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87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39】不管他对我认不认真,最起码对我很好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87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39】不管他对我认不认真,最起码对我很好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叶和欢的开门见山让严舆愣了愣,甚至没有客套的寒暄,他的喉头一动,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为什么要一而再来学校找她,连他自己也不清楚原因,就像他同样不清楚,为什么会在那么多家分店里,挑中B市的家居店亲自视察。

当公司会议上的幻灯片出现B市的图片时,他大脑里在想什么?

……像一颗蠢蠢欲动的种子突然间破土而出。

在商场跟叶和欢相遇,有些被他刻意隐藏的情绪,在那一刻犹如冲破堤坝的洪水倾泻。

晚上站在酒店落地窗前,看着B市灯火阑珊下的夜景,严舆想起了以前跟叶和欢在一起的事情,以为早已忘得差不多,结果却发现清晰得像昨天发生的一样。

穿着牛仔背带裤跟T恤衫的叶和欢,喜欢默默地跟在他身后,每天早上都会跑到宿舍楼下给他送早点,有时候,甚至能在大学教室的角落看到鬼鬼祟祟的她,她就像一朵小小的太阳花,总是冲着他明媚又憨憨地笑。

有一回早上她没出现在宿舍楼底下,也没给他打电话。

跟他同住的华人室友,打趣地问:“阿舆,你那个小追求者终于放弃了吗?”

严舆回忆起那天的情形,原本该如释重负的心情却一塌糊涂,看到她的来电直接无视,任由手机一遍遍的震动。

那个时候,他会那么肆无忌惮,仗的不过是她喜欢自己。

后来他才知道,那天她没来,是因为生病了。

当时的严舆,念念不忘为了理想弃他而去的章凝宁,却又抵抗不了叶和欢给的温暖。

所以某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在校园林荫道下,他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对着不远不近跟着自己的叶和欢说:“有没有想过以后上哪所大学?”

叶和欢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有些懵懵然地看着他。

他继续不咸不淡地道:“UBC是这边最好的大学,如果你报考这所大学,以后在温哥华找工作会方便很多。”

“可是我考不上,而且念完书我想要回国呢。”她傻傻地说。

严舆:“……”

他的右手攥紧单肩包的肩带,却又违心地接着她的话说:“那你就回去吧。”

话毕,他掉头就走。

叶和欢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话,亦趋亦步地跟过来,在背后一声又一声地喊他:“阿舆,你等等我……”

在走过前面拐弯处时,严舆突然就站住了。

叶和欢来不及刹住脚步,整个人撞到他的后背,怕他生气,刚准备急急地道歉,严舆蓦地回转过来,他拉过她刚抬起的手,力道有点大,他说:“要不要做我的女朋友?”

“……”

她脸上的表情木木的,像被一个硕大的馅饼突然砸中,回不过神来。

严舆望着她,心情莫名好转:“不愿意?”

叶和欢连忙摇头。

“看来是真得不愿意,那就算了。”

她已经像小鸡啄米般点头,半晌才找回自己那张嘴,生怕他反悔,迫不及待地说:“我愿意,我愿意——”

……

过往的幕幕,如走马观花般,在他脑海里不停地闪现。

严舆抄在西裤口袋里的双手微微收紧,在来的路上,他想好了见面时该说的话,以为就跟生意场上的一次应酬那样简单,但真的站在了她的面前,却被她直截了当的一句话问得哑口无言。

他们站在路边,周围经过的学生都会本能地看两人一眼。

叶和欢出声打破沉默:“你找我有事?”

她又问了一遍。

严舆望着近在咫尺的女孩,那天在商场匆匆一面,当时只顾着惊讶,没有好好看她,她似乎不再是停留在自己记忆里那个大大咧咧的样子,跟其她背着书包走在校园里的大学生并没差别。

但他平静的心湖,还是在看到她的刹那,荡起了涟漪,一圈一圈地漾开去。

“过会儿有空吗?”严舆开口问。

叶和欢不想一直成为路人的目光焦点,见他又不直说有什么事,她抿了抿唇角,然后点点头。

严舆征询她的意见:“学校旁边有家咖啡馆,去那里?”

叶和欢没反对。

她原以为严舆会开车,但他却选择了步行。

这个点,路上学生特别多,严舆让叶和欢走在里侧,让她避开那些来往的行人。

一路上谁也没有讲话。

严舆稍稍落后,从他的角度,恰巧看到叶和欢的侧面,勾到左耳后的头发,露出白皙的脖颈和线条精致的下颌,还有她因为无聊而微微抿起的粉唇。

有些感觉,就是这样悄然而生的,毫无征兆,却又好像蛰伏已久。

——

下午四点左右,咖啡馆里比较空闲。

叶和欢选了靠门口的位置坐下,严舆点了一杯咖啡,要给她点饮品时,她打断他:“我喝白开水就好了。”

严舆翻酒水单的动作稍顿,把单子递给侍应生的时候说:“再来杯鲜榨的橙汁。”

叶和欢把头转向窗外,没再开口阻止,他喜欢点那就点呗,反正花的又不是她的钱。

看到她不甚在意的表情,严舆心里有明显的失落。

以前那个事事围着他打转的女孩真的已经不复存在,现在在她眼里,自己好像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沉默再次萦绕在两人之间。

叶和欢见他不说话,应该是没什么事,她本来就无话可说,更不打算叙旧,正想着起身走人,严舆突然开口说:“前天在商场跟你一块的是你弟弟?跟你长得挺像的。”

“嗯,我表弟。”

“回到国内,生活上有没有不习惯?”

“挺好的。”

严舆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只尝到满嘴的苦涩,把杯子放回碟上时,他看向坐在对面的女孩:“我听恬恬说,你找男朋友了?”

“……”

“就是你上次给我看的照片里那个人?”

叶和欢真心觉得这样的谈话内容很没营养,也没有聊下去的必要,她拿过自己的书包从卡座站起来,俯瞰着严舆:“我没喝橙汁,钱就不付了,还有事,先走一步。”

说完,她把书包挂在肩上,朝门口走去。

严舆看到她推开门,隔着落地玻璃望着她离开的背影,不到三秒,他在桌上放了一张百元纸币,起身追出去。

叶和欢没走多远就被严舆从后面拉住。

严舆看着她的眼睛,像是鼓足勇气才问她:“你很喜欢你现在的男朋友?”

叶和欢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这个,也非常不喜欢他这么问,在她看来,她跟严舆早就两清了,喜欢过,怨过,伤心过,也恨过,但在他选择章凝宁、她抡起热水瓶砸向他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不需要任何的藕断丝连。

“他的年纪看上去不小了,对你是认真的吗?”

这样的关心有些讽刺。

“章凝宁不也比你大几岁?我不找年纪比我大的,难道还要找个小/弟弟吗?”

叶和欢弯了弯唇角,笑得很无邪:“不管他对我认不认真,最起码他现在对我很好,不会让我受任何委屈。”

严舆听了这话,握着她手臂的手稍有松懈。

叶和欢没再多说什么,抽回自己的手,转身扬长而去,直到走进校门都没有回头看一眼。

……

严舆站在原地,很久都没挪动一步。

那句话对他的冲击很大。

叶和欢用轻描淡写的口吻说出来,落在他的心头,却成了一块沉重的大石,也将那点遗憾迅速放大开来。

严舆并没有如自己预期的那样,在回国进家里公司后跟章凝宁结婚。

哪怕他跟章凝宁在身体上非常契合,但在朝夕相处中,争执摩擦越来越频繁。

他在章凝宁的身上,再也找不到年少时那种简单干净的感觉。

严舆喜欢她穿衬衫用皮筋扎辫子的素净样,但章凝宁却喜欢装点自己,即便在家也会化个精致妆容,每回去严家吃顿饭,她都要专程跑去美发沙龙中心,两人原本聊得好好的,却会因为他摸了她的头发而引发一场毫无意义的冷战。

章凝宁不喜欢待在家里,她说,严舆,我不想当只供你赏玩的金丝雀,我要有自己的事业。

她想开一家画廊,因为资金不足需要合伙人,却不愿意接受他的帮忙。

章凝宁拿着她的那些画四处奔波,前一天还对她的画作感兴趣的有钱太太隔日都会想方设法地回绝合伙的要求,并把那些照片原封不动地送回来,在她快绝望的时候,终于有人主动找上门愿意投资。

后来,章凝宁才得知那人是严舆找的托,真正的合伙人就是严舆。

画廊卖出去的那些画,大部分是严舆私人买了送给有生意往来的客人,严家公司也买过一些去装饰办公室。

甚至有画廊工作人员在背后偷偷议论她是被富翁包/养的情/妇。

那天严舆回家,等待他的是一场激烈的争吵,章凝宁砸了公寓里不少东西,她觉得自己受到羞辱,指责严舆身上带了商人的铜臭味,市侩又庸俗,在她不知情的时候,已经把她囚在了他一手打造的牢笼里。

那个晚上,严舆不止觉得身累,就连心也极度疲惫。

面对章凝宁的控诉,他没有说一个字。

一个天赋不足的画家,那些审时度势的富人又怎么会愿意把几百万耗费在她的身上?

严舆见过章凝宁画室里那些油画,他没有学过绘画,但也瞧出那些画没有灵魂,看不到人的心里去。

有一回,他去公司一位合作商家里做客,在那家的垃圾桶里看到了章凝宁画的照片,那位阔太太还在饭桌上提及这事来轻松气氛,至于她口中那个有恒心的女画家,无疑是那天晚上的小丑。

在他来B市的前一晚,他们又吵了。

章凝宁瞒着他把那个艺术品修复工坊转手了,她的爱好在于画画,她觉得那家工坊只会分散她的精力。

她当初会愿意盘下那间工坊,不过是因为他喜欢。

她想要为自己活,而不是为了迎合他成为一个没有特色的女人。

爱情中的那些美好,终究被现实磨得支离破碎……

——

叶和欢快走到宿舍楼下时,远远地看见许久未见的陈浩,他的左手臂还固定着夹板挂在脖子上。

这人已经出院了?

现在看到陈浩,叶和欢下意识会想到周蔓,将近半个月,除去上课,周蔓都不见踪影,有时连晚上也不回宿舍。

叶和欢没把周蔓喜欢陈浩的事说出去,但也猜到,周蔓这些日子应该还在照顾陈浩。

陈浩也看见了叶和欢,走到她面前:“听说你男朋友来学校找你了?”

叶和欢没有解释,尤其是跟一个曾经乃至现在还爱慕自己的人,多加解释只会让对方产生误会。

“我回宿舍有点事,先上去了。”

话毕,叶和欢绕过他走向宿舍楼。

“我没想到你也是这种人。”陈浩在她背后忿忿道。

叶和欢没理会他,径直踏上台阶进了宿舍大门。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40】不准再看,再看以后都不理你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