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84章:半夜出现在家门口的男人(二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84章半夜出现在家门口的男人(二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确定以及肯定要离婚?不会后悔?”叶和欢又问了一遍。

白筱很认真地点头:“都到这一步了,我还有什么好后悔的。”

叶和欢也严肃了表情,“如果你真这么定了,那明天我就帮你去公司问问,有谁认识好的律师。”

倘若裴祁佑是个普通的男人,那随便找个律师就可以了,但对方是以裴氏为基础的少总,白筱在这场婚姻里受了那么多委屈,作为朋友绝对不能看着她在离婚的事情上也吃亏。

“这回一定帮你请个大状!该给你的一样也不能少!而且他是过错方,必须多宰一点!”

白筱转动着手里的杯子,“其实不用那么麻烦,只要能顺顺利利离婚就好了。”

“你们是在讨论离婚财产分割问题吗?”郁景希忽然回过头插话。

叶和欢:“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

郁景希抿了抿小嘴,看向白筱,“小白,你一直跟大婶住,你老公不会不开心吗?”

白筱语塞,倒是叶和欢替她回答了:“你家小白跟她老公就没真正同居过。”

叶和欢特意在“同居”两个字上咬了重音,然后袖子被扯了下,是白筱警告的眼神。

“他个小屁孩才几岁,哪听得懂,你就别瞎操心了。”叶和欢不甚在意地摆手。

郁景希已经放下铅笔站起来,“不好意思,我去上趟厕所。”

白筱主动让开道,“去吧。”

“小白,我想顺便把书包放到你房间,所以……可以用你房间里的厕所吗?”

白筱笑着摸摸他的脑袋,默许了。

等郁景希抱着大书包进了卧室,叶和欢对白筱说:“你这样,很容易惹祸上身的。”

“他不过是缺乏母爱,刚好我最近心情也糟糕,有他陪着我总好过我胡思乱想得抑郁症。”

叶和欢望着不以为然的白筱,叹了口气,“那你到时被坑了别来找我哭。”

白筱偏过身跟叶和欢面对面,双手搭在好友的肩上,“和欢,我知道你关心我,但景希是个好孩子。”

————————

与此同时,白筱口中的“好孩子”提着裤子从卫浴间里出来。

他趴到卧室门口偷听了一阵,然后到床边坐下,从口袋里掏出一支迷你小手机。

这是今天放学郁家老太太特意带了孙子去商场里买的,一个买得开心,一个收得满意。

虽然跟郁绍庭之间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但现在有求于人家,郁景希还是决定舍下面子。

在拨通电/话前,郁景希清了清嗓子。

原以为要打好几次才会通,结果响了两声就被接起,“什么事?”

低沉的男中音极富磁性,郁景希愣了一下,随即正襟危坐,“爸爸,能帮个忙吗?”

“……什么忙?”

郁景希往门口方向看了看,对着话筒轻声说:“小白要离婚,你让沈伯伯帮她打官司吧。”

“……”

以为自家老爸不答应,郁景希紧接着道:“爸爸,我知道你对小白有误会,但刚才我听她们说话,原来小白一直都没跟她老公一起住过,而且也是那个男人对不起小白,所以小白还是好姑娘。”

郁景希在床上挪了挪屁股,抬头透过窗户,看到阳台上晾着的衣服。

一条印着喜洋洋的四角小短裤正迎风飘动。

看郁绍庭还是没爽快地答应,郁景希很紧张:“爸爸,我不想辜负给我洗内/裤的女人。”

“……你在哪?”

郁景希:“……小白家。”

下一秒,手机里传来忙音。

————————

机场门口,秘书景行推着行李箱出来:“郁总,行李已经拿到了。”

郁绍庭收起手机,就直接上了车。

车子开去了军区大院。

下车时看到司机去后备箱拿行李,郁绍庭侧头交代:“放着吧。”

————————

郁绍庭一进屋子,老太太就笑容满面地从楼上下来:“出差回来了?”

轻应了一声,郁绍庭解开领带在客厅沙发坐下,老太太已经走到他旁边。

“以后少往国外跑,男人年纪大了就该着家,不然媳妇跟人跑了,就跟你二哥一个德行。”

郁绍庭管自己倒了杯水喝,没理会老太太。

老太太也不介意,语重心长地说:“小三啊……”

郁绍庭终于抬了头,“妈,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不要喊我小三。”

老太太被儿子不耐烦的口吻伤到了,红了眼眶:“我生你养你,现在连乳名都喊不得了?小时候,我一喊小三,你就穿着开裆裤笑呵呵地跑过来,缠着我一声又一声喊妈妈,现在是儿大不由娘了。”

“……”

老太太多愁伤感的性子说过去就过去,拽着郁绍庭的袖子,“小三哪,既然跟白老师看对眼了,什么时候有空带人家到家里来坐坐,你爸爸也想见她呢。”

郁绍庭喝了口水润喉:“谁告诉你我跟什么白老师看对眼了?”

老太太一怔,一头雾水:“难道不是吗?不然你找你路叔叔大半夜给人家外婆看病?”

郁绍庭跟殷切望着自己的老太太对视三秒,然后移开眼,搁下被子,拿了外套就起身,“我先回去了。”

“嗳,我话还没说完呢!”但回答老太太的是合上的门声。

————————

“郁总,是回沁园吗?”一坐进车里,司机就扭过头来询问。

郁绍庭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过了一会儿,他又睁开眼,“在前面路边停车,然后你自己打车回去。”

————————

白筱正坐在客厅长毛地毯上,辅导郁景希做功课,门铃就响了。

她回头看了看时间,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来?

当她打开门看到仿若天降的郁绍庭时,愣是没有反应过来。

纯黑的修身西装,笔挺如刀裁,勾勒出他颀长英挺的身形,白得像被漂过的衬衫,没有系领带,他一手抄在裤袋里,一手拖着拉杆箱,抿着薄唇、微蹙眉头,站在那里,给人高不可攀的矜贵气度。

经过上回的事情,再见到郁绍庭,白筱有种说不出来的别扭跟尴尬。

“小白,谁来咱们家了?”郁景希一副男主人架势地过来,看到郁绍庭时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爸爸。”

郁绍庭“嗯”了一声,就没有了下文。

三个人就那么僵持在公寓门口。

郁景希从白筱身后探出头:“爸爸,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语气里的嫌弃跟不满就连白筱也听出来了,郁绍庭的脸黑了一半,“收拾东西,跟我回去。”

“啊?”郁景希抓紧白筱的裙子,“可是我今晚已经决定跟小白睡了。”

郁绍庭的视线投向白筱,白筱像是受到某股力量的牵引,抬头就对上他深邃的黑眸。

不可否认,郁绍庭的眼睛是白筱见过最好看的,又黑又有神,却又令人揣摩不到他眼底的那抹幽深,当他直直地望着你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仿佛面对一部透视仪,将所有秘密都暴露在他眼皮底下。

而此刻,白筱想起的是那天在洗手间里,他吐出烟圈,在烟雾袅袅后那双半眯起的眼睛。

所有旖旎绯情的画面重新组合清晰地映入她的大脑里。

转开眼的时候,白筱的脸跟脖子已经红透,她的手指紧紧地攥住门框。

“哟,小白你家来客人了?”住在隔壁的邻居下班回来。

白筱冲她笑了笑,发现对方还盯着自己看,才想起了什么,抬头看郁绍庭,“要进来坐坐吗?”

郁绍庭睁着一双漆黑的眼睛看她。

邻居还在那里开门,偶尔还往白筱这边看一眼。

本把门口挡得严实的白筱只好让开道,硬着头皮又问了遍:“外面冷,进来坐会儿吧。”

其实白筱心里想的是郁绍庭礼貌地点下头,然后冷冷地回绝:“不用了。”之后领着郁景希离开。

但实际情况是——

郁绍庭什么也没说,拎起拉杆箱,越过她径直走进了公寓。

白筱:“……”

郁景希跟在白筱后面吹鼻子瞪眼,爸爸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为了阻止他跟小白居然都上/门来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喜欢,有多喜欢?”↓↓↓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