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77章:爸爸,你是不是喜欢小白?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77章爸爸,你是不是喜欢小白?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望着陪坐在床前的一对金童玉女,外婆笑弯了眉眼。

过了稍许,老人家想起了什么,对白筱道:“我想喝粥,你去楼下给我买点吧。”

“好,”白筱起身的时候下意识地看向郁绍庭。

“让祈佑在这里陪我聊聊天,你这么大的人,不会买点东西还让他跑腿吧?”

白筱真不放心让他们两单独待一块儿,杵在病床边磨蹭着不肯走。

“医院左手边有家永和豆浆。”郁绍庭的黑眸望着她。

白筱刚解读明白他的意思,他已经把自己的黑色皮夹递过来:“顺便买点日用品回来。”

他的语气很自然,自然到白筱都要误以为他们真是一对生活融洽有默契的老夫老妻。

郁绍庭俊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做戏的客套,似乎很放心就把自己的身家交给她,而他深沉的眼神让她没由来地相信了他,白筱转身从沙发上拿了自己的钱包跟手机。

“我有零钱,你就陪外婆聊会儿天吧,”走到门口时,白筱还是有些担心,不忘转头跟郁绍庭交代:“有事就打我电/话。”

之前郁景希在她手机里输的,白筱隐约猜到那应该是郁绍庭的号码。

等病房的门合上,白筱的脚步远去,外婆才褪去慈祥的笑容,看向坐在床边椅子上的男人,眼神虽然和蔼却带着惆怅:“我是故意支开筱筱的,你也看出来了吧?”

郁绍庭抬头看着头发花白的老人家,算是默认了她的猜测。

……

白筱走到一半才发现自己钱包里只有一张十块钱。

之前她捣鼓包的时候,把里面的东西翻得乱七八糟,钱也都撒在了包里面。

折回去取钱,刚走到病房门前,就听到里面传来外婆的声音:“虽然我年纪大了,但我还不糊涂,那傻孩子为了不让我担心还那么瞒着我。你跟莉莉的事是真的吧?”

白筱整颗心都悬起来,生怕老人家受不住发病,手捏上/门把打算推门而入解释,继而响起的说话声却让她停驻了双脚。

“她舅妈打电/话说这事的时候,我真的有点没想到。”

病房里忽然安静下来,继而又响起老人家的说话声:“筱筱从四岁就到裴家了,这些年,恐怕没少给你们带去不便吧?”

“筱筱她……从小没了爸妈,后来遇到变故,被裴老爷接到丰城来,我又不在,做错事也没人在旁边点个醒。但她一直是个好孩子,跟着我和她外公生活时,小小年纪但一点不让我们操心,却也没像同龄孩子那样快乐。”

白筱站在门边,听了这些话心口犯堵,她轻轻转动门把,透过门缝望进去。

外婆握着郁绍庭的手,眼中有祈求:“所以,如果她有什么做得不好的,你可以提出来让她改,外婆希望你别轻易跟她说要分开的话。”

白筱看着老人小心翼翼讨好的样子,心里一疼,合上/门背靠在了墙上。

……

白筱买了早餐回来,发现沙发上多了一台笔记本。

“回来了?祈佑的秘书刚来过了,还拿了一台电脑跟一些文件过来。”

外婆半躺在床头,后背垫了高高的,白筱目测应该有四五个枕头。

老人家顺着白筱的视线看向枕头,立刻笑了:“祈佑怕把床摇起来我的腰会不舒服,就特意去护士站跟人家要了两个枕头。”

郁绍庭的性子偏冷,平日里给人高高在上的疏远感,说得通俗点,属于那种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脾气,白筱有些难以想象他板着脸跟年轻小护士讨要枕头的样子。

但只要想想他看到护士倾慕的眼神蹙眉的样子,白筱忍不住勾起唇角,洗手间的门忽然打开,从里面出来的郁绍庭那双幽黑的眼正好对上她笑得弯弯的美眸。

白筱来不及收起笑容,有些尴尬地转开眼,却注意到他端了个小盘子。

盘子里装着苹果块,削了皮,每一块都切得很平整,就像郁绍庭给人的第一印象。

冷肃,刻板,一丝不苟却又精致。

他的手很修长也很好看,因着他白皙的肤色,更像是一件精致的艺术品,白筱觉得跟那些拍手部特写广告的手模也不逞多让,此刻用来削苹果有些暴殄天物。

郁绍庭从她身边走过,把盘子放在床柜上,然后回到沙发前坐下处理公事。

即便他一句话都没说,但他做出的这些小细节却更令人来得暖心。

白筱看向外婆,果然老人家脸上的病态早已被愉悦的笑取代。

郁绍庭的西装扣子解开着,里面的白衬衫也开了两颗纽扣,也许是个子太高,坐在沙发上,他稍稍倾身,专注地望着笔记本屏幕,抿着薄唇,神情沉静得跟在办公室里时没异样。

其实他现在大可以回公司上班,但白筱却莫名地开不了这个口。

连她自己都不明白,望着他坐在那,她发现自己竟出奇的心安。

就像昨晚在急救室外面,他坐在她的旁边,她等待的过程里居然没半点惊惶,那么地平静,好像不是在等外婆从生死边缘被拉回来,而是在等待一个做健康检查的老人家。

“筱筱,傻站着做什么?祈佑大清早过来,应该还没吃早饭,拿点早点给他。”

“……好。”

白筱心想郁绍庭这种清高冷的男人应该不屑于吃这种早餐,所以只拿了杯豆浆给他。

郁绍庭从笔记本上抬头,静静地望着她,却没伸手来接。

“咸的,没加糖。”白筱下意识地解释了一句。

其实她也不知道他的口味喜好,只是凭感觉让服务生拿了咸豆浆。

他抬起了手,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心,郁绍庭握住纸杯的时候,他的食指恰好覆盖在她的食指上,白筱迅速地抽回了自己的手,她不去看他,转身到床边给外婆弄早餐。

但她的心跳却已不复方才的平和。

“肉圆,慢点!”孩童清脆的声音忽然从外间走廊传来。

熟悉的童音让白筱心头一紧,她让郁绍庭假扮她丈夫的时候忘记了他的另一个身份。

如果小朋友看到郁绍庭,喊上一声“爸爸”,说不定一下子就揭穿了。

白筱小跑着就要去阻止郁景希进来,可她刚绕过病床,那边门就开了,

郁景希那颗可爱的脑袋探进来,一个憨憨地斗牛犬脑袋也伸进来,动作出奇地和谐。

他的小肉手捏着门把手,踮着脚东张西望,看到白筱时当即高兴地冲进来:“小白,你看我给外婆带什么早餐过来了!”

白筱低头瞧见小朋友手里拎了个小蛋糕盒子。

“是蛋糕吗?”白筱一边问一边挡住了郁景希的视线。

郁景希重重地点头:“我昨晚特意给外婆准备的。”

小朋友每回做事情都会加上“特意”两字,白筱知道他在等待自己的夸奖。但今天,白筱顾不上赞扬他细心能干,满脑子想着都是怎么把他先支开。

“景希,还没吃过早餐吧?老师带你下去买点好不好?”

牵过小朋友的手,白筱就要把他往门口带,但床上的老人却显然听到了孩子的话,坐了起来,有些惊喜的声音传来:“是给我特意做的蛋糕?”

白筱暗道不好,果然,郁景希已经放开她的手拎着蛋糕跑到床边。

“嗯,外婆你要尝尝吗?我还让李婶准备了小碟子跟刀叉……”

跟在他身后的“肉圆”却忽然汪汪叫起来,还是情绪高昂地叫。

“肉圆,你就不能安静会儿吗?”

郁景希一边用两只小胖手笨拙地拆着蛋糕盒子,一边抱怨地顺着“肉圆”叫唤的方向望去,在对上那双熟悉的黑眸时愣了愣,本能地脱口而出:“爸爸……”

“景希,是你爸爸送你过来的吗?”白筱及时截住了郁景希的话。

“不是……”郁景希眨了眨眼,确定自己没看错,这个坐在沙发上一副雷打不惊样的男人不是他爸爸还能是谁,凭他们父子相爱相杀的关系,化成灰他也认得!

白筱见郁景希的小手指向郁绍庭,张着粉嫩的双唇想说什么,忙蹲下身,一把握住他软软的手指,“怎么突然来了,也不给老师打个电/话。”

郁景希一脸纠结,他的爸爸怎么在小白外婆的病房里!

“这是你的学生?”沙发上的人终于站起走过来。

郁绍庭两手放进裤袋里,居高临下地望着被白筱搂着的郁景希,那波澜不惊的语调,那平淡的眼神,好像真的不认识眼前这个孩子。

“小希,这是你白老师的老公,裴叔叔。”一旁的外婆好心地提醒。

郁景希扭头看看白筱,又看看郁绍庭,当白筱心惊胆战地以为他会穿帮时,小家伙却默默地低下了头,虽然没说话,但白筱还是明显感觉到小家伙情绪的转变。

外婆冲郁景希伸了手:“来,小希,到外婆这儿来。”

“外婆,我先带景希去买点吃的吧。”白筱想出去跟小家伙解释清楚。

“刚不是买了早餐吗?既然小希给我做了蛋糕,那早餐就给他吃吧。”

早熟的孩子有早熟的好处,像郁景希小朋友,用他聪明的脑袋瓜转了一圆周,就知道爸爸跟小白玩的小把戏,心里虽然升腾起了称之为气愤的小火焰,却没有当场发作。

郁景希从白筱身边跑到了床边,接过老人家手里的早餐,甜甜地说了声“谢谢”。

外婆笑眯眯地摸着他的头,“好孩子,乖。”

小朋友捧着热乎乎的包子吃着,从头到尾没再看另两人一眼。

倒是“肉圆”兴奋地摇着尾巴不停地绕着郁绍庭打转,在被郁绍庭冷冷的目光扫了眼后,立刻缩了缩皱巴巴的脑袋,挪着圆滚滚的身子往郁景希后面藏。

“祈佑,如果你真忙,就回公司吧,这边筱筱陪着我就好了。”

郁绍庭站在白筱身后,还没开口,就被一道童音抢先,不禁皱了下眉头。

而郁景希坐在床边晃着脚,捧着肉包子睁着一双黑亮的眼睛,扭头好奇地问老人家:“外婆,我怎么觉得裴叔叔好眼熟啊,感觉好像在哪儿见过?”

白筱的太阳穴突突地跳,盯着一脸天真的孩子,不知道他打算说什么。

老人家一听这话,再眯着眼仔细一看,这祈佑跟小希这孩子还真有点像!

“被你一说,还真是……”老人家这下是越看这孩子越喜欢,突然来了兴致,从枕头下拿出了一个贴身小布袋,“外婆这有张照片,是你裴叔叔二十岁那年的。”

外婆拿出的照片白筱一眼就认出来,是那一年他们回黎阳时一起照的“全家福”。

“来看看,像不像?”

郁景希拿过照片,有模有样地打量一旁冷着脸看他的郁绍庭,又低头假装很认真地端详照片里的少年,然后无视父亲警告的眼神,笑呵呵地说:“不太像呢!”

“你裴叔叔今年都二十八了,模样当然会有变化。”忆起往事,老人家脸上满是笑意。

郁景希挠着头发,“我还以为裴叔叔三十四了呢,可能工作太辛苦了,呵呵。”

白筱觉得郁景希的话里有话,每一句话似乎都在提醒外婆郁绍庭不是裴祁佑的真相。

“筱筱,我想上厕所,你扶我一把。”

等白筱扶着外婆进了洗手间,郁景希的后衣领就被拎了起来。

郁绍庭黑着一张脸,像拎小鸡似地把他拎出了病房,“肉圆”生怕落下紧跟出去。

……

关上病房门,拎出老远一段路,郁绍庭才放开儿子。

郁景希板着一张小脸,正气呼呼地瞪着他。

郁绍庭拧眉:“瞪什么?这是你对父亲该有的态度吗?”

“那你为什么会在小白外婆的病房里?”郁景希望着郁绍庭的目光充满敌意。

“如果你再逃学,郁景希,我就把你送回拉斯维加斯。”说完,郁绍庭就往回走。

郁景希不服气,小跑着紧跟在后面:“你为什么要冒充小白的老公?”

郁绍庭没有回答他,管自己走。

“你是不是又趁我不在欺负小白了?”

郁绍庭停下脚步,斜了他一眼:“她请求我的。”

郁景希气急败坏:“你骗人,你一大把年纪了,就算要找人冒充,她也应该找我的!”

“找你?”郁绍庭凉薄的目光从郁景希头顶扫到脚底。

郁景希绝对认为郁绍庭的这个斜视动作充满了对自己的轻蔑,闭上眼睛深深地呼了口气,再睁眼时,小嘴抿紧,一本正紧地望着郁绍庭:“爸爸,你是不是也喜欢小白?”

郁绍庭回视着儿子执着的眼睛,过了很久,直到郁景希以为他不会回答了,打算再好好控诉一下这个坏爸爸,郁绍庭却幽幽地开了口:“难道这不是你希望的吗?”

郁景希皱着一张小脸,“我当然希望你喜欢小白,你是我的爸爸,她是我喜欢的女人,如果得不到你的祝福,以小白善良的性子,一定不会答应我的。”

说着,他恍悟地看向郁绍庭:“爸爸,你真的接受小白了吗?”

郁绍庭淡淡地横了他一眼,径直朝病房走回去。

郁景希不自觉就好了心情,然后追上去,“爸爸你这次一定要好好帮助小白知道吗?”

……

等郁家父子回到病房,白筱明显察觉到他们之间气场和谐了不少。

听郁景希笑着说裴叔叔带他去买可乐了,白筱不由多瞄了郁绍庭两眼。

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让小朋友这样配合他演戏。

没多久,一个秘书就来病房带郁景希去学校。

但很快小家伙又折了回来,背着大书包,趴在门口,对着郁绍庭用口型喊“爸爸”。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皱眉几个意思?还嫌弃人家啦?”↓↓↓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