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593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46】大结局(五)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593章最美年华遇到你【246】大结局(五)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车子行驶在黑夜里,街边霓虹灯阑珊的光晕映着车窗。

郁仲骁开车很稳,不像其他男人握着方向盘像飙车,随时随地准备踩急刹车。

两人近半个月没有见面,虽然每天会通电话,但相思之意,不言而喻。

叶和欢扭头,问他:“是不是等很久了?”

“没多久。”郁仲骁说。

叶和欢的视线落在他的作训服上,从部队到高铁车站,最多只要四十分钟,她上高铁时给他打的电话,昨晚也提前告诉过他,如果真没多久,那应该先回宿舍换身衣服再来接她。

她侧靠着座位,追问:“你几点从部队出来的?”

郁仲骁轻转方向盘,遒劲的手腕,“6点多。”

“那现在几点钟?”

“……”

叶和欢看了看腕间的手表,替他回答:“晚上8点48分32秒。”

郁仲骁被她较真的行为弄得无奈,伸过右手握住她的,一边开着车一边道:“报的这么清楚干嘛?”

“戳穿你的谎言~”她说。

郁仲骁笑,一路上,没有再松开她温绵的小手。

叶和欢闲得无聊打开了FM电台,恰巧放着一首男女对唱的老歌,是九十年代很经典的情歌,熟悉的旋律回绕在车内,不同于流行音乐的摇滚轻hight,但听着听着却仿佛钻进了人的心坎里。

【希望你能爱我/到地老/到天荒】

【希望你能陪我/到海角/到天涯】

【就算一切重来,我也不会改变决定,我选择了你,你选择了我,喔~】

【我一定会爱你到地老/到天长,我一定会陪你到海枯/到石烂】

【就算回到从前,这仍是我唯一决定,我选择了你,你选择了我,这就是我们的选择……】

…………

他们回的是星语首府。

门是郁仲骁开的,上次在丰城,叶和欢趁空又去配了把钥匙。

站在玄关处,她发现,开了灯的房子很明亮,空气里也没有二十来天不住人的灰尘味,像是提前打扫过,在她打量公寓的时候,郁仲骁已经把钥匙搁在鞋柜上,他说:“先去洗个澡。”

家里装的不是即热式热水器,需要插电烧水。

叶和欢听他这么一叮嘱,更加肯定心里的猜测,躺在浴缸里时,她望着漂浮在空中的雾气,湿哒哒的头发贴在锁骨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划着水,当洗手间门被打开时,她扭过头瞅过去。

郁仲骁拿进来干净的衣物,见她懒洋洋地躺在那,低声问她:“洗好了吗?”

他的嗓音很温柔,似怕惊扰了她昏沉的意识。

叶和欢点点头,朝他张开了手臂,没有任何的语言,但郁仲骁看懂她的意思,他扯过搭在毛巾杆上的浴巾,包裹住她湿漉光洁的身体,没有沾染慾望的动作,只是单纯把她擦干抱出浴缸。

把人放在地上,郁仲骁轻拍了下她的臋,“自己穿衣服。”

说完,他过去放了浴缸里的水。

叶和欢套了睡裙,再拿过內褲穿上,黑色蕾絲滑过白皙的大腿,隐没于裙摆下。

郁仲骁转过头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幕,他从盥洗台下的抽屉里拿出吹风机递给去,吩咐她去外面吹头发。

晚上,躺在床上,很多事都发生的顺理成章。

叶和欢用光滑的细腿蹭着郁仲骁的腿,郁仲骁一个翻身覆在她上面,说:“想要了?”

“嗯。”双手情不自禁地环上他的脖颈。

男人的大手带着粗茧,每次抚上她的身体时,叶和欢都不可遏制地颤栗,她觉得自己在郁仲骁的撫摸下化成了一滩水,当彼此真正结合的刹那,她没有刻意压着自己的声音,当身下的大床开始晃动,郁仲骁低头,张嘴咬住了她绵软的洶脯。

短暂别离后的歡/愉,激烈而忘情,犹如一场肉搏。

多变的姿势,放肆的叫声,透着狠劲的四肢纠缠,两人似乎要用尽所有力气。

……

——————大结局分割线——————

叶和欢在丰城住了一个多月。

郁仲骁回部队的日子,她在家里上上小网,当当秦寿笙网店里的客服,为了表示感谢,秦寿笙在进货时,特意给她捎了几套情/趣睡衣,叶和欢收到包裹,拆开袋子发现还有一张好评返现5块的纸条。

任秦寿笙在视频时说的唾沫横飞,真付诸于实践了,叶和欢发现郁仲骁好像不吃制服誘惑这套。

她穿着睡裙在郁仲骁面前走来走去,他照样看自己的书,眉头动都没动一下。

到最后,他终于抬了头,幽深的视线落在她袒胸露背的裙子上,说的却是:“穿这样,不冷吗?”

叶和欢被噎,看了眼客厅的立式空调,像被当头浇了盆凉水。

“冷,冷,冷!冷死我了!”她拿眼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然后气呼呼地回卧室,再出来身上已经披着小毯。

郁仲骁看着她板起的小脸,觉得好笑。

索性放下书,拉过叶和欢的手腕,把人带到怀里坐在自己腿上,问起她爷爷的生日。

……

叶纪明的生日在月底那几天,虽然没大肆操办寿礼,叶和欢还是回了B市,郁仲骁因为工作缘故,不能同行,但送给老人家的礼物是他亲自带着叶和欢去挑买的。

叶和欢在B市待了一星期,期间还去了趟陆家窜门。

陆含胭已经上二年级。

小丫头跟叶和欢抱怨功课压力太大,恰巧被从厨房出来的叶知敏听见,叶知敏瞪她一眼:“确实挺大的,都没时间吃零食了。”

陆含胭抿着小嘴,安分地搂着抱枕坐到了边上。

……

再回到丰城,天气越发冷,不正常的气候导致十一月份的街头已经有人穿棉袄。

月中旬,白筱第二个孩子的满月酒到了。

郁仲骁打完电话从阳台回进来,一边解开军衬的纽扣,一边把手机搁在茶桌上,看到叶和欢盘腿坐在那老神在在地数人民币,叶和欢把两千块钱装进一个红包里,封好口子后递给他:“喏,这是你的。”

郁仲骁翻看了下手里的红包,自然也发现沙发上另一个红包。

叶和欢主动解释:“这我的,一千块,你是亲伯父,得多点,不过他们夫妇不缺钱,作作样子就好了。”

郁仲骁:“……”

直到满月酒那天,叶和欢还是坚持各自去,不肯跟郁仲骁一起。

“你打光棍这么多年,冷不防带个女的回去,一定会被围攻,我最烦这个了,到时候乱说话得罪人就不好了。”

郁仲骁不在意。

叶和欢坐在副驾驶座上,抱着自己的包,“那我不进去了。”

两人僵持间,郁战明的电话来了。

叶和欢趁机下车,对望过来的郁仲骁用口型说了句‘我先去找白筱’,不等他下车阻拦,一溜烟就先跑了。

进了电梯,叶和欢仰头看着跳动的数字,不去见郁家人,是不想把场面弄的尴尬。

……也不想让郁仲骁为难。

——

白筱的第二胎还是个大胖小子,叶和欢抱孩子的姿势略显僵硬,生怕孩子因为不舒服哭闹。

酒席开始,叶和欢也没出去,陪郁景希下了两盘跳棋。

“你怎么也不去吃饭?”

叶和欢在格子里放下一颗弹珠,抬起头问坐在对面的孩子。

郁景希用一种‘你这个愚蠢的人类’的眼神瞄她,脸上高深莫测的表情,更是让叶和欢一头雾水加无语。

白筱把孩子交给婆婆后,自己回到贵宾室,还替没去吃饭的两人拿来了食物。

叶和欢吃完两个蛋挞,扯了纸巾擦手时,郁仲骁的电话打来了。

虽然只是孩子的满月酒,但因着郁战明的身份地位,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郁绍庭混迹商场,素来不喜跟官场上的人打交道,这时就需要郁仲骁出面应酬,所以看到来电显示,叶和欢还是略诧异,没聊到他这么快就脱身了。

郁仲骁要来贵宾室找她,叶和欢没答应。

碍于旁边有人,她含糊地说:“你在电梯那边等着,我马上过去。”

“男朋友?”白筱问。

叶和欢没有否认,只说下次告诉她,拿上包就匆匆走了。

……

隔着一段距离,叶和欢就看到等在电梯门口的男人。

这是她第一次见郁仲骁穿西装,下午刚看见时,视觉上很不习惯,虽然也很英挺,但比起那身松枝绿的军装,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叶和欢觉得,郁仲骁这个人,或许已经跟那种暗色调的绿融为了一体。

从酒店离开,他们没有立即回星语首府,叶和欢心血来潮,要去江边散步。

江边,灯光璀璨,偶尔还传来轮船开过的响声。

夜风迎面刮来,拂乱了叶和欢额前的刘海,她眯起眼,合拢双手捂着嘴,忍不住感叹了声:“怎么这么冷?”

下一瞬,她冻红的手已经被拉过去。

郁仲骁站在桥边缘,把她的小手包裹在自己宽厚的掌心里,修长手指轻搓她的手背,然后低下头给她呵气。叶和欢像个木头人一动不动,任由他帮自己暖手,凝着他在灯光下晦暗不明的侧脸,手上的温暖渐渐传递到了心口位置。

“烟酒味好重!”她撇嘴抱怨。

郁仲骁轻笑。

刚才宴席上需要应酬,又是抽烟又是喝酒,有味道在所难免。

他牵着她的手继续前行。

晚上,江边散步的情侣很多,大多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很少有他这种年龄的。

叶和欢突然说:“等一下。”

郁仲骁缓下脚步,刚要偏过头看她,喉结处已经多了只葱白的小手。

叶和欢盯着他略皱的衬衫领口,细心地帮他把被大衣压着的衬衫领角翻出来,然后掸了掸他的肩头。

“好了!”

…………

这晚回去,郁仲骁格外情动,都不用等她穿上性/感睡裙。

结束后,叶和欢趴在他的胸膛上,拧着眉问他:“如果我不在身边,你这样子,是不是要找特殊服务了?”

郁仲骁搂着她,闭着眼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叶和欢微怔,待明白过来他这句话的意思,噗嗤一下笑出来,到最后变为大笑,“不准装睡。”一边说一边拉过他的右手,凑到嘴边奖励地亲了口,“让我看看五指姑娘长什么样~”

郁仲骁拽过她锁在怀里,在她耳边低声道:“别闹了,好好休息。”

叶和欢唇边抿着笑,又仰起头亲了亲他的嘴角。

郁仲骁睁开眼,看着她似笑非笑的样子,他的脸上也流露出淡淡的笑容,不知是被自己逗乐,还是被她的情绪渲染,他说:“不想睡了是吧?”

叶和欢摇头,唇边笑意不减。

郁仲骁收紧了圈着她身体的手臂,下巴挨着她的额头:“明天还得回部队。”

叶和欢嗯了一声,回拥住他精瘦的腰,安心闭上了眼眸。

————

PS:怕大家一直等着,所以先传四千字上来,还有一更会在凌晨,建议早点休息,明天醒过来看剩下的内容。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