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95章:都是小白的味道……(一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95章都是小白的味道……(一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景希这些日子的心情很不好。

原本每餐可以吃两小碗饭的食量骤降为只能吃下小半碗。

其实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更让他忧愁的是,他发现自己居然便秘了。

这是郁景希从小到大都没变的坏习惯,只要一心情抑郁就便秘,路叔叔说这是内分泌失调的缘故。

放学前的最后一节自修课他没上,扒了裤子一直蹲在厕所里酝酿,快下课的时候,厕所来了几个孩子,听着声音郁景希就猜出是自己班上几个同学,其中那个嗓音最大的是被他折了手指的吴胖子。

“卢小马,你这次月考又第一名,你妈妈给你什么奖励啊?”

几道小小的黑影在夹间的门口晃来晃去。

“哪有什么奖励,都很平常的事儿了,要是每回都要奖励我妈妈还不烦死?”

卢小马话虽这么说,但语气里却是得意的炫耀。

郁景希朝天翻了个白眼,却没有提起裤子大摇大摆出去,而是继续蹲着听他们说话。

“不过呢,我妈妈刚打电/话给我,她买了《神偷奶爸》的电影票,过会儿接我直接去电影院。”

“咦,是那个小黄人吗?”另一个孩子兴奋地插话。

卢小马:“这种动画片我跟我妈妈都看烂了,要不是她说想看,我才不去呢!”

郁景希听到卢小马口是心非的言论,心里暗暗鄙视,不过“小黄人”几个字还是窜入了他的大脑里。

“那我等一下也给我妈妈去打电/话,卢小马,晚上我们一起去看好不好?”吴胖子说。

“蒋星星,要不你也来吧。”

“好哇,我妈妈应该在校门口等我了,我马上去跟她说。”

厕所里随即响起孩子跑步的哒哒声。

等外面彻底安静下来,夹间的门才被拉开,郁景希撇着嘴角从里面出来。

他走到盥洗盆前,一边踮着脚洗手,一边不屑地哼哼,他在拉斯维加斯的家里有一个小小的放映室,那是爸爸特意给他装的,他想看什么蔺叔叔都会像变戏法一样变出来,才不要去闹哄哄的电影院看。

他决定让爸爸也在这边的家里装一个,不过,他是不会请这群小屁孩去他家里看电影的!

只要想想吴胖子他们羡慕嫉妒恨自己躺在大大的放映室里,吃着李婶做的蛋糕,一边喝奶茶一边看小黄人,还有“肉圆”趴在沙发上陪着自己,郁景希的心情就大好,连小步子也轻快了不少。

——————————

回到教室没多久,郁景希又被班主任于老师喊去办公室进行谈话。

原因是今天语文课上的随堂作业,郁景希用“如果……就……”造了个句子——

“如果于老师过shi了,我就去给她扫mu。”

面对这个冥顽不化又背景雄厚的学生,于老师也头疼,索性纤手一挥,让他回家自我检讨去。

——————————

放学的时候,吴胖子捧着个足球招呼班上其他几个小男孩去操场踢球。

看他笑得跟朵花一样,郁景希用脚趾头都猜到应该是他妈妈答应陪他晚上去看“小黄人”了。

背上大书包,郁景希绷着张小脸,走到吴胖子背后啜了戳他。

“干嘛?”吴胖子的小手指还缠着纱布,提防又后怕地看着郁景希。

“哦,刚才我忘了和你说,于老师叫你去办公室。”

吴胖子半信半疑,但还是跑去找老师,他刚出教室,他搁在桌上的足球就被戳了个小洞。

郁景希刚收起自己随身携带的小针,就听到一声不满的指责:“郁景希,你又做坏事了!”

戴着两条杠肩章的学委一身正气地瞪着他,“等一下给吴辽明同学道歉。”

郁景希抬了一下眼皮,瞟了她一眼,就朝教室门口走去。

——————————

躲在楼道角落,听到吴胖子的鬼哭狼嚎,郁景希才满意地扯了扯书包带准备回家。

今天的天空红彤彤地,很漂亮,很多孩子背着书包从教室里冲出来。

郁景希却提不起一点劲来,哪怕让吴胖子吃了瘪也没有像以往一样幸灾乐祸。

他走在校园里,百无聊赖地踢一下路边的小石子,偶尔会看到有家长在给孩子系鞋带,也有家长替孩子拎重重的书包,还有的爸爸直接抱起孩子扛在肩上,欢声笑语一大片。

郁景希轻哼一声,把头仰得高高的,真是幼稚,这么大了还要爸爸抱。

刚把一颗石子狠狠地踹出去,没想到,碰到妨碍物又滚回到了他的脚边。

郁景希首先看到的是一双深咖色的雪地靴,很秀气的女人脚,他蓦地抬头,白筱已经站在他面前。

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一刹那,郁景希想要抱着这个没良心的女人嚎啕大哭。

——————————

白筱看着郁景希瘪着嘴要哭的样子,也跟着眼圈一热,但很快就控制好情绪:“放学了?”

郁景希的双手捏着书包带子,没理会她,迈着小腿就要从她身边走过去。

白筱跟在他后面,也不说话,只是望着他疾步而走的小小背影。

路过大操场时,郁景希停了下来,他站在铁丝网外面望着里面玩疯了的孩子们。

白筱走到他身边,柔声道:“我帮你看着书包,你进去玩会儿?”

“我才不跟这群傻瓜蛋一起玩!”郁景希板着小脸,再也不作停留。

——————————

校门口,郁家的司机已经在等了。

郁景希虽然一路都没理自己,但白筱还是注意到他越走越慢,像是在等着自己。

白筱索性来了招先斩后奏,她走到车边,“今天我送景希回去行吗?”

梁司机也算认识白筱,加上白筱半个老师的身份,他下意识地想去征询小少爷自己的意思。

白筱跟着回头,郁景希站在她的后面,背着大大的书包,一副不爱搭理人的样子。

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写给梁司机,“如果有事就打我电/话,晚点我就送他沁园。”

等车开远了,白筱才转过身,望着郁景希:“想去哪里吃晚饭?”

郁景希哼唧了一声,别开头假装没听到。

“还生气呢?”

“你别以为说几句好话我就原谅你了。”他也不看她,只是闷闷地嘀咕。

白筱蓦地轻笑,原本压抑的心情瞬间轻松了:“那你说说看,怎么才肯原谅我?”

郁景希斜了她一眼,眼角一直瞟着她伸到自己跟前的手,下意识地就要把手递过去,伸到一半才想起自己被伤害的尊严,又迅速地收回去,哼了一声,拽着书包带转身就走。

她以前从未想象过这样的一幕——像个老妈子讨好地跟在一个孩子身后亦趋亦步。

“怎么那么慢?”郁景希转过头,佯作不耐烦地催促。

白筱快步到他身边:“书包重不重?我帮你拿着吧。”

郁景希一下子就躲开了她的手,绷着小脸,“不用,你顾好你自己吧。”

看来还在生着闷气……

白筱暗叹,只好转移话题:“等吃完晚饭我送你回家。”

郁景希不响,在旁边一辆公交停下时,就挤了上去,白筱也只好跟上去。

像郁景希这种家庭条件的孩子,从小外出配备的必定有一辆轿车,对公共交通工具的了解甚少,上回他在白筱那里过夜,第二天白筱送他去学校坐的就是公交,小家伙好奇又兴奋地在椅子上磨来磨去。

而郁景希又是个有着雄心豹子胆的孩子,坐过一回之后就敢单枪匹马地自己挤公交。

等白筱上车刷了卡,已经在门口找不到郁景希。

她踮起脚在车里张望了一圈,才发现他早就晃着脚坐在标着“老弱病残孕妇”的专座上。

好不容易挤到他的身边,白筱额头已经渗出薄汗,小家伙把头转向窗外,继续装深沉。

正值下班放学高峰,公交车人多得摩肩擦踵,白筱扶着椅背才勉强站稳,当司机遇到红绿灯一个急刹车时,她整个人因为惯性往左边倾斜,一双白嫩的小肉手突然抓住她腰间的衣服想要把她扶住。

没成想,刹车太急,连带着椅子上的郁景希也拽倒扑在了她的身上。

“景希,有没有撞倒?”白筱第一反应就是上下察看郁景希。

郁景希倒在她的怀里,也不自己站稳,垂着又卷又密的长睫毛,当白筱的手触碰到他软软的脸蛋时,他再也禁不住心中越来越浓的委屈,在公交车上恸哭起来,引来所有乘客的侧目。

白筱一时慌了神,“哪里撞疼了?告诉老师……”

郁景希却一把抱住她,边哭边喊:“你还好意思问我,你看你都对我做了什么?!”

整辆公交车上都瞬间安静下来,只有郁景希委屈到让人心酸的哭声。

“孩子他妈,是不是刚才刹车时撞到脑袋了?”旁边的大爷好心地提醒。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下一站就是人民医院,你下车带孩子去看看医生。”

还有乘客催促司机开得快点,生怕慢了这痛哭不止的孩子出什么岔子。

也只有两个当事人清楚郁景希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

白筱感谢了大家的好意,想把郁景希扶正,他却像是无骨一样软软地赖在她怀里,无奈之下,白筱只好借助旁边乘客的搀扶,抱着他一起坐到位置上,拿出纸巾替他擦泪痕:“别哭了。”

不说还好,这一说,刚刚小下去的哭声又重新恢复了响亮。

郁景希一张脸哭得通红,泪水混着汗水沾湿了卷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到后来抽噎不止。

白筱心疼得不行,却也无奈,只能边替他擦眼泪边轻声一遍又一遍地安抚。

不知哭了多久,郁景希才渐渐平息下来,软绵绵地挂在白筱的身上,脑袋一顿一顿闭着眼犯瞌睡了。

白筱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替他擦掉额头的汗,小心翼翼地换了个姿势让他能靠得舒服点。

——————————

郁景希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天已经黑了。

他感觉自己像是陷在了软软的白云里,摸了摸身上,盖着被子,左右转了转脑袋,床头亮着一盏台灯,布置熟悉的卧室让他叹了口气,然后一个翻身,把脸埋进枕头里又深呼吸了一下。

都是小白的味道……

心头一阵幸福的喟叹,郁景希趴在床上,然后又觉得委屈了。

——————————

白筱在厨房里手忙脚乱地做晚餐,忽然,门就被打开了。

郁景希穿着卡通保暖内衣,外面套了棉袄,光着脚站在门口,卷发乱蓬蓬地,刚睡醒的样子。

“醒了?”白筱放下菜刀,擦了擦手,过去把他抱了起来。

郁景希不作响,双手却环住了白筱的脖子,任由她把自己抱到了客厅沙发上。

白筱开了客厅的空调,又拿来他的袜子蹲下给他穿好,“先看会儿电视,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满身风雨你从海上来(二更)”↓↓↓更精彩哦!