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560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13】一直这样子,难道你不结婚了?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560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13】一直这样子,难道你不结婚了?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陆含胭用圆圆的小手指剥开一个星球杯,舔了舔封口处的巧克力,然后抬起头,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看向脸上写着‘无言以对’四个字的叶和欢,“难道我不能喊他郁仲骁吗?”

叶和欢手里拎着购物袋,和个头小小的陆含胭站在收银台边。

她往生活用品区看了一眼,家政阿姨还没回来。

面对陆含胭熠熠闪着好奇的目光,叶和欢在她的跟前蹲下/身,伸手替小丫头揩掉嘴边的饼干屑,一边语重心长地说:“你们老师应该教过你们要尊老爱幼吧?你哥哥说的话做的事不一定是对的,胭胭要学会辨别哪些值得学习。如果哥哥有说错的,你可以指出来,就像他直呼大人的名字。”

“那我可以继续叫你欢欢吗?”

叶和欢轻弯唇角,语气不由地柔下来:“这个得看你自己,按理说,是应该叫我表姐呢。”

陆含胭淡淡的眉毛拧紧:“可是我们都这么熟了……”

叶和欢被她脸上纠结的表情逗乐,伸手捏了捏陆含胭的小鼻子,那边,家政阿姨已经付完钱过来。

从超市出去,一路上,陆含胭都黏在叶和欢身边。

陆家的司机早已打开后座车门等在路边。

恰巧,叶和欢的手机响了。

是范恬恬打来的。

“咱俩还是不是朋友了?今晚不准再说有事,昨天买那么多菜都搁冰箱里,要再不煮掉估计都得烂了!”

叶和欢晚上也没其它安排,就答应了:“那我过会儿就过去。”

刚收起电话,衣服就被扯住了。

陆含胭仰着小脸,巴巴地问:“欢欢,你晚上要去做客吗?”

“嗯,去一个朋友家。”

“可以带我去吗?”小丫头趁机道。

叶和欢转而看了看站在旁边的家政阿姨,她多带个人去,以范恬恬的性子,恐怕是希望越热闹越好,主要还是陆家那边……

陆含胭很会察言观色,立刻拽着叶和欢的衣角说:“欢欢,你打个电话给我妈妈吧。”

叶和欢低头看小丫头卖萌的可爱样,心头软软的暖暖的,突然也很想带她一起去吃这顿饭。

在陆含胭殷切的注视下,叶和欢重新拿出手机,拨了叶知敏的号码。

叶知敏晚上要加班,听到叶和欢说要带胭胭去朋友家吃饭,只是嘱咐了一些饮食上的注意事项。

陆含胭坐进叶和欢的牧马人,像只脱了笼的小鸟儿,由着叶和欢附身给她系安全带,一脸兴奋地问东问西。

叶和欢还在半路买了个水果篮捎上。

——————

按了门铃,来开门的是小姚望。

小家伙穿着天蓝色的家居服套装,帽兜上垂着两长长的兔耳朵,顶着个西瓜头,大大的眼睛炯炯有神,看见门外的叶和欢,他立即像模像样地从鞋柜里拿出新拖鞋摆地上:“阿姨,这是给你准备的。”

故作老成的奶声奶气,很讨人喜欢。

小姚望其实已经三周岁,但他的身形比较瘦小,白白净净,声音又软软的,很容易被人误当是个女孩子。

当姚望瞧见叶和欢身后的陆含胭,尤其陆含胭还冲他嫣然一笑,小家伙耳根倏地发烫,有些拔不动杵在那的双脚。

陆含胭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星球杯递过去,友好地说:“送给你吃的。”

小姚望直勾勾地盯着陆含胭,一张脸瞬间涨成了猪肝色。

这时,范恬恬手执着锅铲从厨房里探出了个头。

“站在门口当门神呢?”范恬恬的眼角余光斜向叶和欢手里的水果篮,轻嗤一声:“你还真敷衍。”

说完,她又钻回厨房去了。

让两孩子去客厅玩,叶和欢把水果篮放在茶桌上,然后晃到了厨房门口。

隔着虚掩的门,能听到里面传来的炒菜声。

范恬恬瞥了眼进来的叶和欢,没好声气地驱赶她出去:“厨房本来就窄,别在这里妨碍我。”

“你什么时候学会做菜了?”

厨房里有张小桌,叶和欢注意到,已经有三个小炒摆在桌上。

以前的范恬恬因为家境富裕,从来不干家务,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范父范母对她很宠爱,在温哥华读书的日子,专门请了保姆照顾她的一日三餐,那时候,叶和欢跟叶赞文找来的佣人不对盘,没少去范恬恬的公寓蹭饭吃。

所以,现在看到范恬恬化身为贤妻良母,叶和欢还真是不习惯。

见她一会儿煲汤一会儿炒菜,叶和欢作势就要帮忙,结果手刚伸过去就挨了一记打,范恬恬白了她一眼,非常嫌弃地说:“别给我添乱。”

叶和欢自觉地退到一边,看着范恬恬忙碌的背影,倒没把范恬恬恶劣的态度放在心上。

自从那晚得知她跟郁仲骁的关系后,范恬恬就对她不冷不热,说话也不客气,但叶和欢感受得到她对自己的关心。

这应该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

等到开饭的时候,两个小孩子已经很熟稔。

陆含胭很喜欢这个害羞的小/弟弟,追着姚望让他叫自己姐姐。

素来有礼貌的小姚望,却像是跟她拧上了,小嘴紧得像河蚌,怎么也撬不开,红着两只耳朵不肯喊姐姐。

陆含胭对着范恬恬一口一个姐姐,哄得范恬恬眉开眼笑,亲了亲她的脸颊,说:“比你那个倔驴一样的表姐讨喜多了!”

叶和欢懒得搭理她的挑衅,把小姚望抱上桌。

晚饭后,陆含胭端着盘水果沙拉,跟姚望去了他的小卧室玩飞行棋。

范恬恬从厨房出来,就看到叶和欢坐在沙发上凝望着孩子身影,她的目光很温和,没有掩饰眼底对孩子的喜爱。

“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还喜欢孩子?”范恬恬走过来,把一杯橙汁递给叶和欢。

“这是个看颜的世界。”

范恬恬冷笑,以表达为她这种肤浅观点的不屑。

叶和欢晃了晃杯子,闻着鲜橙的香味,继而问起姚烈,范恬恬在她旁边坐下,不甚在意地说:“他一星期回来一次,平日里,家里就我们娘俩。”

客厅里的电视,正在播手撕鬼子的抗日神剧。

两人百无聊赖地看着,一边聊天,不同于那天上午在咖啡馆里的闲聊,这一次,也许是彼此之间没了秘密,所以可以畅所欲言,不用再顾忌些什么,只是碍于卧室里的孩子,两人的音量一直控制在他们听不到的范围内。

说到在温哥华瞎混的时光,两人皆生出了一种怀念的情绪。

那段日子,确实可以用无忧无虑来形容。

范恬恬忽然说:“如果不是你姑姥姥过世,你也不会突然回来,也就不会遇到你小姨父。”

她其实还是无法理解叶和欢对郁仲骁的这份感情。

叶和欢抿了口橙汁,勾起唇角,接话:“如果不遇到,不会惦记上对方。”

“不惦记,就不会有后来的那些事。”

范恬恬想起了叶和欢流掉的那个孩子,她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秦寿笙说的口吻跟神情,已经说明叶和欢经历这些时的痛苦,没有女人,会对自己的亲生骨肉无动于衷。

要不是姚烈把事情跟她一五一十地说了,她真会按捺不住脾气打电话给郁仲骁,狠狠骂这个臭男人一顿。

“如果你小姨没做那些事,他现在应该还是你小姨父。”

叶和欢赞同地点头,眯起眼,深呼吸了下,道:“那样的话,他一定会是个好长辈,我们应该只有在韩家才会碰到,我会恭恭敬敬地喊他小姨父,逢年过节的时候,他还得包个红包给我,等我结婚了,他跟我小姨来喝喜酒,婚礼现场那么热闹,指不定我根本不会注意到他……”

半晌,范恬恬才说:“如果你家里没有那么多事,你也不用出国,也许人生的轨迹都得变一变。”

“现在这样,对我来说,也挺好的。”

电视屏幕上闪烁的光亮打在叶和欢的脸上,忽明忽暗,却映得她的五官格外平和。

叶和欢仰脖,把剩下的橙汁一饮而尽。

她把杯子放回茶桌上,听到身边的范恬恬开口问:“那以后呢?你们打算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样偷偷摸摸。”

可是,又要怎么才能光明正大呢?

毕竟身份都摆在那里。

叶和欢把郁战明来找自己的事跟范恬恬说了。

范恬恬替她担心:“你怎么回答的?”

“我什么都没有说。”

叶和欢往后靠着舒适的沙发,她看着电视上的影像,话是对范恬恬说的:“恬恬,我好像变得越来越自私了。”

“换做六年前,我听到那些话,一定会害怕,怕自己影响他的前途,就像我妈那会儿威胁我,我吓得一晚上都睡不着,就差没抱着枕头睡在我妈的房间门口,后来孩子没了,我妈又死了,我当时想,这下真得结束了。可是六年后,他来B市找我,我发现,自己依然没有真的放下。”

范恬恬没说话,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跟姚烈的情感之路,连一点小风小浪都没有。

在她表白后,姚烈很快给了回应,然后他们像普通的情侣谈恋爱,最后步入婚姻的殿堂,姚烈的家境虽然比不上她家,但他仍然在靠自己的能力一步步往上走,她的婆婆也是个非常好的女人,婚后完全没有电视里演的婆媳大战。

面对叶和欢这种复杂的情况,她给不出实质性的建议。

范恬恬问:“一直这样子,难道你不结婚了?”

“我现在不会特意去想这档子事,结婚,不过是给这种关系上了一道枷锁,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两个人能在一起。”

“我看你是疯了……”

叶和欢微笑:“爱情本来就是疯狂的,这应该也是我这辈子最疯的一次。”

范恬恬彻底的语塞了。

两人又坐了会儿,叶和欢突然看了看墙上的钟,开口道:“八点了,我得送胭胭回家。”

“这孩子,就是你小姑生的?”

“嗯。”

叶和欢的手机有电话进来。

她看了眼来电显示,然后接了,语调下意识放软:“喂?……在恬恬家……过会儿就回去……嗯……晚上没有事吗?……那早点休息……好……挂了。”

等叶和欢撂了电话,范恬恬在旁边啧啧打趣:“看着还挺像回事的,这是不是一日三次的查岗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位父亲管着自家不听话的女儿呢……”

叶和欢报复心重地一把捏住她软软的腰肢,换来范恬恬杀猪式的惨叫。

——

叶和欢送陆含胭到家的时候,叶知敏已经下班回来。

陆含胭被家政阿姨领着去洗澡,叶和欢看着孩子蹦蹦跳跳的身影消失在楼梯间,暗松了口气,指尖绕着车钥匙正打算离开,叶知敏却喊住了她:“欢欢,小姑有话问你。”

叶和欢回转过身。

“你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14】我睡不着,你唱歌给我听700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