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538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90】郁仲骁,这个疯子!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538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90】郁仲骁,这个疯子!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疼!

这是叶和欢的第一反应。

那不是吻,男人用力咬噬她的嘴唇,进而搅动她的舌根,蛮横的力道令她的呼吸不畅。

叶和欢的手握拳捶着男人宽实的肩膀,想推开他,却反而被搂得更紧。

两具紧紧相贴的身躯,不留缝隙。

这样的吻,仿佛是在求证什么,也许是想证明她并不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薄情寡义,也许是想证明她的心里依旧有他的存在,也许还有更多……想到那个夭折的孩子,他吻得越加深切,包裹她的双唇狠狠地[口允]吸。

旁边洗手间的门被郁仲骁随手推开。

叶和欢被他拽进去,她的后背撞上冰凉的瓷砖,郁仲骁一边吻她一边反锁了洗手间的门。

舌尖被灵活的大舌捉住,唾沫交融,叶和欢眼角余光瞟见那排小便池,立刻意识到这是男士洗手间:“呜……”

郁仲骁,你个混蛋!

男人的身体如一座大山竖在跟前,无论她怎么推搡都不管用。

外面响起敲门声,有人想要进来上厕所。

叶和欢挣扎得更厉害,因为感到羞恼,她乱动的腿被男人如铁钳般的长腿夹住,想要骂人,唇舌却被含着,她脑海里只盘旋着一个沮丧又无力的声音——每次都这样,每次都这样……

包里不适时地传来手机铃声,周而复始响着。

她之前说‘没电’的谎言不攻自破。

当洗手间门的门锁转动,叶和欢被拖进狭仄隔间里,几乎隔间门合上的同时,那边的门也被酒店工作人员打开了。

郁仲骁比叶和欢高了差不多一个头,他攥着她的右手按在隔板上,把她娇瘦的身体牵制在怀里。

“没人呀,门怎么就反锁了?”有人在外边走动说话。

“可能是锁芯出了问题,明天找人来修一下。”

叶和欢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被发现,脸皮再厚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紧接着外面传来放水声。

知道那是什么,叶和欢的脸颊晕开潮红。

那些人洗完手陆续离开洗手间,片刻后又恢复安静,还有洗手间门合拢的轻微声响。

自始至终,郁仲骁都低头观察着她的脸庞,忽然他稍稍弯下脖颈,头碰着叶和欢的额头,简单的一个动作,却蕴含了太多浓烈缱绻的感情。

叶和欢闻到他身上的烟味,混杂着成熟男人独有的味道,这种气息让她贪恋。

她的眼睫翕合,胸口却起伏得越来越明显,仿佛下一秒就会抑制不住心底翻滚的浪潮。

郁仲骁另一只手摸上她的脸颊,他的手指骨节看上去很有力,宽厚的手掌显得粗粝,贴着她白嫩的肌肤,他心头一阵柔软,性感突起的喉头微动,薄唇吻上她的眼睛,嗓音低哑:“回到我的身边,你说的那些,我不在乎。”

叶和欢却因这句话像是突然惊醒,她又想起医生说的话,抬起头望着他那双幽深的眼:“可是我在乎。”

“秦寿笙告诉你我怀过孕,那他一定没跟你说……因为连他都不知道,我以后都不会生了。”

郁仲骁的眼神变了,似要将她立马戳穿看透。

只是握着她的大手却松了力道。

“失去了生育能力对一个女人而言意味着不完整,”叶和欢注意到男人略有怔忡的神情,但她没有停止说那些尖锐的话语:“你现在说不在乎,那么十年后,二十年后呢?等到你的朋友都儿孙满堂,你真的一点都不会心生芥蒂吗?我宁愿就这样结束,也不希望在几十年后的某个晚上听到你喝醉酒告诉我,因为我,你甚至不能养育一个身上流着你的血的孩子。”

许久,郁仲骁的声音才响起,很低很低:“你觉得我跟你在一起,是为了孩子?”

“是不是已经不重要了。”

叶和欢说:“你可以不在乎前途,可以不在乎别人的目光,那你的家人,你也能不在乎?我们不顾他们的想法在一起,又能幸福快乐到什么时候?还有我爷爷跟外公,尤其是我外公,如果知道……以前我总觉得把所有难题抛给你就可以了,后来经过了那些事我才看清楚,人活着开心固然重要,但也不能只想着自己。”

“不是欲擒故纵,也不是赌气,我现在这样子真的挺好的,可能暂时还是没办法遗忘过去,但是终有一天我会谈恋爱,也会产生结婚的念头,但那个人,不会是你。”

说完这些话,叶和欢推开郁仲骁的手臂,拉开隔间的门,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她一路不停地走到电梯门口。

电梯门光面上,映出的是她苍白的脸色跟红红的眼眶。

从酒店出来,叶和欢的手机响了,她看到是叶知敏的来电,接起:“小姑。”

叶知敏在那边问她,跟肖益处得怎么样。

“还行吧。”

“声音怎么了?”

叶和欢深呼吸,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才又说:“没什么,就是有点感冒,回去吃点药就好了。”

“肖益在你旁边吗?”叶知敏关心地问。

叶和欢含糊地应了一声,然后听到叶知敏的叮嘱:“既然身体不舒服,那先回家吧,别开车,让肖益送你,车子就停在那里,明天让家里的司机去取。”

……

叶和欢回到叶家将近九点,她停好车,上楼回了自己房间,躺在床上感到心身疲倦。

她盯着天花板,回忆起那个孩子从身体里剥离的痛苦。

引产的孩子几乎活不成,会被医院集中火焚掉。

她想起昏迷前看到那个被医生抱在手里满身鲜血的孩子,很幼小也很脆弱,她醒过来后,哭着要找孩子,韩敏婧给了她一巴掌,也把她打醒了。

孩子死了。后来护士告诉她,是个男孩。

叶和欢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出事的前一天,她感受到胎动,很微妙的感觉,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应该也是这辈子唯一的一次。

——————————

郁仲骁从酒店出来,没有即刻就走,而是静静地独坐在车里。

手机响了,郁仲骁没心情接,但瞥到屏幕显示的号码,在第五个电话响起时,他低声接了,是郁老太太打来的,老太太抱怨他怎么又跑出去了,顺便又把相亲的事情一说:“那么多好姑娘,你怎么就看不上人家呢?你当面是怎么答应我的,转身又忘得一干二净,你好歹给我去上一次,要真不喜欢做朋友也行哪!”

郁仲骁握着手机没接话。

“你是不是还在想着欢欢啊?”老太太突然说,见儿子不否认,她也跟着长吁短叹:“那时候你们不还好好的吗?都要怪那死老头,让你去当兵。这下好了,老婆一个个都跑了,就算当上将军又怎么样?那也是光杆司令!”

“过几天我就回去。”郁仲骁开口道。

郁老太太听出儿子情绪貌似不太对,但听他说没事,怕他心烦就没揪着问,但也再三让他照顾好自己。

结束通话,把手机丢到一旁。

郁仲骁低下头去点烟,打了好几次打火机都没窜出火苗,后来好不容易点了火,在袅袅升起的烟雾里,他夹着烟的手指却有微不可见的颤抖。

往后仰起头靠着座位,徐徐吐出一口青白色烟,郁仲骁脸上的表情有瞬间的空白。

大脑里还回绕着叶和欢说的那句话。

“……我以后都不会生了。”

这句话,仿佛一把利刃狠狠插进他的心口,比从秦寿笙口中得知他失去过一个孩子时还要来的痛。

郁仲骁沉默地盯着漆黑的车顶,眼眶微微的有些红。

——

叶和欢盯着亮起的手机屏幕,那里面是郁仲骁刚刚发来的短信——【家属院西侧偏门/出来】

窗外天气漆黑,叶和欢的手指弯曲攥紧了手机。

过了会儿,她回过去——

【我已经睡了,有事明天再说吧。】

不到五秒,手机又震了下。

【要我进去找你?】

叶和欢看着他任意妄为的内容,迅速回道——【该说的我都说了,我不想再有过多的纠缠,希望您明白。】

她故意用了‘您’字,像在提醒他:你是长辈,要有做长辈的分寸。

【五分钟后,我去找你。】

标点齐全的一条短信,叶和欢知道他是认真的。

这个疯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91、192】只要你别再乱跑,让我找不到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