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563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16】如果郁仲骁有孩子,他一定会是好父亲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563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16】如果郁仲骁有孩子,他一定会是好父亲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叶和欢在旁边凝望着郁仲骁带笑的五官,跟胭胭说话时,他原本深刻的轮廓温柔下来,她有刹那的恍惚,如果郁仲骁有孩子,那他一定会是这世上少有的好父亲。

只是这样一想,叶和欢的笑容疏淡了,神情间透着一抹黯淡。

那边,陆含胭突然转过头,盯着没跟过去的叶和欢,脆声催促:“欢欢,快跟上!”

郁仲骁也停住脚步,跟着往这边望过来。

男人穿着烟灰色的衬衫,卷着袖口,因为抱着孩子,小臂处肌肉绷得很紧,他抱孩子的姿势不算熟练,但给人很用心的感觉。

这样的郁仲骁,身上除了成熟的男人味,还有一股内敛的深情,为人父的深情。

“欢欢!”陆含胭又喊了一声。

叶和欢收拾了下自己的心情,追上去:“来了!”

陆含胭抱怨:“怎么这么慢?”

“因为在想中午该带你去吃什么。”

“牛排!”

叶和欢看她肉嘟嘟的小脸,又听叶知敏说过胭胭的饮食习惯,小丫头很挑食,趁机逗弄她:“还吃牛排?今天吃蔬菜,小孩子要膳食均衡,不然会营养不良。”

陆含胭立刻去问郁仲骁:“是这样吗姐夫?”

郁仲骁淡笑。

陆含胭脑子转得很快:“我忽然想起来,我答应阿姨回家吃饭的,等会儿你们去吃饭,不用算上我。”

叶和欢瞅着她焉坏焉坏的样子,不知像了谁,说不上来的讨喜。

到最后,忍不住伸手捏了下陆含胭软软的腮帮子。

陆含胭趴在郁仲骁的肩头,注意力逐渐转移到这个抱着自己的男人身上。

她发现这个表姐夫好像不太喜欢说话,年纪跟他们那个啰里巴嗦的数学老师差不多,不过她更喜欢这个姐夫,被这样抱着,她觉得非常有安全感,跟被爸爸抱着时的感觉很像,而且他上次还给自己打了好多玩具,最重要的一点是,表姐夫的声音非常好听。

陆含胭咬着手指头,她怀疑,欢欢就是先迷上他的声音,再喜欢上他这个人的。

“你跟欢欢是怎么谈恋爱的?”小丫头突然开口问。

叶和欢作势瞪她,让她适可而止。

陆含胭根本不瞧她,搂着郁仲骁的脖子跟他搭话:“欢欢这么漂亮,你是不是追了她很久?上次她去我们班上,有些男同学还跟我打听欢欢呢。”

“你还知道谈恋爱?”

郁仲骁嘴角噙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对这个能说会道的小丫头越看越喜欢。

陆含胭一脸的骄傲:“我知道的东西多了去了。”

越往里走,海洋馆的水下通道人越多。

郁仲骁抱着孩子走在叶和欢的外侧,陆含胭不时拿些稀奇古怪的话题问郁仲骁,譬如海龟为什么是生蛋,而不是直接把龟宝宝生出来,还有,这个水下通道要是突然塌了,那些鲨鱼会不会跑出来咬死他们。

郁仲骁回答着这些刁钻的问题,一边不着痕迹地换了个抱孩子的姿势,用左手臂搂着怀里的陆含胭。

“姐夫,你懂得真多!”陆含胭小大人似地感叹。

郁仲骁笑,看着她白嫩的小脸蛋,说:“你现在好好读书,以后懂得会比我多。”

小丫头半信半疑:“是吗?”

叶和欢正偏头望着展窗那边笨拙游走的海龟,忽然左手被一股温热包围,她下意识去看,入目的是郁仲骁的大手。

郁仲骁没有看她,他依然在跟陆含胭聊天,但右手却牢牢攥着她。

耳畔边是胭胭稚嫩天真的声音。

叶和欢低头看着男人遒劲有力的手腕,她感受到郁仲骁的在意,心底某处被微微触动。

从海洋馆出来,陆含胭终于肯自己下地走路。

爬上车后座的时候,小丫头还在问:“真的要去吃蔬菜吗?”

“你说呢?”叶和欢边系安全带边把问题抛了回去。

陆含胭把主意打到郁仲骁身上,她趴在驾驶座的后头,机灵地说:“姐夫,你说呢?”

话音刚落,小脑袋被叶和欢用手指按着推回去。

“在位置上坐好。”

——

叶和欢没送陆含胭回家,也没真的带她去享用蔬菜全席,三个人在酒店吃了一顿自助餐。

陆含胭端着个大大的碟子,一会儿拿这个,一会儿拿那个,比谁都要忙,见她又要去拿冰激凌,叶和欢用夹子拍掉她的跃跃欲试的小肉手:“冷的不能吃。”

陆含胭试图狡辩:“我是给你拿的。”

“那还真吓吓侬(谢谢你)了。”

小伎俩被拆穿,陆含胭小脸蛋微微泛红,抱着一碟子的水果,亦趋亦步跟在叶和欢身后。

回到座位,叶和欢把自己的碟子跟陆含胭的对调。

她选的都是些清淡的食物,用下巴朝陆含胭努了努,示意她快点吃。

郁仲骁拿了烤好的鱿鱼过来的时候,叶和欢正把陆含胭碟子里那些哮喘病人忌讳的食物往外挑,闻到鱿鱼的香味,小丫头馋得直咽口水,叶和欢抬眸瞟了她一眼,淡淡地道:“没你的份,不用看了。”

“……”陆含胭的五官皱成一团。

郁仲骁放下那碟烤鱿鱼,又去了食物区,再回来,手里多了一碗蜜饯白果。

这是一道清肺的甜品。

郁仲骁把碗放到胭胭左手边,然后在椅子坐下。

“谢谢。”小丫头害羞地道谢,拿起调羹的时候瞬间变了个人。

郁仲骁靠着椅背,看着胭胭生龙活虎的吃相,抿嘴淡笑,眼角隐现了几道浅浅的细纹。

像是某种感应,叶和欢偏过头来看他。

注视着他灯光下棱角分明的侧脸,她莫名心动,这样细心体贴的郁仲骁格外迷人,给她以温暖、宽容的感觉。

中途,叶和欢起身去洗手间。

洗手间门口,有个四五岁的男孩在哭闹,地上有一滩污秽物,他母亲一边替他擦嘴一边心疼地斥责:“让你乱吃,这下你看,衣服都脏了!”

盯着那堆污秽物看了两秒,叶和欢实在是受不了那股异味,索性转身去二楼上厕所。

……

洗完手,叶和欢从洗手间出来。

在门口差点撞到低头走进来的女人,对方正拿着纸巾擦袖口的油渍,两人先后止住脚步,看清彼此时,均是一愣。

叶和欢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严舆的母亲。

严母瞧见一身休闲打扮的叶和欢,也没立马反应过来,停顿了手上擦拭的动作。

酒店的二楼是包厢。

叶和欢想起叶静语说过的话,她打算跟严舆订婚,那么,严母出现在B市就不稀奇了,应该是来商量婚事的。

对严母的记忆,还停留在六年前的那场争执,在她引产住院后,再也没见过严母。

因着严舆曾帮过自己的情谊,叶和欢还是跟严母打了声招呼:“严阿姨。”

严母保养得很好,跟几年前没有两样,一张脸依旧白皙有光泽,盘着整洁的发髻,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叶和欢,脸上神情淡淡的,还带着几分提防:“你回B市了?怎么没听阿舆说起这事。”

“前不久刚回来的。”

相较于严母言行之中的顾忌,叶和欢表现得落落大方:“您进去吧,我先走了。”

严母却叫住了她:“和欢,聊几句吧。”

她们没走远,就在距离洗手间不远处的楼梯围栏边。

严母看着眼跟前的叶和欢,心情颇为复杂。

对叶和欢,严母说不上厌恶,但因为几年前的事,也不会再喜欢了,哪怕她是叶家的孙女。

严家是清清白白的人家,不可能要个怀过其他男人孩子的女人当儿媳妇,而且最近,她也听了不少关于叶和欢的花边新闻,这样一个招蜂引蝶的女孩,当年能让她儿子心甘情愿喜当爹,自然单纯不到哪儿去。

她也怕严舆再遇上一个不省事的章凝宁。

严母会来B市,也是因为严舆在电话里表现出的对订婚事宜的敷衍。

六年前,她和严父好不容易同意了他跟章凝宁的事,结果严舆自己倒先反悔了,后来在B市一待那么久。

现在再见到叶和欢,一种不安的预感出现在严母的心里。

她觉得自己突然明白了严舆这些日子为什么心不在焉,眼看严舆就要跟叶静语订婚,她担心叶和欢又找上自己的儿子。

严舆什么都好,唯独对感情的事不够果断,她真怕临时又出什么乱子。

想到这,严母问叶和欢:“你最近跟阿舆还在联系吗?”

叶和欢没有隐瞒:“刚回来那几天有见过。”

听她这么说,严母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目光灼灼地盯着叶和欢:“阿舆马上就要跟静语订婚,这事你知道吧?”

叶和欢也看向严母,她大概明白了严母跟自己‘聊天’的目的。

“静语是个挺不错的姑娘,这些年跟阿舆处得很好,对我跟他爸爸也很孝顺,阿舆他爸爸说了,等这边办完订婚宴,还得在云南办一场。”

“是吗?”叶和欢莞尔,“那恭喜您了,讨了个好儿媳妇。”

严母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不知是因为叶和欢的笑容,还是她不甚在意的语调。

人就是有这种劣根性,被人觊觎时,她满心的不安,恨不得把自己的宝贝藏得牢牢的,不给人瞧去一个角,但发现自己视若珍宝的东西引不起旁人重视时,又会心有不甘,觉得别人有眼不识泰山。

现在的严母,就是这种心境。

她企图在叶和欢脸上找到一丝嫉妒,结果却是失败。

严母突然转变话题,问起叶和欢的个人情况:“那你呢?现在还是一个人?”

叶和欢刚想回答,眼角余光瞟见出现在楼梯口的男人,她的视线投放了过去,严母发现她的分神,微微不满地蹙眉,但也跟着扭过头去,看到一个身材高大挺拔的男人朝这边走过来。

三十四五岁的样子,算不上有多英俊,但胜在五官生得很正,身上有种难以形容的稳重气概。

严母活了半辈子,年轻时跟着严父下海做生意,看人的眼光很准,只不过一眼,她就觉得这个男人不简单。

身上没有商人的浮夸,不是走仕途的,就是常年浸染在部队里的上位者。

这样的人物,背景一般都不俗。

郁仲骁已经站定在叶和欢的跟前,极沉的低音:“认识的人?”

“嗯。”叶和欢弯了弯唇角,转而介绍旁边的严母:“这是严阿姨,刚在洗手间门口遇到的。”

严母扯出一抹笑,冲郁仲骁点头,矜持又优雅。

大脑里却努力回想着,她怎么没听静语提过叶家有这一号亲戚。

听完叶和欢的介绍,郁仲骁转过头,冲严母微微颔首,幽深的视线重新回到叶和欢的身上,深沉的男低音渗着几分温柔:“下去吧,胭胭等着呢。”

当严母看到男人说话间握住叶和欢的手,她嘴边的笑容有些不自然了。

叶和欢没忘跟严母道别:“严阿姨,那我们先走了。”

“……哦,哦。”

目送着他们离开,严母嘴边的笑耷拉下来,她的嘴里像嚼了黄连一样苦涩。

刚打算关心人家的情感问题,男朋友就找上来了,哪有这么巧的事?

严母没了去洗手间的心情,回到包厢,脑海里还想着叶和欢跟那男人十指紧扣的双手。

一块出来吃饭的是严家在B市的生意合伙人的几位太太。

严母进来的时候,她们正在谈论贵圈里一些八卦,譬如张太太前些天又去丈夫的公司捉奸了,譬如谁谁谁带着小三去毛里求斯度假,结果跟正室太太不期而遇,双方大打出手,再譬如,姓李房地产商的女儿三十好几了还不肯结婚,最近却被发现当了她父亲好友的二/奶。

“你们说,现在的小姑娘脑子里到底怎么想的?家里又没短她吃喝,跑车名包供着,她却跑去给人当情/妇。”

严母听到这里,心头微动,不动声色地插了一句:“可能她们想要的是那种刺激吧。”

其她人纷纷赞同。

“只能说是教养问题,那个李老板的女儿,从小被继母欺负,叛逆到不行,现在这样,其实也不奇怪。”

“可不是?那么好的条件,还跑去给人当小三,不是自甘堕落是什么?”

严母紧皱的眉头渐渐松开,喝了口茶,温热的液体滑过喉咙,通体舒畅,她打断了其她人越说越过分的话:“好了好了,咱们吃饭,别去管这些二/奶啊三/奶了。”

——

叶和欢被郁仲骁牵着下楼。

原以为绕过缓步台、走出严母的视线,他就会放开自己,但郁仲骁一直紧紧拉着她的手,动作自然。

郁仲骁没有问她‘严阿姨’是谁,叶和欢觉得,他应该已经猜到了。

望着郁仲骁的侧背影,被他这样牵着一路走过去,在周遭投来好奇的目光里,叶和欢心底深处那一点点虚荣心冒出了尖,烟灰色衬衫勾勒出男人直挺的背脊、宽厚的肩膀,他的脖子线条性感,还有凸起的喉结……

这个年龄的男人,很少有身材还保持这么好的。

她又想起刚才严母说的话来,并没有感到爆棚的负面情绪,或许,是因为郁仲骁的及时出现。

叶和欢情不自禁地漾起唇边的弧度。

……

吃完自助餐,陆含胭还不想回家。

叶和欢怕累到郁仲骁,他大清早从丰城赶过来,而且他应该也不喜欢陪小孩玩,她让他先回清和园,郁仲骁没答应,走出酒店大门,他把陆含胭抱了起来:“想好去哪儿了没有?”

陆含胭认认真真地想了会儿,提出要去看电影。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17】她强压着心头的羞涩,轻喊一声:老公!”↓↓↓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