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512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64】你带我私奔吧!(6000+)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512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64】你带我私奔吧!(6000+)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如果这个世上还有那样一个人,让她无条件信任,让她情不自禁地想依靠,那么一定是郁仲骁。

他扮演的角色不仅是爱人,还是给她温暖、会照顾她的长辈。

叶和欢牢牢抱着郁仲骁的腰,她盯着墙角某处阴影,忽然开口:“小姨父,你带我私奔吧。”

现实太过纷扰,让她想逃离这里的一切。

郁仲骁看着怀里那颗闷闷不乐的脑袋,将她一缕头发拨到耳后,他没有认为她提出的私奔建议很荒谬,而是顺着她的话问:“那你有没有想好去哪里?”

这个回答让叶和欢心里暖暖的,尽管她也很清楚私奔只不过是自己口头上说说。

他们不可能真的私奔。

就算她咬咬牙愿意跟所有亲人断绝往来,可她得考虑郁仲骁,他如今的身份注定他不能活得太恣意,答应跟她在一起前,他一定有过很激烈的心里挣扎,但他最后,终究还是选择牵住她的手。

倘若郁仲骁真的就这么跟她一走了之,最受伤的应该是他的父母。

辛辛苦苦养大的,在国旗下长大、根正苗红的一青年,因为一点感情的事自毁了前程。

他身处高位的父亲到时候要怎么面对那些明里暗里的冷嘲热讽?

很多连带效应也会接踵而来……

如果真的爱一个人,会处处为他着想,事事为他考虑,舍不得看到他受一点委屈,会想用自己的微薄之力去保护他。

回想两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叶和欢还是觉得像梦,她预料不到这段感情线在将来会是怎样的轨迹。

……

两人就这样抱着,不知过了多久,叶和欢突然撒开手,痞痞地说:“这下总被我吓到了吧?”

郁仲骁低头,看到的是她灿烂明媚的笑容。

她笑得眉眼弯弯,明眸皓齿间,再也寻不到刚才那股低落的情绪。

仿佛刚才的这一切,真的只不过是她小小的恶作剧。

“好啦好啦,不跟你玩了,既然主人下了逐客令,那我只能走了!”叶和欢边装模作样地叹息边下床,把双脚放进帆布鞋。

穿好鞋子,叶和欢活蹦乱跳地要往外走,后衣领上突然多了一股力道。

人已经被拎回到郁仲骁的跟前。

男人的身躯高大,那抹迷彩重新映入她的视线,郁仲骁拎着她就像拎着一只闹腾的小白兔,可能是因为有事瞒他,叶和欢心虚,不敢抬起头看他。

“怎么啦?”郁仲骁低沉的嗓音里夹着关心,落在她脸上的目光深邃。

叶和欢闷声道:“没什么……”

“黑眼圈这么浓,昨晚上不睡觉干嘛去了?”

秦寿笙在电话里并没细说叶和欢在家里发生的事,只道叶和欢昨天什么都没带就从家里跑出去,晚上没回学校,手机也联系不上,他抱着侥幸心理打电话给郁仲骁,没想到人还真在这里。

“没干嘛,就去看了几场电影。”

“所以一晚上没回家也没回学校?”三言两语,叶和欢就被他套出了话。

叶和欢抿了抿嘴角,回答得漫不经心:“我又不是小孩子,已经懂得照顾自己了……”

“你口中的照顾,就是大半夜让自己在街上瞎晃?”

“哪有瞎晃?”叶和欢看他一副要跟自己秋后算账的架势,她忙给自己辩解:“我不是都说买电影票了吗?在里面睡了一晚上,虽然有点吵,但勉强还能凑合着睡的,而且你知道吗?只要45块钱!”

说着,她还喜滋滋地比了个‘45’的手势,比快捷酒店一晚上还便宜。

然后她的手腕被握住了。

叶和欢脸上的笑容有所收敛,侧目去看那只修长的大手,手背的温热来自郁仲骁的掌心,耳畔边是他低缓的嗓音:“以后不许再这样不打招呼跑出来,让大家都为你一个人担心,听到没有?”

“……”

叶和欢不说话,无声的抗争。

许久,郁仲骁拿手稍稍抬起她的下巴。

指腹处滑嫩的触感让郁仲骁心头一阵紧软,盯着那双猫瞳,他的声音有些低:“家里有事不能让我知道?”

叶和欢怕他误会,忙开口解释:“跟你没关系,就是……我父母的一些事。”

说着,她耷拉下眼皮,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没有继续讲下去的意思。

郁仲骁没逼问,但也大概猜到是父母间问题波及了孩子,他放开叶和欢的下颌,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搁在桌上:“回个电话给秦寿笙,我去跟老赵打声招呼,晚点送你回去。”

说完这句话,郁仲骁打开门出去,把宿舍让给她一个人。

叶和欢拿过桌上的手机。

其实她心里明白,郁仲骁是怕他不自在,所以才借口离开。

至于他会知道自己离家出走的消息,从他刚才说的话来推测,应该是秦寿笙告的密。

……

叶和欢刚拨通秦寿笙的电话,听筒里立马传来对方噼里啪啦的一顿训斥,无外乎骂她有异性没人性,有事也不找他,居然玩失踪,跑到山沟沟里去自虐,并且夸赞自己有先见之明,那晚在宿舍楼下厚着脸皮跟郁仲骁换了号码。

果然是阿笙告诉他的……

叶和欢问:“那你有没有具体告诉他,我是因为什么从家里出来的?”

秦寿笙被她问懵了。

“你不就是又跟你爸妈闹矛盾了,难道还有其它原因?”

“没有,我就随口问一问。”

“那你打算一直赖在他那里不走了?”

秦寿笙没明说‘郁仲骁’,但言辞间颇为嗳昧:“部队里又不养闲人,你现在这个身份待在那里挺尴尬的,要是再遇上个熟人,你说他是介绍你是他女朋友呢还是说你是他前妻家的外甥女?”

叶和欢告诉他,自己过会儿应该就回离开,先回家拿东西,然后再去学校。

挂电话前,秦寿笙突然提到韩敏婧:“是婧姨自己打电话来我家问的,她以为你在我家,我妈说婧姨的语气挺着急的,应该是怕你出事。”

“滚,少拿这些话哄我!”叶和欢吹了吹手指甲上抠起的细屑:“她什么人我还不清楚?”

“可能婧姨是刀子嘴豆腐心呢?”

“那这块豆腐一定是用钢筋混泥土浇的。”

秦寿笙还想说话,叶和欢出言敷衍地打断他:“好了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赶时间,就先这样吧。”

撂下电话,叶和欢低头,看着被自己抠得坑坑洼洼的手指甲,心思百转千回。

她想起韩敏婧刚回叶家的那个晚上,有人坐在床边轻抚她的脸颊,其实她知道那不是梦,因为有些感受是骗不了人的……

——

郁仲骁把车停在军区大院不远处,他侧过头,深邃的眼眸锁着她情绪恹恹的小脸:“需不需要我陪你进去?”

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问。

叶和欢有点小惊喜,但随即而来的是担心:“如果被发现怎么办?还是算了……”

她不敢冒险。

郁仲骁嘴边噙笑,他已经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去,见她还在那里磨蹭,他俯低身双手撑着车顶:“还不下来?”

见他来真的,叶和欢立刻下去。

郁仲骁锁了越野车,偏过头发现她还杵在车头旁,冲她朝门岗那边努了努下巴:“过去啊。”

“……”叶和欢先走一步,但时不时地回头。

郁仲骁不远不近地走在她的后面。

他单手抄在裤袋里,右手拿着车钥匙,眼睛也没往她这边瞧,像是互不相干的两个人。

哨兵早就眼熟叶和欢,二话不说就放她进去了。

叶和欢刻意在门口磨磨蹭蹭,瞧见郁仲骁出示军官证,听见郁仲骁告诉哨兵他是来找张继时,看他一本正经地说着谎,她突然好想上去拆穿他,说一句‘张继不在大院里面’,不知道到时候他会不会脸红?

下班时间,不少家属从外面回来。

一路上,他们都没机会说话,一前一后的走着,但叶和欢却觉得格外有安全感。

因为她只要回头,就能看到郁仲骁在那里。

……

叶和欢去家里取包跟衣服,郁仲骁在附近等她出来。

怕郁仲骁等太久,一进门甩了鞋子,光脚跑到二楼冲进自己房间,胡乱选了两件外套装进纸袋,她的手机躺在床上,拽过挎包背上,边给手机解锁输密码边往外走。

手机上有五十多通未接来电,看到叶赞文的名字时,叶和欢直接把手机揣进了包里。

刚准备下楼,走廊尽头储物间的门开了。

出来的樊阿姨看见叶和欢,又惊又喜:“大小姐,你回来了?要是再找不着你,我都准备打电话跟老部长说了。”

“嗯。”

叶和欢尊敬樊阿姨是家里的老人,冲她弯了弯唇角,说:“樊阿姨,我先回学校去了。”

樊阿姨却又喊住她,欲言又止的神情。

“阿姨,您有事就跟我直说吧。”

“也没什么事,就是太太下午头痛,让芸嫂陪着去医院看,到现在还没回来。”

这句话,跟秦寿笙的那句‘刀子嘴豆腐心’有异曲同工之妙,叶和欢听完后的反应只有一个字——“哦。”

很平淡的语气词,表示知道了,也暗示对话的终止。

看着推门而出的叶和欢,樊阿姨忍不住感慨,母女哪来的隔夜仇,怎么到这个家里全都乱套了?

……

叶和欢是在距离叶家院子不远处的湖上凉亭找到郁仲骁的。

那里比较偏僻,这个点,没什么人来。

郁仲骁屈起一条腿坐在座凳栏杆上,另一条长腿随意地放着,隔得远,叶和欢看不清他手里在做什么,但这样望过去,那身迷彩作训服加军靴,再配上他棱角分明的侧脸,确实有点制服誘惑的即视感。

听到靠近的脚步声,郁仲骁抬起头的同时停下了手上动作。

“那是什么东西?”叶和欢凑过去要看。

郁仲骁已经站起身,至于手里的东西也被他放进口袋,面对她的好奇,他只是不咸不淡地说了句‘没什么’。

小样,居然学她来这招~

“给不给我看?”

叶和欢突然像是无尾熊往他肩上挂,四处乱摸郁仲骁的身体:“拿不拿出来?说,把什么好东西放口袋里了?”

郁仲骁身体里的火差点被那双不安分的手撩起来,只好抓住她的手腕把人抵在亭柱子上。

“还乱不乱来了?”他的嗓音很低很有磁性。

此刻两人这么抵在一根柱子上,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旖旎氛围。

叶和欢手脚已经消停了,但她喜欢看他不淡定的样子:“我就想知道你藏了什么,又不偷你抢你,就看一眼。”

“想看?”

叶和欢点点头。

郁仲骁说:“闭上眼睛。”

叶和欢照做了,虽然她觉得这招很老套。

“把左手伸出来,五指张开。”

然后她只觉得左手无名指处有些粗粝的触感,像是多了一圈什么东西。

郁仲骁已经放开了她。

叶和欢睁眼,把左手拿过来一看,细白的无名指上套着一枚用仙草编织而成的戒指,不大不小,刚好合适她的手指尺寸。

“看完了就走吧。”郁仲骁率先出了凉亭。

叶和欢小心翼翼地摸着草戒指,心里甜滋滋的。

她觉得自己发现了点什么,虽然还有些云里雾里,于是跑着追上去:“这是特意做给我的吗?”

“……”

“你一定是做给我的,要不然尺寸怎么会这么匹配?”

叶和欢倒退走在郁仲骁前面,葱白的小手伸到他面前摇晃炫耀,笑颜如花:“不用不好意思,咱俩都谁跟谁了?”

郁仲骁拽下那只小手把她拖到身边,他看着叶和欢的眼神温柔纵容:“好好走路。”

——

吃过晚饭,天色已暗,郁仲骁送叶和欢回了B大。

到了学校门口,叶和欢忸怩着不肯下车,她的无名指上还戴着草戒指,粘着郁仲骁要求浪漫的吻别。

郁仲骁解开安全带,侧身低头,薄唇碰了下她的脸颊:“进去吧。”

“又这么敷衍了事?”不同于昨天,今天叶和欢的心情非常好。

郁仲骁轻笑。

借助车内昏暗的灯光,她瞅着驾驶座上的郁仲骁,以前不曾想到,看似死板的男人居然也会搞这些小浪漫,她也不知道,自己以前嗤之以鼻的浪漫,真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是完全不一样的心境。

懂得浪漫的男人似乎更加迷人。

叶和欢忽然倾过身,低头封住了他柔韧的双唇。

像是一个甜美的奖励。

郁仲骁的大手抚摸她的背脊,似是安慰又似是爱意的表达。

直到呼吸有点不畅,叶和欢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他,但双手依旧环着郁仲骁的脖子,她把头靠在他宽厚的肩膀处。

想起自己下午在部队家属院看到的军嫂,别人都说随军的军嫂苦,但她现在却非常羡慕她们。

像是心有灵犀,郁仲骁忽然开口:“清和园那边的房子,我已经在联系装修公司。”

“嗯?”叶和欢含糊应声。

“如果够快的话,明年夏天就能住人。”

叶和欢侧过脸,就近看到他下巴处的青茬,她往他的脸上蹭了蹭:“你的意思是,希望我搬进去住?”

“……”

郁仲骁握着她的右手,他的嗓音在昏暗的光线里更显低沉:“那你愿意吗?”

叶和欢蓦地抬头亲了亲他下颌,是她给出的最好回答。

……

下车的时候,叶和欢跟郁仲骁要了清和园公寓的一个钥匙,并对他千叮咛万嘱咐,暂时不要找装修公司。

望着她跃跃欲试的样子,郁仲骁看出她想自己设计,但也怕影响她学业:“你有那么多时间吗?”

“山人自有妙计!”

——

叶和欢一路哼着歌回到西苑,推开宿舍大厅的防盗门,忍不住一声大喊:“我胡汉三又杀回来了!”

鸭子恰好提着裤子从厕所出来,瞧见她,还冲她使了个眼色。

“怎么了?你眼睛疼啊?”叶和欢还是满脸喜气,她晃晃手里的袋子:“给你们买鸭脖了。”

说着,伸手推开了302—3的宿舍门。

……

看到坐在里面的叶赞文跟殷莲时,叶和欢再也笑不出来,脸一黑,顿时转变为苦大仇深的表情。

叶和欢径直走到叶赞文旁边:“你来我宿舍做什么?”

宿舍里,除了鸭子,其她人都不在,应该是刻意的回避。

殷莲穿着一步裙,贵太太的打扮,精干又不失温婉,本来坐在马宁宁的位置,听到叶和欢这么说叶赞文,她起身上前解释:“欢欢,你昨天离开家后,你爸爸一直在找你,晚上都没怎么休息,天一亮就到学校里等你。”

“我问他呢,你算哪根葱,插什么话?”叶和欢斜睨殷莲,毫不留情地奚落。

鸭子看不下去,拉了把叶和欢,在她耳边低声劝道:“别这么大火气,阿姨没骗你,叔叔一大早就来宿舍找你了,但你不在,傍晚吃过饭他跟阿姨又过来等你了。”

叶和欢冷笑,瞥了眼殷莲:“你搞错了,我妈现在在家呢,这位啊,算起来是我妈的妹妹,也是我爸的——”

不等她说完,叶赞文已经拍案而起。

叶和欢冷冷地看向他。

站在她旁边的鸭子不傻,已经把殷莲跟小三画了等号,立刻寻了个借口灰溜溜地跑了。

叶赞文面色阴沉,无法忍受她给的难堪,不止是殷莲,还有自己的:“我看你现在是越来越不像样!”

叶和欢在鸭子的座位坐下,把东西往桌上一放,拆开袋子拣了个鸭脖吃,嘴里下驱逐令:“看不惯就走啊,又没人留你们。”

“和欢,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这次,不怪你爸爸,是我硬要跟来的,这段时间,你爸爸公司的事很多……”

“阿莲不用说了!”叶赞文试图阻止殷莲说下去。

殷莲望着叶和欢的侧脸,神情可以用楚楚动人来形容:“你爸爸最近检查出来血压偏高,我不放心他才会跟过来,你如果不想看到我,我可以去楼下等着。”

叶和欢冷眼看着这对贤伉俪,站起身打开了门:“要演苦情戏出去演,别污了我的眼睛。”

这一晚不欢而散,在殷莲从身边经过时,叶和欢压着声好心提醒:“你是得好好看着我爸,就我爸现在的条件,还是有很多女大学生愿意当他干/女儿的,就像你上大学那会儿爬他的床一个德行。”

殷莲的脸色顿时煞白。

叶和欢凯旋而归,重重关上宿舍的门,走到自己的书桌边,把叶赞文用过的杯子丢进了垃圾桶。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65】现在听人叫你太太,就当是提前适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