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571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24】大结局倒计时(四)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571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24】大结局倒计时(四)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叶静语的葬礼定在三天后。

离开的那个下午,叶和欢就回了军区大院。

听到叶静语车祸过世的噩耗,叶纪明只是沉默,然后隐隐地叹了口气,至于韩永松那边,暂时没有人向他透露,尽管不是自己嫡亲的外孙女,但也担心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消息让刚急救过来没两天的老人情绪受到影响。

郁仲骁没有立即返回丰城,虽然不能时刻陪在自己身边,但叶和欢只要一想到他还在B市,原本的心浮气躁就得到了一定缓和。

叶静语的遗物,也从派出所拿了回来。

在出车祸前的五分钟,叶静语有打过一通电话给韩菁秋,只不过还没接通就被按掉了。

当时叶和欢正在给爷爷倒茶,听到这个消息,一时忘记收手,茶水溢出杯口。

“怎么这么不小心?”樊阿姨连忙拿了抹布过来擦。

叶纪明停下跟叶赞文说话,转头看向叶和欢的手,关心道:“有没有烫到?”

这几天,叶赞文跟殷莲都住在家里,因为要安排葬礼的事情,殷莲从医院回来后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也没下过楼,一直抱着叶静语的照片不放手,就连晚上也睡在叶静语以前的房间。

“……没事。”叶和欢已经放下茶壶,“我去洗一下手。”

——

站在盥洗台前,水龙头的水哗哗流着,叶和欢的双手浸在清凉的水中,神思却有些恍惚。

她大脑里还想着叶静语打给韩菁秋的那通电话。

车祸那个视频她也看了,下车前,严舆突然从方向盘上拿过一只手横向叶静语,所有人都以为严舆打了叶静语,所以叶静语才会一气之下去掰车门要跳车,可是现在……叶和欢却知道并不是那么回事。

她又记起了叶静语离开清和园前一直盯着郁仲骁瞧的眼神。

严舆不是打叶静语,而是伸手去夺叶静语的手机。

那个时候,叶静语已经想起郁仲骁是谁,所以急着跟韩菁秋报信……

叶和欢转个身,后腰靠着盥洗台边缘,她看到淋浴间玻璃上倒映出的自己,心情跟着沉重下来。

面对严母歇斯底里的质问,还有警方狐疑的目光,她可以冷言冷语地说跟自己无关。

但这一刻,叶和欢却再也没办法信誓旦旦地说不管自己的事。

哪怕不是她直接造成的……

——

葬礼当天,殡仪馆外停满了车,来参加追悼的人,或多或少是看在叶纪明跟叶赞文的面子上。

即便叶和欢跟叶静语的关系向来不好,但逝者已逝,她还是以姐姐的身份接待来宾。

殷莲再出现在众人视野里,已经瘦了整整一圈,两颊凹陷下去,因为没有化妆,皮肤干燥,脸色显得蜡黄无光,原本乌黑的头发间冒出了几缕白发,青黑的眼袋也很深,她穿着黑色一步裙,站在叶赞文的身边,似乎随时都会倒下去。

来宾看到这样的殷莲,除了说节哀,就是无声叹息,英年早逝,总是引人扼腕。

尽管叶静语生前并不见得多讨人喜欢,但她现在死了,所有的缺点、那些做过不好的事都被选择原谅,就连她私生女的身份也被遗忘,留在大家记忆里的是那个年轻鲜活的女孩。

秦寿笙跟范恬恬也来了,两人在叶静语的黑白照片前鞠了个躬。

范恬恬走到叶和欢的跟前,担忧地握了握她的手:“没事吧?”

叶和欢摇头,回握住范恬恬的手,又摸了摸小姚望的脑袋:“你们先去坐,过会儿我去找你们。”

……

追悼会上,有人开始宣读悼词。

殷莲的眼角渗出泪光,被韩菁秋轻轻地拥入怀里安慰。

这一次,韩菁秋没再浓妆艳抹,也穿着黑色裙衫,发间别着一朵白花,她低声跟殷莲说着话,殷莲不时点点头。

小姚望吵着要尿尿,叶和欢起身带他们母子去找洗手间。

站在男厕门口,范恬恬问她:“你小姨父怎么没来?”

“是我让他别来的。”叶和欢偏头,看着过道窗外的阴雨绵绵,胸口沉闷得有些喘不过气,她的声音很轻:“来了也没什么意思,再说,要以什么身份来?”

范恬恬的视线停留在叶和欢脸上,有片刻的沉默。

刚才她听到几个人的耳语,说是叶静语出事那个晚上,是去找了叶和欢,不管是真是假,在这个节骨眼上传出来,都不是什么好话,甚至还有更过分的,说是叶和欢争夺妹妹的未婚夫,结果被妹妹当场捉奸,所以才会有严舆动手打叶静语,导致后来车祸的惨剧。

范恬恬不是没想要驳斥那些长舌妇,但她顾忌场合,要是真闹大了,只会对叶和欢不利。

这个世上,最不乏的就是看戏、幸灾乐祸的人。

范恬恬突然道:“我昨天去医院看了严舆。”

从窗外收回目光,叶和欢看向范恬恬:“他现在怎么样了?”

叶和欢也去探望过严舆,但严母坚决不让她进去,也叮嘱了看护,言辞间难免有些不堪入目。

“还没醒,具体的我也没多问。”

知道她是叶和欢的朋友,严母的态度并不友好,但严父对她还算客气,但她受不了严母的横眉冷对,所以坐了会儿就离开了。

“不过我听说,他们打算过些日子带严舆回云南那边治疗。”

——

回到追悼会现场,来宾已经在陆续离开。

送走秦寿笙跟范恬恬他们,叶和欢在旁边站了会儿,看到叶赞文战直身捏了捏腰骨,她心里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上前帮忙收拾。

叶纪明已经让司机先行一步送回家,殡仪馆里只剩下打扫善后的几个人。

有工作人员过来,说要一张叶静语的2寸照片。

叶赞文左左右右找了一圈,没有找到,最后记起来放在殷莲那里,殷莲在追悼会后半场,就因身体吃不消去了旁边的休息室,看着叶赞文疲惫的神色,叶和欢主动说:“我去拿吧。”

对这个殡仪馆,叶和欢并不陌生,因为六年前,韩敏婧的追悼会就是在这里举行。

只不过那个时候,她像一具行尸走肉,站在那里什么也做不了。

走到休息室门口,叶和欢就听到保姆的声音:“太太,你好歹吃点,要不然身体会吃不消的。”

“我不饿。”殷莲的嗓音带了低低的喑哑。

以前,叶和欢害得殷莲流产时,她心里有着一丝畅快/感,觉得这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终于得了报应,但如今,听到殷莲空洞的声音,叶和欢心里却出奇平静,没有丝毫的波澜起伏。

休息室的门被从里面出来的人打开。

叶和欢看到对方,并不陌生,是叶家以前的保姆梁阿姨。

后来,叶赞文跟殷莲搬走,这位梁阿姨也收拾好行李,跟着殷莲去了新家。

梁阿姨正要去给殷莲倒杯热开水,结果一开门就看到了叶和欢,顿时神色微变,就像是防贼一样往门口挡了挡,她警惕地望着叶和欢,话说得也不客气:“董事长不在这里。”

叶和欢没心思跟她计较,“我找殷莲找点东西。”

“太太现在不舒服,你有事以后再说吧。”

说完,梁阿姨就要关门。

恰在这时,屋子里传来殷莲的声音:“梁阿姨,是谁来了?”

梁阿姨暗道一声坏了,连忙冲里面解释:“没什么人,就是殡仪馆工作人员,马上就走了。”

叶和欢抬起的手已经挡住门,她长话短说:“拿一张叶静语的2寸照片出来。”

“没有!”梁阿姨敷衍道。

叶和欢蹙眉,那边,殷莲已经走过来:“梁阿姨?”

然后,看见了门外的叶和欢。

叶和欢没有回避殷莲投过来的目光,倒是殷莲,对上她的眼睛时有刹那的怔愣,不知道在想什么,又像是猛地回过神,她一句话也没说,又转身疾步往里走,那样的背影,略显局促,像在刻意躲避着谁。

叶和欢开口,喊了声殷姨,那边的殷莲,蓦地顿住身形。

这是小时候叶和欢对殷莲的称呼,但已经很多年没这么叫她。

“我来帮我爸取样东西。”

殷莲没回身,语气故作平静:“我这里没有什么东西,你还是去别处找找。”

“是静语的——”

叶和欢还没说出‘照片’两个字,那边殷莲已经尖声大叫起来。

“我说了,我这里没有你要的东西!你不要问我!我已经什么也没有了,你怎么还不肯放过我!”

那样尖锐的声音,仿佛是刺破喉咙发出的,带着歇斯底里的绝望跟恐慌。

梁阿姨愤愤地瞪了叶和欢一眼,急忙跑过去安抚殷莲:“太太,你冷静一下,这里没有人要抢你的东西。”

“我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

殷莲喃喃自语,神色迷茫,一个不稳滑落在了地上。

梁阿姨一边抱住殷莲,一边冲门外的叶和欢,厉声斥责:“你的心肠怎么这么歹毒?人都已经这样了,还要上门寻事头!害死自己弟弟妹妹,连亲妈都不放过,现在又来祸害你阿姨!”

殷莲趴在地上放声痛哭,情绪已经崩溃。

“我看你就是颗丧门星!”梁阿姨举起的手,恨不得戳住叶和欢的脑门,咬牙切齿地说:“你一出生,你外公就受伤断了腿,你亲妈成了神经病,害了一个又一个,接下来还不知道谁遭殃!好好的一个家都让你给害惨了!”

叶和欢垂在身侧的双手缓缓攥紧。

她不再停留,转身离开休息室,背后还传来梁阿姨骂骂咧咧的声音:“这都什么人!什么人嘛!”

……

一路走出殡仪馆,叶和欢找到自己的越野车,拉开车门坐进去。

封闭的空间,静到能听见自己呼吸的声音。

她抬起头,看着后视镜里那双眼眸,不知所想,良久,深深地吸了口气,往后靠着座位。

手机在口袋里轻微地发出震动。

是郁仲骁发来的短信,问她追悼会结束没有,要不要过来接她。

叶和欢回不用了。

她心里像笼罩了一瓣乌云,却又不想把负面情绪带给他,又紧接着回了一条短信,“家里下午还有些事要处理。”

“等忙完了打电话给我。”

“嗯。”

——

下午,叶和欢换了身衣服,没有待在气氛凝重的家里,去找了范恬恬。

范恬恬开门看到主动找上门的稀客,很是惊讶,一边挤兑一边把她迎进家门,小姚望正坐在客厅的地板上边玩乐高边看熊出没,瞧见进来的叶和欢,嘴甜地喊了声阿姨。

叶和欢看着可爱的孩子,心情才稍有好转。

吃晚饭时,叶和欢突然提出喝酒,范恬恬就把冰箱里的几听啤酒摆到桌上。

小姚望睁着好奇的大眼睛,看看这看看那,最后被妈妈赶下桌,到客厅看动画片去了。

————

PS:梁阿姨,就是以前见风使舵,被叶和欢耍着买芒果给韩菁秋吃的保姆。【其实梁阿姨对殷莲是真爱。。。本文第一对百合CP诞生(开玩笑)】这两张略沉重,但也是为了大结局铺垫,最后说一句:善待生命。

下章预告——

二哥:愿意跟我走吗?

和欢:嗯。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25】大结局倒计时(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