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81章:小白,你出卖我!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81章小白,你出卖我!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绍庭不让我见你,他今天出国还让人看着我,我没办法了,只好偷偷地出来。”

那张漂亮的小脸上闪烁着一双黑亮的大眼睛,犹如天上的繁星般,此刻带着些水光。

白筱摸着他的脸蛋,“你出来多久了?家里现在应该急坏了。”

“我留了便利条,告诉他们我是来找你了。”

郁景希吸了吸鼻子,凉凉的小胖手贴上白筱的脸颊:“你去哪儿了?怎么冻得这么冷?”

“去吃饭了,又跟人家闹了矛盾,出来得太急,把外套跟包落下了。”

白筱撑着膝盖起身,拉着他的手:“先进去,等我取了钱送你回去。”

一听这话,郁景希抱着白筱的大腿不肯动了。

“怎么啦?”白筱低头问瘪着嘴一副小媳妇被抛弃样的郁景希。

不问还好,这一问,小家伙又委屈地哭起来:“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你又要把我送回去,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还是你根本就已经忘了我啦?”

白筱有点没辙,只好弯下腰,替他抹去泪痕,指腹触及的柔软让她心疼。

“那你想要怎么样?这样子其他人会担心的。”

郁景希蹭着她的大腿,可怜巴巴地说:“那我打电/话告诉他们我跟你在一块儿。”

望着搂住自己不撒手的孩子,白筱暗叹了口气,但还是妥协了,“好。”

————————

医院病房,一个大碗,一包方便面,一个裹着毛毯的小孩。

郁景希捧着碗,低头吃得欢,不时发出“吸溜吸溜”的声音。

白筱望着嘴角沾着汤汁、腮帮子鼓鼓的孩子,坐在沙发上有些走神。

她觉得自己刚才大脑一定是短路了。

不然怎么会让他留下来,而不是送他回家?

一只胖乎乎的小手在她的眼前晃来晃去,“小白,你是不是也没吃饱?”

白筱敛去杂念,就瞧见小家伙低头看了看已经见底的碗,有些尴尬地抓了抓自己的小卷发,“呃,不小心被我吃光了,要不我再去跟护士姐姐要一包?”

说着,郁景希蹿下沙发,单穿着保暖内衣、端了空碗就要往外冲。

“老师不饿。”白筱连忙拉住他,把小棉拖拿到他的脚边,“你还没给家里打电/话。”

这是个忧伤的话题!郁景希粉雕玉琢的小脸蛋立刻皱成了一张包子脸。

但白筱也立场坚定,朝他伸手:“跟我去护士站打电/话。”

接通电/话,那边就传来李婶带了哭调的声音:“小少爷,你去哪儿了?快点回家吧。”

郁景希偷瞟了眼白筱,知道自己的谎话穿帮了,小手捂着话筒,背过身去,以为这样白筱就听不到,自己细声细语地说:“李婶,我今晚就不回家了。”

“……没事,有小白在呢,那你……那你别告诉爸爸知道吗?”

“不跟你说了,我这边有点忙,挂了啊,李婶你快去休息吧。”

小家伙不顾那头李婶的唠叨,直接踮起脚就把电/话“啪嗒”一声扣上。

回头见白筱微皱着眉,郁景希心里有些没底:“小白,打好了。”

“你根本没留便利条对不对?”白筱还是从刚才的电/话里听出了点什么。

小家伙抓耳挠腮,“我出来得太急,忘了。”

旁边的“肉圆”仰着脑袋瞅着白筱,呜呜地叫了两声。

白筱没再说一句话,也没看这装可怜的一人一狗,转身就朝病房走去。

郁景希拍了拍“肉圆”的脑袋,自己趿拉着棉拖亦趋亦步地跟上去。

“小白,你生气了?”肉肉的小白手拉了拉她的裙子。

白筱把碗洗干净,看了眼可怜巴巴地盯着自己的孩子,身上除了单薄的内衣什么都没有,想到他大晚上在住院部大门口等自己,就怎么也生不了气:“没有。”

“那你怎么板着脸?”郁景希察言观色的本领比一般孩子高。

白筱身上穿着外婆的棉衣,在柜子里翻了翻,找到前两天她特意给老人家新买的围巾,还没戴过,她拆了包装袋,把它严严实实地围在郁景希的脖子上,“还冷吗?”

“不冷了。”郁景希心里侥幸,咧着小嘴笑得迷了眼。

但白筱后一句话就让他耷拉下了笑容,“我送你回家去。”

郁景希扒着病床不肯走,“我已经跟李婶说好了,今晚留在这里的。”

“你确定是你们商量好的?李婶还没答应你就挂了电/话。”

“你怎么偷听我讲电/话?!”

白筱没否认,戴好手套,看向瘪着小嘴的孩子:“再晚出租车就难等了。”

“我不走!”郁景希坐在病床上,也不管会不会吵醒老人家,两只小手紧紧攥着床。

白筱站在床边,看他犟着性子不肯走,两人一时间僵持在那里。

病房的门被轻轻地叩响。

一个小护士开门探进脑袋,笑吟吟地说:“护士站有电/话,说是找白筱老师。”

白筱猜到应该是郁家打过来的,点了点头,看了眼郁景希就出去接了。

——————

等白筱回来,郁景希正抱着“肉圆”坐在沙发上。

瞧见她推门进来,只是抬了抬眼皮,然后又低下头去,像是在跟她赌气一样。

白筱在门口站了会儿,才走过去,“下来吧。”

郁景希仰着头,提防地打量她:“干嘛?”

“老师还没吃晚饭,要下去吃点,难道你要一个人留在这里?”

“不送我回家啦?”郁景希试探地问了句。

白筱走到床柜边,拿了些零钱,“那你留在这,我自己去好了。”

下一秒,她的左手就被放进了一只温软的小手,郁景希攥着她的手指,小脸蛋上一扫刚才的闷闷不乐,“那我陪你去,大晚上姑娘家出门不安全。”

白筱又找了件外婆洗干净的褐色线衣给他套上。

小家伙甩着长长的袖子,还有到小腿处的线衫下摆,皱起了小脸:“好丑!”

“像个小老头!”白筱轻笑地摸了摸他的头,“走吧。”

————————

“小白,我能不能再吃点?其实刚才我也没吃饱。”

从电梯里出来,郁景希就像一只开心的小麻雀,唧唧喳喳地停不下来。

“要不我们就去吃披萨好不好?算了,我仔细想了想,还是吃炒饭吧,小白你这么瘦,一定要多吃点知道吗?”

白筱捏紧他的小手,没有应声,反而放慢脚步,直到在住院部门口停下来。

“小白,你怎么不走啦?”郁景希晃了晃白筱的手。

一辆挂着军牌的黑色轿车在他们跟前缓缓停下。

郁景希瞪得黑亮的大眼睛,“这辆车跟爷爷家的好像……”

白筱不知道自己此刻到底是什么心情,她只是抓牢了郁景希的手。

李婶一脸急色地从车里下来,“小少爷!”

警卫员也紧跟着下车,显然郁家知道李婶搞不定小霸王,特意派了警卫员跟来。

郁景希看到自己熟悉的两人,有些慌,拽紧白筱的手,“小白,我们快走!”

可是白筱却没有动。

“小白,快点,要是被他们抓住,我就不能跟你去吃炒饭了!”

郁景希急得跳脚,想拖了白筱就走,却奈何人小没力气。

眼看李婶跟警卫员就要到跟前,郁景希想拔腿就跑,但又不想把小白留在这,犹豫来犹豫去,还是没松开白筱的手:“小白,你这样子我很为难哪!快点走啦!”

白筱低头瞅着他,张了张嘴,“景希,改天老师再跟你去吃炒饭……”

郁景希拉扯她的动作一顿,像是明白了什么,人已经被赶过来的警卫一把逮住!

“白老师,今晚要不是有你帮忙,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跟老首长和老太太交代。”

李婶感激涕零地握起白筱的手。

白筱扯了下嘴角,脑海里满是小家伙刚才那被出卖后失望又气恼的眼神。

那边,警卫员已经强行把郁景希塞进轿车里。

“白老师,那我们先走了。”李婶匆匆地上了车。

透过敞开的车门,白筱看到被警卫员紧紧按住、企图逃出来的郁景希。

轿车一刻不停地开离医院。

望着远去的车尾,白筱久久站在门口,心里没有想象中的如释重负。

她隐约听到他说:“小白,你出卖我!”

————————

回到病房,外婆已经醒了。

“把您吵醒了吗?”

外婆点了点头,“小希是不是来了?”

白筱顺手合上/门,“怎么这么问?”

老人家用下巴朝房间某个方位指了指,白筱就看到了趴在沙发上睡得欢的“肉圆”。

小家伙是走了,却把“肉圆”落在医院了。

“小希呢?我怎么没瞧见他?”老人家往门口瞄了几眼。

白筱脱了手套跟棉衣在“肉圆”旁边坐下,“回家了。”

“回家了?”老人家有些失望,但还是表示理解,“这么晚,是该回家了。”

过了会儿,外婆不放心地又问白筱:“是他家人来接的?”

白筱嗯了一声。

“那我就放心了,以后让他白天过来,大晚上的多冷。”

白筱的手轻抚着“肉圆”背上的毛,思绪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

“那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外婆开始催促她离开,尔后发现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怎么了?”

“没事。”从沙发上起来,白筱朝闭着眼的斗牛犬唤了声:“肉圆。”

本还熟睡的“肉圆”一跃而起,跳下沙发,摇晃着尾巴围着白筱打转。

————————

走出医院,“肉圆”乖巧地跟在她身边,只是偶尔会呜咽一两声。

它应该是在问白筱它的主人去哪儿了。

白筱垂眸,对上的是“肉圆”一双亮亮的眼睛,很和善,也充满了信任。

……就像它的小主人一样信赖她。

不远处的小吃街还热闹着,似乎有一阵炒饭的香味飘过来。

一辆出租车停在她的旁边:“小姑娘,要车吗?”

几乎没什么犹豫,她就拉开后座的车门坐进去,“肉圆”默契地也跳了上去。

“小姑娘,去哪儿?”司机扳下计价牌。

白筱看了眼窗外的小吃街,摸着“肉圆”皱巴巴的脑袋,“沁园。”

————————

李婶听到门铃声,丢下扫帚跑过去,一开门就瞧见门外的白筱。

“肉圆”叫了一声,已经熟门熟路地溜了进去。

“白老师?”李婶以为自己看错了。

白筱冲李婶笑了笑,又往别墅里瞅,“景希呢?”

李婶有些头疼地叹了口气,“从医院回来的路上小少爷就一直发脾气。送去大院,结果把老首长最喜欢的砚台给摔碎了,送来这里又把电视机砸出了个洞。”

往楼上瞄了眼,李婶压低声音:“要不是累了,指不定都把别墅的屋顶掀了。”

白筱踌躇地站在门外,“李婶,我能进去看看他吗?”

“当然可以,”李婶还巴不得白筱去劝劝那小太岁,“只怕让白老师见笑。”

白筱换了鞋跟李婶进屋。

客厅里一地的狼藉,硕大的液晶电视屏幕出现裂痕,两边的花瓶都成了碎片。

两只印着卡通狗的小棉拖胡乱地甩在楼道口。

李婶站在郁景希的卧室前,敲了敲门:“小少爷?”

过了一会儿,里面传来小家伙蒙在被窝里发出的声音:“睡着了!”

李婶看了看身边的白筱,对着门道:“小少爷,白老师过来了。”

郁景希没了声响,但卧室里隐约传来桌椅搬动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小家伙的哼唧声才传来,“让她回去,我不想看到她!”

白筱顿时觉得尴尬,也有些难受,她真的转身要走,却被李婶一把拉住了。

李婶凑近白筱,脸上带着笑,低声道:“小少爷跟他爸爸一个脾气,好面子。刚才他已经把堵着门的椅子拉开了,估计连锁都开了,您要不信,可以试试。”

白筱伸手,门把轻轻一扭,真如李婶所说,门开了。

卧室里光线昏暗,只有床头亮着一盏橘黄色的小台灯。

床上的被子卷成蛹状。

李婶退出去,只留白筱在卧室里。

走到床边,白筱坐下,轻轻推了推那个小蚕蛹,“还生气?”

“蚕蛹”没有一点反应。

白筱想去拉开被子,却发现他拽得死死的,最后也放弃了。

她靠坐在床头,盯着小小“蚕蛹”,“如果我现在带你去吃炒饭,还去吗?”

卧室里静悄悄地,小家伙一句话都不说。

白筱上回来没参观郁景希的房间,她环视了一遍,很单调的布置,玩具也屈指可数,倒是小小的书桌上摆着一个相框,似曾相识的照片让她起身走过去。

拿起苹果形状的相框,是一张拼凑的照片,白筱发现居然有半张是自己的

她随即记得上回叶和欢气急败坏的样子,说是摆在客厅里的两人合照不见了,而叶和欢的那部分最终在沙发底下找到,至于她的,怎么找都找不到了。

白筱回头看了眼床上的“蚕蛹”,没想到是被他拿走了。

她的视线落在另半张照片上,是郁景希,虽然比现在还要小点,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白白嫩嫩地,捧着一架遥控飞机,站在草地上咧着嘴嘿嘿地笑,露出两颗白白的小门牙。

把相框重新摆好,白筱到床边,“郁景希,如果我现在带你回家,你去吗?”

——————————

关于更新时间,最近大概在晚上八点左右,等过几天调了再通知~~~

……本章完结,下一章“儿媳妇有着落了!(一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