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79章:我不能包庇爸爸!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79章我不能包庇爸爸!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皱什么眉?还嫌弃人家啦?人家不嫌弃你就好了!”

郁绍庭:“……”

“你跟我来书房!”郁战明扔下筷子,两手一背,大步进了书房。

郁绍庭抬头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二哥,郁仲骁假装没看到他的暗示别开了头。

“奶奶,这可怎么办呢?爷爷又要骂爸爸了!”

等书房里传来郁总参谋的责骂声,郁景希晃着老太太的手臂开始猫哭耗子假慈悲。

“别怕。”郁老太太轻捏乖孙的脸蛋,“你爸啊,要不骂永远不开窍。”

郁景希一本正经地点头,“奶奶说的对,我不能包庇爸爸,犯了错就要接受组织的批评。”

对面的郁仲骁听了这话一口水呛在喉咙里,右手握拳抵着嘴轻声咳嗽起来。

“二伯你感冒了吗?”郁景希两小手搁在下巴上,摇头晃脑作可爱状。

郁仲骁望着卖萌的侄子,咽下一声轻咳,笑:“咳……没有。”

在郁老太太端了盘子去厨房后,小朋友跳下椅子,跑到郁仲骁身边,一边打量着他军装上那四颗金灿灿的星星,一边讨好地趴在他腿上,“二伯,你真的不结婚生孩子啦?”

郁仲骁摸了摸他的脑袋,他自己没孩子,怜惜这侄子从出生就没了母亲,自己弟弟又不怎么上心照顾,所以他对这个侄子一向甚是疼爱:“怎么这么问?”

郁景希从裤兜里掏出一本便利条跟一只笔,然后写了一串数字,在郁仲骁不解的注视下,郑重其事地把小纸条递过去:“如果真那样,就请二伯考虑考虑我。”

郁仲骁:“……”

————————

关于离婚这个问题白筱不是没想过,但真打算付诸实践,就好比从她的心头剜去一块肉。

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徘徊彷徨,心伤怨恨,却都抵不过白沁莉怀孕带来的悲怆跟讽刺。

抱着自己静静地坐在洗手间地上时,白筱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

她知道自己累了。不止身累,心也累了。

在跟裴祁佑这场旷日持久的婚姻战里,终究是她先撑不下去举了白旗。

其实很好选择不是吗?

这些年不过是她被自己的执念困住,不愿意从这个围城里走出来罢了。

……

“筱筱,最近祈佑是不是公司很忙?”

白筱端了洗好的水果从洗手间出来,就听到老人家暗含关心的询问。

她下意识地看向沙发,那里空荡荡地,仿佛已经被闲置了很久。

那天郁绍庭离开后就没再出现,连带着郁景希也没来了,父子俩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

“对了,小希那个孩子怎么也没来了?他不在,我倒有点想他了。”

白筱剥好橘子递给外婆,“可能学校比较忙吧。”

老人家接过橘子的时候看着白筱,“你跟祈佑,什么时候要个孩子?”

“这个不急,反正我们还年轻。”白筱觉得自己当着外婆的面说谎都不用打草稿了,简直是信手拈来:“外婆急着想要抱曾外孙了?”

外婆叹了口气,“我倒是想,如果有个像小希那样可爱懂事的曾孙,估计啊,我还能多活个十年……你呀,就是不让外婆省心,工作哪有家庭重要,跟祈佑商量商量……”

白筱握着老人家的手,紧紧地,却没有接下话茬。

老人家大病初愈,精神头不是很好,说着说着就耷拉下眼皮睡过去。

白筱替她盖好被子,起身走到窗前望着下面的车来车往,直到叶和欢的夺命call打来。

————————

白筱一赶到警局,就听到秦寿笙哭丧的声音。

“警察叔叔,那真只是个美丽的误会,像我这种遵纪守法的市民怎么会干这种事?”

叶和欢早在门口等着了,见白筱到了立刻迎上来。

“到底怎么回事?”白筱不明白,好好的,秦寿笙怎么被警察找上/门了?

“这个笨蛋上网发帖子骂裴氏,结果忘记套马甲,暴露了本尊,”叶和欢双手环胸,朝坐在那一把鼻涕一把泪跟警察哭可怜的秦寿笙翻了个白眼,“人家裴氏现在说要起诉他了。”

秦寿笙拖着一双人字拖,穿着一套花里胡哨的睡衣,显然是刚被人从床上挖起来。

白筱抚了抚额头,转身边往外走边说:“我去找裴祁佑。”

……

白筱有些时日没来裴氏上班,而人事部也像是纵容了她这种旷工行为。

总裁秘书之一的张晓丽曾打电/话来关心,话语间透露公司的同事都说她仗着表妹勾搭上总裁开始在公司横着走,当时白筱望着桌上刚打印出来的辞职信,对这种说法一笑置之。

如果真要跟裴祁佑以离婚收场,她不可能再当他的助理。

当初进裴氏不过是因为他,现在这个理由即将不存在,那她还留下来做什么呢?

走出电梯,白筱就发现其他员工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异。

刚从茶水间出来的张晓丽立刻跑过来把白筱拉到角落,“你表妹跟裴总分了?”

白筱愣了愣。

张晓丽见她一脸困惑的样子,想来是真不知道,就好心地解释:“前天总裁换秘书了,白沁莉甚至都没再出现在公司,大家都在猜测她是不是被总裁甩了。”

想到那日裴祁佑拦着她让白沁莉走的情景,白筱心想裴祁佑是不舍得白沁莉怀了孩子还要操劳,到时候肚子大了恐怕也不好看,倒不如金屋藏娇先供起来。

见白筱直接往总裁办公室而去,张晓丽忙拉住她:“你去哪儿?”

“我找裴总有些事。”

“哦,那你先在外面等会。”张晓丽目光有些闪躲,“裴总现在可能有点忙。”

不用张晓丽点破,白筱就知道怎么回事。

往办公室方向看了眼,白筱走到一旁的沙发上等,她的神色无异。

倒是张晓丽忍不住先抱怨起来:“新来的秘书什么都不会,就会顶着一对‘凶器’对我们指手画脚,真当自己是老板娘了?奇葩一朵!”

奇葩不奇葩不要紧,最重要的是能不能爬上裴祁佑的床。

这一点裴氏员工都心知肚明,白筱也清楚,却没有哪次像现在这样心态平静。

大约二十分钟后,总裁办公室的门开了。

一个穿着套装、长相明艳的年轻女人踩着高跟鞋从里面出来,给人童颜巨乳的感觉,每走一步胸前的波/霸就要晃一晃,“张秘书,裴总要一杯黑咖啡。”

她脸颊上的红潮还没褪去,甩了甩及臀的卷发,昂首挺胸,高跟鞋哒哒哒地去了洗手间。

“不就是伺候男人的功夫好吗?嘚瑟什么……”话虽这么说,张晓丽还是去泡咖啡了。

白筱盯着那个新秘书的背影看了会儿,然后起身走去总裁办公室。

“笃笃笃。”

敲了几声门,听到里面的人说了“进来”,白筱才推开门进去。

“把咖啡放到茶几上,没其他事出去吧。”

裴祁佑正在翻阅一份文件,眉头微皱,白炽灯光在他周身投下一圈淡淡的银边。

他的五官瘦削立体了很多,直挺的鼻梁透着一股凌厉,黑发又短又硬,浅蓝色的细竖纹衬衫领口微敞,坐在那里显得干练而利落,找不到一点浮躁之气。

白筱站在那里,这些年以来第一次这么仔细地端详裴祁佑,也第一次去正视一个事实,这个看起来成熟稳重的男人确实已经不是她的那个大男孩。

再回头去看,这几年,她居然找不到两人一点一滴相濡以沫的时光。

“怎么还不出去?”

裴祁佑抬头就看到了白筱,手里的签字笔顿在那,笔尖的朱芯在纸上染开一滴碍眼的黑。

白筱敛去心头忽然涌上来的万千思绪,开口:“秦寿笙不是故意的,请你让裴氏的法务撤销对他的起诉,况且这么点小事,你又何必要闹到法庭上去?”

裴祁佑跟白筱对视了几秒,然后低头在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龙飞凤舞。

白筱的手指捏紧肩上的包,“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算了?”

办公室里只有珠芯在纸张上划动和资料翻动的声音。

白筱不由地往前走了两步,看着顾自工作的男人,“你以前不是这么斤斤计较的人。”

以前……

脱口而出的两个字让办公桌前的男人抬起了头。

话说出口,白筱自己也怔了怔,尔后一丝苦涩绕在心头。

以前的裴祁佑愿意为了她做任何事,却已经在她的回忆里面目全非,现在的裴祁佑就这样坐在她的面前,盯着那棱角分明的俊颜,她的左脚踝却开始隐隐作痛。

握紧包转身离开的瞬间,身后响起他的声音:“今天是妈的生日。”

白筱脚步一滞,裴祁佑已经从衣架上拿了外套,“有什么事等吃完饭再说。”

————————

停车场,裴祁佑站在一辆雷克萨斯旁边,打开副驾驶车门等待她。

不是以前那辆奔驰,这辆雷克萨斯应该是他最近新买的。

白筱盯着那崭新的座套,脑海里浮现出的是他曾说过的一句话,以后我的身边就是你的位置,可是后来,他的身边换了太多的女人,却不再有她。

走过去,白筱拉开了后座车门,坐进去关上车门,然后闭目养神。

过了良久,副驾驶车门才“砰”地合上,白筱没有睁开眼,睫毛却微微地颤了下。

车子驶出停车场汇入车流,耳边是车轮胎摩擦地面的唰唰声。

白筱睁开眼,扭头看向窗外迅速倒退的风景。

“想吃什么菜?”

白筱看了眼前面男人精心修剪过的后颈发梢,随即又将实现投向窗外:“随便吧。”

裴祁佑的十指握紧了方向盘,他看向后视镜里白筱秀丽干净的侧脸,有一缕黑发落在她嘴角位置,粉色的唇瓣轻轻抿着,盯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车子在一家商场门口停下时,白筱不解地看向驾驶座上的男人。

不是说蒋英美生日要去吃饭吗?

裴祁佑替她打开车门的时候解释:“我还没买礼物。”

白筱跟他进了一家珠宝专柜,很快他就选好了一条做工精致的金手链。

买好礼物,他却没急着走,又进了旁边的女士服饰名品店。

白筱在门口站了两分钟,不见他出来,迟疑了下走进去。

裴祁佑正拿着一件鹅黄色的冬裙,抬头见她进来,就对导购员说:“照她的身型拿一件。”

白筱是个识趣的女人,当导购员把裙子递给她时,她什么也没问,哪怕她心里有疑惑,但还是拿着裙子进了换衣间,等她换了裙子出来,裴祁佑已经拎了双鞋子到她跟前。

白筱的视线却没被那双精致的高跟鞋吸引,她看着他:“秦寿笙的事……”

“坐下来换鞋子。”裴祁佑径直在她的脚边蹲下,笔挺的西裤出现几道褶皱。

白筱没有动。

他仰起头,“刚才我已经让林律师去警局了。”

白筱这才在沙发上坐下。

他一手拿着鞋子一手伸过来。

意识到他想做什么,白筱先俯身,轻轻地一搁,另一只手拿过了鞋子,“我自己来。”

裴祁佑的手顿在半空,然后慢慢收回去,起身站了会儿才离开。

眼皮底下的皮鞋消失,白筱慢下穿鞋的动作,她在沙发上静静地坐了会儿,才抬头看向旁边的导购员:“帮我换小一码的鞋。”

——————

蒋英美过生日就在“东宫”订了一个包厢,没请什么人。

白筱跟裴祁佑到的时候,蒋英美她们已经在了。

裴老太看到白筱时,一张脸直接拉长了,但碍于孙子倒也没有发作。

裴祁佑出去点菜,白筱把礼物递给蒋英美,“妈,生日快乐。”

蒋英美原以为白筱不会过来,现在看到她,见她穿得漂亮正式,又是跟儿子一块儿过来的,松了口气,替白筱拢好鬓边的碎发:“来就好了,买什么礼物?”

“反正花的是我们裴家的钱,心疼什么……”

白筱忽略裴老太不和谐的声音,见蒋英美要去洗手间就主动起身,“妈,我扶你去。”

——————

“筱筱,说实话你今天能来我挺惊讶的。”

白筱抽了张纸巾递给裴母,微笑:“为什么?妈的生日我怎么可能不来?”

蒋英美看着白筱,眼里有疼惜,“你表妹的事我已经知道了。”

白筱没接话,把手伸到感应器前,温热的水冲下来。

“筱筱,你放心,我是绝不允许那个孩子生下来的。”

从洗手间出来,还没在椅子上坐下,包厢的门就被撞开,一阵吵杂声传来。

“让我们进去!快让开,我见亲家母难道还要你通报吗?”

吴秀梅尖锐的声音太过熟悉,白筱第一时间地朝包厢门口看去。

白秋华、白沁莉、吴秀梅在服务员的阻拦下,一边咒骂一边往里冲,蒋英美直接黑了脸,冲赶过来的保全道:“乱七八糟的人,还不给我赶出去?”

吴秀梅一听到蒋英美的声音,扭头瞧见雍容华贵的蒋英美,也不再跟保全争执,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声哭喊起来:“我苦命的女儿啊,你以后可怎么办呢?”

裴老太看到撒泼的吴秀梅,气得用拐杖指着白筱,怒声道:“看看你家的好亲戚!”

“我的儿啊!你怎么遇上这种负心汉?你年纪轻轻地跟了他,现在还怀了他们裴家的孙子,他居然狼心狗肺地让你去打掉,以后你还怎么出去见人啊?”

白沁莉扶着不停捶地的吴秀梅,眼泪哗哗流下来,哽咽出声:“妈……”

“这孩子不是我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祈佑,我们离婚吧!”↓↓↓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