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526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78】等在住院部楼下的郁仲骁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526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78】等在住院部楼下的郁仲骁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叶和欢在包包里摸索了一阵,没有找到车钥匙,不由逐渐慢下脚步。

她不记得自己有把钥匙放在病房里。

又摸了摸牛仔裤口袋,瘪瘪的,也没有。

叶和欢把中午到医院后的事情仔仔细细回想了一遍,车是她开的,熄火后拔了车钥匙下车,送胭胭去急诊的时候,她好像有把钥匙放包里……突然间,叶和欢又不敢肯定到底有没有随手把钥匙藏好。

如果不在包里跟口袋里,又会被她放到哪儿去?

努力回想着,人已经不知不觉走到停车场。

叶和欢一眼就看见了自己的牧马人,火红的越野车型,衬得周围其它轿车黯然失色。

半降的驾驶座车窗也让她临时改了回住院部找车钥匙的打算。

因为叶和欢可以确定,她中午下车前有把车窗关好。

心头存着惊讶,叶和欢走近,从车牌确认了是自己的车,她下意识抬头,借着微弱的光线,看见了坐在车里的男人。

叶和欢的双脚像是被钉在那里,垂在身侧的手稍稍握紧了包带。

驾驶座车窗摇下半扇,郁仲骁独坐在车里,很安静,他闭着眼,衬衫下的胸膛轻微地上下起伏,像是真睡着了。

他的脸廓半隐在影影绰绰的光线里,冷硬的五官在这一刻柔和下来,却又有着别样的魅力。

叶和欢静静地盯着这个男人。

她的眼眶忽然一阵暖胀,很多种情绪混杂在一块犹如潮水般汹涌而来,似乎下一秒就能让她在这样的沉浮里溺亡。

这样的场景,一如八年前的某个夜晚,在韩家的大门口,那时候他还是她的小姨父,他们不熟稔,彼此间除了客套的问候再无其他。

现在,一切又像是重新回到了原点。

过往的种种在眼前走马观花,叶和欢发现,这六年,仿佛也不过是眨眼间的时光。

只是有些事,她早已心力交瘁,也无能为力。

深深呼吸,叶和欢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她走到了车旁,弯起手指扣了扣车窗。

郁仲骁的眉头微蹙,随即睁开了眼,脸上还有疲惫未敛去,他抬手拧了拧泛酸的后颈,车窗已经彻底降下,稍稍清醒后,他转过脸冲叶和欢开口,磁实的嗓音带着沙哑:“上车吧。”

叶和欢没有动。

郁仲骁抬起眼看向她,低声说:“怎么了?”他的口吻很随意,随意到他们之间好像从未分开过。

——也是这份随意,像一根刺扎进了叶和欢的心肉里。

她不喜欢这种陷入被动的感觉。

叶和欢侧目,视线定在方向盘旁边的车钥匙上:“你难道不应该跟我解释一下吗?”

他问:“解释什么?”

“我的车钥匙,为什么在你这里?”

“走廊捡的。”不同于她的兴师问罪,郁仲骁的说话语气自始至终的从容不变:“上车,送你回去。”

叶和欢说:“我以为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

郁仲骁深远的目光定格在她白净的小脸上,明知道有些话令人难堪,但叶和欢还是说出来:“我很感激你今天陪我送胭胭来医院,但也仅此而已,我们之间六年前就结束了。”

“……”郁仲骁没说话,他转回头看着前方,侧脸线条在光晕里越显分明。

叶和欢掐着手心,放轻了声音,语重心长地说:“像我这么浑的人,真不值得你再在我身上花费太多时间,你跟我不一样,你这样的人,应该结婚生子一家三口快乐地过日子。以前是我太年轻太不成熟,很多问题想得理所当然,如果有伤害到你的地方,别跟我计较,有个词怎么说来着,好聚好散,我也是真心希望你以后能够幸福。”

“大晚上,你在B市也不方便,车子你先用着吧。”

叶和欢强作自然地露出一个笑容,说道:“你明天回丰城,把车停在高铁站的停车场就行了,车钥匙交给那里的保全,我晚点会过去取。”话毕,她转身离开。

郁仲骁看着反光镜那道渐行渐远的窈窕身影,戴着腕表的左手紧了紧方向盘,手背隐隐可见凸起的青筋。

——

叶和欢走出医院,没多久就拦到一辆出租车。

关了车门,报上叶家所在大院的地址,叶和欢不再开口,她靠着后座,整个人笼罩在一种极度疲惫的状态里。

手机突然响了一下,叶和欢拿出来,是叶知敏发过来的短信。

【选个日子,去墓园看看你妈】

韩敏婧应该不想看到她吧?

叶和欢怔怔地盯着短信内容,活着的时候,自己给她气受,到了下面好不容易清净了几年,结果自己又要去烦她……

准备收起手机时,叶和欢注意到还有一条未读短信。

是下午三点多收到的。

之前她一直把手机塞包里,所以没听到提示音。

叶和欢点开短信。

【有空吗?】

短信下方,严舆两个字映入了她的视野。

叶和欢把玩着手机,她想起昨晚看到跟叶静语一起出现在韩家的严舆,从她回来这几天,隐约得知叶静语有了交往的对象,只是没想到是严舆。

——

从出租车上下来,叶和欢在大院门口看见严舆时,因为讶异,脚步也跟着停顿了。

严舆穿着一件浅蓝色的细条纹衬衫,袖子挽起至手肘处,跟几年前相比,他清隽的五官除了英俊,多了一份稳重,听到脚步声,他抬头朝这边望过来,目光触及叶和欢时,本靠在路灯柱上的颀长身体立刻站直了。

叶和欢才走了两步,严舆已经站在她的跟前。

“我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

“胭胭出了点事,一直在医院陪她。”叶和欢的神色如常,看着他问:“短信我刚看到,找我有事?”

严舆的视线定定地盯着她,眼中流露出他此刻心底最真实的情绪。

良久,他才开口问:“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还行吧。”

叶和欢的语气不甚在意:“不就那样,你呢?昨天在韩家,不大方便问你。”

严舆没立刻回答,他看了眼马路对面还没打烊的咖啡馆,对叶和欢说:“去那里坐会儿吧。”

……

服务生放下两杯咖啡,拿着托盘走开了。

叶和欢撕开一包白砂糖,往杯子里倒了一些,然后听到严舆突然问:“以后有什么打算?”

手上动作一停,叶和欢抬眸看向对面的人。

“他昨天是来找你的吧?”

这个‘他’,他们都知道指的是谁。

严舆抿了一小口咖啡,很苦涩,放下杯子的同时,他对上叶和欢略显怔忪的目光,又问:“你们打算重新开始了?”

“没有。”叶和欢边说边拿起调羹,搅了搅咖啡。

片刻的沉默后。

严舆往后靠在卡座上,手指间玩着小调羹,像是不经意地说起:“这些年,他都没找过你吗?”

“……”

“六年不短,他没有再在丰城找个对象?”

“严舆。”叶和欢出声打断他,更像是一种警告。

严舆垂眼轻笑了两声,像是自嘲,他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一时间两人之间又安静了。

叶和欢突然道:“我听家里说,你跟叶静语准备结婚了?”

“先订婚。”

叶和欢表示了然地点头。

他们就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那样寒暄,彼此之间隔着一层薄纸,但谁也没去戳破。

严舆的手机有电话进来,他当着叶和欢的面接了。

叶和欢不想刻意探听,索性别开脸看窗外,她已经猜到是谁打来的,直到严舆挂了电话,她才收回自己的目光,然后听到严舆说:“有点急事,我先走了。”

“是叶静语出什么事了吗?”叶和欢抬起头问。

“不是。”

严舆已经站起身,看向对面的叶和欢,想到叶和欢跟叶静语母女针锋相对的关系,他只是隐晦地说了一句:“叔叔跟阿姨有点口舌之争。”

其实是大吵特吵。

近两年,殷莲跟叶赞文之间的争执越来越频繁,完全不复从前的和乐融融,有时候吵得厉害了,还会动手。

哪怕是韩敏婧过世这么久,殷莲依旧没有被扶正。

而这次矛盾的爆发,是因为叶赞文前不久新招的女秘书。

招个秘书本来也没什么,问题是那个女秘书神似韩敏婧,而且人家原先是来应聘会计的,一次巧合被叶赞文瞧见,后来不知怎么地,等殷莲再去公司,发现秘书换了个二十四岁的小姑娘,乍一眼,她以为自己看到了年轻版的韩敏婧。

比起韩敏婧宁折不弯的性子,这个女秘书的性格堪称小绵羊,说话都不敢大声一点,殷莲不过是说了对方一句‘买的咖啡不如上一家好’,对方立刻摆出要哭不哭的样子,惹得刚开完会回来的叶赞文训斥她‘他公司员工是来这里上班的,不是来给她跑腿买咖啡的’。

殷莲立刻察觉到危机感,强忍着不发作,但一回到家就跟叶赞文吵开了。

当然,这些都是刚回B市的叶和欢不知情的。

叶和欢没有紧跟着严舆离开,她又在咖啡馆里坐了会儿,等咖啡彻底凉了后,她才拿过包站起来。

走到前台,叶和欢拿出钱包准备结账,服务生却说:“那位先生已经买过单了。”

……

对严舆,叶和欢的感情是复杂的,但跟情爱无关……

发现自己怀孕,纯属偶然。

那天她在小姑家做客,饭吃到一半,小姑突然干呕起来,当她听到陆家保姆说出‘太太不会是有了吧’时,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因为那些日子,她也有类似的症状,却只当是自己跟韩敏婧赌气,饮食不规律引起的肠胃不舒服。

那一下午她都心神不宁。

在回学校的路上,她偷偷买了根验孕棒,结果可想而知。

后来,她怕韩敏婧逼自己打掉孩子,尽量的少回家,想方设法掩盖自己怀孕的事情。

在家人面前,即便再难受,她也强憋着不孕吐,人胖了她就买宽松衫穿,生怕被人瞧出来她肚子的异样。

严舆是第一个发现她怀孕的人。

那个时候,严舆又重新出现在B市,他回云南没多久就跟章凝宁分手了。

“如果你打算生下这个孩子,那么它就需要一个合理的身份。”

再后来,事情并没有朝既定的方向发展……

叶和欢推开玻璃门,拾阶而下,外面天色漆黑,她抬头仰望夜空,比起几年前,大城市的夜晚已经基本看不到星星。

正准备回大院去,突然听到一道轿车按喇叭的声音,两道刺眼的车灯光也直直地打过来。

叶和欢用手挡着半眯的眼睛,循声望过去——

然后,她整个人都杵在了那里。

——————

PS:我又做了一件傻事,我以为自己昨晚更新了,但结果后台显示没有上传成功,我没认真瞧就去睡了,电脑也开了一个晚上,刚才起床发现后如遭雷劈,所以多写了一千字上传。25的更新晚上写,凌晨前上传。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79】真要跟我好聚好散?这样,也没感觉了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