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565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18】欢欢,你有没有话对外公说吗?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565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18】欢欢,你有没有话对外公说吗?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睡午觉前,叶和欢身上粘的难受,趁郁仲骁洗碗的时候,她跑去冲了个澡,所以宽大的T恤里什么都没有穿。

当她甩掉T恤俯身下去,黑色长发披散,垂在郁仲骁的头侧,丝丝缕缕掠过他的脸颊,余光里是她随着动作凸显的锁骨,尤其在她的身体若有若无跟自己摩挲时,郁仲骁被撩得有些心乱。

叶和欢的吻落在他下巴处,一边伸出舌尖打转一边俏皮地抬眸观察他的反应。

郁仲骁没办法,叫了她的名字:“和欢。”

“嗯?”动作不停。

“晚上要赶高铁。”

叶和欢直起身,却没从他腰上离开,拢了拢凌乱的头发,双手还撑着郁仲骁宽厚的肩膀,俯瞰着身下的男人,女王范十足地说:“那你睡好了。”

郁仲骁看到她微曲的发梢在身前轻扫而过,小腹处汇起一团热火。

……这个午觉注定睡不太平。

叶和欢第一时间察觉到他的身体变化。

她心里得意,脸上却凶凶地道:“都这样了,还给我装正经,偷偷把货存着,想缴到谁的床上去呢?”

说完,坐在郁仲骁的腿上,双手摸索着去解他的皮带。

她的动作不算慢,但在郁仲骁眼里,已经在挑战他的忍耐力,他蓦地握住那只捣乱的小手,一个翻身把人压在底下。

“说话没羞没臊的!”

叶和欢觉得这一刻郁仲骁的眼神格外性感。

她撑起上身,轻轻啃咬他的喉头,含糊地催促:“快脱。”

郁仲骁看着她急不可耐的样子,无声发笑,在这方面,叶和欢从来不懂得掩饰,在床上的反应,也比寻常女人要放得开,他刚解开皮带滑扣,人又被反压在床上,叶和欢已经脱掉最后的遮羞布,骑坐在了他的胯上。

“这次我要在上面。”宣布完主权,手已经伸到后面。

郁仲骁扳着床边缘的大手,手背青筋突显,洶膛起伏之际,腹肌绷得更紧,感官里却只有那只作怪的微凉小手。

叶和欢乱摸了一番,稍稍起身,然后又慢慢坐回去。

郁仲骁呼出一口浊气,隐忍地呼吸,幽黑眼眸直勾勾地看着拧眉仰头的女人。

“……”

郁仲骁突然坐起身,搂着她变换了姿势,叶和欢的头差点掉出床尾,下一瞬又被拉了回去。

她不可遏制地叫出声。

外边的太阳已经有下山的趋势……

郁仲骁贴在她耳畔边,气息压抑地逼问:“你傍晚在小区门口叫我什么?”

叶和欢双手揪紧褶皱的被单,在他离开的刹那,她想要去追逐,却被他强行压回去,她的声音带了哭腔祈求:“老公……”

“叫我什么?!”

“老公!”

郁仲骁遒劲的大手牢牢掐着叶和欢的腰肢,盯着她的眼神,犹如草原上鹰隼的鹰眸,犀利中自带一股侵略性。

他的腮帮紧绷:“再叫!”

“老公老公……老公……”

郁仲骁空出一只手,捏住她的下颌迫使她抬头,跟她唇齿交加间,又恢复到之前的缱绻纠缠。

铺天盖地而来的快/慰快淹没他的神识。

有那么一瞬间,郁仲骁真怀疑自己会死在她的身上。

————

结束的时候,叶和欢趴在枕头里,就连呼吸到的空气都掺杂着荷尔蒙的腥味,感官触觉都变得迟缓,她眯着眼,像一滩软泥倒在床上不肯动。

乌黑的发丝黏在湿黏黏的背上,有点难受,但这些,不足以让她起来去洗一下身子。

郁仲骁冲完澡出来,叶和欢已经睡着了。

薄薄的毯子搭在她的腰际,露出雪白的脖颈和后背,细柔的腰肢,线条曼妙,本就是美人,尤其是在歡好过后,眉眼间多了一分动人的妩媚,但她这样侧躺着,却让人生不出亵渎她的邪念来。

郁仲骁轻轻在床畔坐下。

他低头,望着闭眼熟睡的女人,良久,伸出修长粗硬的手指,温柔地理了理她鬓边散乱的头发。

……

叶和欢是被一阵饭菜香熏醒的。

外面天色已经暗沉下来。

然后,虚掩的房门被推开,郁仲骁已经衣着整齐,他走到床边坐下,见她睡眼惺忪的样子,也没催促她起床,拨开她脸上疑虑挡眼睛的发丝,低声交代:“晚饭已经做好摆在餐桌上,如果饿了就起来吃一点,米饭在电饭煲里温着。”

叶和欢整个人顿时清醒了,她这才想起来,他晚上就得回丰城。

“现在几点了?”

郁仲骁抬手看了看腕表,回答她:“七点还差一刻钟。”

高铁是晚上八点五十四分的。

叶和欢有些恼自己的贪睡,作势就要起来:“那我送你过去。”

“你继续睡着吧,姚烈刚才打来电话,他晚点要回部队,顺便开车接我去车站。”

正说着,楼下传来一声轿车的鸣笛声。

叶和欢心里很不舍,每次分开,预示着一周或者更长时间的不见面,她刚想说送他到楼下,郁仲骁已经站起身:“我走了。”

突然间,叶和欢说不出话,只有轻轻的一声嗯。

离开之前,郁仲骁又弯身亲吻她的额头,轻轻地说了一句:“走了。”

他刚走出卧室,手机就响了,刚才那声鸣笛是姚烈到时按的,电话也是姚烈打的,问他什么时候下去。

叶和欢用薄毯裹着自己,听到防盗门‘砰——’的合上,心中生出失重感。

她仔细听着楼下动静,响起轿车引擎发动的声音时,她掀了薄毯下床,光脚走到落地窗前,很轻,仿佛怕被楼底下的人发现,郁仲骁已经从单元楼里出来,他正拉开副驾驶车门。

注视着他高大的身影,直到车子消失在拐弯处,她才收回自己的视线。

叶和欢没有再睡。

在她睡觉的那半个多小时里,郁仲骁已经把房间收拾干净,根本找不到需要她再动手的地方。

随便套了件睡裙,叶和欢走出卧室,果然看到了满满一桌的菜肴。

她盯着那四五道菜,既感到幸福又有点失落。

晚上,叶和欢没有再回大院,她把换下的床单丢进洗衣机,在滚轮转动的声响里,她又把碗筷给洗了,确定郁仲骁安全抵达丰城后,她才安心地躺在床上补觉。

——

对叶和欢来说,与其让郁仲骁牺牲工作来B市,她宁可自己去丰城居住。

这也是她未曾跟郁仲骁说出口的打算。

相较于那纸需要一级一级递上去批示的申请报告,她去丰城只是一张车票的事,一段感情长久的前提是平等,她不可能让郁仲骁一味的付出。

只不过,叶和欢还没来得及将这个打算付诸于实际行动,生活先给了她一个应对不及的变故。

接到韩家打来的电话时,叶和欢正在帮家里阿姨拆快递盒子。

她听到唐嫂低声说出那句‘尽快来医院一趟’,手上一不留神,剪刀割破了左手中指的指腹,钻心的一疼,鲜红的血珠随即冒出来。

樊阿姨在旁边担忧地轻呼,叶和欢的大脑里却只有唐嫂的声音。

她握着手机站起来,顾不上受伤的手指,走到角落问唐嫂:“是不是外公出什么事了?”

唐嫂说没什么,让她先来医院。

叶和欢心里的不安越来越重,她不再耽搁,挂了电话,跑进屋,上楼,拿了自己的包又匆匆下来。

樊阿姨拿着创可贴追过来:“先把伤口处理一下。”

“不用了。”

说这话时,叶和欢已经有些心不在焉。

她的大脑里嗡嗡作响,握着方向盘的时候,胸口积压了一股忐忑,连闯两个红灯都没发现。

叶和欢不是最早到医院的。

她走进急诊楼,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某间ICU病房前的殷莲母女,她们正在跟外公的主治医生交谈,殷莲眉心微蹙,一脸的担忧,等医生走开后,叶静语在旁边小声地说:“妈,你说外公会不会——”

“别胡说!”殷莲冷声制止女儿,免得她说出什么不经大脑的话来。

叶静语嘟了嘟嘴,有些不高兴。

叶和欢已经快走到病房门口,她没有去跟殷莲母女打招呼,看着静候在一旁的唐嫂,询问情况:“唐嫂,我外公怎么样了?”

唐嫂瞧见赶来的叶和欢,立刻红了眼圈,握着她的手却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这些日子韩永松身体一直不太舒服,但他没说出来,以为只要吃着药过几天就能好转,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韩永松年轻时在军演过程里意外受伤,后来身体一直不好,间接引起了心脏方面的疾病,随着年龄的增长,问题也越来越多,就如主治医生说的,老首长已经八十五岁了,要像年轻人那样健健康康是不可能的。

这话说的很隐晦,但在场的人都听懂了。

八旬老人死亡是很正常的事。

外公的情况不容乐观。

相比于逮着医生询问救治方式的殷莲,叶和欢自始至终都多说一句话,只是静静坐在过道的椅子上。

没多久,叶赞文也到了医院。

叶和欢突然好奇他是以哪个身份过来的,大女婿还是二女婿?

不管哪一个,都让她觉得讽刺。

“已经给菁秋打了电话,她跟韦德最迟晚上九点就能到。”殷莲拿着手机走过来。

站在窗户玻璃前,叶和欢看到里面那个身上插满管子的老人家,头发花白,形容枯槁,明明她刚回来时外公还不是这样的……这些日子,她都没好好去韩家看过他一趟。

叶和欢的眼眶有了灼烧感,一口郁气哽在咽喉里,吐不出来,咽不下去。

傍晚,殷莲让叶静语先回家去。

叶赞文偏过头,看到了一直盯着病房里的叶和欢,他也让叶和欢先回去,这边他会守着,叶和欢淡淡地说不用,甚至没多看他一眼,转而对唐嫂说:“我先出去透会儿气,有事打我电话。”

从急诊楼出来,叶和欢随便寻了处木椅坐下。

晚饭后,有不少住院的病人下楼来散步,有老人,有中年人,也有小孩。

她看着那些坐在轮椅上的老人,虽然明白生老病死的道理,但真的自己亲身遇到了,还是无法接受。

六年前是韩敏婧,现在又是外公,她下意识联想到爷爷,过几年是不是也会……

所有关心她的人都在相继离开。

想到这里,叶和欢鼻子一酸,眼泪冒了出来。

握在手里的电话响了。

是唐嫂打来的,说外公刚才醒过来,睁开眼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她在哪儿。

“我马上就过去。”

叶和欢一边收线一边匆匆跑进了急诊楼。

……

韩永松醒来后,只要求见叶和欢,至于其他人,都被挡在了外面。

叶和欢穿上隔离服,推开门走进了ICU病房。

韩永松的意识还有些昏沉,当他听到那一声‘外公’,这才悠悠地睁开眼,插着输液管的手动了动,叶和欢立刻上前握住他的手,关切地说:“外公,你不要动,身体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让医生过来瞧瞧。”

韩永松轻摇头,这样一个简单得动作,他做起来却有些艰难。

灯光下,叶和欢望着外公脸上更显深刻的皱纹,又湿红了眼圈,只能握紧老人家的手。

韩永松没有说话,慈爱的目光定在叶和欢的脸上。

良久,他才慢慢开口,声音沙哑又吃力:“欢欢,你有没有话想对外公说?”

叶和欢立刻顺着老人家的话往下说:“外公,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以后我每天都在医院陪你,再也不瞎跑了,好不好?”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19】他低声说:你这么哭,我也做不清楚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