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564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17】她强压着心头的羞涩,轻喊一声:老公!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564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17】她强压着心头的羞涩,轻喊一声:老公!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从电影院出来,陆含胭已经趴在郁仲骁肩上睡着。

叶和欢送小表妹回家,郁仲骁没进去,把车停在小区门口等她。

陆家,叶知敏出去跟朋友打牌还没回来。

陆含胭搂着叶和欢的脖子,闭着眼,睡颜安详,家政阿姨想要接手,叶和欢怕吵醒孩子,摇了摇头,亲自抱陆含胭回房间。

把孩子轻轻放在床上,叶和欢帮她脱掉鞋子跟袜子,摸了摸陆含胭的脸颊,确定她没有醒后,这才起身下楼。

叶和欢没久待,跟阿姨知会一声就离开了。

……

叶和欢上车,刚关上车门,听到旁边的郁仲骁问:“孩子有醒了吗?”

言辞间,流露出对胭胭的疼爱。

“睡得跟头小猪一样。”叶和欢手拉着安全带,忽然偏转过身,关心地望着他:“还是我来开车吧,你眯会儿。”

郁仲骁笑了笑,他发动车子,手把着方向盘轻转:“不至于累到连这段路都开不了。”

叶和欢感觉得出来,今天郁仲骁的心情很好。

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今天他笑了很多次,而且是发自内心的笑。

晚饭,他们没再选择外边的餐馆。

清和园附近有个菜市场。

郁仲骁把车停进小区的车位,然后跟叶和欢一块儿走去买菜。

傍晚五点左右,是菜市场最热闹的时候,人声鼎沸,过道上来来往往很多人。

这几年,叶和欢很少自己动手做饭,偶尔要买菜都是去的超市。

比起干净的超市蔬菜鱼肉区,菜市场的空气都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腥味,到处都有被丢掉的烂菜根或塑料袋,脏乱得不行,一不留神,脚就可能踩到小水坑里。

叶和欢想吃小龙虾,但她不敢抓那些鱼虾之类的活物,以前只要稍稍碰一下,全身都会娇气地起一层小颗粒。

在她摇摆不定的时候,郁仲骁已经在海鲜摊前蹲下。

挥舞着钳子的龙虾到了他的大手里,立刻老实安分下来。

叶和欢的视线定格在郁仲骁的后背上。

看他熟练地往桶里选龙虾,又听到郁仲骁抬头问老板价格,她原本纠结的情绪逐渐被甜蜜取代。

叶和欢从老板手里接过称好的龙虾袋子,郁仲骁已经用纸巾把手擦干净。

刚走几步,她突然轻叫一声,郁仲骁停下脚步,问她又怎么了。

叶和欢郁郁寡欢:“买回去不能直接吃,还要剪掉头尾,抽掉龙虾的整条肠筋,弄起来很麻烦。”……还很脏。

她自己做饭,基本都是做素菜,只有这样,手上才不会沾异味。

叶和欢不想吃一顿饭还要折腾半天,边说边要往回走:“我跟老板商量,看能不能退掉。”

郁仲骁却伸手拉住她的胳臂肘,磁性嗓音低低的:“你见过买菜无理由包退的?”

“那怎么办?”

叶和欢抬眼望着他,目光严肃,“难道你要处理这些吗?”

说着,还故意晃了晃那袋沉沉的龙虾。

郁仲骁看着她较劲的模样,心里觉得无奈又好笑,低笑了一下,淡淡地说:“嗯,我来处理。”

叶和欢一扬眉,语气带了狡黠:“你自己说的,我可没逼你,不准反悔!”

郁仲骁嘴角抿笑,宽厚干燥的大掌包裹住她柔软的手指:“走了。”

接下来,他们又去买了肉、半只盐水鸭,鸡蛋,还有一些时令蔬菜。

站在菜蔬摊位前,叶和欢拿起西红柿捏了捏,又放下,选了根茄子看好不好。

买菜的大婶手里敞着袋子,一边说:“我这蔬菜都是下午刚从地里摘来的,保证新鲜,而且没有用农药。”

叶和欢其实不会选菜,她拿着根蒲子转头去询问懂的人。

郁仲骁正站在一旁抽烟。

察觉到叶和欢的目光注视,他走过来,挟着烟的手指在摊上翻了翻。

大婶还在拼命吹嘘自己的菜有多好,见摊前的男人真像是会选的,开始夸赞叶和欢有个好老公。

郁仲骁拿茄子的动作轻微一顿。

叶和欢笑得眉眼弯弯,因为大婶那句‘老公’,多买了一块冬瓜跟一斤豌豆。

最后离开菜市场,他们手上已经拎满各种小袋子。

郁仲骁拿走了叶和欢手里大部分袋子,叶和欢怕他拎着太沉,想要抢回来一些,郁仲骁没让,他把袋子都提在左手,右手握住了她伸过来的手,压着声‘训’她:“好好看着路,别撞到人。”

“噢……”叶和欢被他牵着,嘴边上扬,亦趋亦步地跟上他的脚步。

现在,正是下班的高峰期。

叶和欢在路边的门面店里买了一串蜜枣糖葫芦。

她津津有味地吃掉两颗,又抬起手臂,勾着郁仲骁的脖子拉低他的头,叼着一颗恶作剧地要喂给他吃。

郁仲骁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抗拒,任由那软嫩的唇瓣贴上自己的薄唇。

在路人望过来之前,郁仲骁轻拍了下她的臀:“好了……”

他的语气有一丝丝的无奈。

“好吃吗?”叶和欢问,眼中含着笑。

“嗯。”

“你不是不喜欢吃甜的吗?”

黄昏,夕阳的余晖披落在郁仲骁的肩头,烟灰色的衬衫晕开淡淡金光:“偶尔吃一点,也不是不可以。”

叶和欢哦了一声,故意拖长了尾音,她重新挽住郁仲骁的手臂,咬了下嘴唇,心里想着某个称谓,生出了淡淡的赧然,在快走到小区门口时,她豁出去一般地开口:“哎,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该叫你什么。”

郁仲骁低头,笑望着她别扭的神情:“那你想叫我什么?”

“我怎么知道……”叶和欢揪着男人的衬衫袖子,因为不自在,手指蜷曲。

“叫名字也挺好的。”

叶和欢不吭声,显然这个回答不合她的心意。

过了会儿,她尝试地唤道:“老公。”

“……”

叶和欢以为郁仲骁没听到,强压着心头的羞涩,下定决心,又轻轻喊了一声:“老公!”

郁仲骁没说话,但扣着她手的力道却加重,牢牢地握紧。

这样无声的回应,温馨又笃定。

十指紧扣,叶和欢心底生出了一种被珍视的感动。

——————

晚饭是郁仲骁做的。

叶和欢盘腿坐沙发上看电视,不时伸着脖子往厨房瞧,偶尔跑过去督工,还不忘大厨式地指点一两句。

“喂喂,蒲子别切这么细,到时候烧出来都是调料的味道。”

郁仲骁将说得头头是道的人儿拉到了跟前,叶和欢冷不防被这么一扯,侧腰撞到流理台,一疼,郁仲骁看着她受惊的样子,莫名的情动,低头吻住了她,搂过她纤细腰肢的同时,微张开嘴吸/吮她的唇瓣。

如飞沙走石一般的湿吻,来的太过突然,叶和欢身体轻颤,不由自主地手心紧攥。

那种感觉,仿若置身云端。

唇间温热的粘合让叶和欢忍不住回应。

没多久,郁仲骁放开她,漆黑的眸子凝着她,说:“这里太热,出去吧,还有最后一个菜,做好了我端出去。”

叶和欢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出去的,大脑里晕乎乎的。

她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那上面,还残留着余温。

这算不算是美男计?

叶和欢轻咬嘴唇,坐回沙发的时候,在脑海里把郁仲骁的五官长相跟传说中的‘美男’进行对比,没有阴柔的脸廓线条,没有清隽出奇的眉眼,更没有邪魅的笑容……可是为什么,自己偏偏吃他这一套呢?

她忽然想到一句话,问世间情为何物,一物降一物。

或许,真的是这个道理……

——

吃完饭,两人又去楼下散步,这样的生活模式,像极结婚多年的老夫老妻。

洗完澡上/床,叶和欢趴在郁仲骁胸口假寐。

寐着寐着,她的手开始不安分,像弹钢琴一样,五指来回轻点男人结实紧绷的腹肌。

郁仲骁没有阻拦她。

叶和欢的手伸进背心里抚摸他的胸肌,缓缓往后,摸上他的背脊,闻着他身上健康的男人体味,她情不自禁地低头,啄吻他的锁骨位置。

郁仲骁被她亲得有点心猿意马,抓住她乱摸的小手,偏首亲吻她的额头,说:“明天有安排吗?”

叶和欢说没有,仰起头问他:“怎么啦?”

“……”郁仲骁紧了紧搂着她的臂膀,“那就明天吧,一起去山上给你妈上柱香。”

那天在丰城医院门口,郁仲骁说要陪她去扫墓,叶和欢并没放心上,没想到这么快他就打算付诸行动。

“其实忌日的前一天我去过了。”

“那就再去一次。”

说着,郁仲骁顿了顿才道:“不然,你心里会一直记挂着。”

那个凌晨,叶和欢不小心按出的那个电话是接通的,当时郁仲骁没多问,她以为自己没有说胡话,但现在听他这么说,叶和欢改变了想法,恐怕自己不仅说了,还被郁仲骁听去了不少。

这应该也是他周末来B市的原因。

——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动身去了墓园。

凉爽的风从半降的车窗吹进来,叶和欢的头发被拂乱,路两边的绿影迅速地在视线里倒退,她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很平静,但又夹杂着些许的百味杂陈,因为她没有忘记韩敏婧活着时对郁仲骁的看法。

路过花店,叶和欢下去买了一束白茉莉。

“这是她以前最喜欢的花,后来有没有变,我也不知道。”

郁仲骁开着车,一手伸过来,攥住了她搭在花束上的双手。

韩敏婧的墓碑依旧很干净。

叶和欢把花束放在上次的位置,她站立在碑前,望着韩敏婧的照片。

妈,现在他来看你了……以前我多么怕你当面给他难堪,现在倒是没了这种担忧,或许我这样认为很不孝,可是我真的不愿意看着他因为我受到没必要的羞辱跟苛责。

……

郁仲骁半蹲在墓碑旁,他点了几根香,抬头,眼神平和地看向照片里的韩敏婧,静默片刻,他把香插在了地上。

叶和欢望着郁仲骁宽阔的背影,心尖突然涌起一股酸涩。

因为这段感情,或许他注定要背负一些罪责。

——

郁仲骁是晚上的高铁回丰城,从墓园回去后,两人在清和园吃了饭,然后睡了一通午觉。

因为不舍得,叶和欢变得有些安静。

郁仲骁的体温较高,叶和欢抱着他感觉就像抱着个火炉,一想到他晚点要走,她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细直的腿不小心碰到郁仲骁的那处,见他闭着眼,呼吸轻匀,叶和欢坏心地曲起一条腿的膝盖在他的腿间摩挲。

“好好睡觉。”郁仲骁闭目养息养不下去了,一把抓住她使坏的腿。

男人的掌心粗粝,跟女孩大腿处细腻年轻的肌肤形成强烈对比。

“我又没不让你睡。”说话间,叶和欢已经掀开薄毯,张开雙腿坐在郁仲骁的身上,她底下清晰地感觉到郁仲骁那物的壮硕,稍稍动了动,把套头T恤径直脱下,玲珑有致的身线,她弯腰贴上去:“离开前,不缴一下公粮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18】欢欢,你有没有话对外公说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