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88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40】不准再看,再看以后都不理你了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88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40】不准再看,再看以后都不理你了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到宿舍,叶和欢发现手机上有一个未接来电,是郁仲骁打来的。

时间显示是4点16分。

那时候,她应该跟严舆在咖啡馆……

叶和欢对这个没有接到的电话,有些遗憾,但看着屏幕上郁仲骁三个字,又禁不住弯起嘴角,其它烦闷的心情一扫而光。

把书包挂椅背后,叶和欢跑去阳台打电话。

电话响了会儿才接通。

郁仲骁问她,是不是在上课。

叶和欢不想提严舆的事,也觉得没必要提,哪个现任喜欢对象把前任挂嘴边,所以她只道:“上课时手机铃声改震动,放在包里没听到。”

说着,她顿了顿,想到他这么久才接电话,又谨慎小声地说:“你现在是不是很忙?”

郁仲骁站在走廊窗户前,听着她贼溜溜的口吻,嘴边带笑,勾着稍稍弧度。

“也没什么事。”

“是吗?”叶和欢半信半疑。

正巧,旁边政委办公室的门开了,姚烈从里面探出头来,看着还在接电话的郁仲骁,对他做了个催促的手势,然后手指了指屋内,用口型说‘老吴’。

郁仲骁让他先进去,自己对着电话那头说:“明天中午,我去学校找你。”

换言之,明天又能看到他,不用等一个星期。

叶和欢咧了咧小嘴:“找我干嘛?”

“吃饭。”

他说这两个字时,声音低沉又温柔。

——

第二天中午,下了课,叶和欢让室友帮她把书带回宿舍,自己则兴冲冲地跑去校门口。

那辆越野车已经停在老位置。

镇上有很多吃饭的餐馆,叶和欢指着一家重庆菜馆说要吃鸡公煲,郁仲骁却把车停在一家淮菜馆门口,她的意见被直接无视。

抗议无效,叶和欢撅着小嘴,慢吞吞地跟在郁仲骁身后走进淮菜馆。

郁仲骁要了角落一个用雕花镂空屏风挡着的隔间。

现在正是饭点,菜上得比较慢。

没吃成鸡公煲的叶和欢,闻到鲜虾粥的香味,看着粥里那些黄澄澄的大虾,什么仇什么远都忘了。

郁仲骁用勺子给她盛了一小碗递过来:“眼睛不好,少吃辛辣食物。”

“你还记得?”叶和欢心中一热,不是感慨他超强的记忆力,而是他对自己体贴入微的关心。

她拿着调羹在粥碗里轻微搅拌:“其实已经好了,偶尔吃一次没关系。”

郁仲骁点了根烟,缓缓吐出烟圈,说:“吃辣对胃没好处。”

“抽烟对肺没好处,你不照样抽吗?”

郁仲骁看着她挑衅的眼神,突然笑了,那样的笑容,叶和欢觉得有些晃眼,她看着郁仲骁将烟按进烟灰缸里,然后他又把烟灰缸推远,不痛不痒地说:“不抽了。”

他不抽烟,她也不能吃辛辣食物。

郁仲骁的烟瘾有些大,叶和欢不相信他忍得住一直不抽:“你如果戒得了烟,那我就听你的,这辈子都不吃辣。”

郁仲骁点了点头,答应得很爽快:“好。”

“又想骗我,谁晓得你背地里会不会偷偷抽,反正我也不知道……”

笑望着她贼溜溜地转眼珠子,一看便知想出尔反尔,郁仲骁拿起茶杯喝了口水,他的眼神温暖如玉,说:“既然说不抽,就一定不抽,反倒是你,我不太放心。”

叶和欢最喜欢的菜之一就是学校食堂那道用红辣椒炒出来的辣子鸡。

她抿了抿唇角,轻声咕哝:“不吃就不吃——”

……

饭后,郁仲骁开车送她回学校。

叶和欢拿走了他搁在仪表器上的那包烟,就连打火机也没放过,美其名曰:监督他的戒烟工作。

到达校门口附近,郁仲骁刹车熄火,转过头,深邃的眼凝视着她:“部队里最近有个军演,可能有段时间不能联系。”

叶和欢解安全带的动作一顿,突然明白他中午特意来找自己吃饭的原因,她抬起眼问:“那大概要多长时间?”

“近地演习不会太久,一个星期左右。”

“不打电话,就发短信也不行吗?”叶和欢不死心。

郁仲骁说:“进了山,私人通讯工具不允许被随身携带,况且山里的信号不好。”

叶和欢失望地喔了声,没因此不愉快,只是嘱咐郁仲骁注意安全,虽然演习是假的战争,但发生意外也不是没有的事。

按郁仲骁如今的军职,演习时并不用再亲自上阵。

听着叶和欢絮絮叨叨的交代,他却不想打断她,这种被担心被牵肠挂肚的感觉,触动了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是有斩首行动吧?到时候如果真危险了,你就把你的领章跟小兵换一下,敌军就会去追那个小兵。”叶和欢越说越兴奋:“我觉得那个小兵还可以学习董存瑞,等敌军抓住他的时候拉炸药同归于尽——”

车内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说到后来也没了劲,偏过头却发现郁仲骁正目光温柔地看着自己。

突然觉得自己很傻,有种班门弄斧的嫌疑。

叶和欢被郁仲骁那双电力十足的黑眸看得两颊发烫,好想把头埋到车子底下,抬起小手捂住郁仲骁的眼睛,红着脸说:“不准再看,再看以后都不理你了。”

“……”

下车前,叶和欢踌躇起来,打开车门,又扭头去看驾驶座上的男人。

郁仲骁的左手搭在方向盘上,他颀长的身躯覆过来,亲了亲她烫烫的脸颊,蜻蜓点水,然后坐回驾驶座,注视她的眼神深情似水,他放柔嗓音道:“下车吧。”

——

走进学校大门,叶和欢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左脸颊,花痴地笑起来,随即又觉得失落。

要一个礼拜不联系欸……

一礼拜,有七天,七天,等于168小时,等于10080分钟,等于104800秒,简直是度秒如年有木有?

下午没课,宿舍里只有文湘在。

跟她打完招呼,叶和欢脱掉板鞋跟袜子,刚套上拖鞋就听到文湘贼兮兮地说:“刚才我都看见了。”

叶和欢不解地抬起头:“看见什么?”

“校门口。”文湘给了提示词。

“……”

文湘抬手指了指自己的两只眼睛:“不要试图否认啊,我都瞧见他亲你了。”

“……”

“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

为了避免被叶和欢发现尴尬,当时文湘并没走太近,看不清那男人的脸,但隐隐感觉对方不是像他们这样的学生,她也记得叶和欢说过,她男朋友不是本校生。

“怎么说呢,看上去还不错,就是年纪有些大。”文湘做了一番简单评价。

叶和欢见不得别人说郁仲骁一点不好:“哪里大了。”

“反正比我们大,不知道为啥,我老觉得他有些眼熟呢!”

当了你们半个月总教官,不眼熟才怪……

“可能是你眼误。”

说完这句,叶和欢要去洗手间,拉开门就看到不知何时站在门外的周蔓。

周蔓冷不防看见她,脸上有些被抓包的不自在。

显然已经在门口听了很久。

“小蔓回来了?”文湘在宿舍里喊道:“我这边有你一个快递,刚才去拿我的,看到你的名字顺便带回来了。”

周蔓错开跟叶和欢对视的视线,走了进去:“我没买东西,是不是寄错了?”

“这上面就是你的名字,手机号码也没错啊。”

听着屋子里两人的说话声,叶和欢撇了下唇角,拿着纸巾出去了。

……

这天晚上,叶和欢趴在床上给郁仲骁发短信,看他会不会回复,但等了大半小时手机都没动静。

这人,说不联系就不联系,也不给她一个缓冲的时间。

把手机塞枕头底下,叶和欢不开心地嘟了嘟嘴。

——

翌日,叶和欢是被手机振动声吵醒的,因为上午没课,其她人都还在睡。

她看到来电提醒,是叶家的座机。

按掉电话,爬下床,叶和欢走到外面才回拨过去,电话是家里保姆接的,她握着手机问:“阿姨,怎么了?”

……

叶和欢匆匆赶回大院,刚走进家门,恰巧看到保姆从二楼下来。

“我妈呢?”

保姆说:“太太回房间了,芸嫂正在给她包扎伤口。”

叶和欢上了楼,快走到叶赞文以前房间前时,不自觉放慢脚步,隔着虚掩的门,她听到芸嫂的声音:“这伤口有点深,太太,要不去一趟医院吧,打一针破伤风。”

“没什么大碍的,你包上吧。”韩敏婧说话语气冷冷清清的。

没一会儿,芸嫂拿着医药箱出来,没想到门外站了个人,她已经认识叶和欢,恭恭敬敬地喊了声:“大小姐。”

声音不轻不重,足够房间里的人听到。

叶和欢点头,等芸嫂下了楼梯,她的手握着门把,良久才推开门,这个房间,她已经很多年没进来过。

韩敏婧背对着门口躺在床上。

保姆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话又回绕在她脑海里,韩敏婧今天早上去叶赞文的公司,前台不认识她,当韩敏婧说自己是叶太太时,前台直接叫来保全要送她出去,世上就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正在这时殷莲挽着叶赞文推开旋转门进来。

站在韩敏婧身边的前台小姐,微笑地冲相携而来的两人问候:“叶总,叶太太。”

接下来,在公司大堂究竟发生了什么,叶和欢不清楚,保姆只说,韩敏婧回家时右手血淋淋的,有一道大口子,不管她跟芸嫂怎么劝,韩敏婧都不肯去医院。

叶和欢走到床畔,盯着那道消瘦的背影,良久才说:“阿姨说你受伤了?”

韩敏婧没有动,也没有回话。

芸嫂拿着消炎药跟一杯温开水进来,她轻唤了韩敏婧两声,但韩敏婧都没反应,叶和欢对她说:“给我吧。”

房间的门被关上,叶和欢绕到床的另一侧,要强行扶韩敏婧起来:“你先吃药再休息。”

韩敏婧一扬手,打落了她手里的杯子。

猝不及防,叶和欢的衣服湿了一片,玻璃杯滚落在地板上,水洒湿羊毛地毯。

房间里是韩敏婧冷漠的嗓音:“出去。”

叶和欢盯着地毯上那滩水,心里没有一点难受是假的,但她真把药搁在一旁,转身离开了房间。

刚下楼,手机就响了。

叶和欢接起电话,叶静语带着哭腔的控诉声劈头而来:“叶和欢,你现在得意了是吧?可是那又怎么样?你以为让你妈在公司大堂闹就能让爸爸回心转意?哪怕我妈妈是小三,爸爸爱的还是我妈妈,你那个神经病妈什么都不是!”

“是吗?既然这样,你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叶和欢憋了一肚子的火终于找到宣泄的地方:“我妈确实什么都不是,她只是叶赞文的合法妻子,这要搁在古时候,叶赞文死了以后,我妈还能跟他同穴,至于你妈,那就是小妾,死了也不过草席一卷丢乱葬岗的命,真爱又怎么样,只要有我妈在一天,你妈永远都是第三者,至于你——”

说着,叶和欢冷冷一笑:“如果叶赞文真有你说的这么爱你妈,他为什么不想方设法跟我妈离婚?”

“那是因为——”

“你想说他可怜我妈是神经病吗?他要是真这么有善心,当初就不该把你生下来,用你那颗猪脑回家好好想一想!”

“你……”

“你妈看到我都要低声下气,叶静语,你算什么东西,你再跟我嚣张,信不信我去你们学校BBS上给你开一个扒你身世的帖子?”

叶静语拔高了声量:“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说完,叶和欢撂了电话。

叶静语不肯罢休,一个接一个打过来,被拉黑后,还换手机打。

最后叶和欢忍无可忍,回了条短信过去:“你再打,我马上立刻就去发帖子,标题都替你想好了,论F大校花叶XX表面白莲花实则绿茶婊,怎么样?”

短信发送成功,没多久又有电话进来,这次改成了叶赞文的来电。

不用猜,都知道是为了叶静语来骂她的。

叶和欢泰然地掐断,拉黑,顺手举报了这是诈骗号码。

保姆让叶和欢留下来吃午饭,叶和欢答应了,坐在没韩敏婧的餐桌前,她好胃口地吃了两碗饭。

……

下午叶和欢回了学校。

想起自己上次落在舞蹈教室衣柜里的外套,她直接从校门口去了体育馆。

正值课间休息,教室里穿着舞蹈服的女生都聚在一起聊天。

叶和欢进去,那些女生忽然噤了声,齐刷刷地转头看她,偌大的舞蹈教室安静得诡异,她冲几个认识的女生微笑,却被直接无视,今天的叶和欢情绪不高,没去关心她们怎么了,拿上自己的衣服就下楼走了。

等她离开后,教室里又讨论起来。

“真的假的啊?”一女生将信将疑地问,还往门口瞟了瞟,生怕叶和欢去而复返,或在门外偷听她们讲话。

“当然是真的,有人都说亲眼在校门口看到她——”

“可她看上去不像呀,以前大家一起练舞时,她也很好相处,怎么会做这种事?”

“呵呵,这叫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老师来了。”

众人纷纷闭了嘴。

——

回到宿舍,叶和欢发现其她人都欲言又止地看自己,她问怎么了,她们又含糊其辞地说没什么。

端起脸盆去洗衣服,碰到隔壁宿舍的女生。

对方似乎不愿意跟她独处,不到一分钟,洗好衣服匆匆离开。

叶和欢要再看不出怪异,那她就是傻子了。

她不在的一个上午,好像发生了些事,还跟她有关,并且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叶和欢没心情洗衣服,她去宿舍把跟自己玩得最好的鸭子喊了出来。

“你们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

鸭子挠了挠自己的后颈:“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有人无聊乱造谣,不用搭理的。”

“造我的谣?”

鸭子没有否认。

叶和欢蹙眉:“内容呢,造什么样的谣?”

“说你……是交际花,平日里花钱大手大脚是因为有金主,整天混迹在那些富二代或高干子弟身边给人当——”

“当什么?”

鸭子看她一眼,又低下头去,小声嘟囔了两个字:“床/伴。”

“……”

见叶和欢不吭声,鸭子连忙补救:“我觉得,一定是他们搞错了,你别放心上,过几天就会好。”

“是谁造的谣?”叶和欢问。

“不知道,我们也是听舞蹈班的女生说的。”

“哪个女生?”

鸭子刚说出一个名字,叶和欢已经出了洗手间。

叶和欢直接找去那女生的宿舍,对方看到她脸色阴沉不像善渣,如实交代自己是从学校BBS上看到的帖子:“我可以把地址发给你。”

……

坐在书桌前,叶和欢把那篇帖子看了,内容说得有理有据,还提到严舆来找她和昨天她被军用越野车接走的事。

她拿BBS威胁叶静语,结果自己先上了头条。

接到秦寿笙电话时,叶和欢正准备去上七八节课。

“我刚回到学校就听说你出事了?你事儿怎么这么多?让你平日里低调点,这下好了,一方有难,八方点赞,够你受的!”

叶和欢心里烦躁,二话不说挂了电话。

秦寿笙的短信又进来——【胆子肥了,敢挂我电话o( ̄ヘ ̄o#)】

……

叶和欢踏进阶梯教室,原本闹哄哄的教室瞬间静得能听到针掉的声音,那一双双的眼睛黏在她身上,有好奇,有不怀好意,也有鄙夷。

鸭子已经替叶和欢占了座位。

另一边的女生看到走过来的叶和欢,立马拿书走人,宁愿跟人挤一个座位也不愿坐她旁边。

叶和欢面不改色地坐下,还把书包放在那女生不要坐的空位上。

身后传来女生尖酸刻薄的窃窃私语:“还真是脸皮厚,换做我是她,早躲在宿舍里不出门了,以前还真没看出来,一直装得那么清高,现在学校里谁不知道她就一千人骑万人跨的高级小姐。”

叶和欢的手指攥紧签字笔,指甲泛了白,但她没有拍案而起,把人扯着头发扇几个耳光。

如果是这样,只会让更多人看笑话。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41】不用太感激我,请喊我雷锋(500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