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545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98】他眼底蓄起笑,说:我怎么欺负你了?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545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98】他眼底蓄起笑,说:我怎么欺负你了?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见郁仲骁不说话,叶和欢又问了一遍:“你喂牌给我是不是?”

“这又不是打麻将,我怎么喂牌?”

郁仲骁转过身,他打开水龙头洗手,慢条斯理地开口:“再说,我坐在你下首,中间还隔着两个人,就算要喂牌也被他们拦了。”

叶和欢思忖他说的话,觉得挺有道理的,“这倒是——”

说着,她掀眸去看郁仲骁的侧脸,盯着他看了几秒,突然茅塞顿开:“好呀,郁仲骁,你又想骗我!”

嘴里嚷着,手上也不含糊,往男人身上招呼。

郁仲骁怕痒,他拽住叶和欢往自己腋下钻的小手,把她钳制在盥洗台边缘,压低自己磁性的嗓音:“别闹,外边那么多人。”

“不管。”

叶和欢说着又要挠他。

郁仲骁手上稍稍加大力道,“再乱动,衣服湿了没办法出去。”

“那我就说,你欺负我。”

“……”

郁仲骁低头,看着她气鼓鼓的小脸,深邃的眼底蓄起笑,话语一转:“我怎么欺负你了?”

叶和欢拿那双猫眸瞪他。

望着郁仲骁似笑非笑的样子,她的心里犹如小鹿轻撞,感觉小脸上的温度越来越高。

郁仲骁就这么弯下脖子吻了上去。

叶和欢吓了一跳,本能地想推开他:“会被发现……唔……”

外间传来搬动餐桌的动静,还有人吆喝上桌吃饭的声音。

郁仲骁的大手从后搂着她纤细的腰肢,在她唇角喃语,带着沙哑低醇的性感,仿佛能蛊惑人心:“那你别出声。”

后脑勺被温暖干燥的手掌托着,唇瓣上温热的湿意让叶和欢不由自己地扶上男人的后背。

——

客厅里,老赵附身拾起瓜子包装盒,丢进垃圾桶时还抬头瞄向洗手间那边,他自然注意到叶和欢刚才跟进去了。

对叶和欢,因为郁仲骁的缘故,老赵对她着实没法产生好感。

想到郁仲骁喂牌的行为,又瞧见电视里正在播封神榜,他就想把叶和欢的脑袋往妲己的脖子上按。

老赵妻子突然走过来,趁其他人没看这边,悄悄拉着老赵往阳台角落去。

“我说你干什么?”老赵从老婆手里扯回自己的衬衫袖。

老赵妻子往滑门那边瞧了眼,低着声问老赵:“我还要问你呢,你刚才打牌的时候做了什么?”

老赵开始装傻充愣:“打牌时能干嘛,当然是理牌出牌。”

“少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老赵妻子又拉了他一把,拧着眉头说:“张恺都跟我说了,你这么大个人,人家本来就说不会玩,你还老压她的牌,幸好人家脾气好,仲骁也没计较。说是好战友好兄弟,你还这么不给人面子。”

老赵一脸不耐烦:“我说你这个婆娘,怎么这么啰嗦!”

“我啰嗦?我看你是脑子被驴踢了。”

“郁仲骁才脑子被驴踢了!”

老赵说:“那女的,六年前跟仲骁分手的那个。”

“什么?”老赵妻子有点惊到。

老赵回到家,有时候也会跟老婆讲讲部队里的事。

当时郁仲骁出事,他有去探望,回来后,虽然没提叶和欢的身份,但也憋不住怒气跟老婆唠叨,所以老赵他老婆对郁仲骁的情况也略知一二,有件事记得特别清楚,六年前郁仲骁执行任务时分了神,导致九死一生。

老赵妻子不确定地问:“是她吗?”

“这个女的挺作的,走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仲骁脑子里在想什么,怎么就跟她划不清关系。”老赵一想起郁仲骁的态度就头疼,“别人都是吃一堑长一智,我看他是越挫越勇,一定要再吃次大亏才肯醒悟。”

“这是人家两口子的事,你也别管太多。”

“……什么叫我管太多。”

“仲骁自己喜欢,一定有喜欢的理由,你没事别乱插脚,白惹人家厌弃。”

老赵轻哼一声。

老赵妻子狠狠掐了下他的胳臂:“听到没?”

——

洗手间隔绝了一切的喧闹,叶和欢双手缠着郁仲骁的脖颈,两人就像两只交颈鸳鸯亲吻。

男人的薄唇柔韧,她含着啃了会儿,尝到淡淡的尼古丁味道,当大舌向她的舌根深处探去,叶和欢只觉得酥麻,口中的氧气越来越稀少,整个人都要赖在郁仲骁的身上,男人的手无意识地,隔着衬衫面摩挲着她的渾圓轮廓。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恺的声音在外边响起:“二哥,上个厕所这么慢?大家都要开吃了!”

“和欢呢?怎么没看到和欢?”陆盼盼询问的话跟着传来。

叶和欢已经推开郁仲骁,她一脸的做贼心虚,往隐蔽的墙壁那边站了站。

郁仲骁抿嘴笑,看到她扭捏地把鬓边凌乱的发丝拨到耳后,对着门沉声道:“马上就好,你们先吃。”

外面紧接着响起椅子拖动的声音。

郁仲骁站到马桶前开始解皮带,叶和欢听到动静转头,意识到他要干什么,有些羞赧地转回身,她把门打开一条缝,见所有人都去了餐厅,这才放心地准备出去。

刚迈出一只脚,又缩了回来。

郁仲骁发现她去而复返,刚想问又怎么了,叶和欢已经重重地摸了他一把,又结实又有弧度!揩完油还不忘啧啧感叹:“真翘。”然后一溜烟跑了,徒留下郁仲骁站在洗手间里失笑。

——

叶和欢走进餐厅,其他人都已经围着餐桌坐好,陆盼盼瞧见她,立刻热络地拉着她到空位坐下。

“去哪儿了?刚才怎么都找不着你。”

餐厅跟洗手间除了隔断还有一截过道,所以没人看到叶和欢是从洗手间出来的。

叶和欢打了个马虎眼,陆盼盼倒也没刨根问到底。

没一会儿,郁仲骁也出来了。

叶和欢只看了他一眼,又低头喝自己的饮料。

“二哥来了?坐这里。”张恺拉开了叶和欢旁边的椅子。

感觉身边有人坐下,桌边落下些许阴影,叶和欢抿了口橙汁,甜甜的味道从舌尖直抵心头。

男人吃饭,少不了烟酒,说到高兴处时说话声也跟着放大,欢笑声一片,相较于聊得起劲的老梁跟张恺,郁仲骁就显得比较安静,他往后靠着椅子,手里挟着根烟,有人跟他搭话时,他会露出笑意或简单地答上一两句。

只有叶和欢知道,桌下,郁仲骁另一只手不着痕迹地攥住了自己搭在腿上的左手。

一桌的人都神情兴味地看向他,不知道要搞什么名堂。

老赵举着酒杯高声说:“过几天就是我跟你们嫂子结婚十周年纪念日了,难得今天大伙儿聚在一块儿,我得好好敬一回酒。”

餐厅里哄堂大笑,叶和欢也弯起唇角,感觉到握着自己的力道紧了紧,她翻过手轻轻地反握。

张恺跟着起哄:“敬什么酒,直接你跟嫂子喝交杯酒得了!”

“你小子少出馊主意!”老赵一把推开了张恺。

性格开朗的陆盼盼在边上问:“赵哥,你跟嫂子结婚十年,这十年,嫂子都随军的吗?”

老赵妻子羞涩地笑,倒是老梁的老婆开口:“我记得方芳是跟我同年随军的吧?算起来也快六年了。”

陆盼盼感慨:“应该挺辛苦的吧?”

“那也得看随军的是什么人。”

老赵瞥了眼坐在郁仲骁身边的叶和欢,继续道:“军嫂不是谁想当就能当好的,现在很多小姑娘,崇拜军人,想跟军人找对象,满足一下她那点虚荣心,真要让她嫁给军人,指不定跑得跟兔子还快,所以我说——”

老赵突然转了个向,看着叶和欢道:“军人虽然号称是铁血铮铮的汉子,但说到底也是普通男人一个,可经不过你们这些年轻小姑娘再三的折腾,你们说分手就分手,说复合就复合,也得考虑一下我们的感受。”

老赵妻子眼看不对劲,在桌子底下扯了扯老赵的衣服。

“你拉我干嘛!”

老赵不满地瞥了眼妻子,没有停止说下去,“军人其实也没什么好的,也许能满足小女孩的虚荣心,觉得有个军官男朋友很威风,但实际上呢,等你真正跟军人结婚后,你就会发现自己要承受的东西很多,与其到时候再吵着说自己被坑闹离婚,倒不如先好好考虑清楚,省得害人害己。”

——————

PS:有读者不知道双扣,普及一下知识:双扣游戏主要流行于浙江,游戏规则类似“跑得快”,游戏打两副牌,对家两人为一队,一队的两人要相互配合尽快将手中的牌先出完。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199】喜欢可以当饭吃吗?你带给他的只有麻烦”↓↓↓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