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590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43】大结局(二)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590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43】大结局(二)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茶餐厅。

叶和欢接过服务员的酒水单,不忘先询问张阿姨她跟老太太喝什么,然后才自己点了杯柠乐。

把酒水单递还给服务员的时候,她从包里拿出信用卡一同交给服务员结账。

郁老太太摆了一路高姿态,趁着叶和欢低头选饮料,偷偷打量起坐在对面的叶和欢,这心里,也是千回百转。

如果让老太太说句实话,那她对这个儿媳妇是非常不满意的。

为什么不满意?

因为她对始乱终弃的人从来就没好感。

况且这次,被始乱终弃的对象还是自己的宝贝儿子!

虽然老太太对外从没提过儿子这个女朋友,但不代表心里不怨怼,六年前她跟老头子匆匆赶到云南,那时候郁仲骁还躺在重症病房里,除了一帮大老粗,连个照顾的女人都没有,每每想到这事,老太太就心酸得要掉眼泪珠子。

既然走了,那就走吧,现在还回来干嘛呢?

郁老太太瞅着落落大方的叶和欢,心里说不上来的滋味,儿子喜欢,她这个当妈的有什么办法?

老头子回首都去之前对她的警告还历历在目。

什么叫扯后腿?她又不是他的那些兵,操心儿子的终身大事难道还要经过他的批示?居然还说她什么都不知道……这么一想,郁老太太默默翻了个白眼,对郁总参谋长一阵埋汰,臭老头,自己不在乎儿子的终身大事,还不让她关心!

叶和欢结完账收起信用卡,一转头就发现郁老太太正一瞬不瞬盯着自己瞧。

尤其老太太脸上的表情,很是微妙……

所以她先叫了一声:“伯母?”

郁老太太回过神,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还正了正自己的坐姿,后知后觉地想到叶和欢喊自己的那声伯母,抿了下嘴角,巴结人还挺快的。

服务员很快端着托盘过来,摆在郁老太太跟前的是一杯咖啡。

张阿姨问老太太要不要加糖。

郁老太太瞅瞅自己那杯热气腾腾的黑咖啡,又看了眼叶和欢那杯凉爽的柠乐,顿时没了喝的慾望,叶和欢觉得她可能读懂了老太太的眼神,在张阿姨准备往咖啡里加糖时,她把自己那杯柠乐推到老太太的面前:“天气热,您还是喝这个吧。”

老太太有些不自在,但也接受了那杯柠乐。

……

过了会儿,郁老太太忽然说:“你爸的家电生意现在做得怎么样了?”

叶和欢愣了愣,随即回忆起自己曾经说的谎,听老太太这么问,显然还不知道她是叶家的孩子,郁仲骁没说,郁总参谋长也没说,这么一来,叶和欢倒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所以在被老太太问及时,只能含糊地应了一声。

张阿姨起身,借口上厕所走开了,只留下老太太跟叶和欢两个人。

郁老太太又打量了眼叶和欢,确实长得漂亮,细看之下,跟她喜欢的一个香港九十年代的女影星还有几分神似。

“老二已经把你们的事儿告诉了我。”老太太组织好语言才慢悠悠地开口:“说句你不爱听的,如果不是老二真心实意喜欢你,我不会答应你进郁家的门。”

叶和欢没接话,开场白过后,等着老太太继续说下去。

郁老太太是在家里酝酿好情绪才出门的,甚至都想好了,如果老二这媳妇到时候狡辩,她应该怎么严词反驳,结果现在……看到叶和欢垂眼听训的安分样,老太太心里头滋味酸爽,因为这情况跟她预想的出入太大!

难不成当年分手另有隐情?

这个念头从老太太大脑里冒出来,然后越想越像这么一回事,她看着叶和欢那张年轻的小脸蛋,虽然她家老二不显老,相貌端正,要身材有身材,工作也拿得出手,但女方家里可能就不这么想了……

说到底,老二确实比人家大了十一岁。

想到这里,老太太的脸色缓和了,连话题也一转:“你这些年都在做什么?”

叶和欢自然听出老太太语气的变化,最起码没像刚才来势汹汹,除了没提自己的身份,其它尽数相告,包括她在奥地利留学两年,之后一直生活在丰城。

考虑到自己曾经登上八卦杂志的事,见老太太似乎没发现,叶和欢自动过滤了跟白筱同住的信息。

“你这几年都在丰城?”郁老太太一脸不敢相信。

叶和欢点头。

这下,老太太更笃定心底的猜测。她又想起自己看过的一部电视剧,男女主角因为误会分开,女主角被家里送出国,七年后回到男主角所在的城市,老太太还记得女主角站在大桥上迎着海风说的话:因为这里有我想要找回的东西。

这剧情,现在居然让她遇上了……

郁老太太又问:“你在丰城不回家,你妈没来找你吗?”

换做是她,估计第一时间把孩子揪回去。

“我妈已经过世了。”

郁老太太一愣,那时候没听她说啊,不禁追问了一句:“什么时候的事?”

叶和欢没有刻意隐瞒:“六年前,我出国那会儿。”

“……”

老太太看着叶和欢的目光变得慈悲又怜惜,这可怜的孩子,以致于再也说不出什么狠绝的话来。

——

张阿姨快走到卡座时,听到自家太太的说话声:“你年纪也不小了,老二这次伤到胳臂,应该会有一段时间休息,我想着就趁这次,两家人吃顿饭,把婚事好好商量一下。”

叶和欢抬头看着老太太,话题跳跃太大,她一时有些接受无能。

“过了这次,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郁老太太说着,眼睛直往叶和欢平坦的小腹上瞟:“老二不比老三,到时候挺着大肚子进门,影响多不好。”

叶和欢:“……”

正在这时,郁老太太的手机响了。

老太太也没有避讳,当着叶和欢的面接了,是小姐妹来约她下午打麻将。

看到老太太用丰城本地方言跟对方热络的聊天,叶和欢忽然觉得有些头疼,那边,郁老太太已经挂了电话。

“这事就这么说好了,你跟家里商量个时间,到时候让老二告诉我,至于是在丰城见面还是去B市,我们郁家这边都没意见。”

说完,老太太就站起身,张阿姨已经拿好包跟墨镜。

老太太离开前,没忘记特意交代一句:“我找你的事,不用跟老二说。”

——————大结局分割线——————

回到住院部,已经将近十一点。

叶和欢在等电梯时接到了郁仲骁的电话。

“配药去这么久?”

叶和欢记着老太太的叮嘱,说:“遇到了熟人,去旁边的茶餐厅聊了会儿天,战友都走了吗?”

“嗯。”

郁仲骁稍作停顿,问她:“中午跟朋友一起吃饭?”

“我带了外卖回来,现在进电梯。”

叶和欢一边说一边跟着人潮挤进电梯,等挂了电话,她稍稍靠后站,避免被人踩脚。

……

走到病房门口,叶和欢听见里面传来一道女声——

“别乱动呀,虽然没伤到骨头,但也要好好休养,你这样子总是不在床上躺着,到时候伤口愈合也慢。”

叶和欢轻推开虚掩的房门,看到郁仲骁坐在床畔,旁边站着一个拿着一次性输液器的护士。

这个护士姓彭,每天负责给郁仲骁输液。

叶和欢在医院陪了几天,对一些八卦还是挺清楚的,比如这位彭护士去年离婚了,比如彭护士是这家医院最漂亮的护士,再比如本来给郁仲骁输液的是另个护士、后来不知怎么就换人了。

病房里,彭护士两手捏着输液管,对郁仲骁说:“晚上记得用热毛巾捂一下手背,不然每天挂容易淤青。”

她的脸上挂着淡妆,显得肌肤如雪的莹白,长发挽成髻盘在脑后,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身材也玲珑有致,完全看不出是个三十出头的失婚妇女。

基调输液管里的空气,彭护士准备给郁仲骁扎针。

当她俯下/身,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迎面袭来,郁仲骁眉头微皱了下,不着痕迹地避开两人的触碰。

即便两人挨得近,但也看不出丝毫的暧昧。

就像普通的护士跟病人。

彭护士拿着碘酒棉签替郁仲骁擦手背,一边侧过脸跟他聊天:“你知道吗?你刚住进来的那天,我们护士站的人就在说,这个参谋长跟以前的不一样,太年轻,当时还有其他科室的护士偷偷过来瞧。”

叶和欢走进来,看都没看两人一眼,径直把东西都搁到床头柜上。

然后又去洗手间冲了下手。

彭护士对把病房当自己家的叶和欢也不陌生,这段时间,叶和欢白天都会过来,她只当是郁家的亲戚,因为她听说,郁仲骁有个二十几岁的侄女,估摸着就是这个了,所以看到叶和欢出来,还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

叶和欢拖过椅子在郁仲骁的正对面坐下,交叠细长的白腿,然后问:“还要挂几天点滴?”

“两天吧。”彭护士边仰着头调点滴速度边回答。

郁仲骁在扎好针后就收回了自己的手,他听到叶和欢淡淡的声音,自然发现她不高兴,抬头,深邃的视线看向她略略清冷的脸庞,问她:“遇见什么朋友了?”

“男性朋友啊。”叶和欢说得轻描淡写,拿过推车上的一袋点滴瞧了瞧。

“哪个男性朋友?”

两人你一句我一言的说话,虽然没涉及敏/感话题,但彭护士还是听出些许异样来,而且郁仲骁的语气,不像是伯父在打趣侄女,更像是男人盘问自己女人的态度。

正当她暗自琢磨时,叶和欢突然开口问她:“彭护士,你们医院这床质量怎么样?”

“什么?”

叶和欢蹭掉休闲鞋的左脚很自然地搭上床边缘,旁边就是郁仲骁的大腿,从彭护士的角度望过去,两人几乎是毫无缝隙地挨着,她心里皱眉,但面上还是耐着性回答:“这些床都是去年刚购进的,质量比以前的病床好不少,躺个四五百斤的人都不会压坏。”

“那如果是做活/塞运动呢?”

“……”

叶和欢抬着头,一本正经地看着彭护士,好心补充:“大幅度的活/塞运动。”

彭护士不是不经人事的小女生,不会单纯地把‘活/塞运动’理解为物理方面知识,她忽然就明白了什么,没再在病房里滞留,也没回答叶和欢这个问题,简单交代两句后就拉着推车走了。

病房门合上,叶和欢的脸瞬间拉下来。

郁仲骁看着她黑脸的样子,想起以前无意间看到的一句话,在外给你面子、回家给我跪键盘,尤其是她瞪过来的那一眼,让他觉得有些好笑,“怎么了?”

叶和欢站起身,捏着他的下巴晃了晃:“叫你发[马蚤]叫你浪,趁着我不在勾/搭女护士!”

郁仲骁笑,沉着声问她:“吃醋了?”

叶和欢故意板着脸,斜了眼他挂着点滴的左手,纤细的手腕抬起搭着他的肩臂,又下滑到他的腹肌处,虚点着。

她弯下腰,在郁仲骁耳边低声说:“晚上再收拾你~”

……

下午,来拔点滴的换了个护士。

想明白的彭护士,直到下班都没再踏进郁仲骁的病房一步,有事也都是让其她护士过来处理。

作为病患家属,叶和欢还热心肠地关心了一番彭护士的情况。

这天傍晚,下起雷阵雨。

叶和欢确实如她所说的那样留在了医院过夜。

但她终究没真‘收拾’郁仲骁,因为顾虑到他手臂的伤,

她套着郁仲骁的短袖衫,光着一双光滑的白腿,乖乖窝在他的臂弯里玩手机。

玩了一会儿,手机就被郁仲骁拿走了。

理由是,打雷玩手机会遭雷击。

“少唬人!”叶和欢边反驳边去抢手机,说得有凭有据:“只有在室外或充电状态下玩手机,才可能被雷击,我这么玩,雷打再凶也劈不到我。”

郁仲骁没还给她,反拽住她乱动的手,哑着声问:“到底手机是你男人,还是我是你男人?”

叶和欢被这句话惊住了,郁仲骁这么直白表达吃味的时候真不多。

她抬头,看到他漆黑的眸子,那里面的深沉让她情动不已,再也顾不了手机,欺身吻了上去。

郁仲骁左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肢,来回地摩挲。

叶和欢勾着他的脖子,两人忘情拥吻,郁仲骁的手渐渐往下,抚摸着她T恤下滚圆的臋。

外面电闪雷鸣,淅淅沥沥的雨滴扑打窗户,但病房里却格外的宁静,只有男女压抑却依旧清晰的喘/息声。

吻到缺氧,呼吸困难,才放开彼此,像交颈鸳鸯依偎在床头。

郁仲骁的大手有一下没一下轻抚她还潮黏的长发。

平静下来后,叶和欢开口:“今天上午,老赵在住院部大门前跟我说了些话。”

“赵勋?他说什么了?”

“其实也没什么。”

叶和欢换了个姿势,侧躺在他紧绷的腹肌上,郁仲骁正低头看她,他的眼神在灯光下尤为温柔,她拉过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紧,感受着他掌心的温暖,说:“大概意思就是希望我要好好待你,别让你伤心辜负你。”

说完,她点了点头,像在说,没错,就是这样。

郁仲骁轻笑,反握住她纤细的手指,“赵勋真这么说?”

叶和欢爬了起来,下颌枕着他的肩膀,双臂圈上他脖颈,“不信你打电话去问,骗你的是小狗。”

“你不就是小狗吗?”郁仲骁说。

“你才是小狗!”

郁仲骁宠溺地笑了笑,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说:“等出院,我打算去叶家见你爷爷。”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44】大结局(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