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90章:你还能把孩子的亲妈找回来吗?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90章你还能把孩子的亲妈找回来吗?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站在白筱身边,叶和欢看着裴祁佑的手机,忽然也看不懂他对白筱的感情。

如果之前裴祁佑把车停在星语首府公寓楼下是猫哭耗子假慈悲,那在看到躺在重症病房里昏迷不醒的裴祁佑、手机屏幕上的电/话号码还有白筱手里那张染了血的照片时,她也不禁有些心软了。

叶和欢看向白筱:“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是原谅他呢还是继续办离婚手续?

“我不知道。”白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环着自己的手臂,“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

她是想跟裴祁佑离婚,哪怕是怨他恨他,却从没想过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如果不是他及时推开自己,现在躺在里面一动不动的人就是她。

叶和欢除了叹息还是叹息,把白筱拥进怀里安慰:“你想怎么做我都会支持你的。”

过了片刻,回过神的白筱才想起另一件事,她立刻从包里拿出手机,果然,整个屏幕都是未接电/话。

一条短信映入她的视线里——

小白,我在教室里等你,如果你到了记得给我打电/话,我出去接你。

白筱回电/话过去,那边却传来一阵忙音。

“怎么了?”叶和欢察觉到白筱脸色不对。

白筱已经拎着包起身,“我有事出去一趟,和欢,你先帮我在这边照看一下。”

——————————

白筱匆匆赶到学校,下意识地在校门口找寻那抹红色身影,未果,才跑向一年四班教室。

路过办公室时,刚巧遇到背着包准备回家的于老师。

“白小姐?”于老师对白筱还是有点印象,“卢小马的妈妈已经不追究了,你没必要再跑这一趟的。”

白筱听得云里雾里:“不追究什么?”

于老师见白筱好像真不知情,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描述了一遍,“郁景希已经被他奶奶接走了。”

“他跟同学打架了?”白筱关心的重点在打架事件上,“他有没有受伤?”

“小孩子之间都是小打小闹,倒也没什么大事。”

于老师看了看手表,歉意地说:“不好意思,白小姐,我过会儿还有个重要的约会。”

目送于老师离开,白筱转身之际,通过窗户被教室第一排桌子上的蛋糕盒子吸引了注意力,她推开虚掩的门进去,入目的是一个包装可爱精致的盒子,小小的起司蛋糕就被搁在里面。

把蛋糕捧在手里时,白筱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

她拿了蛋糕,一边朝校门口走一边给郁景希打电/话,依旧是忙音,但脚底却被硬物搁到。

白筱低头,水泥地上躺着一支被摔烂的小手机,后盖断成两截,电池掉出来,熟悉的喜洋洋图案让她忽然感到呼吸变得压抑,蹲下身捡起,却怎么也没办法把手机还原成原来的样子。

无以复加的难受充斥了她的感官,白筱拿着蛋糕跟破损的手机站在路上,想到郁景希笑盈盈的小脸,酸涩、无助席卷而来,这种感觉比裴祁佑不要她时还来得严重,说不出来的空洞和寂寥。

——————————

郁绍庭在公司时就接到郁老太太的电/话,说是郁景希又跟同学打架了。

小祖宗不消停,额头上磕出了一大块青紫,至于对方,被郁景希的铁头功一顶,两颗门牙掉了。

蔺谦拿了份文件敲门进来:“郁总,晚上七点有个饭局,跟审计局的曹局。”

郁绍庭在文件末页下方签了自己的名字,递还给蔺谦,却在蔺谦要走出办公室时喊住了他。

“让徐副总去应酬,我就不过去了。”

——————————

郁绍庭没有回沁园,直接开车去了军区大院,到门口时才傍晚四点半。

推门而入,就听到一阵欢声笑语,除了郁老太太之外,还有年轻姑娘柔柔的声音。

果然,客厅里的沙发上,坐着一对母女,正陪老太太聊天。

“如果您喜欢的话,下次我朋友再去云南时,就让她帮您再带几盒过来。”

郁老太太眉开眼笑地点头,摸着身旁女孩的手,注意到门口的动静,一扭头就看到换了拖鞋进来的郁绍庭,双腿又修长又笔直,合身的西装勾勒出他挺拔的身线,他一出现在客厅外就引来三个女人的瞩目。

“回来了?”郁老太太突然发现自家这个小儿子是越来越有男人味了。

郁绍庭“嗯”了一声,一边松开领带一边就要上楼。

“小三,你还记不记得钱政委?在H市时跟你爸爸共事的,这位是钱政委的妻子。”郁老太太却喊住了他,说着还转头对钱太太道,“文娟,从你家老钱调离C军区后,就没见过小三了吧?”

钱太太笑着点头:“是呀,算起来也快十五年了,那时候我家悦悦也才十岁。”

“被你一提,我也想起来了,那时候悦悦经常拽着我家小三的衣服喊三哥哥。”

坐在旁边的女孩听得红了脸,站起来,软软地喊了声“三少。”

“怎么这么生分,”郁老太太佯作不悦地瞪了眼钱悦,“小时候你喊他什么?”

钱悦娇羞地看了眼郁绍庭,头埋得更低,吴哝低语,带着少女情怀,“三哥哥。”

郁绍庭没有应,看向笑得合不拢嘴的老太太,“妈,你给景希泡奶了吗?他晚饭前习惯喝奶。”

钱太太笑容一滞,显然在这个融洽的氛围下不应该谈及这个颇为敏感的名字。

郁老太太讪讪地笑了笑,“我还真忘了,要不,你们先坐会儿。小三,你过来陪客人聊会……”

可是老太太转过身的时候,客厅外哪里还有郁绍庭的人影?

“这孩子……”郁老太太笑容有点挂不住,“可能不好意思了,你们别往心里去啊!”

钱悦的视线从楼梯口收回,羞涩地摇摇头,挽住自己母亲的手臂,“是我们冒昧上/门打扰了。”

这其实是一场变相的相亲会,双方都心知肚明。

郁老太太越看乖巧懂事的钱悦就越喜欢,“那你们坐,我上去看看我家的孙子。”

——————————

郁老太太上了楼,没真去给郁景希泡奶,而是敲开了郁绍庭的卧室。

郁绍庭刚换了一身居家服从换衣间从卫浴间里出来。

“你不喜欢悦悦?”老太太也没拐弯抹角。

郁绍庭倒了杯水,也直截了当地回答,“她还只是个孩子,跟我,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了?”老太太急了,“你比她也就大了九岁,而且,你难道没看出来,人家悦悦喜欢你呢,我听文娟说了,悦悦一直都没交男朋友,当初搬走时还一个劲地喊三哥哥三哥哥的。”

郁绍庭在沙发上坐下,打开笔记本电脑,对老太太情真意切的说法不置可否。

“你刚才自己也说景希需要人照顾了,今天那孩子又跟同学打架,还不是因为被说没妈妈。”郁老太太说起中午的事,就忍不住掉眼泪,“你难道忍心让他一直在同龄人的嘲笑中长大吗?”

老太太边擦眼泪边注意着儿子的表情,“我真蛮喜欢这个小姑娘的。要不,你就跟悦悦试试看?”

“您要真喜欢,我倒不介意多个小妈。”

“混小子,说什么胡话呢!”郁老太太恼红了脸。

见儿子没松口的意思,老太太也无能为力,叹了声气,忽然想到了什么,说:“悦悦你不喜欢,那之前那个白老师呢?我听李婶说,好像今天她去参加景希的家长会了?”

郁绍庭不耐地合拢了笔记本:“妈,景希知不知道你整天想着给他找后妈?”

老太太一愣,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也提高了声量:“我为你们爷俩着想还错了?你们一个两个都这样,你想一个人过可以,那我的孙子呢,不给找后妈,难道你还能把孩子的亲妈找回来吗!”

郁老太太这些年也被这两个儿子折腾死了,这一番质问满含委屈跟怨气。

卧室顿时安静下来。

郁绍庭没有顶撞,什么也没说,起身绕过老太太就打开门出去了。

——————————

场外采访:

懒可:钱悦二十五岁,您说她是孩子,跟您不合适,那您是怎么看待三十四岁跟二十四岁的组合?

郁绍庭斜睨,只有一个字:滚。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已经结婚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