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522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74】一份癌症报告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522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74】一份癌症报告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秦家用过早餐,叶和欢就跟着韩敏婧回了家,秦阿姨特意让司机开车送她们。

一路上,母女俩都没做任何交流。

叶和欢看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街景,路边,有个年轻妈妈正蹲着给五六岁大的女儿系围巾,小女孩手里握着一个棉花糖,眉开眼笑,连带着她母亲的脸上也绽放了笑颜,这样温馨的相处,在叶和欢的记忆里从来不曾存在过。

从叶和欢能清楚记事开始,她的目标就是——好好学习,当个听话懂事的孩子让妈妈开心。

后来,她的目标实现了,可是韩敏婧依旧活得不快乐。

叶和欢脑海里又想起那晚韩敏婧问自己的话,如果她跟叶赞文离婚了,自己愿不愿意跟她一起生活?

以为自己真的已经完全不在乎这对父母,可是有时候,仍然会因为他们牵动心中的情绪。

轿车停在韩家的大门口。

等车子离开,韩敏婧抬步往里走,叶和欢突然开口喊住了她:“我有话跟你说。”

韩敏婧回转过身,没有不耐烦,只是淡淡地问:“什么事?”

叶和欢目光直视着韩敏婧,不知是不是阳光太晃眼,她看见韩敏婧鬓边有两根白发,心里蓦地有些堵得慌,兜在大衣口袋里的双手攥紧,所有要说的话哽在了喉咙里。

见她不作声,韩敏婧转身欲走。

“我……谈男朋友了。”叶和欢在她身后开了口。

脚步一顿,韩敏婧望向她。

叶和欢没有回避韩敏婧审度的眼神,四目相对,她又重复了一遍:“我谈男朋友了。”

沉默,蔓延在空气里。

没有等来质问,叶和欢自顾自地交代:“他今年三十,比我大十一岁,我们不是随便玩玩,等我大学毕业,应该就会结婚。”

“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如果心智足够成熟,绝对不会找上你。”

叶和欢心头涌起烦躁,但她努力克制着,让自己的声音冷静:“是我先喜欢他,追的他。”

韩敏婧眸光微闪,听了这句话,脸色越加难看。

“我不想跟你吵架,”叶和欢说:“你那么反对,不过是怕我被骗,我可以跟你保证,他不是那样的人,就算以后我们之间真出现什么问题,我也不会把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

韩敏婧望着叶和欢坦然的目光,许久,才开口:“你认识他多久了?”

叶和欢愣了下,没想到她会问这个,但还是据实回答:“去年过年的时候,二月份。”

“你刚回国的那会儿?”

“嗯。”

“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韩敏婧又问。

“今年十月份。”

“上次在医院看到的那个打火机,也是那个男人的是不是?”

叶和欢不喜欢韩敏婧用‘那个男人’来形容郁仲骁,过于轻蔑,甚至没有最基本的尊重,也听出韩敏婧没有接受她这个‘男朋友’,但她还是想为自己争取:“任何事都没有绝对,年纪相差大又怎么样?也许我们会有矛盾,但那些并不是不能调和——”

韩敏婧打断她:“他是做什么的?”

叶和欢不敢和盘托出,想到马宁宁上次说军官跟公务员差不多,便道:“在政府部门工作,副处级别。”

韩敏婧眼神冷了:“这个年纪,这样工作的男人,还没结婚,你不觉得奇——”

“他离婚了。”叶和欢平静地说道。

“……”

韩敏婧脸上的表情变为不敢置信,似乎一下子无法消化这个讯息,然而很快,她又回过神,嗓音冷了几个调:“一个离婚男人?你脑子里在想什么?你找什么不好,找个结过婚的男人?”

这样的反应,跟预想的没有差别,叶和欢却依然抱着一丝的希望。

可是现在,她还没过多说明,已经换来韩敏婧强烈的反对。

“我不会同意的。”

叶和欢再也维持不住心平气和的表象:“离了婚就一定不是好人吗?凭什么用一个称谓就去否定一个人?难道离了婚就不能再拥有新的开始了吗?因为离婚,就要遭受你们这些人的白眼吗?”

“只要他不来[马蚤]扰我的女儿,我对他这个人,没有任何看法。”

每次都这样……

她就知道会这样……

叶和欢胸口剧烈地上下起伏,眼圈微红,却还倔强地跟韩敏婧对视,不肯做出让步。

“我只是告诉你一声,你同不同意,对我来说不重要。”

丢下这句话,叶和欢要进屋。

韩敏婧对着她的背影,稍稍拔高了声量:“你不在乎我的想法,那你爷爷还有外公呢?你觉得他们会答应你嫁给一个三十岁还离异的男人?”

叶和欢蓦地回身:“他们不是你,不会随随便便就否定我的感情!”

“是吗?”韩敏婧手指着叶和欢身后的屋子,“那你现在就进去问问你外公,把你刚才跟我说的话再跟他说一遍,到底是我不顾你的感受,还是你的肆意妄为不顾家里其他人的感受?”

说完,韩敏婧从神情僵硬的叶和欢身边走过,率先进了屋。

——

唐嫂刚从二楼打扫好下来,恰好看到玄关处脸色苍白的韩敏婧,立即过去询问。

“没什么,就是昨晚没休息好。”

韩敏婧冲唐嫂笑了笑,表示自己没事,然后拎着包上楼了。

回到卧室,韩敏婧靠着门站,捂着胸口了会儿,等到气顺了后她才走到梳妆台前坐下。

包被她随手放在了旁边。

韩敏婧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仔细看,哪怕化了妆,鱼尾纹还是很明显。

尽管她不愿意承认,但她心里很清楚,自己真的老了。

没有人知道,在那个她打电话告诉叶和欢要跟叶赞文离婚的晚上,白天她去医院拿CT检查报告,结果并不好,最后确诊为乳腺癌晚期。

听到‘恶性肿瘤’四个字时,对于韩敏婧而言,不过是顷刻间的恍惚。

她很平静。

平静地离开专家门诊,平静地走出医院,直到走进叶家的大门,她都没有任何要倾诉的欲/望。

如果不是她心血来潮去医院检查,也许到死,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得了癌症。

看着院子里的那棵柿子树,有种恍然隔世的错觉。

医生希望她立刻住院进行相关治疗甚至手术,如果再不进行癌细胞切除,癌细胞会扩散得更厉害,到时候恐怕真的无力回天了。

从门诊室出来,韩敏婧在等候室里坐了很久,旁边也有很多拿着挂号单等待的病人,有的脸色蜡黄,也有的走路需要人扶,她看上去是那群人里最健康的,谁又猜得到她身体里已经长了一颗肿瘤。

去停车场时,经过住院部,韩敏婧看到好几个戴着帽子的女人,形容枯槁,瘦得像一具活骷髅。

治疗乳腺癌的过程,在手术后,无外乎化疗跟吃药。

到时候,她也会变成她们其中的一个。

她们身边最起码还有丈夫,可她的丈夫在哪里?听到她得癌症的消息,会不会喜极而泣?

她跟叶赞文的幸福日子并不多,剩余的都是相互折磨的争吵……

韩敏婧想起那天在集团写字楼看到的殷莲。

岁月似乎格外眷顾这个女人,跟十九年前发现她和叶赞文有染时没有任何变化,皮肤依旧光滑细腻。

她无法想象自己割掉乳/房后不男不女的样子,在化疗的过程中,每天清晨都会看到枕头上掉落的大捧头发,也不想在某一天面对镜子的时候,被自己狰狞的脸庞吓到尖叫。

所以,她拒绝了医院的建议。

既然接受治疗也可能死,为什么不让自己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美丽一点?

走进家门,站在客厅门口,韩敏婧想到的不是曾经跟叶赞文在这里一次又一次的争吵,而是年幼的叶和欢坐在沙发和茶桌之间,拿着铅笔在那里写字,偶尔拿起橡皮来擦掉错别字,然后鼓着腮帮吹掉橡皮屑。

可能人真只有在面对死亡时,才会清楚地明白,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

叶和欢在院子里待了良久,直到手脚冰凉,她才身心俱疲地走进屋子。

回到房间,她趴在书桌上看着那串红石榴手链,怔怔地失神。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75】最后独处的那点时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