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529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81】年纪大,脾气又臭,活该你光棍这么多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529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81】年纪大,脾气又臭,活该你光棍这么多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放开我……”叶和欢边说边挣扎得厉害,下一瞬,双手便被攥住压在旁边动弹不得,她是真的慌了,又急又羞地叫嚷:“我说放开我,我不跟你玩了,你要真那么急不可耐,出门下楼往前走几分钟,那儿一排美容院,想上哪个就上哪个。”

郁仲骁听到她口无遮拦的话,目光愈发幽冷,被彻底惹怒,他加大手上的动作,没有一点怜香惜玉。

牛仔短褲被用力下扯,拉链齿轮割到皙嫩的大腿,叶和欢疼得想哭:“混蛋!你弄伤我了!”

“你不就喜欢这样子?”郁仲骁毫不怜惜地掰开她的雙腿。

见他动真格,叶和欢拳打脚踢:“你才喜欢这样,你全家都喜欢这样!”

郁仲骁冷不防被她踹到胯部,有些吃疼,他一条长腿随即压住她乱蹬的右脚,“踹,再踹!”另一条腿单膝跪在她的腿間,用空着的手去褪自己的裤子。

“臭**!臭当兵的!我要去部队告你!”

叶和欢恼羞成怒,她侧过头刚张嘴,下巴就被捏住了。

郁仲骁左手虎口固定着她的下颌,男人的手指骨节粗/硬有力,他低哑着声道:“你属狗?还咬人。”

“放开我~!”叶和欢嘴里不肯服软:“我以前是不是眼神不好,怎么看上你?是你装得太好还是真是我不长眼,年纪大,脾气又臭,活该你光棍这么多年——唔……”

叶和欢微启的口被封住,唇舌纠缠,只能拧着眉心发出‘呜呜’含糊不清的声音。

郁仲骁禁锢着她纤细手腕的大手胳臂肘撑着她身下的席梦思,可能是怕压疼她,另一只手从她的背心下摆钻了进去。

隔着男士內褲面料,叶和欢察觉到男人身体的变化,她的大脑轰地一下,被蹭到的位置像有根羽毛在挠痒。

她的脸颊连带着脖子瞬间通红。

房间里到处漆黑,只有从门缝间渗进来的些许灯光。

眼睛看不见,其它感官却变得越发敏锐。

两人下半身紧紧相抵,男人硬硬的胯骨顶着自己侧腰,当带着粗茧的大掌从平坦的小腹慢慢摸向鼓鼓的洶部,叶和欢的呼吸越来越短促。她仰躺在那里,目睹着自己衣衫被隆起游走,每一寸肌肤都像被火点燃,但还是死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可耻的叫声。

叶和欢的身体特别敏感,这点,没有谁比郁仲骁更清楚。

手掌下娇体在不停地战栗,郁仲骁的大手下移,霸道地挤进她的腿缝,“还嘴不嘴硬了?”

臭**……

叶和欢的脑海里只有这个词,又心生悲凉,以前的郁仲骁在床/事上总是迁就自己,如果她大喊不舒服,不是欲擒故纵,他一定会停下来,哪怕忍得很辛苦,那时候的他,确实把她捧在手心当宝贝似地温柔对待……

郁仲骁看着身下忽然晃神的叶和欢,以为她在想其他男人,好不容易生出的那点怜惜顿时烟消云散。

如果情意难想通,那么,慾望就成为最直白的宣泄方式。

郁仲骁的心里憋着一股无名火,六年前那段无疾而终的感情,逐日叠加的情绪,在这一刻终于找到了倾泻口,他甚至连內褲也没脱,只是稍稍往下拉,顾不得前戲,左手握著自己早已硬碩的那物长驅直搗。

冷不丁的侵入,出水又不多,叶和欢蹙紧眉头低低地叫出声:“噢——”

长达六年的空窗期,即便她引产过孩子,那处也已緊致如初。

郁仲骁進入得并不顺利,叶和欢被顶得叫痛,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大部分被挡在了门外,咬着牙腮处突起,他又往前送了几寸,伴随着叶和欢的哭骂声:“郁仲骁,你王八蛋!你出来!出来!”

换来的是更深的占有。

叶和欢的声音渐渐弱下去,曲起的细白双腿紧绷,脚趾头蜷缩,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一处山涧,常年的干涸,现在被劈开一点缝隙,有潺潺的水流溢出来,身体的疼痛也逐渐被缓和。

叶和欢所有的性經驗都来自于身上这个男人。

哪怕她心里拼命排斥着他,身体却已经违反了她的意志。

叶和欢心里想,或许这就是慾望的可怕之处,它可以摆布人的思想,理智在它面前都有濒临失控的时候,难怪那么多人会沉沦在慾河里无法自拔。

而她,终究也没有幸免。

郁仲骁伸过手臂打开了台灯,整个卧室陷入橘黄色的灯光里。

他俯瞰着脸色略微苍白的叶和欢,紧密结合的身体,搅得他要发疯,额际青筋隐现,阔别了六年的再次拥有,他怕自己再用力一分,身下的人儿都会像玻璃破碎,却又迫切地想要在她身上铭刻下自己的痕迹。

郁仲骁急促的气息拂过叶和欢的耳朵,他强忍着没有大动,“现在还疼吗?”低低的嗓音,充满了爱意,近而亲吻她的鬓角、脸颊到嘴角。

叶和欢低敛的眼睫微颤,别过脸,对上的事郁仲骁深邃又饱含深情的双眼。

两人四目相对,许久。

郁仲骁突然低头,含住她的小嘴,见她温顺,舌尖滑入了她的口腔。

——开始试探的勾缠,逐渐变为忘情的热吻。

郁仲骁劲瘦有力的大手按在叶和欢的两侧,他撑起自己的上半身,以便腰际加大力道。

慾望,像是开了闸的洪水,汹涌而来。

叶和欢逐渐承受不住地叫出声,在那样的衝刺撞擊里,她回想起以前的种种,双手抬起圈住了他宽厚的臂膀。

这样的回应是对男人而言是最猛烈的催化剂。

郁仲骁边动边抚上她的脸,喘着息在她耳边说:“现在告诉我你的感觉,你喜不喜欢这样?”

“……”叶和欢咬着唇,眼角湿润。

一次次的姿势变化,叶和欢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男人手臂从后揽着她的腰肢,在她被撞ru云端之际,听到男人低喘执着的声音:“没有高chao吗?那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完事后,他们还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像两个相连的勺柄叠趴在床上。

短暂的歡愉过后,最终是要回到现实世界。

叶和欢累得连一根手指也抬不起来,她的脸埋在发间,听见自己粗重的喘息,郁仲骁躺在她的身后,底下早已疲软,但他没拔出来,低头亲吻她汗涔涔的肩头。

视线逐渐清明,叶和欢望着墙角影影绰绰的剪影,有片刻的迷惘,不知现在该何去何从。

散落在枕头边的手机屏幕暗下去。

刚才那一眼,叶和欢看到,是小姑打来的电话。

才过了一天一夜,又变成这样了……

郁仲骁伸手抚开叶和欢脸上的发丝,触手的却是湿润的脸颊,他的喉头微动,一颗心也跟着搅紧,从她身体里退出,把人拥进了自己的怀里,扯过薄被遮盖住她白皙的身体。

叶和欢靠着他的胸口,许久才开口,声音有些哑:“小姨父……你不该回来找我的。”

“……”

“真的不值得。”

郁仲骁只是拥紧她,给了她一个坚定的回答:“值不值得,我心里知道。”

……

将近凌晨,郁仲骁才抱着叶和欢进卫浴间。

叶和欢不再像刺猬扎人,任由郁仲骁把她放进盛满温水的鱼缸里,头发被溅湿服帖在脸上,当她放松自己的身体,能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来,想到那是什么,小脸又晕起淡淡的红晕。

郁仲骁扯过一条白色浴巾围在腰际,然后帮浑身酸软的叶和欢洗澡。

两人坦诚相待不是第一次,叶和欢并没有不自在,她索性借着明亮的灯光仔细打量眼前的男人。

首先映入她视野的,是郁仲骁结实有力的小腹,随着他的动作,那八块腹肌若隐若现,然后,她的眼睛定格在他左胸心口位置。

她不记得六年前这里有道疤痕。

叶和欢的手指忍不住摸上那个伤疤,她出声问道:“这怎么回事?”

“出任务时受的伤。”郁仲骁回答得轻描淡写,他倒了些沐浴露在手心,抹开后才涂在她的手臂上,他的动作很柔和,仿佛对待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件他视如生命的珍宝。

——————

PS:你们有没有脱俗,就看你们的评论了,反反复复修了好几遍,尺度过大的都删了,大家低调。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82】相拥而眠到天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