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85章:喜欢,有多喜欢?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85章喜欢,有多喜欢?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爸爸,你这样冒昧地登门,让我很为难哎!”

郁景希趁白筱去厨房倒水,走到郁绍庭跟前,压着小嗓子颇为懊恼地说。

郁绍庭坐在沙发上,顺手解开西装扣子,对儿子的指责置若罔闻。

郁景希见他不甩自己,双手环胸,一屁股坐在郁绍庭旁边,又担心又沮丧,“你这么自作主张地办事,我又是你的儿子,如果小白误会我跟你是同种人可怎么办?爸爸,你这么大个人,做事用点脑子好吗?”

两道凌厉的冷光从旁边射来。

郁景希这会儿哪还顾得上怕他,起身跑过去,拉起郁绍庭的拉杆箱,“爸爸,我送你出去吧。”

郁绍庭:“……”

————————

白筱端着水杯出来,就瞧见郁景希站在拉杆箱边,撅着小嘴瞪着沙发上的男人。

其实她心里也不见得多欢迎郁绍庭,那天的事不可能说忘记就忘记,尤其是自己主动挑起的。再次见到这个男人时她心里的疙瘩就起来了,但碍于郁景希在场,也不能表现得太异常。

掩饰着尴尬,白筱把水杯搁在茶几上,“喝杯水再走吧。”

郁绍庭的视线在水杯上停留不超过三秒,随即抬头,墨黑的眸子投落在她的脸上。

“爸爸,你不是说要累了吗?那快点回家吧!”郁景希在旁边催促。

白筱回望着郁绍庭,扯了扯嘴角:“既然您要回去休息,那我就不留您了。”

郁绍庭没立即说话,只是定定地对着她的眼睛,视线深邃,眼底似蕴含了一抹她看不懂的情绪。

被他这么看着,白筱忽然觉得自己那点雕虫小技简直是在班门弄斧,还不知道他心里在怎么笑话自己,这么一想,没由来地感到羞恼,白筱豁出去地直视着他:“太晚了,我也想睡觉了。”

郁景希连忙在一边撺掇:“是呀,爸爸,这都十点了,太晚开车不安全。”

郁绍庭错开眼,视线被茶几上另一个杯子吸引,杯沿有淡淡的唇印。

客厅里橘黄的灯光在他立体英俊的五官上打下一片淡淡的侧影。

他忽然抬起头,望进白筱黑白分明的双眼里,沉默了会儿,说:“我饿了。”

我饿了……

说完,不等白筱从怔愣中回过神,他已经从茶几下方抽出一本杂志随意地翻看。

沙发,茶几,热茶,杂志,加上一个穿着白衬衫黑西装的男人,确实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

白筱看他不温不火的样子,咬了咬牙还是转身进了厨房。

————————

她自认为不是个愚人,却也看不透郁绍庭这个男人,而他们之间有一层暧/昧的薄纱笼罩着。

那天清晨在沁园别墅,他说的话还历历在耳,欲擒故纵……

而自己之后所做的一系列事情,是不是都加深了他的误解?

白筱站在厨台前,心不在焉地煮饺子,身后突然传来郁景希软软的声音:“小白。”

回过头,果然,小家伙双手背在身后扭捏地走过来。

“怎么啦?”白筱不自觉地放柔了声音。

郁景希观察着白筱脸上的表情,确定她没生气后,才松了口气,但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才能在这里过夜,却被爸爸搅和了,还是忍不住抱怨:“小白,我爸爸就那样,你别放在心上。”

白筱摸着他软软的头发,“不会,去外面做作业吧,过会儿就好了。”

郁景希出去,看到坐在那闲适地喝茶的郁绍庭,轻哼一声,大摇大摆地进了白筱的房间。

听到关门声的郁绍庭瞥了眼房门紧闭的卧室,眼角余光扫到一道纤影从厨房出来。

白筱端着一碗饺子放到茶几上,又把筷子递给郁绍庭。

他却没有来接,扫了眼那碗饺子,声音低沉平缓:“我不吃这种速冻食品。”

在白筱讶然的注视里,他抬眸迎上她,“换白米饭。”

还白米饭,真挑剔……

白筱把筷子“啪”地一下搁在茶几上,“爱吃不吃,随你。”

郁绍庭皱眉,还没开口,白筱已经转身回到了厨房里。

————————

白筱收拾好厨台,再出来时,郁绍庭依旧坐在沙发上看杂志。

至于那碗饺子——

郁景希正坐在地毯上,一张脸都要埋进碗里去了,大口大口咀嚼着饺子。

父子俩,一静一动,客厅里静得只有呼溜呼溜吃饺子的声响。

“小白,你出来了?”郁景希笑嘻嘻地跟她打招呼。

白筱抿了抿唇角,然后径直去了自己的卧室。

当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时,郁绍庭从杂志上抬起头,幽深的视线投向敞开的门。

没过两分钟,白筱就出来了,手里拎着一个大书包。

“小白,等作业全做好了,再把本子收起来吧。”郁景希一边吃一边口齿不清地对白筱说。

白筱却自顾自地收起摊了一地的作业:“等吃完,我就送你们下楼。”

因为诧异,小嘴张大,刚入口的饺子啪嗒一下重新掉回碗里。

郁景希嚯地起身,有些紧张,“小白,你误会了,我没打算回家啊!”

郁绍庭却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杂志被他随手放在茶几上,淡淡地说了句:“麻烦了。”

白筱点头,“应该的。”

显然没想到白筱会顺着杆子往上爬,郁绍庭看向她的眼神有微微的诧异。

白筱别开头不看他。

叶和欢突然从自己的卧室里出来,“家里来人了吗?怎么……”

当她看清客厅里长身玉立的男人时,尤其是那张似曾相识的俊脸时,叶和欢眨了眨眼睛,下意识地看向白筱,在白筱不解的眼神询问下,僵硬地转身,一溜烟跑回房间重重地关上/门。

郁绍庭跟叶和欢四目相对时,眯了眯眼,也是这个动作彻底吓跑了叶和欢。

等白筱领了父子俩离开,叶和欢才偷偷地从房间里探出半个身,四下张望了一下,然后又冲回房间,拿了手机拨通秦寿笙的号码,那边刚接起,就脱口而出:“我在家里看到上回酒店那个裸/男了!”

————————

“回去的路上小心,再见。”

眼巴巴地看着白筱把单元楼的门关上,郁景希瞬间耷拉下了小小的肩膀。

他似想到什么,蓦地转头,瞪着一旁的男人:“爸爸,都是你闯的祸!”

郁绍庭直接走到车边,拉开车门坐进去,降下车窗,对还赖在单元楼下不肯走的郁景希道:“走不走?”

郁景希瘪瘪嘴,心不甘情不愿地坐进副驾驶座,“肉圆”自觉地进了后座。

“爸爸,你再这么拖我后腿,迟早有一天我要被你气死!”

郁绍庭抿着薄唇,看都不看抱着安全带小嘴抱怨个不停的儿子。

郁景希垂头丧气地靠在座位上,偶尔瞄一眼旁边的郁绍庭:“爸爸,你不交女朋友吗?”

郁绍庭握着方向盘的手骨骼形态修长,食指轻敲了几下,“你很喜欢这个白老师?”

正昏昏欲睡的郁景希冷不防听到郁绍庭冷沉的声音,有些惊倒,含糊地应了声:“喜欢啊。”

“有多喜欢?”

郁景希的小肉手揉了揉惺忪的眼皮,顿时来了精神:“爸爸,你打算接受小白了吗?”

郁绍庭淡淡地横了他一眼,再也没有了下文。

————————

白筱昏沉沉地回到公寓,一进门就看到客厅里的拉杆箱。

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刚才只顾着把父子俩送走,居然没注意到少拿了这个箱子。

想要追下去也知道来不及,拿了手机,在通讯录里翻到“亲亲景希”的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发了条短信过去。

——你的拉杆箱落下了,如果方便的话,回来取一下。

等了很久,都不见有短信进来,白筱放弃地躺在沙发上,捂着胀痛的额头。

“筱筱,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你。”叶和欢不知何时蹭进客厅:“刚才那个帅哥,他是……”

“他就是景希的爸爸。”白筱睁开眼看她,“怎么了?”

叶和欢盯着白筱的脸,试探地问:“那他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

白筱听得云里雾里,“什么意思?”

“没什么没什么。”叶和欢暗松了口气,握住她的手,“我只是觉得当后妈其实也蛮不错的。”

白筱:“……”

————————

关于后妈这个问题,白筱还真从没想过,但隔了两天,她就接到郁景希班主任的电/话。

“是白筱白小姐吗?”

白筱愣了下,“我是,请问您是——”

“哦,你好,白小姐,我是郁景希的班主任于婷。”

“你好,”白筱心中疑惑,但还是客气地问:“是不是景希在学校出什么事了?”

“郁景希跟班上同学打架,现在问题有点严重,希望你来学校一趟。”

照理说,白筱不是郁景希的亲人,这通家属电/话怎么也打不到她这里来,而于老师凝重的语气也让白筱心生不安,不禁坐正了身子,“于老师,郁景希现在在你旁边吗?”

“在的,你等等,我让他听电/话。”

很快电/话就易主了,白筱本能地喊了一声:“景希?”

那头安静了会儿,才传来郁景希的声音:“小白。”

轻轻地,带着些紧张,似乎在害怕她会随时挂断他的电/话。

白筱甚至能听到有女人的咒骂声隐约在那头响起,应该是对方小朋友的母亲。

白筱心头一紧,“到底怎么回事?”

“……我,我把吴胖子的右手小手指掰骨折了。”

“那你给你爸爸打电/话了吗?”

郁景希安静了会儿,才说:“我怕他生气,而且他工作很忙的。”

白筱听了莫名地心酸,她一边拿了自己的包,一边对郁景希道:“你把手机给老师。”

“白小姐,你现在过来吗?你放心,在你来之前,我会照顾他的。”

“那麻烦你了,我马上就过去。”

白筱匆忙换了鞋,在出门的时候,还是给郁绍庭发了一条短信通知他。

————————

白筱赶到一年级组办公室时,就听到里面女人大咧咧的说骂声。

“我不管,我儿子现在被他折断了手指,还不知道会不会留下后遗症呢!如果你们仗着他郁家的地位,就想三言两语地蒙混过去,我不依,到时就算告得倾家荡产,我也要告到上面去!”

“吴太太,我不是这个意思……”

白筱拧眉,推门而入,一个胖女人正叉着腰、唾沫横飞地冲一个女老师嚷道:“还有这个小兔崽子,他爸妈是怎么教育他的?动不动就挥拳头,哦,我差点忘了,他从小就死了妈。这就难怪了,有妈生没妈养,三岁看八十,现在野孩子一个,估计长大后也好不到哪儿去。”

白筱看到一个胖乎乎的男孩,一手缠着纱布,眼角挂着泪,正坐在椅子上吃蛋挞。

想来应该就是郁景希口中的吴胖子。

说到郁景希……

白筱立刻环顾了一圈,视线最后落在办公室角落旮旯处的小人身上。

大红色的抓绒运动套装沾满了泥土,一头微卷发乱糟糟地,白嫩的小脸上有不少伤痕,指甲抓的,小拳头打的,青一块紫一块,他低着头站在阴影里,一双小手紧紧握着,右手攥着一张小纸条。

那吴太太还在长篇大论地控诉郁景希的罪行,白筱听不下去,干咳了两声。

于老师立刻注意到门口的白筱,松了口气:“是白小姐吗?”

角落里的小人儿也蓦地抬头望过来,一双黯淡的大眼睛立刻黑亮黑亮,但很快就低下了头。

白筱顾不上其他,走过去,在郁景希跟前蹲下,先察看了一遍他的伤势,然后才转过头对于老师道:“不好意思,给于老师你添麻烦了,今天景希跟同学打架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你家这个野孩子跟同学掐架不是一两回了,一小谁不知道他的大名啊!”

白筱懒得理会鼻孔都快朝天的吴太太,直接看向那位吃蛋挞吃得欢的吴胖子小朋友,“吴同学,你跟郁景希因为什么打架,能告诉阿姨吗?如果是景希的错,我一定不会姑息他的。”

“小白……”怀里的孩子仰起头,咬了咬嘴唇,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白筱抱紧了他,无声地安慰,看向吴胖子的目光也柔和:“能说说吗?”

吴胖子舔了舔手指,憨憨的脸上意犹未尽,看向旁边的母亲:“妈妈,还有吗?”

“小兔崽子,就知道吃吃吃!”吴太太一巴掌拍在儿子后脑勺上。

吴胖子眨眼间就嚎啕大哭起来。

“小白。”郁景希又往白筱怀里躲了躲。

白筱就近看他的脸,上面的抓痕看得她心疼,小心地碰了碰,“还疼么?”

郁景希抿着小嘴摇头,“不疼了。”

那边,吴胖子已经哭喊起来,“妈妈,你明明说,只要郁景希他爸爸赔钱了,你就给我买很多蛋挞,现在他家里人都来了,你就不给我买了,你怎么说话不算数?”

“小兔崽子,胡说什么呢?”吴太太一脸讪然,再也待不下去,拎起儿子就溜了。

连白筱也有些诧异,她还什么都没做,这次打架事件就这么结束了?

跟于老师道了别,白筱牵着郁景希从办公室出来,路上有很多小朋友看郁景希,他却把头仰得高高的,对人家爱理不理,到了没人的地方,白筱才放慢脚步,“景希,你为什么跟吴胖子打架?”

郁景希停下来,挠了挠自己的耳朵,有些迟疑地说:“他说我有妈生没妈养,我听不下去,就揍了他。”

……本章完结,下一章“跟她十指紧扣【甜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