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496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48】半夜出现在病房里的郁仲骁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496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48】半夜出现在病房里的郁仲骁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叶知敏回来后没多久,姜慧就起身告辞。

姜慧的那些话还回绕在叶和欢耳边,因为在乎她,所以郁仲骁拜托姜慧来医院探看她现在的情况。

刚才,在叶知敏推门进来之前,姜慧忽然又说了一句:“前不久,我听部队里的朋友提起,一年前仲骁其实想撤下那份入藏的申请书,后来不知怎么又改变主意。”

郁仲骁曾经有想过不去西藏……

是在什么时候?

叶和欢想到开学那个晚上,郁仲骁来宿舍找她,他似乎有话要讲,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吧?

姜慧抛下这句话,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有些事,不必抽丝剥茧,只需要稍稍一点,便能让人心如明镜。

——

晚上,叶知敏打算留下来陪夜,却被叶和欢拒绝。

“姑父经常出差,烬言一个人在家不好,我如果有事可以按床头的呼叫铃,外面不是有值班护士嘛?”

叶知敏还是不放心她的情况,刚想说家里有人照顾,手机就响了。

电话是陆家的保姆打来的。

叶和欢从叶知敏的话里听了个大概,陆烬言趁叶知敏不在,吃完晚饭不做作业,溜出去跟邻居小孩满小区瞎玩,一不小心掉进小区那个喷水池里,磕掉了一颗门牙。

叶知敏刚挂掉电话,叶和欢便说:“小姑,你回去吧,我现在真没事了。”

“……”

叶知敏紧张儿子,但也担忧叶和欢:“要不,我现在打电话让樊阿姨过来陪你。”

樊阿姨是叶家的保姆。

“不用搞这么麻烦,我一个人可以的。”

叶知敏拗不过她,只好道:“那我在护士台留下号码,有什么事就让她们打电话给我。”

叶和欢点头:“好。”

——

叶知敏走后,叶和欢打开电视看了会儿新闻联播,听着主播那口标准官方的普通话,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叶和欢感觉自己又做了个梦。

梦里有人抚摸她的左脸颊,长发被撩开,吻落在她的额头,慢慢往下,有一只手抚上她的脖颈,叶和欢睁开眼,看到的是陈浩,他正冲自己微笑,只是突然,陈浩的面目变得狰狞,搁在她脖子上的手死死掐紧。

叶和欢攥着那只手,从梦中惊醒!

病房开着灯,叶和欢满头冷汗,呼吸因为惊恐变得急促,而她的手里确实握着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硬硬的,很温暖,叶和欢抬起头,看到的不是陈浩,而是坐在床边、穿着军衬的郁仲骁,宽厚挺拔的身影深沉得像一座山。

此刻他正幽幽地望着自己。

叶和欢神情怔愣,突然分不清是梦里还是现实。

郁仲骁的脸晕在略略昏暗的光线里,依旧峻峭分明的五官,掌心的温度也是那么熟悉。

他低着头,深邃的眼眸定格在她的小脸上,低柔的嗓音在寂静夜色里显得格外清晰:“把你吵醒了?”

再听到郁仲骁的声音,叶和欢有种隔世再见的错觉。

不是梦,他真的就在自己身边。

叶和欢的鼻子一酸,从昨晚到看见郁仲骁之前,她都没有哭,坚强得像勒不死的小强,但当着郁仲骁的面,她想摇头说自己没事,却发现喉咙哽住了,想堵着块大石,眼眶也暖暖的发胀。

她醒来后,没有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他,就是怕听见他的声音会哭,不想把负面情绪传染给他。

宁愿通过姜慧告诉他,她很好,在医院里还活蹦乱跳的。

像这样,冷不防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叶和欢只觉得一切来得太过突然,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想起照镜子时看见的那副鬼样子,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盯着自己看了多久,叶和欢忙拉起被子钻进去,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不想让他看见自己那张丑到令人发指的脸。

下一瞬,已经有股力道试图掀开被子。

叶和欢紧紧攥牢,哪怕两只脚露在了被子外,也要死命挡住脸,从干涩发疼的咽喉里蹦出声音来:“不准看,不准看!”

然后抓着被子的那只大手真的撤开去,紧接着病床发出轻微的声音,床边的重力消失了。

叶和欢窝在被子里,耳朵却尖尖地竖起,注意着病房里的动静。

打火机的声响不停传来,啪嗒,啪嗒,叶和欢猜他一定是在抽烟,数着他点打火机的次数,频率有点高,比以前还不知节制,在一声接着一声的声响里,她终于按捺不住地从被子里露出眼睛看出去。

郁仲骁站在窗边,有一口没一口地抽着烟。

叶和欢静静地凝望着那道背影,从袅袅的烟雾里看出他的落寞,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感受,有些难受,也有些心酸。

她不再躲着掖着,用粗哑的嗓音低低喊了声:“小姨父……”

郁仲骁闻声转过头来,看到她钻出被子的半颗脑袋,掐灭手里的烟头,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坐回床边:“不舒服了?”

说着,右手搭在她的额头试体温。

叶和欢的喉咙还是很疼,说起话来很费劲,她举起双手攀住了郁仲骁劲瘦的手腕。

见她没事,郁仲骁放了心,任由她握着自己的手。

“想不想吃东西?”他低声问道。

叶和欢摇头,她摸着他的手背,发现都是骨头,比去军演前又瘦了点,她吃力地开口:“你晚上有没有吃饭?”

“吃了,在部队里。”

叶和欢判断不出这是实话还是假话,又见他抽了那么多烟,只好说:“我有点饿了……”

“喝粥好不好?我现在下去买。”郁仲骁的语气很温和。

“嗯。”

——

郁仲骁去了大概十五分钟,门口传来动静,叶和欢抬起头,便看见他拎着热腾腾的粥回来。

吃下几勺,叶和欢就说饱了。

“扔掉多可惜,你喝吧。”她把调羹推向郁仲骁。

郁仲骁不喝,叶和欢从他手里拿过调羹,舀了一勺粥送到他嘴边,目光殷殷地望着他:“我喂你,喝吗?”

病号服很宽大,她抬起手,袖子下滑,露出手腕处那块结痂的擦伤。

郁仲骁喝下了那口粥,她继续喂,他一勺一勺都吃了,喝到一半,他握住了叶和欢的皓腕,修长的手指摩挲那处伤疤:“疼不疼了?”

他询问的不止止是手腕处的伤,叶和欢知道。

叶和欢轻摇头,半晌又补充:“就是……喉咙有些难受。”

从郁仲骁出现到现在,只字未提陈浩,他并不是不关心,应该是怕一再提及在她心里留下阴影。

这次出事,叶和欢并不怪郁仲骁,他是说要来学校接自己,是她自作主张先跑去滨江苑,后来她的手机被摔破了,他联系不到自己很正常,况且陈浩是她招惹的麻烦,哪怕她昨晚不外出,他迟早也会寻到机会对付自己。

郁仲骁收拾了剩下的夜宵,洗完手从卫生间出来,看到她还坐在那:“还不睡觉?”

叶和欢想说‘等你’,但喉咙干涩难耐,索性冲他咧嘴笑。

待郁仲骁走过来,叶和欢已经张开双手,求抱的讯息,郁仲骁在床边坐下,背脊倚着床头,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前,又心细地把她的头发拨到一侧。

十月下旬的夜晚,透着凉意。

叶和欢扯过被子盖在郁仲骁的身上,她仰起头问:“军演……你们赢了吗?”

郁仲骁忽然低头亲她的额头,刚碰到就被她嫌弃地挡开:“你没挂胡子,扎到我了。”

“有吗?”郁仲骁摸了下自己的下巴。

“而且烟味好重。”等喉咙不那么疼了,叶和欢才继续控诉:“是谁说要戒烟,男人的话果然都是骗人的。”

“我去冲澡。”

说着,郁仲骁作势就要起来。

叶和欢却牢牢抱着他,把头枕在他肩膀上,嘟着小嘴咕哝:“算了,反正熏的都是我,将就着吧。”

郁仲骁抬手轻抚她的头发,良久,突然开口:“那个时候怕不怕?”

“……嗯。”

叶和欢昏昏欲睡,闭着眼睛喃语:“后来想到你,不怕了。”

郁仲骁在医院陪了她一晚上,第二天走的时候,叶和欢并不知道,她醒过来时,床上已经只有她一个人。

床头柜上已经放着早餐,还有一张便利贴。

郁仲骁的字刚劲有力——

“先回部队,晚上再过来看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49】这打火机哪儿来的,怎么会在你床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