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589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42】大结局(一)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589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42】大结局(一)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叶纪明说:“你爸爸,是我让他先回B市的。”

叶和欢站在楼梯过道间,慢慢握紧耳畔边的手机,不认为叶纪明的态度是默许,或许只是不想把事情闹大,她跟郁仲骁的背后,牵扯到最起码三家的颜面,叶和欢的声音低了低:“我一直以为爷爷能理解我所做的决定。”

“你先回B市,其他事,等你回来再说。”这是挂电话前叶纪明说的唯一一句话。

…………

B市,叶家院子。

叶纪明躺在藤椅上,他把电话递给旁边的叶知敏,什么也没再说,闭上眼休息。

“爸……”叶知敏轻唤一声。

叶纪明没反应,像是真的睡着了。

叶知敏看着这样的父亲,心中不着急是假的,她以为把事情都告诉父亲,父亲会表明一个态度,却不想听完她说‘胭胭其实是和欢孩子’的话后,叶纪明甚至连灰白的眉毛都没拧一下,自顾自地喝完了剩余半碗粥。

当叶纪明说要打电话给和欢时,她以为父亲是打算摊牌,结果叶纪明只字未提。

忽然间,叶知敏觉得自己无法理解父亲的想法。

良久,叶纪明睁开眼,悠悠地开口:“你是不是觉得我该成全他们?”

叶知敏突然把隐藏多年的事情告诉叶纪明,自然抱着这个想法,这两天,叶赞文不是没找她商量过和欢的事,换做以前,她或许也跟兄长一个态度,但和欢跟那人有了个孩子,想到胭胭活泼可爱的样子,叶知敏心底一软,她还记得那天在餐馆里跟郁仲骁的谈话,他说,如果一定要在孩子跟和欢之间做个选择,他要和欢。

“其实除了那层关系,我看那人,对和欢确实很用心。”

叶纪明横了她一眼,叶知敏还是继续往下说:“谁人背后不说人,谁人背后无人说呢?再说,和欢她小姨跟人家是正常离婚,和欢的态度,爸你那天也看到了,如果一直反对的话,我怕她——”

“她能怎么样?”叶纪明眉头一皱:“难道她还打算为了个男人,连爷爷连这个家都不要了?”

叶知敏默然,心里却说,这事您那个孙女还真干得出来。

叶纪明重新闭上了眼,靠着藤椅轻晃,“敏婧做的没错,欢欢自己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如果让她来带胭胭,只会让这个孩子从小生活在别人异样的目光跟议论里,她自己能承受住那些侮辱性的非议,不表示孩子也可以。”

叶知敏问:“那爸你……”

“这事我自有分寸。”

正在这时,屋子的门开了,陆含胭从里面跑出来,小丫头手里拿着瓶乳酸菌饮料,正打算去隔壁找小伙伴玩,刚跑两步就被叶知敏叫住了,叶知敏蹙眉:“在家喝过了,怎么到这里又喝?不是说好一天只喝一瓶的吗?”

陆含胭吐了下舌头,“那欢欢又不在,这个再不喝掉就过期了……”

“你是不是又想去医院?”

“我没说是自己喝啊,”陆含胭试图辩解,瞧见院子里的叶老爷子,立刻凑过去,扭头瞄着训自己的叶知敏,一边说:“我是拿出来给外公喝的。”

叶纪明看着聪慧的孩子,脸上也露出笑容,接过瓶子问:“真给外公喝了?”

陆含胭连连点头,还讨好地说:“外公我帮你拧开吧,这个从冰箱里拿出来,最好马上就喝掉,因为里面有活性的乳酸菌……”

叶知敏在旁边看着说得头头是道的孩子,哭笑不得,这些事,没人教胭胭,但这孩子就是全懂。

把打开的饮料递给外公,陆含胭向母亲报告去处:“妈妈,那我到小卉家玩了。”

叶知敏望着孩子蹦蹦跳跳离开的身影,忍不住跟父亲叨唠起来:“这孩子看着内向,其实皮的要命,有时候说出的话都让我跟启明吓一跳,这股机灵劲也不知道随了谁。”

“欢欢小时候不就这样!”叶纪明不动声色。

叶知敏笑着道是。

看着手里那瓶饮料,老爷子神色间生出几分感慨,“有生之年,四世同堂,我以为叶家不会有这样的福分。”

——————大结局分割线——————

在去医院之前,叶和欢先开着车在市区里逛了一圈。

看到不远处的超市,她想起郁仲骁说过上午会有战友来探病,停车去买水果,推着购物车,她打了个电话问郁仲骁,会不会有战友老婆或女朋友一块儿过去,郁仲骁说不清楚,又问她怎么了。

“没什么,就突然想起来问问。”叶和欢的视线逡巡在货物架上。

打完电话后,她想了想,还是往购物车里放了不少小零食。

…………

叶和欢把车停在医院的车位,差不多是上午9点,她拿着车后座的两大袋东西进了住院楼。

这不是她第一次见郁仲骁的朋友,但每回见面,叶和欢心里都莫名的紧张,或许因为年龄的差距,她总担心自己融不进他的朋友圈,电梯门开之前,她对着电梯镜面照了照,确定妆没化头发没乱才放心出去。

走到门口,叶和欢没听见嬉笑声,倒是病房门忽然从里面打开。

她抬头,看到了郁仲骁。

郁仲骁没有穿医院的病号服,黑色背心跟浅灰长裤,这样传统的搭配,总让叶和欢联想到硬朗这个词,而郁仲骁似乎猜到是她到了,所以才过来开门,他幽深的视线落在她身上,没有任何的诧异,倒是看到她手里的东西时问了一句:“怎么买这么多?”

叶和欢不答反问:“你不是说有战友来看你吗?”

郁仲骁瞥到袋里的东西,话梅,薯条,百力滋,都是小女生喜欢的零食。

他突然明白了叶和欢之前打电话的原因,目光重新落在她脸上,看到她困惑的表情,郁仲骁轻勾起薄唇,心口像被暖暖的东西塞满,他的声音很低:“那也吃不完这些。”

“又不会过期,可以留着自己吃。”

说这话时,叶和欢发现,病房里没别的人。

郁仲骁看出她的不解,解释:“是我让他们晚点过来。”说着,握住她拎着购物袋的手,“把袋子给我。”

叶和欢怕他牵动右臂伤口,郁仲骁却说不会。

两个袋子放在沙发上,叶和欢扯开袋口俯着身翻找削果器,“怎么没有?我明明买了的呀……”

找得太过入神,以致于一时忽略了屋里另一个人。

叶和欢在袋子底下找到了削果器。

她抬起头,发现郁仲骁正靠在床头柜上看着自己,眼神很专注,见她望过来,他极淡地笑了笑,说:“化妆了。”

“嗯。”

叶和欢站直身,点点头:“涂了些BB霜。”

虽然面上神色如常,但心里还是漾起淡淡的羞赧。

郁仲骁深邃的目光没从她脸上挪开,却比方才更温柔了些,叶和欢主动走过去,抬起双臂搂住他的颈脖,半带俏皮地凑近他耳边:“今晚我留在这过夜。”

说完,又啄吻了下他的下巴。

郁仲骁低头凝着她,嘴边噙起若有若无的笑,然后他的眼睛就被一只绵软细手捂住。

叶和欢嘀咕:“真是美/色/误人!”

郁仲骁:“……”

————

这天,来探望郁仲骁的战友是一群纯爷们,瞧见端着洗好的水果从洗手间里出来的叶和欢,原本的嬉闹声消失,倒是有眼色的立刻喊了声:“嫂子好!”

被年纪比自己大的男人恭敬地叫嫂子,叶和欢不知道该应还是不应,索性转头去看郁仲骁。

郁仲骁神情不变,显然默认了别人对她的称谓,没开口解释,只是招待他们进屋坐。

当发现走在最后的人是赵勋时,叶和欢心里有些意外。

毕竟上次聚餐闹得不愉快。

但这份意外,她并没有表现在脸上。

因为叶和欢在场,一班大老爷们有些放不开,说话用词都有所顾忌,生怕惹来病房里独一的这位女性皱眉。

叶和欢看出他们的不自在,就找了个借口暂时离开病房:“我去便民门诊那配点板蓝根。”

郁仲骁抬起头,漆黑的眼眸看着她:“感冒了?”

他这一问,其他人都停下聊天,纷纷扭头看向叶和欢。

“……没有,就是买了放在家里预防。”

从病房里出来,叶和欢的脸颊还有点烫,她抬手捂了捂自己的脸,然后拿着医保卡去方便门诊,除了板蓝根,她还让医生开了几种家用常备药,拿完药,她又在门诊部一楼的等候区里坐了会儿。

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叶和欢才拎着药袋往住院楼去。

结果在住院楼的门口碰到了老赵。

赵勋其实是特意在等她,他是借接电话的由头出来的,挂了电话,想起一些事,所以在这边等着叶和欢。

那天从老梁家回去,在半路上他就酒醒了,或者说,是从自己那一腔义愤填膺里清醒过来,他老婆念叨了他一路,无非是别人喜欢萝卜青菜要你瞎操心,没看出郁参谋长把人捧手心里宠着吗?你还一根筋地在那充当搅屎棍,生怕人家不在心里把你记恨上!

听到后来,赵勋太阳穴突突地跳,脑袋也胀痛的厉害。

但他还是不觉得自己有错,对叶和欢的不满,他就是发自内心的,明知道对象从事高危险工作,还选那个时候打电话,不是作死是什么?这样的女人,能害郁仲骁一回,以后还会有第二次!

直到后来碰见姚烈,他从姚烈那里得知了一些郁仲骁没有告诉自己的事。

当姚烈说,和欢怀有二哥的孩子,七个月,后来引产了,赵勋整个人都愣住了,明显这跟他想的剧情背道而驰,姚烈说这些是他老婆最近才松口告诉他的,二哥没说,应该是想要保护和欢,不希望她备受旁人的非议。

十九岁,有了前小姨父的孩子,说出来,不一定会博得同情,却会被贴上堕落、活该的标签。

所以,郁仲骁选择了不说。

…………

“那晚的事,是我喝多了胡言乱语,你别往心里去。”

听到老赵摸着后颈、一脸不自然地跟自己道歉,叶和欢也有些尴尬,对那晚饭桌上的事,她不可能说心无芥蒂,但现在既然说开了,她也没再揪着不放:“我知道的,你是为他好,而且你也没说错,确实是因为我他才会受伤。”

换做以前,听叶和欢这么说,老赵还觉得她真有自知之明,但现在,他心里百味杂陈,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叶和欢倒是神色坦然,她看了看电梯,说:“电梯来了,上去吧。”

赵勋却又叫住了她。

闻声,叶和欢回过头来看他。

“有些话……你可能觉得我啰嗦,本来也轮不到我来讲,”对着一个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姑娘,赵勋心里觉得说不上来的怪异,却还是坚持把话说完:“像郁仲骁这样家庭出身的,过得不比我们寻常老百姓快活自在,做事经常受条条框框的约束,我跟他认识虽然没几年,但很敬佩他这个人,也清楚他是什么样的性格,你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清楚,你现在既然回来了,还跟他重新在一起,我多嘴一句,希望你以后都好好陪在他身边。”

叶和欢拎着药袋的手不由地紧握了下。

“或许你年轻,没办法理解我们这些当兵的的想法,比起闯荡冒险,我们想要的其实挺简单,老婆孩子热炕头,是不是觉得特俗气?”说着,赵勋自嘲地笑了笑。

但叶和欢听出他话里的真情流露,她心想,郁仲骁要的,比这个更简单。

赵勋可能在等她的答复。

叶和欢稍偏过头,她并没看赵勋,视线越过他的肩膀落在门诊楼前那面在烈日下随风飘动的红旗上。

她想起了那个藏在卧室抽屉里的文件袋。

低垂的睫毛动了动,再抬眼看向赵勋,叶和欢开口:“你说的我明白,上楼吧。”

——————

赵勋最终没跟叶和欢一块上楼,他去了医院门口的小超市买烟。

电梯在八楼停下。

叶和欢静等,等电梯门开,她出来,正欲往病房那边去,却在看到电梯外站着的郁老太太时脚步微顿,老太太穿着米白色的衬衫裙,这是香奈儿今年夏季新款,旁边站着个中年阿姨,叶和欢记得,这是郁家的一位家政阿姨。

瞧郁老太太的架势,像是在等什么人。

叶和欢想当没看到走开,却又觉得没礼貌,以后碰到还会尴尬,但如果径直上去打招呼,她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身份,怕老太太误会她是刻意讨好,正当她举棋不定时,郁老太太清了清嗓子,一旁的张阿姨已经上前,友善地跟叶和欢说:“老太太等你很久了。”

等我?

叶和欢用手指点了点自己。

张阿姨笑着颔首,瞥了眼叶和欢手里的药,关切地询问:“身体不舒服?”

“没有,家里备用的。”叶和欢也冲阿姨微微一笑。

旁边被忽略的郁老太太不满地抿了抿嘴,张阿姨不再客套,向叶和欢说明来意:“太太有些话要跟你说。”

叶和欢在心里猜测,不清楚老太太知道些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老太太已经认出自己是几年前郁仲骁带回家的‘女朋友’,要不然不可能对她摆出这种‘你这个负心负肺女人’的表情来。

电梯在八楼打开,是下到一楼去的。

郁老太太挽着包先进去了,张阿姨细心地解释:“太太已经在旁边的茶餐厅订好位置。”

叶和欢点头,虽然不知道老太太打算说什么,但她还是去了。

————————

PS:最终大结局分几章,今天陆续传上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43】大结局(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