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520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72】夜晚偷来的约会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520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72】夜晚偷来的约会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叶和欢的样子有点傻愣,因为一时没反应过来。

“不想见?得!算我多管闲事!”秦寿笙说着真要收回那串钥匙。

叶和欢牢牢捏着钥匙不撒手,待她明白过来秦寿笙口中的那个人是谁后,一颗心脏如小鹿乱撞,欢欣雀跃,整个人顿时活络起来,没听清秦寿笙还说了什么,匆匆说完‘谢谢’,转身跑出了秦家的小院子。

这一刻,叶和欢大脑乱糟糟的,想不到其它,只是不断重复着‘郁仲骁怎么来了’这个问题。

十二月的夜晚已经转冷,迎面而来的寒风吹在叶和欢耳朵上,像刀割一样的疼。

但她根本顾不上这些。

秦家的别墅在小区的最里面,到小区门口有段距离。

叶和欢跑了一路,跑到后来自己喉咙干得发紧才慢下脚步,白色的雾气从口中吐出,手里紧紧攥着钥匙,她听到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因为这突然的惊喜,或者说惊吓更合适。

郁仲骁现在真的在门口?

叶和欢还有些不相信,但她的双脚却不由自主地挪向亮着路灯的小区大门。

晚上九点,加上天气冷,小区里已经没什么人走动。

从大门出来,叶和欢迫不及待地四下张望,她还没望出个所以然来,肩膀突然被轻轻搭了一下。

几乎是下意识的,叶和欢蓦地转过身,差点撞进男人温暖宽厚的怀里。

熟悉的感觉让她心跳加剧。

一辆轿车鸣着喇叭朝这边驶过来。

叶和欢的胳臂一重,人紧接着被一股力道扯到边上,避免了车轮压到路旁大水坑溅湿她的裤腿。

郁仲骁低头,看着那张此刻显得娇憨的漂亮小脸,眼底蓄起淡淡的笑意,带了揶揄低声说:“这么着急去哪儿?”

可能是因为许久未见,现在人就站在自己跟前,压抑在心底的思念瞬间泛滥成灾……

突然又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叶和欢问:“你怎么会来这里?”

郁仲骁低低道:“不想见我?”

“不是——”叶和欢张嘴想要解释,却发现自己突然成了小结巴,到最后只是讪讪地重复那句颇为郁闷的话:“你怎么会来这里?”

郁仲骁收回手,脸上神情表现得有些落寞,他说:“既然这样,那我回去——”

话未说完,郁仲骁便止了声。

因为叶和欢突然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再多难以诉说的情意,都包含在了这个紧致的拥抱里。

郁仲骁很快回拥住叶和欢,下巴抵着她的发心,他不像怀里女孩这样直白地表达自己的感情,但不代表他这些日子的想念不深,半晌,他才喑着嗓子问:“这样能出来多久?”

叶和欢舍不得跟郁仲骁立刻分开,搂着他劲瘦的腰暗示地说:“只要在他们明天起床前回来就可以了。”

郁仲骁没当即给出回应,但也没有放开她。

又过了会儿,叶和欢突然说肚子饿想吃夜宵:“前面的弘阳路上有好几家夜排档。”

晚上她没吃饭,只是啃了一块蛋糕。

郁仲骁开的还是那辆军绿色的牧马人,小区门口没停车位,所以车子停在了马路对面。

这也是叶和欢刚才没第一时间发现的原因。

过斑马线时,郁仲骁不动声色地握住了叶和欢的手,叶和欢弯了弯嘴角,另一只手挽上男人的胳臂,心里甜滋滋的。

这样的他们走在路上,跟街边那些随处可见的情侣并没什么差别。

——

叶和欢选的是一家沙县小吃。

小笼包跟馄饨,是叶和欢以前必点的套餐,但今天她觉得还不够,外加了一盘蛋炒饭。

这个时间点,店里吃夜宵的人不多,两人坐了没多久,点的东西就全都上齐了。

郁仲骁没有点吃的,他倒了杯开水坐在对面作陪。

“真不吃?”叶和欢用筷子夹着一只在醋里滚过的小笼包送到郁仲骁嘴边。

郁仲骁很给面子地张嘴吃了。

叶和欢咧嘴笑,望着郁仲骁低头喝水,她心里冒出了花儿一样,然后继续跟那盘蛋炒饭作斗争。

中途,郁仲骁出去接了个电话。

老板娘过来擦旁边的桌子,跟叶和欢搭话:“今天怎么没跟小秦一块过来?”

叶和欢也算老顾客,以前住秦家的时候,没少跟秦寿笙跑出来吃宵夜,又因为俊男美女的组合,两人嘴巴跟抹了蜜似地,一来二去就跟老板娘混熟了。

刚才叶和欢跟郁仲骁推门进来,老板娘发现不是小秦,还多打量了郁仲骁两眼。

“哦,他已经睡了。”叶和欢边往小碟子里倒醋边说。

老板娘往门口瞅了眼,问她:“陪你来的是你家亲戚吗?”

在她潜意识里,叶和欢跟秦寿笙是一对。

叶和欢抬头,恰巧看到站在门外打电话的郁仲骁,背影很高大,格外的挺拔,像是心有感应,郁仲骁转头朝这边望过来。

叶和欢收回视线,冲老板娘盈盈一笑:“是我男朋友。”

……

郁仲骁接完电话进来,叶和欢已经吃饱了,正靠着收银台跟老板天南地北的扯皮聊天。

“回来了?”叶和欢蹦跶到郁仲骁身边,主动拉住他的手。

老板娘只是看着他们和善地微笑。

郁仲骁付了钱,牵着叶和欢离开店里。

两人没有立刻回到车上,而是在附近散了会儿步。

深夜,人行道边树影重重,路灯光跟月辉被切割成了婆娑的碎片。

郁仲骁的手心很温暖,即便有夜风迎面吹来,叶和欢一点都不觉得冷,她踩着地上颜色相同的广场砖跳了两下,突然扭头卖弄关子地对郁仲骁说:“刚才老板娘夸你来着!”

郁仲骁牵着她的小手,紧握了一下,他的目光里带着无限的温柔跟暖意,顺着她的话往下问:“夸我什么?”

“当然是夸你……成熟稳重咯!”

“是说我老吗?”

叶和欢假装诧异地道:“没想到你思想觉悟这么高?”

郁仲骁失笑,抬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做惩罚。

叶和欢立刻叫嚷着反抗,人却一个劲往他怀里钻,钻着钻着就变了味,一张小嘴凑上去胡乱一通亲,最后如愿以偿地啃着郁仲骁的薄唇。

郁仲骁很快就化被动为主动,最初的急躁,逐渐变成缱绻的亲吻。

叶和欢的身体随即软下去,湿re的鼻息彼此纠缠着,她脸颊的温度不断上升,舌根已经发麻泛酸。

郁仲骁的指腹有薄茧,他一手揽着叶和欢柔软的腰肢,一手托着她的后颈摩挲,叶和欢怕痒,双手越发圈紧郁仲骁的脖颈,唇齿间的温存也更忘情了几分。

一声轻佻的口哨声突然横插进来,两个杀马特少年骑着辆摩托车从他们眼皮底下扬长而去。

叶和欢骨子里还存着女生专有的羞耻感,下意识推开郁仲骁往旁边站。

郁仲骁看着她故作正经的模样,眸底的笑意更浓,他抬起左手腕看了眼表,说:“已经很晚了,我先送你回去。”

叶和欢那点花花肠子早被那声口哨吹没了,红着小脸蛋,垂头丧气地跟着往回走。

每走几步,她都得回头瞧一眼,那里刚好有一块酒店的招示牌。

多天衣无缝的计划!

刚才她是故意拖着郁仲骁往这边走的,就算不做影响青少年成长的事,难得见一面,盖着被子纯聊天也是好的呀!

结果——

那么好的气氛,硬是让两颗老鼠屎给破坏了!

直到车子在小区门口熄火,叶和欢还在那忿忿不平,发现自己得下车了,她望向郁仲骁的那双猫瞳水润润的,说不上的幽怨委屈。

郁仲骁摸了摸她的头,像安抚家里的小猫:“回去后好好睡觉。”

叶和欢平时虽然也算个熊孩子,但她也分场合熊,当然也知道郁仲骁不带她留宿在外面是为她着想。

即便再不舍,叶和欢还是磨磨蹭蹭地解开安全带准备下去。

“真走了啊~”

郁仲骁没有挽留。

叶和欢认命,在她推开车门的时候,耳畔响起男人询问的话语:“圣诞节有没有安排?”

“……”叶和欢转过脸。

待明白到他的意思,她立刻摇头,然后听到郁仲骁许诺:“那天我去学校接你。”

“哦。”叶和欢表面淡定,心里早已载歌载舞。

目送着叶和欢的身影消失在拐角,郁仲骁低笑了下,他重新发动引擎,掉转车头回部队去。

等红绿灯时,他注意到路边有一家婚纱店,橱窗里挂着一件白色蕾/丝的抹胸婚纱。

郁仲骁不由多看了几眼。

那次在跨江大桥看到一对新人拍婚纱照,郁仲骁没忘记当时叶和欢脸上的表情,虽然她什么也没说,但流露出的羡慕是骗不了人的。婚纱,是每个女人这辈子必须有一次的愿望……

手机响起的时候,红灯刚跳转到绿灯,是部队的座机号。

郁仲骁把车开到路旁,接起电话。

“仲骁,是我。”

电话那头,不是姚烈或张继,而是一道他已经很久没听见的熟悉嗓音:“老齐。”

————————

PS:老齐是谁?详见《老男人的情感启示录(二)》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73】离别在即(虐前的小番外安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