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86章:跟她十指紧扣【甜蜜】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86章跟她十指紧扣【甜蜜】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说我有妈生没妈养,我听不下去,就揍了他。”

白筱望着郁景希挂彩的小脸蛋,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他。

她本来就是一个不懂得怎么表达自己感情的人,此时也只是蹲下摸着郁景希的头。

过了会儿,白筱居然鬼使神差地问:“那景希会不会想妈妈?”

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好奇这个问题,等她反应过来,小家伙正拧着两条小淡眉,抓耳挠腮地,很为难:“我都没见过她,就算要想也不知道怎么想。”

白筱看着他圆碌碌像极黑葡萄的大眼睛,还有小鼻梁上的伤口,心底柔软而怜惜,拉过他肉肉的手,小小的手心带着点湿re,却也分外柔软,朝着教学楼走去:“回去收拾书包,我带你回家去。”

“是去你家吗?”小家伙边走边侧身问她。

白筱点点头,“嗯,我家。”

郁景希两眼发光,心里比了个胜利的手势,挣脱白筱的手,“小白,你在这等我,我去去就来!”

说完,撒腿就跑得没影没踪了。

于老师已经告诉过白筱郁景希所在的班级,所以白筱没在原地站着,而是去了他的教室。

刚走近一年四班,她就看到一道小身影在座位上忙碌。

橘黄蓝边的毛线帽歪歪地戴在脑袋上,一双小手把桌上的东西一股脑都塞进书包里,小脸上笑得格外甜,把抽屉里的羽绒背心拿出来往身上一套,背着大书包就欢脱地要离开。

“郁景希,星期六的家长会,你爸爸来还是你妈妈来?”一个戴着两杠杠肩章的小男孩过来。

郁景希不耐烦地一摆手,“都说了,我爸爸很忙的,没时间来开这个破会!”

“那你妈妈呢?”小班长很尽职,“你刚转班来,爸爸妈妈总该来一个吧!”

郁景希抿了抿小嘴,显然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倒是一旁有调皮的男孩插话:“班长,郁景希他没妈妈,你难道不知道吗?”

“谁告诉你我没妈妈的?”郁景希大眼睛一瞪,倔强地挺着小脊梁。

“刚才吴胖子跟你打架时,你自己不是承认了吗?”那男孩嘿嘿笑着,旁边其他孩子也过来起哄,“而且你每次闯祸了,来的都是男的,我上回去办公室刚好看到,好像是你爸爸的秘书吧?”

“郁景希,是不是你爸爸讨了新老婆,后妈给你爸爸生了孩子,不要你了?”

虽说小孩子说话天真没恶意,但白筱听了依旧不舒服,她正要过来把郁景希叫出来,那边的郁景希突然狠狠推了一把刚才起哄的孩子,扯着小嗓子吼回去:“我现在有小白了,不需要妈妈!”

眼看一群小家伙又要打起来,白筱忙出声:“景希,收拾好了吗?”

一帮孩子不约而同地看向教室门口。

郁景希比一般人家的孩子早上学,所以个子也是班上男孩里较矮的,脸圆圆地,白白地,还带着伤,白筱在其他孩子好奇的注视下,走了进去,“如果好了,我们就早点回家吧。”

话刚说完,那个小班长就盯着白筱问:“你是郁景希的新妈妈?那星期六的家长会你来吗?”

白筱一愣,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来,小白当然会来的!”白筱的手被握住,郁景希已经站在她的身边。

小家伙头仰得高高地,哼哼了两声,就牵着白筱昂首挺胸地出了教室,走出老远一段路,他才收起那不可一世的小气焰,扭头,一双晶亮的眼睛望着白筱:“小白,我的家长会你来吗?”

五岁的孩子,他嘴上说不想念妈妈,可是,真的不会想吗?

白筱不忍心伤害这样一个单纯可爱的孩子,忽然也明白叶和欢那些话的意思,她允许这个孩子进/入自己的生活,但有些事她却是无法越俎代庖的,譬如家长会,她有什么资格坐在那些家长里面?

望着郁景希等待在那里的希冀双眼,白筱张了张嘴,还没开口,一辆宾利欧陆在路边停下。

郁景希已经扑过去,一边拍着车门一边欢欣雀跃地叫起来,“爸爸!”

车窗半降,傍晚黄昏,橙红的夕阳光线落在他脸上,使得原本冷硬的轮廓柔和了几分。

郁景希趴在车窗边小嘴喋喋不休,白筱杵在不远处,忽然有些手足无措。

郁绍庭在儿子稚嫩的话语声里抬眸,幽黑的眼眸投向拎着大书包站在那里的白筱。

她穿着一件薄荷绿色的羽绒外套,里面是垂领奶白色毛衣跟深蓝色牛仔裤,一双板鞋让她的打扮更具学生气,依旧素面朝天,柔顺的黑发扎着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目光清澈。

有那么一恍然间,郁绍庭的大脑里只有一句话:“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

郁景希就像是脱了缰的小野马,又跑回到白筱身边,“小白,我爸爸来了!”

白筱垂头,含笑地摸了摸他的帽子。

“我们可以省下坐车的钱。”小家伙贼兮兮地,精明得要命。

“景希。”跟轿车隔着一段距离,白筱拉住郁景希。

小家伙不解地扭头看她。

白筱组织着语言,“既然你爸爸来了,那你跟他回家吧。”

“那小白你呢?”

“老师当然也回自己家去了。”

郁景希不高兴了,拉着她的手不放,“可是你刚才明明说让我去你家的。”

“呃……”白筱进退维谷,那边的男人已经下车。

深灰色的呢大衣,里面是暗蓝色衬衫,配着红色条纹的细领带,郁绍庭的个子很高,双腿修长笔直,腰身又紧窄,五官犹如神匠雕琢的艺术品一般完美,卓越的气质让他随便往路边一站都是一道风景线。

这样的男人,白筱以前从未想过会跟自己发生任何的交集。

郁绍庭站在车边,看向他们这边时,顺手拉开了后座的车门,他的意思不言而喻。

————————

也许是打架打累了,一上车,郁景希就趴在白筱的腿上睡过去。

白筱低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郁景希的脑袋瓜子,有些走神,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车内很安静,安静到气氛一度压抑。

前面的车窗忽然缓缓地降下,一股凉意窜入白筱的后颈。

她下意识地抬头,就看到郁绍庭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搭在车窗边,修长的手指间夹了一根烟,火星忽明忽暗,他侧头朝窗外吐出烟圈,轿车内也有淡淡的烟草味萦绕,车头上还摆着打火机。

白筱无意识地拧了拧眉,然后把脸撇向另一侧车窗。

前面的男人像是察觉到她的小动作,抬眸从后视镜里望着她,却只看到她抿起的唇瓣。

下一秒,车内的烟味散去,车窗也合上了。

白筱显然诧异于他抽烟的速度,转回头看后视镜,却对上一双深暗的黑眸,不知道他盯着自己已经看了多久,她的脸颊微烫,转瞬就低下头,看着熟睡中的郁景希,微醺的烟草味让她莫名地心烦。

————————

车刚开到公寓楼下,郁景希就醒了,比白筱还熟门熟路地进了单元楼。

白筱拧了一块湿毛巾给郁景希擦脸,他龇牙咧嘴地,但白筱问他疼不疼时,却皮皮地笑,“不疼。”

他身上脏得不行,所到之处必定有泥屑,就连白筱的羽绒服上也沾了不少。

没办法,白筱只好拎着他先去洗澡,热气萦绕的浴缸里,郁景希光溜溜地坐着,任由白筱给他洗头,顶着一头白色泡沫,他眯着眼,享受地砸吧着嘴,青一块紫一块的小脸上是满足的笑。

帮他擦干净身子,白筱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她这里没有郁景希换洗的衣服!

用大浴巾把郁景希裹得严严实实,白筱抱着他出卫浴间,放到床上用被子盖好。

郁景希潮湿的卷发贴在额头,脸蛋被热气熏得红红地,“小白,你去哪里?”

“去旁边的商场给你买一套衣服。”白筱重新套上羽绒服。

“一起去好不好?”郁景希说着从床上下来,裹着浴巾跑到衣柜前,整个人都钻了进去。

没一会儿,他从翻得乱七八糟的衣服堆里扒出了一套儿童保暖内衣跟一条小短裤。

白筱看着光着小屁股穿衣服的孩子,觉得不可思议,他什么时候把衣服塞到自己衣柜里的?

————————

等她牵着郁景希从卧室出来,就看到郁绍庭坐在沙发上看晚间新闻。

公寓里开了立式空调,温度不低,他脱了大衣,领带被他拽下搁在沙发上,暗蓝色的衬衫领口扣子松开了两颗,袖子也挽到手肘处,很居家的穿着,但在白筱看来,他在自己家穿成这样是不是太过随便了?

郁绍庭听到动静转头,看到一大一小手拉手,就关了电视站起来,“去哪里吃饭?”

这是他从见面开始说的第一句话,有些沙哑的嗓音,却给人稳重的印象。

郁景希已经举手发表意见:“小白做好不好?上回小白给外婆做的油焖茄子很好吃。”

白筱是会做饭,但因为平日工作忙碌,一般都买快餐或是速冻食品解决,当郁景希用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殷切地望着自己时,白筱才发现自己对这个孩子的迁就超乎了自己的想象。

————————

星语首府位于丰城经济繁华地带,附近都是商场超市。

郁景希加绒保暖内衣外套着羽绒马甲,踩着雪地靴,牵着白筱,开心得笑眯了眼。

白筱担心他冷,把自己的围巾拿下来给他戴上,身后却传来郁绍庭的声音,“男孩子没那么娇气。”

低沉的男中音富有磁性,却也没有掩饰语气里的不以为然。

白筱刚才给郁景希洗澡时,发现他的小身子上有很多淤青,现在又听到郁绍庭这么说,不禁转过头拧起眉看了他一眼,眼里的不赞同让郁绍庭皱眉,而她已经回过头继续给郁景希戴围巾。

郁景希买衣服的时候,白筱的手机有电/话进来,是裴宅的号码。

白筱犹豫了一会儿,拿着手机到外面角落。

刚接起,那边就是蒋英美慈爱的声音,“筱筱,晚上来家里吃饭吧,我准备了一桌你爱吃的菜。”

白筱往专卖店里穿着新衣服在镜子前转来转去的孩子,开口:“妈,今晚家里有客人。”

“这样啊……”蒋英美顿了顿,“筱筱,祈佑也在家里。”

白筱听明白了蒋英美这通电/话的用意,无外乎想要让她跟裴祁佑和好,以前也并非没有这样的情况,只是每一次,去了后等待她的是裴老太的冷嘲热讽和裴祁佑的冷眼相待。

“妈,我那天说的话不是玩笑。”

蒋英美有些急,“筱筱,一定要离婚吗?祈佑这些天都住家里……”

“我这边还有点事,妈,我先挂了。”白筱怕自己再听下去会心软,说完就掐了电/话。

她靠在墙上,深吸了口气,转身就看到不知何时站在后面的郁绍庭。

白筱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如果听到了又听去了多少,跟他那双幽深的眼睛错开,郁景希就从专卖店里出来,一瞧见她就扑过来,搂着她的腰撒娇:“小白,你去哪儿啦?”

“刚接了个电/话。”白筱不忘夸赞,“新衣服很漂亮!”

郁景希害羞地挠了挠耳根,“其实也就一般般。”

揉着郁景希软软卷卷的头发,白筱抑郁的心情散去不少,不自禁地弯起了唇角。

————————

晚上六七点的超市很繁忙拥挤。

白筱牵着东张西望的郁景希进超市时,发现身后的男人突然停住了脚步。

郁绍庭望着闹哄哄的超市,眉头下意识地蹙了蹙,显然不愿意进去跟别人挤来挤去。

“爸爸,你就在这里等我们,我跟小白很快就出来!”

终于可以甩掉大灯泡爸爸,郁景希求之不得,拉着白筱头也不回地进了超市。

等白筱跟郁景希拎着大袋小袋出来,郁绍庭正坐在旁边的咖啡厅里,桌上一杯绿茶热气缭绕。

“还真是懂得享受生活。”白筱一不小心就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郁绍庭看了她一眼,目光沉沉地,倒看得白筱尴尬地转开了头。

然后她右手上一轻,郁绍庭把她拎着的袋子都接过去。

他一手拎着袋子,一手拎起又要往白筱身上黏的郁景希,迈着长腿就往星语首府走去。

白筱正想跟上去,眼角余光却瞟到一个穿着时尚的女人拎着购物袋从超市出来,对方也注意到白筱,友好地点了点头,然后拿出车钥匙,旁边一辆红色的跑车就嘀嘀叫了两声。

这个女人刚才是排在白筱前面结账的,白筱看得很清楚,她在签购单上写了三个字——裴祁佑。

红色的宝马6系跑车从白筱跟前驶过,熟悉的牌照让白筱跟着小跑了两步。

这辆车是去年裴祁佑让她去订购的,她知道他是拿来送给他的红颜知己,但看到这个女人时,白筱还是惊讶,明显比裴祁佑还要大上几岁,而她的身影也跟那晚单元楼下来接裴祁佑的女人相重合。

站在路边,看着那辆逐渐远去的跑车,白筱耳边似乎还回响着裴母那句“最近祈佑这些天都住在家里”。

“还要在这里站多久?”

耳边冷不防响起男子低沉的嗓音,白筱吓了一跳,手里的袋子就要掉在地上。

郁绍庭眼疾手快地接住袋子,连同她的手,也一并牢牢地握在了手里。

手背上的干燥温热让白筱蓦地仰头,就看到霓虹灯下郁绍庭线条分明的脸庞,他的大手裹着她的冰凉的小手,深沉的黑眸也凝望着她,他的手指像是不经意地穿过她的指缝,慢慢地合拢,跟她十指紧扣。

……本章完结,下一章“她就是孩子的母亲”↓↓↓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