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568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21】大结局倒计时(一)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568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21】大结局倒计时(一)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仲骁从裤兜里拿出手,摸上她的后脑勺,入手的是柔顺的发质。

“你怎么来了?”叶和欢搂着他,感觉就像是梦,他明明应该在丰城的,怎么就出现在这了?

郁仲骁笑着问:“不喜欢我过来?”

叶和欢连忙摇了摇头。

只是太意外,没有给她一点心理准备……

叶和欢随即想起严舆的事,她怕郁仲骁误会,主动一五一十的交代,只是隐瞒了严舆说的那些掺杂曖昧的话语,“碰到就一起吃了个饭,毕竟他以前也帮过我的,然后他说要来看外公,对了,他马上就跟叶静语订婚了。”

听完她的解释,郁仲骁脸上表情并没多大变化。

叶和欢心里有些没底,抬起头看他:“你不高兴了?”

“没有。”郁仲骁大手扶着她的削肩,动作带了些许温柔,他心细地注意到她的黑眼圈:“昨晚没有睡好?”

“……嗯,担心外公的情况。”

在郁仲骁面前,叶和欢从来不会刻意伪装自己的情绪。

她想到主治医生说的话,心底又有些低落,手指揪着郁仲骁卷起的衬衫袖口,思维忽然又发生跳跃,那双明亮的猫眼看着郁仲骁:“你这样突然来B市,会不会耽误部队里的工作?”

郁仲骁看出她的关心,嘴角噙起淡笑:“如果耽误,现在打算赶我走了?”

叶和欢重新紧紧地抱着他。

她的脸颊贴着郁仲骁的胸膛,轻声嘀咕:“就算耽误了也不准走,就这样待着……”

郁仲骁伸手轻搂着她,又低头看了看她白净的小脸,化着一点薄妆,长长的睫毛微动,这样温顺的叶和欢,令他莫名动容,冒着淡淡青色的下巴垫在她的头顶,不想开口说话,只是这样子的相拥,一颗坚硬的心就跟着柔软下来。

隔着心肺血管病房的过道门,由远及近传来护士的说话声跟推车声。

叶和欢从郁仲骁的怀里退了出来。

郁仲骁说:“先进去吧。”

叶和欢嗯了一声,有些依依不舍,但还是转身拉开门进去了。

如果他们一起回病房,指不定又得做一番合理解释,在外公的眼皮底下,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面不改色地说跟小姨父是巧遇。跟郁仲骁的关系,她不再像几年前那样遮遮掩掩,但也不会刻意去展现。

如果真到了坦白的那一天,她会说,但现在,并不是最好的时机。

……

叶和欢回到病房,刚洗完西瓜,郁仲骁就进来了。

她目不斜视地回到床边,站在床头柜旁,拿着水果刀专心地把西瓜一块块切好,耳畔边是他跟外公谈话的低沉声音,很平静,尤其是当他说抽完烟又接了个电话时,脸不红气不喘,完全没有流露出撒谎的迹象。

下午四点半,郁仲骁起身告辞。

韩永松躺在床上,扭头对在叠衣服的叶和欢说:“欢欢,替我送送你小姨父。”

“哦……好。”叶和欢退开椅子站起来。

郁仲骁却说不用了,“您这边不能离开人,我自己下去就行。”

韩永松也没有太多坚持,一天下来,他的身体略感疲惫。

“那我先走了。”

说完这句话,郁仲骁幽深的视线掠过对面的叶和欢。

不动声色的一瞥。

叶和欢的心跳有些加速,望着郁仲骁出去,听到外公突然道:“欢欢,给外公去洗些葡萄吧,突然有点想吃。”

“噢。”叶和欢忙从门口拉回视线,拿着一串葡萄去了洗手间。

韩永松现在的身体,除了水果,只能吃半流食,唐嫂特意回家煮粥,再过来医院,差不多晚上五点钟,下午的时候,医院这边,也帮老人家找了个男护工,所以等唐嫂拎着保温盒出现后,韩永松就赶外孙女回家休息。

“那您要是有什么事,让护工或医护人员打电话给我。”离开前,叶和欢再三叮嘱。

韩永松点头,慈爱地看着她:“回去吧,记得好好吃顿饭。”

——

出了病房,叶和欢边走向电梯边拿出手机,刚翻到通讯录要打给郁仲骁,她的后衣领被轻扯了下。

叶和欢下意识地回头。

旁边的墙壁上靠着郁仲骁高大的身影。

手机从耳边拿开,叶和欢看着他,没想到他一直没走,心里那点甜蜜浮现在了唇边。

郁仲骁站直身,“走吧。”说话间,已经拉过她的一只手。

正值高峰,电梯下了两趟都没在五楼开门。

等待的时间里,叶和欢的注意逐渐转移到了身边的男人身上。

郁仲骁毫无预兆地来到B市,带给她的感动跟惊喜,冲淡了她积压在心底的阴闷情绪,她的视线扫到他有些褶皱的衬衫领口,抬起葱白纤细的手指,目光专注地替他抚了抚。

下一瞬,郁仲骁低头,动情地亲了一口她的嘴角。

电梯在六楼停下发出开门的声响。

叶和欢双手推着他的胸口,被他突然而至的动作弄得脸红,往两旁瞧了瞧,嘴里抱怨着:“会被看到的——”

郁仲骁低头,深情的黑眸盯着她:“我亲自己老婆,还要经过别人允许?”

叶和欢:“……”

这种情/人之间的戏谑,从郁仲骁口中说出来,太过突然,叶和欢有点不适应,脸上越来越热,不知为何,突然想笑,也很想咬他一口。

见电梯门久久不开,她胆子大了,一下子扑到郁仲骁的怀里,搂过他的脖颈,眯着那双漂亮的猫眸逼问:“你们男人就是坏,还没结婚就乱喊老婆,是不是这样很有成就感?”

“你不也喊我——”

“那不一样!”

叶和欢态度骄横地打断他。

郁仲骁看着她笑,笑得别有深味,叶和欢的脸越发红,“不跟你计较。”说着,就要缩回自己的双手。

恰在这时,电梯门‘叮’地一声开了。

叶和欢扫过去的眼角余光,看清出来的人时,整个人都定在了那里。

“……”

叶和欢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郁仲骁身上下来的,她望着拎了水果篮的叶知敏,心里五味杂陈,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解释还是坦诚,到最后只是轻轻地喊了声:“小姑。”

——————

第一医院旁边的那排门店,除了水果店跟小超市,大多都是餐馆。

临近七月,即便是傍晚,仍然热得让人感觉胸口发闷。

叶和欢站在医院正大门口,旁边有三轮车师傅问她要去哪里,但她置若罔闻,纤瘦的身影被夕阳拉长在地上,额际滑下汗水她也无暇顾及,一双眼眨都不眨地盯着马路对面的一家中式餐馆。

叶知敏说要单独跟郁仲骁聊一聊,不准她跟去。

她不知道小姑会说什么,会不会像韩敏婧那样说些让人难堪的话?

但当叶知敏提出跟郁仲骁独聊的要求时,她内心焦躁,却说不出回绝的话。

一个是她心爱的男人,一个是她在意的亲人,在那一刻,叶和欢陷入两难境地,做不出一个果断的抉择。

……

与此同时,马路对面的餐馆里。

陈旧的立式空调,哗哗地吹出冷风,马路上的汽车鸣笛声偶尔从PVC门帘间传来。

叶知敏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认真端详郁仲骁,下意识的,用了一个长辈的眼光。

刚得知他跟自己侄女之间的事时,叶知敏可以用瞠目结舌来形容。

她跟郁仲骁见过寥寥几面,但也从只字片语里了解到他是个性格沉稳的男人。

可就是这么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把叶和欢迷得团团转。

如果说韩敏婧对郁仲骁是恨得牙痒痒,那她,除了唏嘘以外,更多的就是不理解。

凭郁仲骁的条件,哪怕离过婚,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怎么就看上当年还乳臭未干的前妻外甥女了?

以己度人,叶知敏无论如何都不明白,郁仲骁从小接受的教育方式,应该让他在发现叶和欢冒出不该有的念头时敲打避嫌,而不是跟一个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女孩牵扯不清,不管是六年前还是六年后,一次又一次。

服务员端了两杯茶水过来。

叶知敏拿起杯子,又放了回去,她没有喝,似感叹地先开口:“没想到……六年后我们会因为这种理由坐在这里。”

上一次,他们同桌吃饭,他还是韩菁秋的丈夫,现如今,已经物是人非。

郁仲骁也抬头看过去,却没有接话。

“你跟和欢的事……”叶知敏对这段感情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她顿了顿,才说:“我不让和欢跟过来,是觉得有些话跟你讲就好,没必要让她听见。”

郁仲骁静等她说下去。

这样的郁仲骁,在叶知敏看来,是很知礼的,倒是让她有些起不了话头。

“原本这些话不该由我来说,毕竟,我只是和欢的姑姑,但她的母亲,你应该也有所了解,六年前过世了。”

不管叶知敏提起韩敏婧是有意还是无心,郁仲骁听了,心里都不好受。

“今天在医院看到你们俩……说实在话,我并没有多大惊讶,其实在她去丰城照顾阿笙时,我就隐隐猜到了,只是不愿意去相信,现在既然我们已经坐在这里了,那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直说了吧,我希望你能跟和欢一次性断干净,以后都不要再有任何的来往。”

“……”

郁仲骁望着叶知敏,喉头轻动,因为辈分的错乱,他找不到一个可用的称谓。

“因为和欢的事,我嫂子走的都不安心。”

叶知敏继续说:“我答应过她会好好照顾和欢,这孩子,从小遭了很多罪,后来被我哥送到国外那么些年,在各项教育方面,因为没有家长陪在身边,出现了很多误区……包括择偶这部分,她会选择你,应该跟她常年缺乏父爱关怀有关。”

对这种说法,郁仲骁不置可否。

叶知敏的视线定格在他脸上,“我也不想说什么羞辱人的话,任何一段感情,责任都在于双方,选择跟和欢在一起,你要承受的也不少。这六年你们不也各自过得好好的?如果你们真在一起,未来的路有多难走,你比我清楚。况且,和欢今年才二十六岁,你能保证她真能安定下来跟你过柴米油盐的生活?你已经过了三十五,要的是一个持家有道的妻子,应该也不希望工作忙碌后回到家,还要哄一个性格跟小孩似的老婆?”

郁仲骁听到这里,他说不出口‘和欢会愿意为我改变’这样的话,但凡一个有担当的男人,都不会在这个时候把女人推出来当盾牌,作为女方的家长,也不会喜欢听到这种推卸责任的辩词。

他重新抬起头,深邃目光对上叶知敏的眼睛,搭在腿上的大手稍稍收紧。

“在这次来找她之前,我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

叶知敏眸光微闪,似乎不太相信自己听到的回答,尔后又听到郁仲骁磁性的声音响起,十分郑重:“我前半生一直在为家人而活,后面几十年,我想为自己活。”

“……”叶知敏突然有些张口结舌。

如果说叶和欢是叛逆的,那么眼前这个男人呢?

她深呼吸,开始剖析各种利害关系:“以前我以为只是和欢一个人在执拗,现在看来,不是这样。我嫂子直到死的那一天,还在跟女儿扯着嗓子争执。和欢呢,她十几岁就怀了你的孩子,引产更是失去了生育的能力,以后都不会再拥有自己的孩子。哪怕你们有了孩子,只要你们还生活在这个社会,就要面对各色异样的目光,一天一个月一年,你们可以说不在意,那么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呢?你们能视若无睹,那孩子呢?当别人指着她的鼻子说她是自己妈妈勾/引小姨父生下的种,你能拍着xiōng部保证,孩子会能跟你们心无芥蒂?”

郁仲骁语气平静地说:“只要她愿意,我可以带她走。”

“走?走到哪儿去?”

叶知敏没想到郁仲骁这么不听教,情绪也激动起来,只是未等她说出话来,郁仲骁已经站了起来。

他盯着叶知敏的眼神笃定:“对我来说,孩子不是最重要的,如果一定要在后代跟她之间做个选择,我要她。”

叶知敏:“……”

说完这句话,郁仲骁撩起门帘离开了小餐馆。

————————

叶和欢盯着那间门面狭仄的餐馆,目不转睛,几乎是第一眼就看到出来的郁仲骁。

斑马线,红灯恰巧变为绿灯。

她没有丝毫的迟疑,顺着人/流跑了过去。

一到郁仲骁的跟前,叶和欢看着他漆黑的眸子,神色关心地问:“我小姑跟你说了什么?”

她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小姑究竟说了什么,因为不愿让郁仲骁独自一人去承受那些压力,来自她家人的压力,在她看来,在这段感情里郁仲骁本来做的就是亏本买卖。或许在意一个人就是这样,容不得他受一丁点的委屈。

郁仲骁握住她的手,看着她满是担忧的眸光,眼底染了笑意,说:“我告诉她,如果注定要折兵,不能再把夫人赔上。”

叶和欢鼻子一酸,因为感动,也因为欣喜,牢牢抱住了他的背脊。

郁仲骁被她撞了个满怀,他轻勾嘴角,抬起大手,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搭着她的头发。

叶和欢用耳朵贴着郁仲骁的胸口,静静听着他稳健的心跳。

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感。

跟郁仲骁离开前,叶和欢还是走进了小餐馆。

叶知敏还坐在那里,看向她的眼神有无奈也有失望,叶和欢眼圈酸涩,但她还是开了口:“小姑,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我离不开他,也许我们会遭受一辈子的唾弃,但我不会后悔,所以……小姑,对不起。”

最后三个字,她说得很低,但她知道,叶知敏听见了。

因为她听到一声极轻的叹息。

————————

PS:先更新一章,本来打算写到死人上传,因为现在更新不方便,需要审核,我怕你们等不了,先上传五千字,大概凌晨吧,我会再上传三千字,目前下一章已经写了两千三,也会写到领饭盒的那位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22】大结局倒计时(二)【二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