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587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40】大结局倒计时(二十)6000+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587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40】大结局倒计时(二十)6000+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叶赞文来丰城只有一个目的,带叶和欢跟陆含胭回B市。

叶和欢让陆含胭先等在公寓门口,自己则跟叶赞文走到另一侧说话,如果他们父女发生争执,她不希望吓到孩子。

七月的天气,即便已是晚上,依旧热得让人身体冒汗。

叶赞文其实下午就到了,但叶和欢不接电话,他在星语首府等了将近四个小时,在路上想好的一番措辞,真正跟这个女儿面对面时,叶赞文却发现一个字也派不上用场,甚至连找个合适的开场白都有些困难。

到最后,叶赞文索性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收拾好东西,跟我回B市。”

“我不会走的。”

闻言,叶赞文偏过头看她。

这些日子,叶赞文的眉头就没松开过,以致于眉间留下了淡淡的褶皱。

叶和欢继续道:“既然我来了,没打算就这么回去。”

叶赞文深吸口气,想发作终究还是忍耐了,声音带着火气:“不回去?你不回去,待在这里做什么?”

“这是我自己的事,想做什么会做什么,都不需要跟别人交代。”

“你自己的事?”

叶赞文额际的青筋隐隐突显,他抬手扯了扯衬衫领口,小女儿意外过世,大女儿又发生这种事,连日来挤压的情绪终于爆发:“你知道自己现在在干些什么?你就真这么恨我吗?恨到为了报复我,甘愿搭上自己的一辈子?!”

叶赞文的话掷地有声:“即便你再不愿承认,我还是你的父亲,只要我在一天,决不允许你乱来!”

叶和欢不逞多让,回望他的眼神倔强:“在我心里,我父亲早就已经死了。”

“……”叶赞文微怔,喉头也耸動了下。

“对我来说,有父母跟没父母从来就没差别,我是成年人,会做理智清晰的判断,还不至于为了泄愤把自己赔上,”叶和欢脸上的表情坦然,她说:“我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你清楚?那你清楚郁仲骁是你什么人,他是你小姨什么人?”

叶和欢想反驳,她想说韩菁秋跟郁仲骁早就离婚了,可是,她却说不出口。

她也没法告诉叶赞文,外公已经同意了,不需要你再来教训我。

因为在道德的枷锁面前,这些理由太过羸弱。

“欢欢!”陆含胭正朝这边张望,她有些担心,忍不住唤了叶和欢一声。

叶赞文压下心头翻滚的情绪,望着叶和欢,说:“你可以不把我当父亲,你说你是成年人,成年人做事却不会像你这样不知分寸,郁仲骁以前是你的小姨父,这是永远改变不了的事实,你要跟他在一起,有没有替他想过后果?”

“你说在一起,郁家那边答应了?”叶赞文虽然经商,但不会对军/政圈子里的情况一点也不知道,“郁家在这个儿子身上寄托了多大的希望,会说放弃就放弃?如果你继续这样,你可以不在意叶家、郁家还有韩家的颜面,郁家却不会坐等郁仲骁因为你身败名裂!”

身败名裂,已经不止一个人跟她提及这个词。

……在她跟郁仲骁在一起后。

叶和欢扭头,看了眼不远处的陆含胭,终归还只是个六岁的孩子,会因为大人说话声量高点就感到不安。

收回自己的目光,叶和欢低声说:“身败名裂又怎么样?他既然选择要我,注定会放弃另一些东西,他都没有左右摇摆,我为什么要因为你们的话就放开他?”

“你——”

叶赞文没想到她这么冥顽不灵,刚张了张嘴,叶和欢已经开口:“你不用再跟我说这些,胭胭过两天我会送回去,你也别去找郁仲骁,就算你找了也没用。”

——

叶和欢的五官偏像叶赞文,但她的脾气却遗传了韩敏婧的倔犟,家庭的不和睦导致她越发没心没肺,韩敏婧因为性格要强,婚姻破裂了,落到香消玉损的地步,那么她呢?

上楼的时候,叶和欢心想,或许过程艰辛,但她不是韩敏婧,郁仲骁也不会是另一个叶赞文。

叶和欢摆好行李,要带陆含胭去买奶茶,小丫头却体贴地说不用了。

“你不是说想喝吗?”

“嗯。”陆含胭点点头,从小挎包里掏出一包相约奶茶:“所以我打算喝这个了。”

叶和欢:“……”

晚上洗完澡,叶和欢拿了浴巾叫过陆含胭给她擦头发。

陆含胭的身体骨架小,肉却不少,白白嫩嫩的,穿着碎花吊带睡衣,眼睛又大又黑,漂亮可爱,就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小公主,叶和欢的动作很轻很温柔,小丫头舒服地眯起眼。

擦完头,陆含胭立刻滑下沙发给自己倒了杯开水,咕咚咕咚喝下大半,然后喟叹一声,不忘用小胖手抹抹嘴巴。

叶和欢收拾好洗手间出来,陆含胭正懒懒地躺在沙发上看动画片。

“给你妈妈打个电话。”叶和欢一手拿着拖把,一手把解了锁的手机递给她。

陆含胭哦了一声,圆圆的小手指在屏幕上点来点去,一边抬起头望着叶和欢忙碌的背影。

叶和欢洗干净拖把回客厅,看到小丫头捧着手机趴在沙发上咯咯地笑,陆含胭瞧见她回来了,小手捂着嘴冲手机话筒偷偷说了句话,然后跑过来把手机塞给了叶和欢,自己则爬回沙发拿着遥控器继续看电视。

“喂?”叶和欢把手机放到耳边,她以为小姑有事要交代自己。

电话那边没有声音。

但在通话中。

刚准备看看手机是不是哪儿错按导致没声,听筒里却传来郁仲骁磁性的嗓音:“在等你小姑的电话?”

“……”

叶和欢拿开手机一瞧,屏幕上显示的是郁仲骁的号码。

她随即便猜到是怎么回事,抬头望向沙发那边,陆含胭正抱着一桶爆米花往小嘴里塞,边看电视边呵呵笑两声。

“怎么不说话?”

叶和欢听到郁仲骁低沉又带着些散漫的声音,不知为何,心里发酵了称之为羞赧的情绪,又渗着丝丝的甜蜜,拿着手机走到客厅阳台上,反手合上身后的移门,周遭瞬间安静下来,她才开口:“有空打电话,看来你妈回去了。”

郁仲骁在电话那头轻轻一笑,说:“嗯。”

叶和欢的心情千回百转,她弯起唇角,这样静静听着对方的呼吸,不需要华丽辞藻,就觉得异常的满足。

挂电话前,叶和欢又出声:“如果……嗯我是说如果,我爸爸去找你说什么,你别听他的,当他是放那啥就行了。”

“你爸来丰城了?”

“……”叶和欢没想到他这么会抓重点,但还是点头嗯了一下。

从那晚他从自己回叶家后,她再也没提让他去家里拜访的事,郁仲骁不是傻子,不会琢磨不出叶家的态度,其实反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他稍作停顿,问她叶赞文是什么时候到的。

叶和欢不愿意看到郁仲骁为这种事困扰:“你不用管他,他爱说什么就说什么——”

郁仲骁忽然低声问:“你爸说什么了?”

“反正不是什么好话!”叶和欢故意夸大其词地说:“告诉你,怕你气得伤口裂开。”

郁仲骁笑:“说我老牛吃嫩草吗?”

叶和欢没想到他还自我打趣,倒搞得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

睡觉的时候,叶和欢拿着空调遥控器把温度调到28℃,陆含胭趴在她的怀里,突发奇想地问她什么时候跟郁仲骁生小/弟弟。

叶和欢伸出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你才几岁,整天啵啵、生小/弟弟,这些都谁教你的?”

“我还不是为你着急嘛。”

陆含胭小大人地叹气,然后又把脑袋凑过来:“电视里都这么演的啊,只要有了宝宝,大家就会同意你们在一起。”

叶和欢拉过薄毯往她身上盖了些,“你也说那是电视剧,能当真吗?”

“我爸爸那边的文琦哥哥跟他女朋友就是有了宝宝,然后我小叔叔跟小婶婶才答应他们结婚的,本来我小叔叔说要是文琦哥哥敢搞师/生恋,他就打断文琦哥哥的腿,那最后还不是点头了?”说到这里,小丫头还翻了个白眼。

“……”叶和欢有些无语。

尤其当她听见‘师生/恋’这个词从陆含胭嘴里蹦出来,忍不住怀疑,这孩子,确定只有六岁吗?

叶和欢突然很想掰开小丫头的脑袋看看里面的构造。

这些事,叶知敏不会告诉小女儿。

那只有另一个可能——

或许是长辈觉得陆含胭还小,说事情时没有刻意避着她,谁会想不到这其实是个小八卦。

陆含胭裹着薄毯,打了个小哈欠,一边语重心长地对叶和欢说:“所以,你好好想一想我说的,一定对你有帮助。”

叶和欢:“……”

小丫头的精神来得快去得也快,说着说着就没了声,叶和欢偏过头,看到她微启着小嘴熟睡的憨样。

叶和欢侧身,把陆含胭放平在床上,又往她脑袋下放了个枕头。

台灯的灯光很柔和,落在那张白嫩的小脸蛋上。

叶和欢俯瞰着这个小表妹,想起了郁仲骁说过的话,她从郁仲骁说话的语气神情观察出来,他更喜欢女孩子。

如果郁仲骁有女儿,一定会把她宠到天上去。

这么一想,叶和欢嘴边噙起浅浅的弧度,但想到自己的身体状况,她眼底又黯然下来,随即想起的还有郁仲骁在姚烈面前说的话,他说他暂时不打算要孩子,因为怕麻烦……

——————

晚上九点,医院病房。

郁绍庭两手抄着西裤裤兜、交叠长腿坐在椅子上,刚才他进来就碰上郁仲骁在打电话,至于打给谁,不言而喻。

今天是郁绍庭陪妻子去山上看儿子的日子,夫妻俩吃了素斋才回来的。

把老婆送到家送上楼,他才来医院。

出门之前,郁绍庭还听到书房里传来老头子的咆哮,‘你什么也不知道,少给我扯后腿,老实给我在家待着,一个两个都不让我省心!’,老太太不甘心的顶嘴,‘你端着,等儿子四十岁了,看你还怎么端!’。

对郁仲骁喜欢上前妻外甥女这事,郁绍庭并不觉得奇怪,但他有一点不明白,一向正经的老二怎么会跟叶和欢那种性格的看对眼,本该是相差十万八千里的赤道跟极点,却硬是搅和在了一起。

“你当初是不是真打着报复社会的想法,所以勾/引了涉世未深的少女?”

“。。。。。。”

其实不止是郁绍庭,恐怕任何一个不知情的人都会这么认为。

前妻出/轨离婚,他跟前妻的外甥女在一起,不仅打了前妻的脸,整个韩家都会跟着颜面尽失。

如果真是报复,那这应该是年度最大快人心的报复手段。

郁仲骁把手机搁在床头柜上,说:“别瞎想。”

“真不是个人情绪?”

“不是。”

郁绍庭半真半假地笑了笑:“那你口味挺重的。”

“……”

其实连郁仲骁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对叶和欢上心的,等他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克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这六年里,他不是没试想过,如果当初没有对她动心,也许他跟韩菁秋不会离婚,好好坏坏就这么过了,也可能几年后选择离婚,接受老太太的安排,找个门当户对的女人再婚组建家庭。

郁绍庭说:“我听爸的意思,反对的挺厉害,如果真不行,你们到外面待些年,等孩子大了再回来,老头还能不认自己的嫡亲孙子孙女?”

郁仲骁沉吟,忽然想到什么,那双幽深的眼眸看向弟弟:“你那时候,是怎么去徐家的?”

郁绍庭过世的前妻徐淑媛,是现任妻子白筱的堂姐。

撇开各种错综复杂的上一辈纠葛,徐家大女婿转眼变成最小的女婿,倒跟郁仲骁现在的情况有异曲同工之处。

“你要去叶家?”郁绍庭坐正了身子,脸上玩味的表情也收了收:“淑媛是空难去世,韩菁秋还活得好好的,再者徐家那边,还不需要我费心去周/旋。”

郁绍庭比兄长幸运的地方,就在于他有个好岳父。

到了郁仲骁这里——

说起来,郁仲骁跟叶赞文还是一个辈分的。

————

叶和欢早上是被‘湿’醒的。

她只觉得后背黏得难受,以为是汗,掀开薄毯一看,凉席湿哒哒的,睡裙的后面也湿了,房间里还打着空调,怎么也不至于热出这么多汗来,叶和欢后知后觉地发现,床上已经只剩下她一个人。

打开/房门,叶和欢走出去,陆含胭正拿着遥控器端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

小丫头很乖巧,难得的没有生龙活虎地闹腾。

叶和欢去洗手间上厕所,抽水的时候,她发现马桶堵了。

拿过搋子吸了吸,没有吸出什么污秽物,倒是让叶和欢瞧见一角粉红色的小布料,明显是这东西堵了下水道,见吸不出来,她只好去厨房拿了乳胶手套,最后捞出来,发现是一条印着喜洋洋卡通图案的花边小短褲。

叶和欢哭笑不得,她的后背还有些凉,黏哒哒的睡裙贴着身体。

等她从洗手间出去,陆含胭还在偷偷往这边瞄。

叶和欢没有当面戳穿她尿床的事,自己先去冲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又卷了凉席去浴缸里浸泡。

偏偏小丫头还晃过来,趴在门口明知故问:“欢欢,怎么突然洗席子啦?”

这一招显然是想摆脱嫌疑。

叶和欢一边拿着蓬头弯腰放水一边说:“太久没睡,洗一下杀杀菌。”

身后的陆含胭松了口气,然后趿着大拖鞋跑进来,拿了个板刷递给叶和欢:“用这个刷刷,可以洗干净点。”

叶和欢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

——

在去医院前,叶和欢先在网上预订了两张后天去B市的高铁车票。

得知自己要被送回B市,陆含胭一路上都恹恹的,扯着安全带委婉地告诉叶和欢,其实她不急着回去,可以再在这里陪她一段日子。

叶和欢轻转方向盘,边对她说:“你妈妈回家看不到你,一定会着急。”

这倒是……

陆含胭妥协地靠回座位,叹了口气,不过最后跟叶和欢约定每天打电话,下车前还要求拉钩盖章。

病房里没其他来探病的人。

陆含胭一进去就熟门熟路地走到沙发前坐下,把小挎包从身上拿下来,然后一晃一晃地挨过去,趴在床头看郁仲骁手里的军事杂志,偶尔点着图片好奇地问一下这是什么,郁仲骁很喜欢这个聪明的孩子,很有耐心地给她解释。

趁他们说话时,叶和欢拿着热水瓶去外面打水。

……

走到开水房门口,叶和欢看到里面那道端着杯子喝茶的白色背影,认出对方是谁,脚步略有迟疑,但最后还是选择了进去,而不是折身离开,只不过自始至终都没开口说话。

路际平合上杯盖,侧过头看了眼旁边眼观鼻鼻观口打水的叶和欢,心里嘀咕了句,还是个没礼貌的丫头。

离开前,他终于开口提点:“年纪小,少抽点烟,香烟里的焦油、尼古丁和一氧化碳吸多了对健康没好处,还有你这身板,平日里多吃点鱼肉,营养跟不上,以后有的受。”

等叶和欢回过头,开水房里已经没了路际平的人影。

“路院士,怎么到骨伤科来了?”外面传来护士恭敬的声音。

路际平笑言:“路过,顺便倒杯热水。”

————

郁仲骁手臂受伤,根据医生的叮嘱,至少要在医院住一星期,那两天,叶和欢算是寸步不离地陪着。

回B市的那个上午,她先带胭胭去了趟医院,然后才去高铁车站。

叶和欢买了当天下午的车票返回丰城,她把陆含胭在陆家放下,几乎是马不停蹄地往车站赶,抵达丰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有些舟车劳顿的疲惫,但在停车场取了车后,她还是又去了医院。

只是在半路上,叶和欢接到了一个电话。

这个晚上,她最后见到的不是郁仲骁,而是郁战明。

电话是郁战明亲自打的,听到那威严略沙的嗓音,叶和欢的手指攥紧了方向盘,郁战明问她在哪里,因为他已经在星语首府等她。

叶和欢一点也不惊讶郁战明有自己的号码,大脑里却盘旋着叶赞文说的话——

“……郁家不会坐等郁仲骁因为你身败名裂!”

所以,郁战明又屈尊来找她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41】大结局倒计时(二十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