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513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65】现在听人叫你太太,就当是提前适应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513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65】现在听人叫你太太,就当是提前适应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十一月的天气转凉,每次出门都需要在衬衫外面罩一件薄薄的羊毛衫。

没课的时候,叶和欢开始频繁往建材市场跑,晚上则在宿舍里上网搜索现在流行的室内装修。

如果碰到中意的装修风格,她会打电话跟郁仲骁讨论。

郁仲骁在电话那边耐心地听她絮絮叨叨,只要她喜欢的,他都不会说不好,这种纵容态度导致叶和欢三天两头换想法。

虽然经常累到腰酸背痛,但叶和欢并不觉得麻烦,相反的,感觉很充实。

郁仲骁每天都会打电话给她。

大多数是在晚上,心血来潮了,也会在大中午打过来,有时候还忙里偷闲来学校接她吃饭。

周末,郁仲骁有空的话,会陪她一起逛建材市场。

当那些店员称呼她为‘太太’时,郁仲骁神态如常,并不加以解释跟阻止,仿佛他们真是一对来买材料的寻常夫妇。

趁店员走开,叶和欢拽了拽郁仲骁的大手,低声说:“她好像误会了,你怎么也不解释?”

“解释什么?”郁仲骁拉着她的手往店里走。

叶和欢任由他牵着,被他问得红了脸颊,小嘴里哼哼唧唧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郁仲骁微微握紧她的手,他深邃的眸光逡巡在那些罗列在橱窗里的墙纸上,开口时显得不甚在意:“反正以后也会听到别人这么叫你,现在就当是提前适应。”

他说到了‘以后’——

还是用那么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出来。

叶和欢不由弯起了嘴角,她也想到他们的以后,应该还要有个漂亮的小宝宝。

……

吃完晚饭,叶和欢没有回学校。

至于滨江苑,郁仲骁没再带她去过,或许是因为不放心,以防再发生类似那天早上的情况。

到最后,约会地点又回归于酒店。

夜晚,叶和欢蜷缩着纤瘦的身体躺在郁仲骁的臂弯里,看着无聊的综艺节目,明明已经哈欠连天,但她却舍不得睡着。

喜欢闻他身上的味道,很阳刚,也很健康,充满了男人味儿。

“最近有没有回家?”郁仲骁低低的嗓音在房间里响起。

叶和欢听出他是关心自己,她又往他怀里挤了挤,找了个借口:“最近不是比较忙吗?等有空我就回去。”

二十几天,她不但没有回去,也没主动往家里打过一个电话。

那样的一个家,带给她的快乐少之又少,尤其在韩敏婧回来后,每次踏进家门,她最怕的就是看到一场争吵。

像她小时候放学回家一样。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爷爷不是叶纪明,我外公不是韩永松,你还会跟我好吗?”

郁仲骁听出她言语中的失落,低头,橘黄灯光越过他高挺的鼻梁打下剪影,他柔声问:“怎么突然问这个?”

“你先回答我!”叶和欢任性地缠着他的脖颈,像个讨糖吃的破小孩。

“……”

郁仲骁抬起手指摩挲她的脸颊:“我需要的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漂亮的身份。”

得到想要的答案,叶和欢算是‘破涕为笑’,她把头靠在郁仲骁的胸膛上,听着他沉稳慵懒的心跳,但随即,小脸上的神情又黯淡下来,第一次把自己的担忧袒露出来:“如果别人都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怎么办?”

“我会想办法。”这是郁仲骁给她的回答。

简单,坚定,胜过再多的甜言蜜语。

……

男女之间的相互吸引,归根究底是身体里荷尔蒙的分泌跟刺激。

深夜,他们忍不住像无数热恋中的男女情难自控地亲吻,在那张宽阔的大床上做愛。

彻底结合的那瞬间,不仅是身体,还有灵魂上的契合,是深入骨髓的歡愉。

寂静的房间内,只有彼此交织在一块的急促呼吸,压抑却又旖旎。

叶和欢的指甲抠着郁仲骁精瘦的腰,在他加剧动作幅度跟频率时,她不可遏制地叫出来,在那样的横冲直撞里,她的身体仿佛被抛入了云端,不再是自己的。

郁仲骁染了情慾的黑眸俯视着她,麦色的结实肌肤覆着薄汗,他的喘/息,他的注视,格外的迷人性感。

她像是一团柔软的橡皮泥,被那双粗粝的大手摆弄出各种姿势。

快结束的时候,郁仲骁拉开床头柜抽屉,从里面摸出一盒避暈套。

叶和欢盯着那个被拆开来的套子,想起那天在滨江苑,郁仲骁是直接射在里面的,事后她似乎忘了吃药这件事。

不过应该不会这么凑巧吧?

——

有些东西,不能想,一旦想了,就会越来越觉得像那么回事。

叶和欢躺在床上睡不着,还在纠结自己有没有吃药的问题,然后她又想到自己月初没来的大姨妈,之前没心没肺地过活,但这现在她忍不住往坏处想,今天已经23号了,虽然她以前也有隔月来大姨妈的情况。

如果真的有了怎么办?

叶和欢不愿意去医院流掉,不仅是因为流产伤身,还因为这是她跟郁仲骁的第一个孩子。

可是就目前的情况,他们又不该有一个孩子。

……

叶和欢是被隐隐的肚子痛折腾醒的,侧头,发现外面天蒙蒙亮,应该只有早上五点左右。

枕边的男人可能是太累了,还在熟睡。

叶和欢悄悄下床,捂着自己的肚子去洗手间。

当她瞧见自己小内内上的血丝时,松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失望,盼了大半夜的大姨妈来了,但也说明她没有怀孕。

自从上次乌龙事件后,叶和欢都有在包包里携带备用的卫生棉。

她在內褲上垫了卫生棉,蹑手蹑脚地爬回床上,刚躺下,旁边的郁仲骁动了动,翻过身从身后搂住了她,几乎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他依旧闭着眼,只是问她去干什么了。

“上厕所。”叶和欢窝在他的怀里,撒娇似地又咕哝了一句:“肚子有点疼。”

然后她的小腹上多了一只大手。

手掌心的温热仿佛带了治愈功能,过了会儿,叶和欢发现疼痛有所减缓,闭上眼继续睡觉。

——

叶和欢的例假只来了一天。

等晚上她回到宿舍洗澡,发现新换的卫生棉上很干净,之前那张其实也没什么血,量少得可怜。

她以前都没碰到过这种情况,洗完澡在宿舍里询问了一圈。

马宁宁不以为然:“我偶尔也这样,来一点又不来了,这有什么打紧的?”

文湘从阳台晾完衣服推门进来,还不忘拿切身经历来调侃:“我这四个月没来大姨妈的都没说什么,你才一个月,到一边去,别来刺激我。”

“我跟你们情况不一样。”

“哪不一样?”马宁宁跟文湘异口同声地问。

叶和欢不敢提及怀孕问题,正想着措辞糊弄过去,鸭子已经在旁边踊跃举手插话:“会不会是痔疮破裂?”

“……”

所有人一哄而散。

晚上十点,叶和欢接完郁仲骁打来的例行电话,刚准备爬到上铺睡觉,搁在床边的手机又开始震动。

屏幕上显示的是叶家的座机号码。

叶和欢重新穿上拖鞋,去了阳台上接电话。

电话接通,传来的不是叶纪明或樊阿姨的声音,而是韩敏婧冷冰冰的声线:“是我。”

“……”

叶和欢不禁收紧握着手机的手指。

韩敏婧没听到她的回应,顿了顿才在那边说:“已经睡了?我刚才有给你打电话,但一直提示正在通话中,我有问过樊阿姨,她说你这会儿应该还没休息。”

“有事吗?”叶和欢问。

过往发生的那些事,让她没办法像其她女孩那样亲近自己的母亲。

“这周末怎么没有回家?”

叶和欢皱眉,说的话已经带刺:“我干嘛要回去?怎么,又想拉我当观众看你们吵架?”

“……”韩敏婧没有接话。

叶和欢忍受不住这样的沉默,她正打算掐断电话,韩敏婧突然开口:“如果我跟你爸爸离婚,你愿意跟我一起生活吗?”

韩敏婧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缥缈,仿佛从很远的地方而来,空洞,不真实。

“离婚是你们自己的事,不需要跟我说。”

说完,叶和欢按了挂断键。

——

如果我跟你爸爸离婚……

因为这句话,叶和欢一晚上都没睡好,脑海里也反复着韩敏婧那句‘你愿意跟我一起生活吗’。

她揣摩不到韩敏婧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情来说这句话的。

当叶和欢以为这是韩敏婧像以前那样说的隔天又变卦的赌气话时,韩敏婧真的向叶赞文提出离婚,甚至连离婚协议都打印好邮寄了一份给叶赞文,然后收拾好行李跟芸嫂搬回韩家住。

效率之高,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叶和欢接到樊阿姨的电话,听她说韩敏婧走得毫不拖泥带水,脸上出现片刻的怔愣。

“可能太太是真想明白了吧。”

樊阿姨无奈叹息,继续说:“那次跟先生吵完架,除了医院,太太就没出过门,整个人也憔悴不少。”

叶和欢问:“那我爸应该已经同意离婚了吧?”

“先生那边暂时还没说什么。”

樊阿姨是过来人,其实她看得出先生对太太还是有感情的,要不然协议一到手,早敲锣打鼓赶着签完字把事了结。

韩敏婧跟叶赞文离婚,对叶家跟韩家而言,就像一个小石粒投入湖中,势必激起千层浪。

“大小姐,太太对你其实也是关心的,只不过她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表白,加上以前那么多事……唉,你上回住院,知道你喉咙受伤,只能吃流食,太太特意给你煲了汤,她也不让我帮忙,自己一直守在厨房里。”

樊阿姨在挂电话前又说了一句:“太太回来后经常有去你的房间,有时候一坐就是几小时,前些天我帮老部长晒相册,里面有一些是你在国外时拍了寄回来的,太太瞧见后就把相册拿走了,第二天才还给我。”

握着手机,叶和欢站在阳台上。

她的心情就像在暴风雨中的柳树,东倒西歪,乱成一团。

从她记事开始,韩敏婧就跟她不亲近。

韩敏婧从没抱过她亲过她,她玩积木玩的开心,偶尔的回身,能看到韩敏婧冷冷的眼神。

以前她一直以为韩敏婧讨厌自己,是因为她长得像叶赞文,后来她才明白,韩敏婧不是因为叶赞文迁怒于她,而是因为她的出生,在韩敏婧跟叶赞文的婚姻里划下了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

原来她才是罪魁祸首。

她曾在心底默默告诉自己,既然他们不把她当女儿,那她也不要他们这样的父母了。

可是现在,听到樊阿姨这么说,叶和欢只觉得胸口堵得厉害,甚至他们要离婚,她也没有做到无动于衷。

——

下午上课,叶和欢显得心不在焉,被老师点名回答问题都没反应过来。

从教室里出来,秦寿笙早已经蹲在那里等她。

“我听说——”注意到四周人太多,秦寿笙半途闭了嘴。

他把叶和欢拉到隐蔽的角落,压着声音说:“我听说婧姨决定跟你爸爸离婚了,真的假的?”

“就我家那点破烂事,你不用这么遮着掩着。”

秦寿笙观察着叶和欢脸上的神情,见她一脸不以为然,确定她真没事后,呼出一口气,转而又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不就吵不下去了,决定还世界一个太平。”

“我说,你是真没事还是假没事?”秦寿笙越看她越觉得不对劲。

叶和欢朝他翻了个白眼,一副不想跟他废话的嫌弃样:“没事你走吧,别耽误我去上机的时间。”

……

跟秦寿笙分开后,叶和欢没去上机,她逃了课,回宿舍睡起大头觉。

叶和欢觉得自己就是个容器,装进去的东西太多,现在超出了她的最大负荷,也许下一秒就会爆炸。

此刻的她,又像是只缺乏安全感的小刺猬,随时随地竖着倒刺,拒绝任何人的靠近。

包括秦寿笙,她也不愿意向他吐露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叶和欢突然特别特别想郁仲骁。

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不再像以往那样顾忌会不会打扰到他,第一时间拨了郁仲骁的号码。

响了两声,那边就接通了。

叶和欢坐在床上,她看了眼窗外,已经临近黄昏,她问:“你现在忙不忙?”

郁仲骁没立即回答她,虽然有听到他的声音,叶和欢从他说的话里听出他现在应该不方便接电话,可是他刚刚还是接了,他没有挂断,叶和欢握着手机耐心等待着。

过了会儿,听筒里安静了。

郁仲骁清晰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在她耳畔:“怎么现在打电话?我刚在开会,有什么事?”

他的语气,不是责怪,反而是无奈宠溺居多。

叶和欢抱着枕头,咬了咬唇,闷声说:“那要不先挂了吧,你去忙。”说着,她又无理取闹地顶了一句:“我又不知道你在开会,既然在开会,你干嘛还接我电话?”

“……”电话那边的人似乎轻不可闻地叹了一下。

叶和欢的气焰顿时焉了,她小声道:“我是不是真的打扰到你了?”

“没有。”郁仲骁说。

“你刚才的意思明明是有。”

“……没有。”郁仲骁又低声强调了一遍,然后问她:“为什么给我打电话。”

叶和欢眼眶酸胀,过了会儿,她才说:“就是想你了呗。”

“就这样?”

叶和欢嗯了一声,她开始催促他进去开会:“要是你领导训你,到时候你又得怪我!”

郁仲骁在电话那边低笑:“我什么时候怪过你了?”

叶和欢听到他含笑温厚的嗓音,心头的烦躁瞬间被压下去,好像他现在就在自己身边一样。

晚上8点,叶和欢接到郁仲骁的电话,他说:“下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66】如果交了女朋友,一定要带她去看一次日”↓↓↓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