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591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44】大结局(三)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591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44】大结局(三)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仲骁说要去见叶纪明的时候,叶和欢脑海里却回放着郁战明说过的话——“你信不信,他现在指不定就在琢磨怎么去叶家拜访。”

一语中的,应该就是这种情形。

总参谋长就是总参谋长,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一切。

叶和欢靠在郁仲骁的怀里,她突然问:“你上次跟姚烈说的话,还算数吗?”

“什么话?”

“带我去西藏的话。”

郁仲骁没有说算不算数,只是用手掌裹住了她微凉的小手。

“你带我走,你的父母怎么办?”

“这些我会处理。”郁仲骁低头,亲吻她的发顶。

“可以再等等吗?十月份我爷爷生日,我想替他过完生日再走。”

“好。”

瓢泼大雨已经停了。

叶和欢望着被雨水冲刷后干净的玻璃窗,忽然喊了一声小姨父,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想这么喊他,在郁仲骁低下头来之际,她酝酿着情绪,开口问:“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离开三年,你还会不会等我?”

一道闪电在窗际稍纵即逝。

郁仲骁说:“不会。我会去找你。”

叶和欢有种热泪盈眶的冲动,她把头埋进了他的胸膛,过了会儿才沙着声说:“如果我爷爷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你还要去见他吗?”

“我要带走他的孙女,不管他同意还是反对,出于尊重,我都该亲自登门告知。”

“他把你打出来怎么办?”

郁仲骁扯起嘴角,无声地笑,他勾着她的下巴,眉眼间流露出成熟的味道:“你忍心看着他打我?”

叶和欢的双手搂住了他,轻声叹息:“皮糙肉厚,打一顿也没什么。”

郁仲骁:“……”

——————大结局分割线——————

10天后,郁仲骁出院。

倘若不是叶和欢的坚持,出院日子会提前,她担心伤口发炎,硬是拖着郁仲骁住满半个月才收拾东西回星语首府。

因为受伤,郁仲骁获得休假,暂时不用回部队。

隔天,他们回了B市。

在车站检票时,叶和欢突生感想,这是她跟郁仲骁第二次一起坐火车,第一次是差不多八年前,那时候还没有高铁,她去丰城找他,却在特快上偶遇他,现在是他陪她一起回B市,以她爱人的身份。

这样的变化,让她觉得很微妙,也让她分外想要去珍惜。

高铁上,他们的座位是12D跟12F。

望着车窗外倒退的景致,叶和欢回忆起很多事,都是他们相识最初的交集,她很诧异于自己当时的大胆,为什么会一鼓作气买了张车票追到丰城,换做现在,恐怕不会再那么‘倒贴’一个男人,她没忘记郁仲骁那时的态度,摆着一张长辈的臭脸,总是对她爱理不理。

叶和欢收回视线,扭过头问:“那个时候,你挡在我跟前,脑子里在想什么?”

郁仲骁说:“什么时候?”

叶和欢不相信他忘了:“我去丰城找你那次,在火车上遇到你跟姜阿姨,你怕我被撞到,把我护在了怀里。”

她刻意用上‘怀里’两个字。

“不准说不记得。”叶和欢先发声警告他。

郁仲骁露出一抹温柔的轻笑,他看着前方的视频播放仪,骨节分明的双手交扣在腿上,大拇指指腹摩挲虎口,回答了她:“挺头疼的,反思自己是不是在不经意间做了让你误会的事,也考虑要不要在下一站下车把你送回B市。”

“那后来为什么带我去了丰城?”

“……”

叶和欢追问:“除了头疼,没有其它想法吗?”

“说没有想法是不可能的。”

说完这句,郁仲骁就没再说下去。

叶和欢望着他轮廓深刻的侧脸,这样的欲言又止,透着专属男人的心思,她多多少少能猜到。

以前在网上看过一句话:不管什么年纪的男人都喜欢十八岁的女孩。

说起来,那时候她确实刚好十八岁。

长得不赖。

还对他穷追猛打。

哪怕郁仲骁自制力再过人,但归根究底也还是个男人。

叶和欢再开口的语气带了些许的不满:“既然这样,那天晚上你还把我一个人扔在宾馆。”

“如果我当时留下来,你是打算让我睡沙发还是地板?”

十八岁的她,看上去无所顾虑,在男女情/事方面虽然有好奇,但更多的是畏惧。

这一刻,叶和欢觉得自己突然明白了一些事,当初他一而再回避自己的感情,一次比一次强势地拒绝自己,并不是对她追逐的身影弃如敝履,恰恰相反,因为太过珍视,所以拼了命想要去呵护。

她又想起那个清晨,沙发前,被她吵醒后,他握着自己手腕时温柔的眼神。

突然也明白了,他为什么那么坚持要跟韩菁秋离婚……

叶和欢伸手覆在郁仲骁的大手上,稍稍往他那边靠了靠,她的头轻靠着他的臂膀,说:“我会把床让给你,沙发留给我自己。”

郁仲骁没说话,跟她交扣的五指却加重了力道。

——————大结局分割线——————

下午三点多,高铁抵达B市。

叶和欢借口上厕所,在洗手间往家里打了通电话。

电话是樊阿姨接起的,听叶和欢说找老部长,立刻拿着电话去了书房。

叶和欢没有跟叶老爷子拐弯抹角,开口就直奔正题。

“爷爷,我们刚到B市。”

她用的是我们。

电话那边沉默良久,才传来叶纪明的声音:“你带他来吧,刚好,我也有话要问他。”

…………

八月下旬,依旧没有摆脱炎夏的酷热。

知了在院子里那棵柿子树上发出尖锐的叫声,仿佛也难耐这样枯燥的天气。

叶和欢坐在客厅里,旁边有立式空调哗哗吹着冷风,但她还是觉得热,额角渗出的薄汗凝成汗珠从鬓边滑落。

她抬头,看向二楼的书房,搭在腿上的双手虚握了下。

这种心情,比叶知敏找郁仲骁单独谈话、她站在医院门口等待时的忐忑,有过之而无不及。

樊阿姨端着杯橙汁过来,只看到叶和欢心不在焉地坐在那,不知道在想什么,明明热得嘴唇发干,叶和欢望着那杯冷饮,却没有任何喝的慾望,她忍不住又抬眸看了一眼书房的方向。

等待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显得格外漫长。

当书房门打开的刹那,叶和欢也从沙发站了起来。

下楼来的只有郁仲骁一个人。

碍于地点不对,叶和欢没办法直接问,刚才她没听到争执声,现在看郁仲骁神色如常,但也不确定爷爷有没有给他难堪,只是下意识拉住了他的手。

这时,叶纪明出现在二楼围栏前,让叶和欢上楼去,然后自己率先折回书房。

叶和欢没立即上去,只是望着郁仲骁。

郁仲骁感受到她的担忧,轻轻捏了下她的手心,“上去吧。”

“那你呢?”

“我先回清和园。”

叶和欢问:“我爷爷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不好的话?”

“没有。”郁仲骁说。

叶和欢不相信,攥着他的手不撒开。

樊阿姨拎着垃圾从厨房出来,眼观鼻鼻观口,好像没看到手拉手站在楼梯口的两个人,在玄关处换了鞋出去了。

“那我晚点过去找你。”叶和欢先妥协,“你在家里等我。”

话虽这么说,但她仍然不肯放手。

就像嘴里一遍遍说着再见,双脚却一动不动。

郁仲骁往门口望了眼,收回视线的同时在叶和欢的耳畔边低声说:“晚上想吃什么,我去超市买。”

低低沉沉的嗓音,充满了磁实的魅力。

这样一句话,却胜似情话无数。

叶和欢乖乖松开了他的大手,心里不再那么纠结,听他的话一步一回头地上了楼。

…………

书房里,叶纪明早就已经在等她。

见叶和欢姗姗来迟,老爷子也没出言责备,指了指对面的沙发椅,让她坐下来说话。

叶纪明两手拄着拐杖,静静看了她会儿,然后才开口:“不管爷爷怎么劝,你都不会改变主意是吗?”

叶和欢默认了这种说法。

“如果郁家那边一直不肯承认你,你也要陪他耗着?”

叶和欢看向望着自己的老爷子,她不是个喜欢解释的人,但现在,却不得不把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和盘托出。

“爷爷,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半夜的街上,那天我跟恬恬出去玩……后来在姑姥姥的葬礼上又碰到他,当时我很害怕,我怕他把我出去野的事说出去,再后来,断断续续发生了很多事,在您眼里,我对他的喜欢,可能只是在寻找某种寄托,可是我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或许我曾经因为安全感而依赖他,但我分得清什么是对长辈的敬爱,什么是男女之间的喜爱。”

她不由想起在云南医院、郁仲骁靠坐在床头陪她的情形。

“在他还是我小姨父的时候,我就喜欢了他,那种感觉跟以前不一样,有时候甚至控制不了自己的言行,情不自禁地想要知道关于他的一切,就是从别人口中听到他的名字,都觉得很满足。”叶和欢深吸了口气,她清晰的声音响起在寂静的书房内:“那个时候,我发短信给他、打电话给他,他都不回不接,我知道自己不该有这种念头,也试着假装从来没认识过这个人,正常的生活学习,可是我发现这做起来很难,尤其是他去西藏的那一年,哪怕没有任何联系,我还是经常会想他,对他的喜欢不但没消减,反而变本加厉。”

叶纪明听到这里,搭在拐杖上的双手缓缓收紧,心底也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似乎只能用孽缘来形容这段感情。

他想到了儿子跟韩家两个女儿的纠葛,一切仿佛冥冥中注定,现在他的孙女又喜欢上韩家另一个女儿的前夫……

叶纪明闭了下眼又睁开,他重新看着叶和欢,说:“你现在长大了,有自己的主张想法,爷爷承认他是个很有担当的男人,爷爷不介意他比你大十一岁,也不介意他离过婚,但爷爷不能眼睁睁看你去遭受一场无妄之灾。”

郁家是什么人家,背后又牵扯着多少关系网!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郁战明不是有勇无谋的傻子,如果他会点头让自己孙女进门,叶纪明的名字都能倒过来写!

到时候有心人拿身份这一点炒作,第一个陷入舆/论暴风眼的就是自家孙女。

叶和欢忽然开口:“我妈用死逼我离开他六年,我跟他说好的,以后不会再轻易分开。”

“……”

叶纪明看着孙女年轻明艳的五官,早已褪去稚嫩,她说话的语气那样坚定,却是因为一个跟她不相匹配的男人。

“那世俗的眼光呢?一旦把你们在一起的事公之于众,也许风平浪静,也许狂风骤雨,你都想好了?周围人异样的眼神,背着你指指点点,还有各种不堪的窃窃私语,你都准备好去承受了吗?”

“如果跟他在一起,必须要承担这些,我愿意接受。”叶和欢说:“他选择和我走下去,面对的压力绝对比我大,要舍弃的东西也一定比我多,他都还没说放弃,我为什么要先临阵脱逃?”

叶纪明看出孙女是铁了心要跟郁仲骁一块儿。

但他也表明自己的态度:“我知道说服不了你,但作为你的爷爷,我不同意你去过这种受人非议的生活,与其让你去遭人白眼,叶家宁愿一辈子养着你。”

叶和欢站了起来。

她看着坐在那的老人,想到幼时爷爷对自己的爱护,鼻子泛酸。

“爷爷,原谅我不能在你跟前尽孝,对不起。”

说完,越过沙发走去门口。

叶纪明侧过头,看着她离开的纤瘦背影,张了张嘴,终究没出声挽留她,转回头的时候,却湿了眼圈。

叶和欢下楼,在玄关处看到了进屋来的叶知敏。

“欢欢,你回来了?”

叶和欢低低地唤了声小姑,然后便拿着车钥匙离开了叶家。

从屋外收回视线,叶知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直存在感很低的樊阿姨走过来,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

叶知敏推开书房的门,看到父亲像老僧入定一样坐在沙发椅那边。

她喊道:“爸。”

听到声音,叶纪明回过神,他看了眼进屋的女儿:“来了?”

叶知敏点头,看到父亲起身走到书桌前,她稍作迟疑,还是问出了口:“我刚看到欢欢出去,樊阿姨说,她今天是带了个男人回来的,是不是——”

叶纪明没否认。

叶知敏把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她试探地道:“爸,郁家那边,如果知道胭胭是……”

没说完,叶纪明已经打断她。

老爷子冷哼一声:“我们叶家的孙女,还不至于要母凭子贵。”

“爸你是怕欢欢这样嫁过去受委屈?”

叶知敏稍一细想,发现真有这方面的顾虑。

毕竟和欢跟郁仲骁两人的身份不一般,靠着孩子入郁家门,难保郁家那边不心存芥蒂,到时候亏待这对母女。

即便有郁仲骁护着,但也不是时时刻刻都护得住。

韩敏婧当年因为爱情嫁给叶赞文,结果跟孩子在叶家过得并不快乐,最后郁郁而终。

作为叶家人,不会再希望发生类似的情况。

只可惜,那孩子不懂长者的苦心……

——————

PS:郁家的户口本被郁总参谋长偷藏在军装里带回首都了。下一章应该在晚上,我先去睡会儿,群摸摸哒。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45】大结局(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