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80章:祈佑,我们离婚吧!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80章祈佑,我们离婚吧!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孩子不是我的。”裴祁佑冷彻的声音在人群外围传来。

蒋英美瞧见儿子回来,脸色稍微好转,想起了什么,连忙扭头看向旁边的儿媳妇。

白筱神情淡淡地,仿若眼前发生的事情都与她无关。

莫名地,蒋英美心头涌上不安,拉过白筱微凉的手握住。

围观的人群主动让开一条道。

白沁莉一扭头就看到走过来的裴祁佑。

他穿着暗蓝色西装,身姿挺拔,尽管五官冷峻,但身上让她无法抵挡地有魅力。

原本一点点委屈被无限扩大,她已经快半个月没见他了。

这个男人真的很无情,说不要她就不要了。

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白沁莉下意识地用手护着。

那晚他说让她去打胎,第二天真的让人强行押着她去医院。

要不是她借口上厕所开溜,后来跟爸妈一块儿躲到乡下去,还不知道现在成什么样了!

白秋华睁开保全,瞧见裴祁佑时本能地想低头哈腰,但想想自己女儿肚子里的孩子,还是挺直了脊梁,虚张声势地清了清嗓子:“咳,祈佑,你说吧,孩子怎么办?”

任蒋英美这个好脾气的人也对这奇葩一家子来了火,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就敢乱来,转而对过来处理的会所经理也冷了脸:“你们会所不是会员制吗?怎么什么人都能进来?”

经理摸了把额头的冷汗,说实话他也不清楚这三个人是怎么偷偷闯进来的。

跟蒋英美鞠躬道了歉,经理刚要指挥保全把人拉走,吴秀梅不干了,从地上窜起,一把拉过白沁莉,对蒋英美嚷道:“你就算不认我这个儿媳妇,也该认你的孙子吧?”

话音未落,裴祁佑极为轻蔑的一声冷笑在边上响起。

白沁莉望着他虽然勾着嘴角,但笑意并未达到眼底,相反的,正冷冷地望着她,那是她待在裴祁佑身边时从没见过的眼神,一时心头有些发怵,慌张地低下头。

倒是吴秀梅气得叫喊起来:“裴祁佑,做过就是做过,你现在是想耍**了吗?”

白筱站在蒋英美身边,哪怕她面上表现得再平静,心里却依旧暗潮涌动,尤其是听到吴秀梅那句“做过就是做过”,双手紧紧攥住,指甲掐得手心泛疼,面容却愈加冷。

“照你这么说,只要跟过我的女人,我都要对人家负责,娶进来当老婆?”

裴祁佑不耐烦地斜了眼撒泼的吴秀梅,皱眉看向经理:“还不都轰出去!”

白沁莉终于忍不住了,松开吴秀梅,从包里掏出一叠纸砸在裴祁佑身上,因为委屈,因为气愤,泪水像开了闸的水龙头往下流:“我就跟了你一个,这孩子不是你的是谁的?”

白筱是这些人里最先沉不住气的,她以为她可以,却终归是没办法继续听下去。

“妈,等你哪天有空了,我再替您补这顿饭。”

“筱筱——”

白筱却不想再说,摆脱了蒋英美的手,拿过自己的包跟外套要走。

她的手腕被一把扯住,在她猝不及防之际,裴祁佑拉过她就朝外而去。

“裴祁佑!”白沁莉不甘心地追了两步。

白筱想甩开他,却反被扣得更紧。

裴祁佑攥着她的手,射向白沁莉的眼神冰冷刺骨,“你既然要留着这个孩子,那就留着吧,不过我不会给你一分钱,明天就会有人去收御景苑那套房子。”

“你不能这么做!”白秋华急得跳脚:“不是说好送给我们的吗?”

“不过我现在反悔了。”裴祁佑嘴边噙着一抹凉薄的笑。

白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裴祁佑拉进电梯,继而拉出“东宫”的。

她身上穿着无袖的裙子,裴祁佑脱下外套披在了她的肩上,在会所服务员把车开到门口后,他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强行把她塞进去,自己也跟着上了车。

熟练地点火启动,挂档,踩油门,雷克萨斯犹如一头愤怒的野兽咆哮地汇入车流。

车子平稳地驶在路上,车内安静得没有一丁点动静。

裴祁佑目视着前方被车灯光打亮的路况,俊脸紧紧绷着,脸色难看。

白筱身上还罩着他的西装,她双手抱着自己的手臂,头靠在车窗上看着外面来往的车辆。

被搁在车头上的手机嗡嗡震动不停,他没有去接甚至没有看一眼。

直到电/话响起第十遍,白筱才偏过头,“你不接吗?”

裴祁佑轻轻地“嗯”了一声,专注地开着车,任由手机铃声反复响着。

车内气氛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白筱随手打开了车上的FM,正好是一个音乐电台,她闭上眼重新靠回窗边。

“……好的,那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来欣赏这首《童话》,祝福张先生跟他的太太白头偕老,也祝愿所有在07年邂逅结合的恋人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光良单薄却不失柔和的声音伴随着音乐响起——

“……忘了有多久,再没听到你对我说你最爱的故事……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我不可能是你的王子,也许你不会懂,从你说爱我以后,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白筱闭着眼,依然感受到眼眶的涩涩难受。

光良的男中音幻化成了一道低沉而性感的男声,深埋在心底的回忆浮现在脑海里。

07年的夏天,裴祁佑站在她房间的阳台下,红着脸唱着《童话》,有些五音不准,却很用心,一双眼专注地望着她,在滂沱大雨里他跪在她面前,他的眼睛被雨水冲刷得发红,他举着戒指向她求婚,发誓一辈子照顾她,会照顾她跟孩子到老……

她戴上了那枚戒指,也嫁给了他,但他的承诺却没有实现。

耳边歌声悲伤却动听,白筱慢慢地睁开眼,窗外的风景逐渐变得模糊,她环紧自己的身体,嗓眼有些堵,但还是说出了口:“祈佑,我们离婚吧。”

她的声音很轻,有些沙哑,混在歌声里却格外清晰。

轿车依旧行得平缓,裴祁佑像是没听到她的话。

白筱在座位上坐正身体,从窗外收回有些朦胧的视线,望着前面昏暗的路况,直到视线变得清明,她才看向他棱角鲜明的侧脸,重复了一遍:“我们离婚吧,祈佑。”

祈佑,这么多年,她第一次这么亲切地唤他,却是在这种情景之下。

裴祁佑的双手握着方向盘,因为攥得太紧,手指关节处泛白,手背上青筋一根根地突起,车内光线忽明忽暗,他的脸庞掩在了大片阴影里。

白筱没有催促他,静静地等待着。

车子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下,等过了红灯,又再次行驶起来,车速却越来越快。

路灯的光线浮光掠影地从她的眼中一闪而过。

“孩子不是我的。”不知过了多久,他冷得有些僵硬的声音才响起。

“不是最好。”白筱淡笑了笑,“如果你真的喜欢白沁莉这类的,以后就找个身家干净的,你现在也是丰城有头有脸的人,如果被身边的女人拖累,终归有些得不偿失。”

裴祁佑没有说话,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前面的路。

白筱收起了唇边的笑,看向外面,过了片刻,说:“把我送到医院吧。”

以往每次见面的针锋相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悲凉的沉默。

从包里拿出了一封信放在车头:“这是我的辞职信,不想再特意去公司一趟了。”

原以为会痛彻心扉,但真的说出口,白筱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沉痛,还是因为早就痛得麻木了,所以真当这一刻来临的时候,她感受到的只有寂寥的无奈跟苍凉。

“我不同意离婚。”

白筱盯着他的右手,虎口处被她咬伤的地方已经结痂,但淡淡的疤痕却再也去不掉。

她转开眼,苦涩地笑:“不离婚又能怎么样?难道要这样一辈子吗?”

裴祁佑的双眼泛红,盯着前方感到眼圈酸涩却移不开,“这样不好吗?”

“可是我不想再这样下去,我也想过正常人的生活,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裴祁佑倏地嗤笑,“跟我在一起就那么难受?不知道是谁说的,只要我没说让她走,她就会一辈子陪在我的身边不离不弃。”

白筱没有因为他的冷嘲热讽动怒,反而点了点头:“是难受,所以我不想再让自己一直难受下去,以前给你的承诺我没办法再做到,但我替你们裴家做的已经够多了。”

她平淡的声音就像一只利爪,狠狠地划破他的胸膛,揪紧了他的心脏。

痛,他四肢毫无知觉,唯有心口传来阵阵疼痛,疼得无法呼吸。

他的脸色越加冷冽:“你以为就你一个人难受吗?”

“既然如此,那我们更该离婚不是吗?”白筱扭头望着他,“那样我们就全部解脱了。”

“解脱?”裴祁佑低喃这两个字,声音听上去讽刺而迷茫。

迎面而来一辆庞大的卡车,强烈的灯光让白筱睁不开眼,刺耳的鸣笛声传来。

黑压压的阴影几乎覆盖了整辆轿车。

发现裴祁佑没有让开的意思,白筱心中一慌,探身去抢方向盘。

轿车跟大卡擦身而过,在撞到旁边的防护栏之前,一阵剧烈的刹车声划破夜空。

因为惯性,白筱整个人都往前冲,额头撞到了前面,胸膛里的心脏砰砰地想要跳出来,耳边是急促粗重的呼吸声,她不敢置信地看向身边的男人:“裴祁佑,你疯了!”

裴祁佑紧握着方向盘,仿佛那是她的脖子,紧紧地握着,恨不得碾碎了一般。

“你不是说想解脱吗?死,不就是最好的解脱。”

白筱望着他英俊的脸庞,却因为偏执而变得令她感到陌生,她靠在座位上,闭着眼睛才能防止泪水流下来,“你把御景苑的房子给白沁莉住了。我们之间究竟还剩下什么?”

裴祁佑沉默。

“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对我说喜欢我的地点吗?”

望着他眼底流露出的那一丝恍惚,白筱眼圈泛起湿re,“不记得了吧?”

说完,她推开车门下去,副驾驶座位上只剩下一件暗蓝色西装。

裴祁佑坐在车里,望着越走越远的纤影,像是入了魔一般。

良久的良久,他撑着方向盘的双手捂住自己的脸,靠在座位上,像是被抽空了全身力气。

——————————

被带离“东宫”时太急,白筱什么都没拿,包括手提袋跟外套。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医院的。

高跟鞋里的脚趾头早已经僵掉了,浑身冻得失去了知觉,嘴唇也没了血色。

在距离医院不远处的商场门口,白筱真的吃不消了,才找了处干净的地儿坐下来,脱掉了高跟鞋,脚后跟被磨出了血泡,她摸着冻僵的脚趾企图让血液流通。

商场前的广场上摆着一棵硕大的圣诞树,欢快的童音唱着“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她抬头望着一对对手挽手经过的情侣,心底的酸涩如荒草般开始疯狂蔓延。

裴祁佑第一次对她说喜欢她的地方,是在隆兴广场的圣诞树边,那一天下着鹅毛大雪。

如果他们离婚了,那么这些记忆是不是也会从她的心底连根拔起?

“漂亮姐姐,这个送你!”一根五彩棒棒糖递到白筱的跟前。

她低头看到一个扎着两角辫的小女孩,那双小手已经把糖塞到了她手里。

“妈妈说,不高兴的时候,吃颗糖就会好了!”

白筱看着手里的棒棒糖有些失神,她想起了那个乖巧懂事的孩子。

如果她没有记错,差不多半个月没再见过郁景希了。

想到那双小肉手捂着自己的手呵气的情形,白筱深吸了口气,没有扔掉棒棒糖,起身朝医院走去。

过斑马线的时候,周围有不少孩子牵着爸妈的手,欢笑声天真而可爱。

快走到医院住院部前,白筱看到门口角落处缩了一团黑影,莫名地,她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像是不安,却又像是期待,她走近,才发现那是一个坐在地上的孩子。

微卷的香菇头,白嫩嫩的脸蛋,卷翘的黑睫毛,小身板上薄薄的加绒保暖内衣,还有一双印着卡通狗的小棉拖,此刻正闭着眼蜷缩在斗牛犬软软的肚子上。

白筱眨了眨眼,以为自己看错了,她蹲下身,看清了那张漂亮的小脸,心里的震惊无法用言语形容。

真的是郁景希。

可是……他怎么会在这里?

“肉圆”仿佛察觉到有人靠近,睁开眼,盯着白筱呜咽了一声。

本熟睡的小家伙睫毛抖了抖,慢慢地睁开眼,望着近在咫尺的白筱,涣散的视线逐渐聚焦,然后一下子扑进了白筱的怀里,紧紧地抱着她,稚气的声音带了哭腔跟不满。

“你个没良心的,如果我不来找你,你是不是就准备一辈子不联系我啦?”

小小的脑袋直往白筱肚子上拱,白筱回抱住他,入手的是一大片冰凉,她的眼圈一红,将他搂过来抱紧,“怎么大晚上在这里?”

“还不是你?!”奶气声音里满是委屈:“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睡觉的时候想着你,吃饭的时候想着你,上课的时候想着你,可你倒好,连一个电/话都不打给我!”

“肉圆”摇着尾巴绕着白筱转,配合地叫了两声:“汪汪!”

白筱看他全身冰凉,尤其是那套保暖内衣,让她有了某种猜测:“你从家里跑出来的?”

“郁绍庭不让我见你,他今天出国还让人看着我,我没办法了,只好偷偷地出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小白,你出卖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