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76章:郁绍庭的帮忙(三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76章郁绍庭的帮忙(三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等着!”挂了电/话,郁绍庭从衣架上取了外套就拉开门出去。

郁绍庭拿了大衣外套从楼上下来时,郁景希正捧着一个先做的蛋糕从厨房哼着小曲儿出来。

“爸爸今晚要跟阿姨去相亲吗?”小家伙心情很好,笑眯眯地像只喜洋洋。

郁绍庭没理他,从茶几上拿了车钥匙就打算出去。

“爸爸,你的手机呢?”郁景希捧着蛋糕追了两小步。

郁绍庭的手刚握上/门把手,转头看了眼戴着厚厚手套、围着小围裙一幅滑稽样的儿子,眉头皱紧,还没等他开口,郁景希已经美滋滋地朝他举了举蛋糕。

“这是明天给小白外婆的见面礼。”

郁景希说着瞧向郁绍庭的裤袋:“爸爸,你是不是把餐桌上的手机拿走了?”

他今晚还没跟小白打电/话呢……

“你们老师说小学生可以用手机吗?”

郁景希听出郁绍庭语气里的冷意,但还是据理力争:“我就是跟小白联系一下。”

郁绍庭抬头对跟出来的李婶吩咐:“带小少爷上楼休息。”

“爸爸,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赖!”郁景希气得口无遮拦,接收到那两道寒冽的目光,他脖子一缩,捧紧蛋糕,“……爸爸,我爱你。”

从别墅里出来,郁绍庭直接去车库取车,在发动引擎之前打了一通电/话,“是我。”

……

“白小姐,你吃点东西吧!”看护阿姨拿着个饭盒,担忧地望着白筱。

可是白筱一双眼都黏在了急救室门上,整个人一动不动。

“白小姐,你不吃不喝倒下了,老太太要怎么办?”

白筱的眼睛终于转了下,低头看着还热腾腾的盒饭,是呀,她不能倒,如果连她也病倒了,外婆的事情谁来处理呢?

拿过饭盒,白筱埋头大口地吃起来,可是刚咽了两口,一阵反胃涌上来,她连忙跑到厕所,趴在盥洗盆上,好不容易吃下去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

看护阿姨急得团团转,这可如何是好?

白筱扶着墙壁从厕所出来,听到一阵皮鞋声,她下意识地回头——

郁绍庭穿着黑色大衣,里面是白色衬衫跟黑西裤,走廊壁灯昏暗的光线落在他的肩头,犹如一层薄薄的灰尘,而他峻峭冷硬的五官依旧没有太多表情,淡淡地,目光却很深邃。

望着恍如从天而降的男人,白筱莫名地就红了眼眶。

她撑在墙上的手缓缓握成了拳,而郁绍庭已经走到了她的跟前:“人呢?”

他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瞬间跟还残留在她大脑里的那声“等着”重叠在一块儿。

“你怎么来了?”白筱的声音又粗又哑。

郁绍庭没回答她,而是越过她,迈着长腿直接朝着急救室走去。

白筱咬咬牙,小跑着跟上,就像一条小尾巴黏在他的身后。

望着急救室上方的红灯,郁绍庭在门口站了片刻,就拿出手机走到边上去了。

“白小姐,这就是你老公吗?”看护阿姨凑近白筱低声问,语气里满是羡慕。

白筱刚想解释,走廊里又响起一阵脚步声,有些凌乱,不像是一个人。

她转头就看到几个穿白大褂的人从这边走来,边走还边在低声讨论着什么,与此同时,急救室的门打开,周爱华的主治医生从里面疾步走出来。

在白筱错愕的注视下,他已经走到了那群人跟前,伸手握住了带头那人的手。

“路院士,早知道您会来,我们也不会一直揪着颗心了!”

“病人现在情况怎么样?”

“不是很好,具体情况我们边走边说。”

随着一行人走近,白筱才发现刚来的几名医生的白大褂里居然都是军装,而刚才跟主治医生握手问好的那位,年近七十却依旧精神抖擞,其他医生对他都毕恭毕敬。

“这些医生都是来给老太太看病的?”看护阿姨雀跃地握着白筱的手,“白小姐,我就说太太吉人自有天相,你看,这位老大爷一看就知道是专家,老太太一定会好的。”

白筱有些适应不过来这种形势的翻转。

当一行人走过来时,她立刻往后退了两步让路,有一个青年医生却刻意放缓了脚步,在其他医生都进了急救室后,他还回头不断地往白筱这边瞟,嘴边带着若有似无的笑。

白筱看不懂他这抹笑,但鉴于人家大半夜来救外婆的这份恩情,还是礼貌地点了点头。

那医生笑意更浓,也冲她点点头,然后进了急救室。

后知后觉的白筱才注意到这个青年医生跟刚才带头的那位“路院士”长得很像。

……

可能是因为心脏外科权威专家的加入,白筱的心情不再如之前那般沉重。

让看护阿姨先回去休息,她自己坐在急救室外面的椅子上等。

白筱看着红灯,深吸了口气,双手合十交叉牢牢握紧。

一双黑皮鞋出现在她的身边。

白筱看到拿着手机站在自己跟前的郁绍庭,下意识地问:“你怎么还没走?”

其实她没有别的意思,纯粹是出于关心。

但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郁绍庭本还算柔和的俊脸一下子冷下来。

白筱不是傻子,不会都现在还不清楚那些专家的到来跟郁绍庭有关,两者出现的时间太相近,而且那些医院都穿着军装,而郁绍庭的父亲正是总参一把手。

瞧见郁绍庭脸色不好,白筱也只好站起来,“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关心……”

话到嘴边她才发现用词不正确,一时间尴尬地杵在那。

郁绍庭绕过她坐下,背靠着椅子,闭上眼养神,自始至终没说一个字。

他坐在最靠里的椅子上,头顶是一盏廊灯,他的脸庞半陷在淡黄的光线里,短短的黑发有些凌乱,深邃的眼窝,完美的下颚弧线,棱角分明的轮廓,在夜晚显得格外魅惑。

明暗两种极端交叠的光线里,那双眼睛突然缓缓睁开,正对上白筱凝视他的双眼。

那深不见底的眼神让白筱有些心慌,忙移开眼看向别处。

直到那股子迫人的气场消失后,她才收回视线,而他已经重新闭上眼睛。

白筱踌躇了会儿,才回到刚才的位置上坐下,却发现郁绍庭就坐在自己旁边。

如果现在再挪位未免太过刻意……

虽然那天清晨他对自己做的事情有些过分,但想到他出手救外婆,白筱早已抛却了那丁点偏见,这样的男人,如果只是做朋友,应该还是很不错的。

走廊静悄悄地,所有焦虑不安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从她的身体里离开。

……

急救室门推开的时候,天边已经开始放亮。

主治医生摘下口罩,朝白筱放松地一笑:“手术很成功!”

白筱虽不至于喜极而泣,但整个人都软下来,她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下,似想起了什么,转头冲一直陪着自己的男人道:“谢谢。”

郁绍庭幽幽地睁开眼,斜了她一眼,除此再无其他多余表示。

紧接着,那几位军医也陆续从里面出来,经过一夜手术,脸上都有着疲惫。

直到那位路院士出来,白筱身边的男人才起身走上前。

路院士没有多说,只是一双眼越过郁绍庭看向白筱这边,然后笑着摇了摇头,拍拍郁绍庭的肩,然后跟身后其他医院招呼了一声就走了。

事实上,白筱没猜错,之前一直看她的青年医生是路院士的儿子。

经过白筱时,他特意停了下,冲她眨了眨眼,“什么时候来大院了,记得来我家串个门。”

白筱还没搞清楚他这句话的意思,外婆已经从急救室里推出来。

“外婆!”白筱扑到床边轻声唤道。

老人家脸色极差,给人大气进小气出的感觉,像是听到白筱的呼唤,艰难地睁开眼,视线聚焦后却没第一时间看向白筱,而是望向她的身后,氧气罩下的嘴动了动。

“外婆,你说什么?”白筱把耳朵贴过去。

“祈……佑……”外婆喉间咕噜着,白筱只听清这两个字。

她顺着外婆的视线回头,看到的不是裴祁佑,而是站在自己后面的郁绍庭。

老人家想要抬起手,望着郁绍庭,嘴里不停地说着什么,白筱心疼,忙握住她的手,“外婆,你要什么,告诉我就好了,我帮你去做。”

“祈……祈……”外婆的眼睛固执地落在郁绍庭身上。

听到这里,白筱不得不相信老人家认错人了,不过也难怪,裴祁佑已经很多年没回黎阳,老人家记忆里保留的依旧是那个穿着T恤牛仔的少年,而且年纪大,看东西难免会发生偏差。

等护士把外婆推进病房,看到郁绍庭要走,白筱心急之下攥住了他的手。

带着薄茧的掌心干干地,很温热,手指修长,形态很好。

郁绍庭低头望着那只紧紧拉着自己的微凉小手,然后抬眼看向白筱。

白筱收回自己的手,望了眼病房里的老人,明知道那个想法有些可耻,但她还是想试试,她咬着牙,像是孤注一掷般对上郁绍庭黝黑的眼睛:“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郁绍庭半眯起眼,双手兜在袋子里,好整以暇地望着她。

那一瞬间,白筱觉得自己就像是跳梁小丑,哪怕这个男人一直抿着嘴没说话,但他的眼神却仿佛能看透一切,她甚至认为他一定在心里暗暗嘲讽自己。

白筱垂在身侧的双手握紧,“你……可不可以扮几天我的丈夫?”

见他没点头,却也没说“不”,白筱只好硬着头皮解释:“我跟我丈夫关系不是很好,最近更是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我不想让我外婆操心我的事,我怕她承受不住。”

这是她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提起跟裴祁佑的那段婚姻。

难以启齿,有难堪,也有辛酸。

但为了外婆的生命安全,白筱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她盯着郁绍庭的眼睛,“只是在我外婆面前装一下,出了病房你还是你,我保证不会打扰到你的生活和工作。”

郁绍庭静静地望着她,然后转身走了。

白筱没有喊住他,自己这个想法本来就是荒谬,他不答应在情理之中,只是看着电梯门合上,那张如神匠精雕的脸庞消失在视线里,她心里还是有失落。

悄声回到病房,白筱脱了鞋子,躺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失神。

如果外婆执意要见裴祁佑,她是不是该花钱去租一个?既然外婆能把郁绍庭错认为裴祁佑,那她再托叶和欢或秦寿笙找一个形似的男模应该不成问题……

想着想着,睡衣袭来,白筱的眼皮慢慢掉下来。

……

白筱没睡多久就醒了。

老人家手术后精神头不错,差不多她睡醒的时候也醒了。

“筱筱,祈佑呢?我刚才还看到他在的。”老人家一醒来就满屋子的找人。

白筱一边替她擦脸一边脸不红气不喘的扯谎:“他公司有事,刚才手术结束就去上班了。”

病房的门忽然被敲响,听起来很有礼貌的敲法。

白筱刚要去开门,门自动开了,而外婆已经先行惊喜地唤道:“祈佑!”

郁绍庭已经换了一身西装,整个人都透着梳洗过后的清爽,他手里还拎了个水果篮,当听到老人的叫唤,他立刻走到床边,把水果篮搁床柜上。

哪怕他从进来没喊老人一声,却足以让老人有些激动。

当老人抬手时,他配合地握住,然后在床边坐下。

“筱筱还说你去公司了,”老人家说着,颇为埋怨地看了眼一旁的白筱,“就知道忽悠我。”

白筱扯了扯嘴角,看向郁绍庭挺拔宽厚的后背,有些讶异也有些欣慰,讶异于他会去而复返,欣慰于他愿意配合她来演这出戏,这出荒唐之极的戏。

“最近有个项目,不过已经交代下面员工去做了。”

郁绍庭的声音很沉,可能习惯了一贯的强硬冷漠,此刻来哄老人,显得有点别扭。

可老人家听了先是欣喜,尔后是担心:“你这么来医院看我,会不会耽搁你工作?”

“……不会。”

察觉到郁绍庭跟老人说话的僵硬,白筱忙上前圆场。

“外婆,我说他忙吧,你又怪他不来看你,现在他来了,你又担心耽误他。”

“你这丫头!”老人嗔了白筱一眼,却始终没放开郁绍庭的手。

郁绍庭抬头看向白筱,沉沉的眸光,看得白筱脸颊有些发烫,她从他手里拿过外婆的手,“既然你的宝贝外孙女婿来了,现在是不是该正眼瞧瞧我这个外孙女了?”

白筱不敢让外婆跟郁绍庭多处,一个不小心可能就露了馅。

老人脸上的笑意慢慢淡去,化为一抹感慨,她一边握着白筱的手,一边拿起郁绍庭的手,把两人的手叠在了一块儿,“外婆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你幸福健康地过完一生。”

“会的,”白筱鼻子一酸,脸上还故作微笑,“只要外婆你好好的,我也会好的。”

老人转而看向郁绍庭,“祈佑,我家筱筱没给你丢脸吧?这些年越来越漂亮了。”

白筱没想到外婆会问郁绍庭这话。

而郁绍庭居然真的点了点头,薄唇间吐出几个字:“……是漂亮。”

————————————

对等更的小伙伴们说声抱歉,请原谅我突然登不上网,更晚了,大半夜搬着笔记本到处蹭网,到现在才上传三更,小伙伴们都来鞭抽我吧~~~~关于郁小三跟小白的对手戏下场继续,关于基情,是真的要来了……明天一万字,大概晚上七点更新,大家到时再来刷

……本章完结,下一章“爸爸,你是不是喜欢小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