叶和欢见周蔓怔怔地杵在那,也没再理会她,拿了手机爬到上铺。

躺下的时候,叶和欢忍不住感叹——

要是自己也像周蔓这样,郁仲骁早不知道跟哪个相亲女再婚去了,哪还有自己什么事……

——

中午,叶和欢接到秦寿笙的电话,两人在西苑食堂碰面吃饭。

秦寿笙姗姗来迟就算了,怀里还抱着他养的沙皮‘桂花’,‘桂花’戴着黑色鸭舌帽,一副墨镜架在塌塌的狗鼻子上,一人一狗还穿着亲子装,人瘦不拉几,狗肥不隆咚,这样的出场方式吸引了不少来往的学生。

“累死我了!”秦寿笙爬上台阶已经气喘吁吁。

叶和欢伸出手指,戳了戳‘桂花’的脑门,冷冷一笑:“这狗日子过得比人还惬意,还真会享受。”

秦寿笙拍开她的手,把狗护得紧:“不准欺负我狗儿子!”

叶和欢嗤了一声以表不屑,转身先上楼,秦寿笙立马抱着肥硕的狗跟上来。

点完菜,两人选了个角落坐下。

“现在想见你一面都整得跟见老佛爷似的,有了男人就是不一样阿!”

叶和欢不在意他酸溜溜的语气,纯当作是嫉妒:“那你也去找一个,就不用跟你狗儿子相依为命了。”

秦寿笙看她春风得意的德行,问她:“看上去心情很不错阿!”

“嗯。”

“国庆跟他出去了?”

叶和欢抬起头。

秦寿笙撇了撇嘴角,抱着狗懒散地靠坐着:“说跟室友出去玩,也就骗骗你家里。”

“十一那天我跟他回家了。”

“哪个家?”

“丰城,他父母的家。”

“……”

秦寿笙无言以对,翻了个白眼,他以为脑子不好使的只有跟前这个思春少女,没想到另外一个也被门夹了。

叶和欢在桌子下踹了他一脚:“你几个意思!”

“就是佩服你们胆子大呗~”

“能不能别用这种语气,我听了想扇你。”

秦寿笙欠揍地抖着二郎腿,斜眼打量叶和欢的脸,看了会儿才懒洋洋地开口:“反正你现在是钻了牛角尖,我说什么都没用。”

说着,他突然停顿了下,眼神变得有些古怪:“你们国庆出去,没干什么事吧?”

“我们做了。”叶和欢没隐瞒他。

秦寿笙的脸色就跟吃了苍蝇一样难看,想训她,但碍于周围人多,只能压着声道:“你是怎么想的啊你?就从咱们军训那一天算起,算足了你们也才在一起半个月,你对他了解多少,什么都还没弄清楚呢,你就敢跟他上/床?”

“你别老危言耸听,他要是不好,我外公也不会那么喜欢他。”

“也许是装的呢,这年头,谁出去不戴几张面具。”

秦寿笙哼哼:“你这么嫩的菜根子,他都啃得下口,从这事上来说,我就不觉得他是多好的人。”

“这事不怪他,是我逼他的。”

“这还能逼?要是对你没那点心思,单靠你恐吓几句,他底下那东西硬得起来吗?”

叶和欢把纸巾揉成团砸过去:“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下流?”

有食堂阿姨端着菜过来,两人纷纷闭了嘴。

过了会儿,秦寿笙才幽幽地问:“做的时候他有没有戴套?你年纪还这么小,最好不要吃药,要不然他是快活了,以后遭罪的是你,吃出个不孕不育来,以后你老公铁定在外面给你养小三。”

“他对我好着呢,根本不舍得我吃药。”

叶和欢抿了抿唇角,想起郁仲骁,小脸上露出甜蜜来:“就算我真不会生,他也不会不要我的。”

“你还真想嫁给他啊?”秦寿笙一脸便秘的表情:“玩玩倒是可以,要真的认真起来,我有没有提醒过你,到时候你家里会答应吗?你去他家里,他爸妈应该也不知道你是他前妻的外甥女吧?”

叶和欢不语。

秦寿笙就知道自己猜着了,他叹了口气,说:“有时候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他。”

“阿笙,我是真的很爱他。”

她用的是‘爱’字,而不是‘喜欢’,那样郑重的口吻,秦寿笙有生之年第一次听到。

秦寿笙沉默,良久才烦躁地挥了挥手:“我不管了不管了,随你们折腾去,反正你家里早晚会知道。”

叶和欢知道他是不反对自己了,立即谄媚地把那盘虾移到他的面前。

秦寿笙哼了一声,拿起虾仁递到‘桂花’嘴边。

食堂阿姨又端了酸菜鱼过来,叶和欢屁颠颠地去盛了两碗饭,刚一坐下,秦寿笙忽然抬起头说:“对了,3号那天,我妈去看了趟疗养院。”

叶和欢夹菜的动作一顿,随即又恢复如常,只是平静地应了一声:“是吗?”

“我妈说,婧姨的情况有好转,还把她认出来了。”

“那不是很好嘛?”

“你不打算去看看她吗?”秦寿笙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虽然说那啥,但毕竟是你妈。”

叶和欢往饭碗里舀了一勺汤,说得云淡风轻:“我要是去了,好了也得把她刺激得再次病发,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秦寿笙张了张嘴,终究没再劝下去。

——

吃完饭,叶和欢就跟秦寿笙分道扬镳,她去宿舍拿了书,然后跟室友去上课。

中途下课铃声刚响,手机震了震,是郁仲骁的短信,问她有没有在上课。

叶和欢把手放进抽屉里,悄悄回了短信,说刚上完一节课。

郁仲骁的短信过来——【方便接电话么】

叶和欢觉得自己的脸慢慢有些红了,她跟坐在外侧的同学说要上厕所,在对方让开后,攥着手机出了教室。

昨晚分开后两人还没联系过,她觉得郁仲骁旅游回来,工作上应该挺忙的,怕打扰到他,一直不敢发短信打电话,但心里又盼着他找自己,时不时地拿出手机来看,真等到了,一颗小心脏如小鹿乱撞的紧张。

走廊上来来往往不少学生,叶和欢找了一处幽静的地方。

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后才拨了郁仲骁的电话。

“中午有没有吃饭?”

“吃啦!”叶和欢用鞋底一下一下磨着地面,转了转眼睛问:“你呢?吃过了吗?”

郁仲骁在那头嗯了一声,是让她觉得很温柔的声音,然后又听到他问自己:“身体怎么样了……有没有不舒服?”

问这个问题时,他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叶和欢心里泛了甜意,又回想起秦寿笙说的话,觉得秦寿笙对郁仲骁的误会真蛮大的,但想到秦寿笙的性取向,都说防火防盗防闺蜜,她又不愿意在秦寿笙面前太夸郁仲骁,要是也看上了怎么办?

“突然不说话,在想什么?”郁仲骁低声问她。

叶和欢腆着脸拉长音说:“不是你问我的吗?我特意跑厕所看呢……”

“……”

“突然不说话,在想什么?”她原话奉送回去。

郁仲骁的话题突然一转:“还没上课?”

“还要一会儿。”

其实铃声刚刚已经响过了。

但叶和欢不想这么快就挂断电话,故意不以为然地说:“就是普通的文化课,挺无聊的,都没几个人来上课。”

郁仲骁在那边发出一声短促的轻笑:“你不是学霸吗?”

“学霸是指成绩好,又不是不能逃课。”说着,叶和欢收起得意的神情,问他:“你打电话给我,有事吗?”

“没什么,进去上课吧。”

没什么,你干嘛打电话给我?

叶和欢嘟了嘟小嘴,百无聊赖地哦道,挂了电话,刚走进教学楼,手机里又有短信进来。

【这几天部队比较忙/可能没办法过去找你/好好学习/晚上不要随便出去】

叶和欢觉得最后一句才是他的重点。

她立马回过去——【跟秦寿笙去看电影也不可以吗?(>﹏<)】

在走廊上等了会儿,才等到郁仲骁的回复——

【晚睡对女人没好处/容易长皱纹/等哪天你满脸皱纹/我不敢保证自己不会见异思迁】

叶和欢:(* ̄︿ ̄)你见异思迁试试看!!!

——

接下来一周,真像郁仲骁短信里所说,他很忙,除了晚上的短信,偶尔的电话,两人一直没见面。

周三下午没有课,范恬恬打电话约叶和欢出去逛街。

经过一个男装专柜时,叶和欢看到里面一件挂着的深蓝色衬衫,是精梳棉面料,款式也非常不多,她买了一件185尺寸的,没有刷叶赞文给的信用卡,而是动了自己的小金库。

范恬恬在旁边取笑她,“怎么看都有种小媳妇精打细算过日子的即视感!”

叶和欢脸微红,却没有反驳。

逛了一下午,除了那件男士衬衫,叶和欢没给自己买什么,倒是范恬恬收获颇丰,自己拎不动了,还要往叶和欢手里塞。

吃晚饭的时候,范恬恬又问她,什么时候把男朋友叫出来给大家看一看。

叶和欢含糊地说:“等下次有时间吧。”

……

两人从商场出来,因为没有开车,打算去前面的地铁站,走到半路,一辆军用吉普停在了旁边。

叶和欢透过半降的车窗望进去,发现是姚烈。

姚烈刚好办完事,准备回部队去,主动提出送她门一程。

叶和欢想拒绝,范恬恬已经拉着她走到车旁边,一边拉开后座车门一边冲姚烈说:“这怎么好意思呢?”

“没事,反正离你们学校也不远。”姚烈穿着那身迷彩作训服,笑起来倒像个阳光大男孩。

范恬恬看着他咽了咽口水,直接把叶和欢推进了后座,顺手把东西都丢进去,然后‘砰’地关上车门,自己爬进了副驾驶座,厚着脸皮系上安全带:“会不会打扰你啊?要不,你把我们送到地铁站吧。”

叶和欢:“……”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31】每次郁仲骁应声,她都觉得格外性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