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586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39】大结局倒计时(十九)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586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39】大结局倒计时(十九)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叶和欢被旁边的小话唠吵得头疼,也诧异于陆含胭对郁仲骁的喜欢,这种喜欢似乎来得莫名其妙,她只能将之归为缘分。

陆含胭突然说:“欢欢,郁仲骁的家人是不是不同意你们在一起?”

“……”

早熟的小孩让人烦恼,叶和欢现在深刻体会到了这点。

“欢欢,要不我们回B市吧。”小丫头开始为她出谋划策:“也帮郁仲骁买张车票,让他去B市的医院看病,那样你就不用见到郁仲骁爸爸了。”

叶和欢摸着她的小脑袋,被她精怪的样子逗乐:“郁仲骁跟我们去B市,那他爸爸妈妈伤心了怎么办?”

陆含胭被问住了,小脸皱成一团,最后感慨一声:“你们大人的世界真复杂!”

叶和欢笑,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出租车停在公寓楼下,叶和欢先开门下车,然后把陆含胭抱出来。

小丫头搂着她的脖子问:“可以去买杯奶茶吗?”

“可以啊!”叶和欢把她放地上,又从后备箱拿了行李,“不过得先去放好行李,再下楼去门口买。”

陆含胭点头如小鸡啄米,还主动要帮叶和欢拿东西。

叶和欢刚想让胭胭去把公寓楼底下的门打开,眼梢余光却瞄到旁边一辆挂着B市牌照的轿车,在她抬头瞅向车头的标致时,驾驶车门已经开了。

看到叶赞文的瞬间,叶和欢顿住了双脚。

————

大院,郁家。

路际平推开虚掩的门,上二楼,果然在书房里找到了在练字的郁战明。

“靳声说家里没人,还真就你一个人,还没吃饭吧,走,到我家去陪我喝点酒,前几天刚有人送来几坛茅台。”

郁战明轻哼一声:“不去。”

路际平走过去拉老友:“肚子都饿得打鼓,还写什么字?”

“你走吧,我饿了自己会做吃的。”

“我说这是怎么了?”路际平随即想到医院病房里的一幕,试探地问:“还在生气?你的气量什么时候这么小了?嘿,多大点儿的事,值得你这么耿耿于怀。”

郁战明斜他一眼,“不是你儿子,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

“我家靳声要真这么做了,我得放鞭炮庆祝一下,明年就能抱个大胖孙子。”

郁总参谋长觉得自己是在对牛弹琴,也静不下来继续练字,索性把手里的毛笔往砚台边缘一搁,给自己倒了杯茶,抿了一小口却发现茶水早已变味,明显不是今天泡的,这么一来,心里也愈发的恼火。

路际平在郁总参谋长对面坐下,其实他也认出那个出现在郁仲骁床上的就是昨天在走廊上抽烟的姑娘。

虽然第一印象不是很好,但也不至于趁这会儿在火上浇个油。

“以前你不还担心你家老二娶不到老婆,现在儿媳妇送到眼门前了,怎么,打算拒之门外?”

听到老友打趣,郁战明也没缓和脸色。

一想到叶和欢的身份,郁总参谋长就觉得怀里揣着个烫手山芋,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跟认识数十载的好友开口。

难道要告诉人家,我儿子搞上他前妻的外甥女了?

“老郁啊,我得批评你两句,有时候你这人,就是太容易较真。”

郁战明不满地哼哼:“什么都不知道少在那里掺和!”

路际平两手撑着膝盖,不服地道:“我怎么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你们夫妻俩这几年可没少为仲骁伤神,之前不还担心他喜欢男人吗?现在知道他择偶方面没问题,你不敲锣打鼓庆祝一下,板着个脸,到时候把人吓跑,可别再找我家老伴给仲骁介绍对象了。”

郁战明说:“你以为我不想让老二找个对象结婚好好过日子?但他现在这样子,我倒宁愿他打一辈子光棍。”

“你这话什么意思?”路际平有点不明白,这有儿媳妇还成坏事了?

郁总参谋长看一眼老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摇摇头。

“啧,卖什么关子?”

“仲骁的前妻,韩家的小女儿,这事你应该记得吧?”

路际平点头,说起来,当初婚礼上,还是他老婆做的媒人,只不过没想到这场婚姻会是那样收场。

郁战明稍作停顿,才道:“那你知不知道,韩家还有一门姻亲是跟麒灵山叶家的?”

路际平皱眉:“这跟你儿子讨媳妇有什么关系?”

有什么关系,关系大着呢!

郁战明越想越来火,但还是压着脾气跟路际平透了底,路际平听到叶家孙女四个字,瞠目结舌了,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等等,等等,你是说,咱们下午在医院碰见的,是——”

郁总参谋长不作响,但无疑是默认的态度。

路际平咂舌,显然没想到那姑娘还有这一重身份,活了大半辈子,以前都只在电视上看到这种事情,现在身边倒还真有,随即他又好奇了:“他俩怎么就……”说到后来,路际平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

他突然也明白了老郁为什么闷闷不乐,换做是自己,恐怕也高兴不起来。

这不是开玩笑的事,而且背后的牵扯太大了!

路际平沉吟片刻,开口问:“你是怕,他们的关系曝光后,仲骁的前途受到影响?”

郁战明摇头。

良久,他才说:“仲骁虽然是一名军人,也是我的儿子,一旦这些事公之于众,谁能保证不会掀起舆/论的浪潮?他三十七岁的人,找个二十几岁的女孩,还是前妻的外甥女,外面的人会怎么看他怎么说他?他以后还怎么在部队在这个社会立足?”

“他跟老三不一样,不管是性格还是选择走的路,注定了他永远没办法像老三那样肆意随性,现在我的一时纵容,将来会造成什么后果不是我所能估量的,牵一发而动全身,过两年我就要退下来,但不能不去顾整个局势。”

现实有太多无奈太多顾忌,尤其是他们这样的人,身上担子沉重,不是说卸就能卸得掉。

对郁家的情况,没有人比路际平清楚。

当年郁政东进部队,是大势所趋,因为郁家经营了几十年的关系需要维持下去,郁战明的儿子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郁政东入伍的那一天,就开始被当做父亲的继承人在培养,只是谁也料不到会出那么一场车祸。

倾心培养多年的郁政东没了,意味着另一个人要过来接/班。

老二跟老三,郁战明在书房待了一夜,想了很多,最后选择了性格沉稳的老二。

郁家不需要一个需要花时间去驯服的兵刺头儿,也不需要一个出色的兵王,郁家自始至终要的只是一个经过磨砺后越发细心稳重的领导者。

于是,十四岁的郁仲骁被送入了一所全封闭式学校,只为当好一个不让家族失望的接/班人。

从回忆里拉回思绪,路际平问老友:“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郁总参谋长想到这个问题就头疼得厉害。

“我看你要不放放水,成全他们。”

郁战明凶瞪了路际平一眼,路际平不敢再跟他开玩笑,严肃了表情说:“那你得快点想出对策,我下午可瞧出来了,你儿子陷得可比人姑娘深,仲骁的性格你这个当父亲的最清楚,免得以后落了怨恨。”

“他敢!”郁总参谋长冷哼。

路际平靠着沙发,忍不住感慨:“老郁,没想到啊,没能拿着枪杆子打几个鬼子,你倒干起棒打鸳鸯这种事。”

郁总参谋长自然听出好友的挤兑,不作搭理。

“行,既然你不去吃饭,那我先回去了。”

路际平站起身,背手走到门口,忽然轻叹了一声:“年轻好啊——”

像是自言自语,又像在刻意说给书房里的人听。

郁战明走回书桌前,看到自己方才写的字。

刚正不阿。

楼梯间传来路际平的脚步声。

郁总参谋长耳边却回荡着另一个声音:谁没有年轻过呢?

————

PS:这几章为大结局铺垫,之前有要买本小说人物定制台历的小伙伴,现在购买地址已经在微博公开,红袖这边没办法放链接,台历价格是14块左右,大部分地区包邮,想买的可以去我的微博找地址,特作声明,14块是白菜价,印刷店也不是我开的,我没在台历上赚读者钱,天地良心。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40】大结局倒计时(二十)600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